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退婚

    “少爺,少爺!”

    溫柔的呼喚在耳邊響起,有陣陣清風拂過,陳君猛然起身。

    “我還活著?!”

    他看向四周,疑惑與不解涌上心頭。

    我不是見義勇為被捅了兩刀死了嗎?

    被救下了?這是哪?醫院?

    不,顯然不是病房。

    建築風格古樸淡雅,屋內寬闊,一眼看過去家具都是上等的木料,甚至恍惚間陳君覺得這上面流轉著奇異的波動。

    而眼前叫自己“少爺”的是個十七八歲年紀的少女。

    面容精致,一身素衣,寬松的衣服卻遮不住突兀有致的身材。

    “這身材,怎麼乳此夸張?”

    正想著接近著一股雜亂的記憶海嘯般涌入腦海中,他瞬間明白了眼前的情況。

    “我穿越了!”陳君摸了摸下巴,非常鎮定。

    眼前是個能夠修行的玄幻世界,而自己穿越到了大夏皇朝東海郡九大家族之一的陳家,現在是陳家的大少爺!

    “開局不錯,父母健全,不是廢柴,沒有下人要踩自己的臉。”

    陳君很滿意這個狀況。

    大夏皇朝和前世的華夏國版圖疆域非常相似,只是面積大了百倍以上。

    穿越成了富家大少,整個東海郡都可以逍遙快活。

    出了什麼事都有老爹老娘給兜著,還有比這更爽的?

    記憶里,自己去年把周家二少爺打得頭破血流的事都被老爹給兜住了。

    上哪找這麼好的爹?

    某點穿越人士多數是孤兒院來的,而自己有個依靠,開局已經贏在起跑線了。

    至于眼前這個身材極其夸張的女人,是自己的侍女,負責照料自己的日常起居。

    陳君打量了兩眼,這凹凸有致的身形不得不說很有吸引力。

    “少爺做噩夢了?”侍女俯身關切地問道,春光隱現,“大長老已經在院外等您了。”

    “大長老?”陳君平復了一下思緒。

    他急速穿好衣服來到院外,看著眼前的大長老。

    記憶里,這個面容皺皺巴巴但身形高大魁梧的人是家族大長老,半步人王境的恐怖強者,跺跺腳整個郡國都得抖三抖。

    而邊上,那個面容堅毅的中年人就是自己的父親。

    大賢境強者,下一任家主的有力爭奪者。

    此時大長老看向陳君,面帶慈祥又有些嚇人的微笑。

    他轉身,手中的龍頭杖一動,這一棍擊出爆裂的力量流轉,陳父沒來得及反應就直接被龐然巨力狠狠砸進了地面!

    “你這好兒子遲到了足足半刻鐘,那你替他受罰。”大長老笑得很燦爛,轉頭看向陳君,“走,去退婚!”

    陳君看了看老爹的慘相,在記憶中搜尋一番,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自己有個未婚妻叫做林疏影,是東海郡林家的天之嬌女。

    林家乃東海郡九大家族之一,陳家同樣如此,因此這是一場政治聯姻。

    原本雙方皆大歡喜,親上加親。

    兩家天才珠璧聯合,雙方家族實力很快能再上一層樓。

    結果前幾日傳來消息,三個月前林疏影突然修為盡失,根基被毀,成了廢物。

    偏偏林家將此事隱瞞,直到前幾日才被陳家偶然知曉。

    這自然讓陳家極為不滿,畢竟陳君算是家族天才,又是嫡系長子,怎麼可能去和一個修為盡失根基被毀的人結成道侶?

    如果不是意外得知消息,這聯姻真要成了陳君豈不是下半輩子被毀?

    雖然這個世界可以納小妾,但正妻只能有一個。

    于是陳家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退婚!

    順便大長老要去找找林家的小麻煩。

    對于退婚,陳君沒有反對意見。

    本來自己的婚姻他就不想家族做主,我一個現代社會穿越過來的,怎麼能被人包辦婚姻呢?

    因此對于這件事,一點都不抵觸。

    此時陳君他爹深深看了兒子一眼,偷偷傳音︰“退婚的時候你什麼話都不要說,大長老得罪人是為了去找一下林家的麻煩,你不要被人記恨了。”

    陳君抬頭看了一眼父親,沒想到父親這時候還關心自己。

    父親繼續說道︰“林疏影追求者眾多,你羞辱了她的話,很可能會有護花使者不服要與你擂台賽。”

    “父親怕我打不過?”小輩之間的擂台賽通常長輩是不能插手的,但陳君好歹也是個天才。

    陳父笑了,從地面將自己深陷的身軀拔了起來︰“我怕你靈力消耗太劇烈,等回來挨不住我的雞毛撢子。”

    “……”陳君干笑了兩聲。

    “听說你昨天又闖了一禍?看來是青門修行有成,能扛得住我和你媽的混合雙打了?”

    陳父陳母一直都以德服人,從來都將境界壓制到和陳君同境界教訓兒子。

    但陳父陳母都活了幾百年,身為大賢境強者,同境界也是碾壓兒子。

    陳君心想原主人闖禍跟我有什麼關系!

    他轉身看向大長老︰“大長老,咱快走吧!”

    ……

    備車,起轎,地行犀急速奔走。

    路上大長老慈眉善目,給陳君講解修行法門。

    “你天賦悟性出眾,按理說早就應該邁入肉身五境圓滿,邁入脫胎了。”

    肉身五境界,煉體、鍛骨、伐髓、換血、圓身。

    現在的陳君是換血境修士,這樣的修行速度堪稱恐怖,年青一代中當屬翹楚,但在大長老看來還是慢了些。

    “家族對你的期望可不只是小小的東海郡,你要記住。”

    陳君心中腹誹,那你之前還給我訂婚約?

    “換血,洗練而已,承受得住痛苦就可,家族的功法品階極高你這靈力質量顯然又是偷懶了……”

    路上,大長老嘮嘮叨叨。

    足足一個時辰後,陳君耳朵都要起繭子了,才終于臨近林府。

    府門巍峨,氣勢磅礡,遠遠看去就有一種仿佛山岳般的厚重。

    ……

    林府門前,陳君和大長老被人恭敬地迎了進去,引入會客廳。

    林府的主事人滿臉堆笑,心中思索著其實大概明白可能是林疏影淪為平庸一事泄露︰“陳大長老可是稀客啊,不知道今日為何事而來?”

    大長老干笑兩聲︰“听聞林疏影小友有恙,老朽來看看。”

    這話的意思是,老夫來確認一下林疏影是不是真的根基盡毀,成了廢物!

    而听到這話林府的主事人訕笑了兩聲,心中暗道一聲壞了,果然紙包不住火︰“小輩的事情,哪里需要勞煩您呢!”

    “那可不行,陳君乃我陳家千年不世出的天才,他和林小友有不太正式的婚約在身,如果出現什麼問題的話……”

    “不太正式”這四個字被特意加重了語氣。

    此時林府的主事人滿臉尷尬,心中不斷的思索著。

    怎麼辦?說林疏影現在不在府上?還是硬著頭皮承認?

    正思索著,一個聲音卻遙遙傳來︰“多謝陳伯伯關心。”

    輕柔的腳步聲款款而來,一個一身碎花裙的姑娘遠遠走來,這就是林疏影了。

    明知道要被退婚,這個姑娘居然沒有選擇逃避。

    陳君頗有些詫異,這心性不一般啊。

    他抬頭,看到未婚妻的第一眼,愣了片刻神。

    雖然之前就有婚約,但這還是陳君第一次見到自己的未婚妻。

    “原本以為我這個穿越者眼高于頂,看不上任何人,看來還是高估了自己!”

    “這也太漂亮了……”

    明眸皓齒,冰肌玉骨,眉眼如畫。

    不是陳君沒出息,主要是前世從沒見過這樣的人。

    仿佛畫中走出來的,面容精致無雙,一雙美腿修長筆直,身材婀娜玲瓏,氣質出塵脫俗。

    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來形容陳君都覺得不夠!

    必須要承認,這一刻陳君對退婚出現了一絲猶豫。

    畢竟這麼漂亮,娶回去當花瓶也沒什麼問題不是?

    然而轉念又一想,自己堂堂穿越者,不能在這跌了份!

    大長老面帶微笑,看向林疏影︰“听聞小友最近身體有恙?可是真的?”

    “確實出現了些問題,已經三個月有余。”

    大長老恍然︰“陳君的婚事重大,我幫小友探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救治吧!”

    陳君靜靜地听著,突然一個略顯嬌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哼!退婚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退吧,反正你陳家馬上就要被覆滅了!】

    陳君︰“?”

    誰在我腦子里說話?

    他愣神片刻,接著望向四周,林家議事廳內,就這麼寥寥幾人,女性更是只有一個——林疏影!

    傳音?很明顯不是。

    而且林疏影修為盡失,哪里還有傳音的手段。

    正思索著,腦海中聲音又響了起來。

    【前世陳家覆滅,這陳君好運活了下來,但也身負重傷根基被毀,說起來也是可憐。】

    陳君︰“??”

    什麼意思?前世?

    他有些懵逼,看向林疏影。

    【他怎麼在盯著我?這眼神看起來這麼怪?】

    這下子陳君確定了,聲音來自林疏影。

    他皺著眉頭思索了起來眼前的情況。

    我似乎,能听到林疏影的心聲?

    陳君有些不解,自己為什麼能听到?

    听剛才林疏影口中的前世的說法,自己這未婚妻這是重生了?

    而且,似乎陳家就要被覆滅了?

    然後自己要變殘廢了?

    這怎麼能行!

    我剛穿越過來,還享受不了幾天公子哥的生活?

    誰敢覆滅陳家,我和他不共戴天!

    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這一世我重生歸來散盡修為重新修行,定能成就一代女帝!哼!】

    聲音有些傲嬌。

    陳君︰“???”

    好家伙,猜測被印證了。

    未婚妻不簡單,居然真是個重生者!

    腦海里出現了數不清的小說,陳君沒想到,居然在這踫到重生者了,還是自己的未婚妻!

    腦海中念頭急轉,未婚妻的幾句心聲雖然短暫,可是信息量相當巨大。

    此時大長老已經探查完畢,皺著眉頭,顯然林疏影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他剛準備開口,陳君覺得,這時候必須做點什麼了!

    這包辦婚姻,有時候也是有可取之處的嘛,干嘛要如此抗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