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時機很重要

    相對于其他區的人們來說,災難就是那些返魂尸、靈魂教教徒、投靠于靈魂一起搞事情的超凡者,還有那些趁機作亂的邪惡之輩。

    但對于園舞區的人們來說,他們所經歷的災難遠比這些要可怕的多!

    而這恐怖的災難,就來源于周家總部廢墟上那七個正在交鋒的四階超凡者!

    萬俟、費蘭、徐,三大家族的三位。

    靈魂教四位主教。

    起初雙方都很克制,只是試探性的交鋒一二。

    直到靈魂教不顧阻攔在今日直接啟動計劃,徹底惹惱了三大家族的三個強者。

    于是雙方全力出手,都打出了真火!

    最先掛掉的就是那些靠得太近的靈魂教超凡者,隨後戰斗迅速升級,在許多人沒有逃離的情況下便波及了整個園舞區。

    強橫的靈魂之力席卷,很多人直接被震碎了靈魂;澎湃的精神力激蕩爆發,受到了精神沖擊的無辜者不是當場暴斃便是直接成了白痴;可怕的斗氣不斷擴散,毀滅一棟棟建築連帶里面躲藏著的人;致命的石化光波放射,一座座人形石雕就此形成。

    他們之間的大戰可沒之前燕單鷹和周火龍打的時候那樣克制,差不多等人都跑了才干起來,基本沒讓多少人被波及到,最多就是一些建築物被毀。

    畢竟是七個災禍級,能量疊加在一起所造成的波及和影響要比兩個災禍級交鋒造成的波及要更大!

    甚至于,這種波及已經超出了園舞區,向著周邊其他的區域進行擴散。

    雙方陣營的最強者都展開了大戰,那也就代表著這兩個陣營全面開戰了!

    三大家族的超凡者部隊和站他們一陣營的超凡者勢力迅速入場,與軍隊、警方,以及那些因正義感而自發組織起來的散人超凡者們共同清剿返魂尸,進攻敵人。

    靈魂教的超凡者教徒,投靠靈魂教的超凡者勢力,趁機作亂的異族、邪惡的超凡組織、邪惡的超凡者散人,以及普通人罪犯,他們無法無天,大興殺戮,與正義的伙伴們為敵。

    雙方陣營以整座城市為戰場,展開了全面的廝殺、戰斗!

    當然,王對王,將對將,他們都十分有默契地避開了中心戰場,以免被四階強者們的交鋒所波及到。

    而換一個角度說,這場大戰最終的勝負根本不在于他們,而在于那片中心站場中的七個恐怖身影!

    斧頭幫

    “琛哥,費蘭家族那邊來命令了,要求我們立即出動全部人馬,配合三大家族一起圍剿靈魂教的人。”

    有斧頭幫小弟跑進來傳遞消息。

    祁風不為所動,像是沒听到一樣繼續拿捏著手中的棋子,目光一直盯著棋盤沒說話。

    小弟一愣,想再提醒但自己卻不敢說,只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師爺。

    “咳咳,琛哥,您看這件事怎麼辦?”師爺輕咳了兩聲,然後問道。

    “讓他們滾蛋。”

    祁風落了一子,同時說了一句。

    “就這麼說?”

    斧頭幫小弟有些懵。

    “碼的!琛哥的話沒听見?就這樣回復他們!滾蛋!听明白沒有?”

    “是是。”

    在師爺的重復下,小弟立即去照做。

    “琛哥,這樣搞,不就是和費蘭家族撕破臉了嗎?以後咱們不打他們家的旗號了?”轉過頭來師爺便十分疑惑,不知道祁風是怎麼想的。

    “這件事後你覺得是靈魂教贏,還是三大家族贏?”祁風沒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向他反問了一句,臉上掛著笑意。

    “額,這個我說不準。”

    師爺攤攤手,很是痛快地表示自己根本無法預測這件事的最終結果。

    祁風耐著性子,給這個四眼仔解釋說道︰

    “靈魂教贏,三大家族那就沒了,他們都沒了我們還需要掛費蘭家的旗幟干嘛?三大家族贏,到那時費蘭家必然會騰出手來收拾我們,你覺得那時這份名義還有用嗎?所以說,現在或以後和他們撕破臉,有什麼區別嗎?”

    “哦∼∼∼”

    師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同時對祁風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琛哥,不愧是你。”

    “”

    這句話似乎有點感覺不太適合的樣子。

    算了,這不重要。

    “琛哥,共濟會方會長來了。”

    又有屬下來報,祁風听後抬起頭放下手中的茶盞說道︰“有請。”

    “是。”

    屬下轉身離去,師爺在一旁皺眉思考起來。

    不一會兒,一個面冠如玉,看起來十分儒雅斯文的中年男子就在斧頭幫小弟的引領下來到了這里。

    “琛哥。”

    中年男子微微躬腰,向祁風抱拳行禮。

    “方會長,別來無恙呀?”

    祁風笑呵呵與之回應,點了點頭。

    “托琛哥的福,最近一切都好。”

    中年人說完,又微笑著看向師爺,抱拳道︰“師爺。”

    “方會長。”

    師爺識趣地站了起來,抱拳回禮。

    這個中年男子人如其名,姓方名玉。

    但他人類的相貌只是表象,他不是人,而是一只妖!

    這世界很大,人族在這個世界中雖然屬于是最強的存在,但也並非唯一。

    在世界某些地域,亦有異族建立的國度、統治的地盤。而且很多異族也隱藏在人類的國家當中,就如祁風眼前的這個方玉,他就是屬于妖族。

    這些隱藏在人類世界當中的異族其實日子並不好過,根本不像電影電視劇中演的那樣,可以把人類當做牛羊一樣隨便宰割,想吃就吃想殺就殺。

    只因為人類超凡者太多太猛了,一旦發現自家地盤上冒出來那種裝杯搞事情的異族,那一定會給予最強烈的制裁,喊打喊殺斬妖除魔都是輕的,抓起來搞**實驗或當超凡材料拍賣才是最慘的。

    所以,這些隱藏在人類社會當中的異族或與當地人類政府簽訂秘約,或與當地超凡者組織搞好關系,或夾著尾巴低調做人。

    他們大多都會報團取暖,團結起來生活,免得被人類超凡者欺負的太慘。

    方玉正是荊棘花市所有妖族們報團取暖後共同推舉出來的領袖,他們的組織名為‘妖族共濟會’。

    之前,琛哥消滅羅曼諾這個黑色家族時,順帶處理了羅曼諾家族供奉的三只妖怪。

    三只妖怪雖然早就違反了妖族共濟會的規定,不屬于共濟會的成員,但他們的死依舊引來了一些‘大妖族主義者’的憤慨。

    這部分妖族就去找斧頭幫和琛哥的麻煩,結果可想而知。

    如此方玉徹底坐不住了,為了共濟會的利益,也為了妖族在荊棘花市的名頭不墜,他就來找琛哥。

    外人看,雙方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談,最終達成和解,方玉把那部分鬧事的妖族領了回去。

    但實際上,方玉也被捶了一頓,又是賠禮道歉又是點頭哈腰的,琛哥也就饒了他。

    不過也正是那一次事件讓方玉認清了琛哥的牛批,此後隱隱開始向著琛哥靠攏,有想抱大腿的意思。

    “方會長,此來何意啊?”

    祁風開門見山直接問他,沒擺老家伙那種上座喝茶然後旁側敲擊拐彎抹角詢問那一套。

    “呵呵,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心里十分不安,所以特來請教琛哥一二。”

    方玉模稜兩可地回了一句,看了看師爺。

    ‘耤A嫌老子多余?’

    師爺不傻,立即就領會了方玉眼神中的意思。

    旋即他便對祁風說道︰“琛哥,屬下還有些事情要忙,就先行告退了。”

    祁風點點頭,沒說話。

    待師爺走後,方玉才透露了自己真正的來意,向祁風問道︰“琛哥,現在那七位打了起來,整個城市都快翻天了!在下以為,此一役結束後那必然是兩敗俱傷的局面。到時城市會重建,利益會重新劃分,不知琛哥作何打算?若琛哥有意,在下願領弟兄們效勞!”

    原本的荊棘花市也就四個四階強者,屬于四大家族,所以四大家族就是荊棘花市的天,任何勢力存在于荊棘花市都要仰四大家族的鼻息。

    後來靈魂教滲透,他們也有四階強者,四大家族單方面無敵的局面被打破。

    正好靈魂教招人,許多不爽四大家族很久的個人或勢力便紛紛投靠了過去,就此形成了兩方陣營。

    但方玉因為被祁風收拾過,正好得知琛哥也是四階強者,他綜合眼下的時局分析,覺得跟琛哥混極為有可能在戰後佔到大便宜,便在這時登門拜訪毛遂自薦。

    ‘老小子你很聰明呀!竟然隱隱猜測到了我的一部分計劃?’祁風深深地看了方玉一眼,不得不佩服一下這個妖對時局的分析與把控,還有那敏銳的洞察力。

    但他先不急說,而是問了其他問題︰“僅是你共濟會的想法?”

    方玉一听,覺得有戲,心頭一喜,旋即回答道︰“屬下可以親自去游說,為琛哥招降納叛。”

    直接以屬下自居了

    “你能說服得了誰?”

    祁風慵懶地往後一靠,悠然問道。

    早有腹稿的方玉立即說道︰

    “道門法脈通玄觀,佛門法脈雲華寺,這兩家在本市雖然沒有四階超凡者,但兩家背靠參天大樹,何等情況都不會屈居于人下。包括現在也是,他們與四大家族只是合作關系。但若想要兩家保持中立,這一點還是能夠做到的。

    靈能工會分部、獵魔人工會分部,這兩家亦是如此,而且他們向來都保持中立。

    狼人一族在本市的老大與屬下有舊,只要屬下出馬說明利害,他必然會識時務轉投琛哥這里。

    吸血鬼一族的老男爵一直經營著他那間破酒吧,雖然聚攏了一大堆人,但他只有自保之心,不足為慮,到時只需琛哥展露實力,他必然背棄四大家族投靠于您。

    食尸鬼、蛇人,這兩族在本市最大的團伙可能在這一戰之後就要沒了,因為他們投靠了靈魂教為非作歹,下場已定。

    那幾個惡魔崇拜者的組織也是,必然隨靈魂教的失敗而覆滅。

    至于其他的小型超凡者組織,他們都是牆頭草而已。

    唯一有些難度的是‘武行大聯盟’,還個由各家武館聯合組成的勢力十分松散”

    見他有備而來,說了一大堆,祁風打斷他問道︰“你覺得靈魂教會輸?”

    方玉信誓旦旦回答道︰“必輸無疑!”

    “可現在的情況是,四大家族只剩三家,四個四階強者只剩下三個,但靈魂教有四個,三對四,能贏?”

    祁風饒有興致地繼續發問。

    “贏不了也會贏!國際正義超凡者聯盟不會放任靈魂教在這里做大,帝國政府不能容忍有這樣一個邪惡的超凡組織明面上佔據這座城市,十九區政府更加不會坐視不管!”

    “說得好啊,分析的很對。”

    祁風滿意點點頭,方玉所想的,也正是他之前想過的。

    靈魂教就算干敗了荊棘花市剩下的三大家族,但他們也不可能統治這座城市。

    “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

    祁風豎起一根手指。

    方玉一愣,很不解,直面祁風的雙眼,想听听是什麼。

    “那個本市吸血鬼一族的首領老男爵已經投靠別人了,動不了。”

    就是之前青龍老大追人,追到一間酒吧,被逼著跳舞的那個老吸血鬼,他現在已經被青龍會收編了。

    對于此方玉沒什麼看法,畢竟他只有三階實力,在情報渠道方面肯定沒人家四階大佬強。

    “還有一點你也說錯了。”

    這回方玉一愣,我還哪里說錯了?

    祁風嘴角翹起,望向窗外遠方那五光十色的天空,輕輕說道︰“我出手的時機,不在戰後”

    “死吧!”

    萬俟韜,萬俟家族鎮族的四階超凡者,一個神色冷峻的青年。

    他不僅有著一身強大的斗氣修為,家族的血脈傳承之力更讓他的戰斗力被增幅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

    一聲戰吼震動八方,斗氣沖破雲霄化作一桿金黃色的戰矛被他持在手中,他的背後有一頭栩栩如生的巨大蒼狼虛影!

    轟隆——

    萬俟韜揮舞斗氣戰矛重重橫掃,斗氣綻放耀眼光芒,打出一道道狂暴匹練轟的大地不停顫抖發出哀鳴。

    “你們再不走就要統統留在這里!”

    徐萬豐,徐氏家族的大長老,有著四階實力的魔法師,一身血脈之力沸騰到極致讓他的石化光線不停射出,威能強大的魔法不斷自他手中釋放,兩種力量相輔相成,不斷進攻敵人。

    “都留下最好。”

    費蘭•古斯特,費蘭家族的上代家主,同樣也是四階超凡者。

    他本身就是靈能術士,家族的血脈力量又能極大增幅精神力,這讓他成為對抗四個靈魂教強者的主力。

    他以一己精神力組成牢不可破的屏障,防止對方的靈魂之力入侵自己三人的腦海。

    這三者聯手爆發,與四個靈魂教的主教相抗能毫不落下風!

    “開玩笑要適度!”

    “沒了周火龍,你們打不過。”

    “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就此罷手,我們的儀式結束後自會撤離。”

    “不然就把你們的靈魂也一起收掉!”

    四個靈魂教主教的近戰能力雖然不行,但他們的靈魂太過強大了!

    同出一源的詭異力量能完美疊加融合,各種靈魂秘術不帶重復地轟出去,屢屢擋住徐萬豐和古斯特的進攻,擋住萬俟韜的爆發,並展開回擊。

    “一個字,戰!”

    “冥頑不靈就去死,把靈魂交給我們!”

    感謝“抱著雷姆拉姆的靚仔路過”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