2、自家還有秘密

    就沖著林疏影剛才那幾句心聲,陳君心想這婚就不能退了。

    平白無故和一個未來女帝結仇?何必呢。

    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陳家為什麼過段時間會被覆滅!

    陳君可不想剛穿越過來就死。

    大長老眉頭緊皺,開口說道︰“林小友這怪病老朽還是第一次見到,根基盡毀,連修復的可能都沒有……”

    “看來陳伯伯也沒有辦法了?”

    心聲再次響起︰【你連人王都未踏入,自然不清楚我的手段。】

    陳君暗暗咋舌,听這意思未婚妻前一世居然比大長老還強?

    大長老說道︰“小友也不必著急,說不定有辦法。”

    林府主事人滿臉堆笑︰“是啊是啊,家族還有許多手段沒有嘗試,你這根基一定是醫得好的!”

    大長老笑了笑,語氣中帶有淡淡的慍怒︰“林小友這段時間就好好養傷吧,婚姻乃是大事,以你現在的狀態,恐怕……”

    “得暫緩考慮”這五個字還沒說完。

    一直沒開口的陳君忍不住打斷了。

    他一步上前︰“恐怕這婚姻大事得早辦為好,不然要出什麼ど蛾子了!”

    態度真摯,面容誠懇。

    林府主事人︰“??”

    大長老︰“??”

    林疏影︰“???”

    【不是來退婚?怎麼可能。】

    大長老更是蒙了。

    這混賬小子!怕不是被林疏影容顏迷住了?

    沒出息啊沒出息!

    他看向陳君,滿眼帶著恨鐵不成鋼的怒氣,這等婚姻大事怎麼能如此兒戲!

    這次是來退婚的,可不是來求婚的!

    陳君當然不是真想把這婚事早點辦了,這麼說只是緩兵之計。

    這心聲的偷听顯然不是沒限制的。

    自己怎麼也得把林疏影帶回陳府,再打听打听前世陳家覆滅的事情,然後早做準備。

    不然莫名其妙死了怎麼辦?

    現在听林疏影的心聲只知道陳家短時間內要被覆滅。

    但是具體哪天,怎麼被覆滅根本不清楚。

    是被大能襲殺?還是皇朝戰爭?還是異族?還是意外?

    不知道什麼情況根本就無從避免!

    因此,陳君必須知道更多的信息!

    他看向林疏影︰“不知道為什麼,和林姑娘一見恨晚,不知道能否賞光,我邀請林姑娘游山玩水,好好看看這東海郡風景?”

    林府主事人都听蒙了,他看著陳君滿臉的錯愕。

    你到底知不知道根基被毀意味著什麼?

    她都已經成了廢人了,你還要娶這樣一個人為正妻?你可是天才啊!

    外界傳聞陳君是個紈褲子弟,果然所言非虛!

    這簡直是個二百五,任性的二百五!

    林疏影更是有些奇怪,眼前這個還算清秀的少年是怎麼了?

    前世兩人實際上都沒見過面陳君就已經廢了,這也是林疏影第一次見陳君。

    【或許他和一般人不同?他看中的不是天賦、外在?】

    不知道為什麼,林疏影對陳君產生了一絲極其微弱的好感。

    前世見過的事情太多了,這麼單純的少年還是第一次遇見。

    這一刻道心出現微微的顫動,這個少年與別人不同,令人欣賞!

    【可我未來必然成帝,前世多少天驕我都從未心動,怎麼能就這麼與你真的定下婚約?】

    陳君心想我一個穿越者我還沒嫌棄你呢!

    他開口︰“縱然林小姐看不上在下,能有一段共游相處也是好的。”

    大長老此時簡直想給陳君兩個嘴巴子。

    要不是有外人在這,他絕對當場發飆了!

    你可是陳家千年一出的天才,只有你看不上別人的份,哪有別人看不上你的份!

    丟人!給陳家丟人!

    老夫特意給你安排個身材樣貌絕佳的侍女,沒想到你還是過不了美人關!

    失望!太讓人失望了!

    林疏影微微一愣,這個少年天資不凡,居然還沒有絲毫狂妄。

    換成其他任何一個家族的少年天驕,都眼高于頂吧?

    【和他同游似乎也行,而且陳家有連頂尖大能都窺探的東西,現在去一趟陳家倒也不是個壞事。】

    陳君又得到了自家的一個信息。

    什麼東西?頂尖大能都窺探?

    他不解,但默默記了下來。

    此時除了陳君和林疏影以外的當事人一個個全都處于懵逼狀態。

    林家長老們全都不解,一個個怎麼也想不通。

    一出退婚竟然演變成了現在這景象!

    幾人互視兩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同樣的意思︰這怕不是個傻子!

    大長老臉色陰沉的厲害,已經在想著回家族怎麼收拾陳君……他爹了。

    子不教,父之過!

    此刻兩個鼻孔幾乎都要冒煙了,他看向林疏影,希望這個少女能夠識相點!

    【看我有什麼用?你陳家就要覆滅了,我可不怕你。】

    邊想著她頗為欣然地接受了陳君的邀請︰“既然陳公子都這麼說了,小女自然沒有意見。”

    大長老震怒,身下的椅子扶手被自然泄露的氣息直接震成扉粉!

    陳君松了口氣。

    有救了!

    大長老你是不懂我的良苦用心!

    林府主事人滿臉的笑容洋溢在臉上︰“賢佷好雅興,我這個當長輩的也不能小氣,你們要游山玩水,那我就送一匹寶駿!年輕時這寶駿跟了我十年,日行十萬里不在話下。”

    “多謝林叔叔!”

    還白撿了一匹好馬。

    “事不宜遲,不然我們今日將出發?”一邊說著陳君也不管大長老什麼意見,“那大長老我們就先走了!您在這慢慢聊!”

    你是想氣死老夫嗎!

    看到陳君這個樣子大長老心中都要氣炸了。

    什麼時候出發林疏影倒是無所謂,她無父無母,這個家族也沒有任何牽掛。

    三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見證人情冷暖,前世的經歷也更讓她家族沒有絲毫歸屬感,離開也是好事。

    【如今幾個曾經的姐妹都要欺負到我頭上了,我現在修為要回復還差的太遠,有這陳君在,倒也方便一些。】

    就這樣,去靈獸閣牽出寶馬,靈器閣中又領了輦車。

    “我先回家一趟,和父母說一聲!”

    林疏影點頭︰“我隨你一起。”

    【正好看看前世那個大能是在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