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力顯威,恐怖女尸滅邪靈

    【防盜章】

    【我本不欲防盜,奈何實在活不下去,只能被迫出此下策,希望諒解,這是之前發過的章節,10分鐘後刷新就可以了,今後防盜時間設置在晚上8:50,替換章節設置在晚上9:00,還有人看的話,就在晚上九點看吧】

    ...

    另一個方向。

    郊區外的鄉村。

    一處巨大的青銅古殿牢牢聳立。

    陸教官、吳中興、方龍興及官方一群元老、骨干,全都在這處青銅古殿內迅速搜索,清理,爭取能夠找到什麼有價值之物。

    在他們的猜測中,青銅古殿內或許就藏了能夠徹底殺死魘級邪靈的方法。

    要知道越是厲害的東西,在它的身邊就越有可能存在克星。

    只是人類一直都沒發現而已。

    “教官,快看,這是什麼?”

    忽然,一名巡警司的修煉者發出驚呼,從外面奔來,手中拿了一個黑色稻草人。

    這稻草人有一米多高,身穿破爛的黑色長衫,頭上套著白色的帆布,帆布上涂抹著紅色朱砂,嘴巴被紅色的絲線縫住,露出笑容,說不出的詭異幽森。

    陸教官、吳中興、方龍興等人全都眼瞳一縮。

    “從哪里來的?”

    陸教官連忙喝問。

    “就在青銅殿外,之前沒有,是突然出現的!”

    那名修煉者慌忙道。

    “不好,有可能我們被邪靈盯住了。”

    陸教官當機立斷,連忙大喝,“撤,所有人撤出青銅古殿,采取第二套方案,快撤!”

    人群頓時迅速行動起來,極其快速,向著殿外奔去。

    …

    帝都方向。

    一處巨大的實驗室內。

    透明寬大的金屬玻璃瓶內,被注射了無數神秘液體。

    液體之中泡著一具身穿古代長衫,滿頭黑發披散的神秘女尸。

    女尸皮膚潔白,五官如玉,面目精致,雙目閉合,懸浮在玻璃瓶內,根本看不出是死了,栩栩如生,像是在這里休眠一樣。

    金屬玻璃瓶的四周,連接了無數的線路,密密麻麻,通向各種不同的高精度儀器。

    實驗室內。

    大量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在忙忙碌碌,研究著各項數據。

    忽然!

    泡在神秘液體中的女尸,左手手指無意識的動了動,下一刻,整個實驗室內的所有電力設備統統遭遇干擾,一剎那,電力短路,烏黑一片。

     里啪啦!

    一些線路直接崩斷,冒出火光。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發出驚呼。

    “磁場發生紊亂,輻射物質在增加,不好…”

    “那具女尸,女尸動了…”

    “女尸活過來了…”

    …

    洛城市區。

    王蕭猛然回頭,眼神如電,向著身後掃視。

    身後的空間,烏黑濃郁,粘稠不詳,像是黑色墨汁在翻滾。

    但在他的眼底,卻出現了和正常人截然不同的場面。

    濃郁的烏黑中,是各種不同的能量形態。

    尤其是二人的影子。

    這一刻,在地上扭扭曲曲,張牙舞爪,如同不受控制了一樣,尤其頭部位置,更是直接擠出陰森笑容,露出弧度。

    王蕭眼神一眯,五指一抓,冥神之矛出現,神力灌輸其內,猛然向著自己的影子狠狠貫穿而去。

    轟隆!

    啊!

    一道尖銳刺耳的叫聲從他的影子內傳來。

    一團黑色能量狀物體當場被他挑了出來。

    與此同時,王蕭揮動冥神之矛繼續向著楊方的影子刺去,一道黑色影子剛要逃竄,便被王蕭閃電般貫穿,同樣發出了一道尖銳慘叫,嗤嗤作響,散發著腐臭刺鼻的氣息,如同什麼尸體在焚燒一樣。

    “邪靈,又是邪靈?”

    楊方大驚。

    王蕭眼神凝重。

    四大魘級邪靈全都出現了,這又是哪一頭?

    陰暗之影?

    王蕭逼出一滴聖血,沿著矛桿,迅速鑽入了這兩道影子之內。

    嗤嗤!

    啊!

    一陣陣青煙冒出,很快兩道黑色影子全部蒸發,消失不見。

    王蕭眉頭緊皺。

    陰暗之影!

    這種魘級邪靈應該比他之前遇到的任何一種都好對付。

    因為它沒有寄生人體,只存在人的影子之內。

    這樣的話,自己只需要見一個殺一個就行了,而且對于人體的損害,目前來看,應該是最小的。

    “快走!”

    他繼續招呼著楊方離去。

    但很快王蕭徹底改變了想法。

    十分鐘後,他從精神與肉身合一中跌落了下來。

    眼前的世界頓時開始大變樣。

    再也無法看清方向。

    四面八方黑暗濃郁,不祥的氣息在到處到處洶涌,青黑色的霧氣遮天蔽日。

    忽然,王蕭的身軀猛然停下。

    楊方也直接瞪大了眼楮。

    朦朧的黑暗之中,多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詭異人影,模模糊糊,立在此地。

    細細看去,他們的脖子以下,全都是稻草人的身軀。

    只有脖子以上不是稻草人,而是一顆顆各式各樣的頭顱拼湊而成。

    這些頭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擠出一臉詭異笑容,如同蠟像一樣,目光直勾勾的注視著他們,一動不動。

    王蕭心中一沉。

    全都死了!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洛城市的市民,但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腦袋被嫁接到了稻草人身上,鮮血將整個稻草人的身軀染得暗紅,陰森妖異。

    “王紫然…那是王紫然,我們班的同學!”

    忽然,楊方聲音發抖,指向了其中一道人影。

    她名王紫然,在他們班中成績不錯,人緣也好。

    但現在腦袋卻被接在了稻草人身上,擠出詭異笑容,靜靜看著他們。

    王蕭冷哼一聲,轉身就走,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楊方趕忙跟在其後。

    但他們剛走不遠,忽然王蕭猛然回頭,眼瞳微縮。

    只見在他的身後不遠,人影聳立。

    之前那些生有人的腦袋,稻草人身軀的人影,依然和他們保持相同的距離。

    似乎隨著他們走動,這些人影也在默默移動一樣,始終和他們距離不變。

    “怎麼會這樣?”

    楊方緊張道。

    “看來這些邪靈不希望我們就此離去!”

    王蕭活動了下脖子。

    呼!

    黑暗中一股濃郁的危機忽然快速襲來。

    王蕭生出反應,一把抓過楊方,手掌發光,氣血澎湃,直接一掌拍了過去,璀璨的跟一輪烈日一樣。

    轟隆!

    聲音轟鳴,黑暗中的存在迅速退了出去。

    一簇簇黑色毛發從黑暗中迅速墜落下來,沙沙作響,迅速融化,將整個地面都給迅速腐蝕,散發難言氣息。

    王蕭的身軀直接亮起了一層璀璨金光,熊熊燃燒,像是一層神火一樣,目光如電,向著四面八方的黑暗之中掃視而去。

    “不就是想殺我嗎?隱藏在暗中算什麼?我就在這里,夠膽的話就滾出來殺我!”

    他語氣冰冷。

    看得出來,他一定是被魘級邪靈盯住了。

    畢竟這些邪靈全都是有意識的存在。

    之前他干掉這麼多魘級邪靈,要說它們不報復,王蕭說什麼也不信。

    一側的楊方心頭忐忑,極其不安,道︰“王蕭,要不咱們再走走,或許能離開這里…”

    王蕭眉頭微皺,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他的精神與肉身合一,會讓他看清前路,無視一切幻覺,只不過之前合一之後,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不能連續施展。

    行走過程中,王蕭體內的神力無聲無息,向著整個手掌迅速灌輸而去。

    手掌上先是金光閃動,隨後快速暗淡,返璞歸真,化為正常。

    短短十幾秒,整個手掌從外表看已經和正常沒什麼區別。

    “嘻嘻嘻…”

    忽然,一陣陣笑聲從前方傳來,伴隨著一道道清澈的孩童聲音,擴散四周,極其空靈。

    “一…二…三,我們都是稻草人,不準說話不準動…”

    寂靜灰暗的街角,一個孩童的身影,趴在牆上,嬉笑聲著開始數數。

    數完之後,他忽然回頭,看向王蕭二人。

    見到王蕭二人不動之後,他發出笑聲,一跳一跳的向著王蕭這邊跑來,隨後再次趴在牆上開始數數。

    “一…二…三,我們都是稻草人,不準說話不準動…”

    “王蕭,這…這也是邪靈?”

    楊方聲音顫抖。

    王蕭一動不動盯著逐步接近的孩童,忽然,臉上擠出一抹笑容,招手道,“小朋友,過來,叔叔…哥哥最喜歡小朋友了,過來,哥哥懷中有糖!”

    “一…二…三,我們都是稻草人,不準說話不準動…”

    孩童一蹦一跳,笑聲清脆,繼續向著王蕭跑來。

    王蕭臉上笑容更濃,開始緩緩向著孩童接近而去,笑道,“過來,哥哥疼你,哥哥最愛你了,讓哥哥抱一抱好嗎…”

    孩童一蹦一跳,聲音清脆,機械重復著之前的話語。

    王蕭一臉笑容,也在一步步走進。

    終于!

    在兩人還剩下兩三米的時候。

    孩童忽然抬起頭來,露出一嘴鋼鋸般的牙齒,語氣幽森怨毒,“為什麼要欺負稻草人,我們稻草人不說話!”

    嗖!

    他的身軀快速閃電,一爪子向著王蕭的身軀狠狠掃去,陰森恐怖,腐臭刺鼻,極其骯髒。

    但王蕭反應極快,手掌如同神鉗,一把扣住稻草人的手腕,冰寒道︰“抓到你了!”

    嗡!

    壓縮到極致的神力瞬間洶涌到稻草人的體內,一剎那連續震蕩四次。

    啊!

    眼前的孩童發出淒厲的慘叫。

    四面八方,所有的稻草人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

    一個個長著人的腦袋,生有稻草人身軀的人影,眼神怨毒,迅速向著王蕭這邊接近而來。

    “為什麼要欺負我們稻草人!”

    他們齊齊開口。

    與此同時,眼前的孩童身軀開始快速膨脹,噗嗤嗤作響,體表的人皮一下裂開,里面沖出一尊無比恐怖的怪物。

    身高四五米,渾身烏黑陰森,血腥彌漫,穿著破爛的衣衫,頭上套著白色的帆布,涂抹朱砂,說不出的陰森恐怖。

    剛一出現,它的身上便浮現出一股無比恐怖的輻射,浩浩蕩蕩,扭曲空間,揮動爪子,向著王蕭的身軀轟殺而去。

    王蕭手中出現一口冥神之矛,擎動起來,神力灌注,向著這尊恐怖稻草人的身軀狠狠貫穿而去。

    轟隆!

    聲音轟鳴,稻草人的手掌被擊穿。

    但它卻是沒事人一樣,繼續向著王蕭的身軀狂掃而去。

    王蕭向後躍出,左手中聖血早已逼出,如同黃金神液,迅速飛出幾滴,向著這尊稻草人的身軀落去。

    嗤!

    啊!

    這尊稻草人再次發出一陣陣尖銳大叫,渾身上下迅速冒煙,散發出一陣陣腐臭的氣息。

    它驚慌無比,連忙向著身後的黑暗中狂退而去。

    與此同時,那些被操控的稻草人也快速奔來,沖向王蕭。

    王蕭臉色冰冷,輪動冥神之矛,向著那尊巨大的稻草人追去。

    對于四面八方狂沖而來的稻草人,王蕭看都不看,冥神之矛輪動,橫掃千軍,將這些稻草人全部砸飛,四分五裂。

    他的身軀散發璀璨金光,如同黑暗中的烈日,赤日熊熊。

    轟轟轟!

    所有的傀儡稻草人統統炸開,不堪一擊。

    王蕭擎動冥神之矛,直接向著那尊巨大稻草人貫穿而去。

    那尊稻草人忽然發出一道道刺耳大叫。

    就在這時!

    王蕭敏銳的感知到一抹危機。

    他的影子忽然間失控,從地上起身,快速放大,如同化為了一尊妖魔,探出雙手,從後方一把抓住他的雙肩,猛然一拆,如同拆卸零件一般。

    噗嗤!

    王蕭的雙肩瞬間裂開,切口平整,溢出金色血液,如同被天底下最為可怕的利刃切割過一樣,就要被摘掉雙臂。

    但他的聖血發光,皮膚才剛剛裂開,還未來得及被進一步拆卸,可怕的聖血便已經沾染到那尊陰影身上。

    啊!

    那尊陰影頓時發出一陣淒厲慘叫,雙手上嗤嗤作響,如遭雷擊,連忙松開王蕭的肩膀,驚慌倒退。

    它原本想要毫無征兆的摘掉王蕭雙臂,但沒想到剛一動手,就被王蕭的聖血所傷,雙手雙臂在迅速冒煙,如同融化。

    王蕭心頭一驚,差點被直接摘走雙臂,傳來劇烈刺痛。

    陰暗之影!

    他瞬間知道對方身份,這絕對是陰暗之影。

    “死!”

    王蕭發怒,渾身鮮血,染紅冥神之矛,向著那尊陰影迅速沖去,冥神之矛狠狠貫穿而出。

    陰暗之影一下沾染太多聖血,傷到本源,驚恐無比,想要退到黑暗中,繼續隱藏身軀,卻無論如何也隱藏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王蕭極速襲來。

    轟隆!

    冥神之矛一穿而過,瞬間從這道陰影的身軀穿透。

    濃郁的聖血如同金色神火,在黑夜中發出霞光。

    啊!

    陰暗之影發出更為淒慘的大叫,渾身上下在迅速冒煙,嗤嗤作響,在快速融化。

    與此同時,這片區域的青黑色霧氣,也在快速消散。

    原本遮天蔽日的黑暗,如同潮水般退卻。

    那尊巨大的稻草人驚慌無比,連忙轉身便逃。

    王蕭抓著冥神之矛,死死鎖住上面的陰影,眼神一冷,立刻向著那尊巨大稻草人狂追而去。

    轟!

    冥神之矛猛然洞穿,一剎那放大十余倍,如同一根擎天之柱,帶著滔天殺機,瞬間狠狠貫穿而過。

    噗嗤!

    啊!

    巨大的稻草人也瞬間被王蕭狠狠擊穿,釘在了冥神之矛上。

    冥神之矛上的濃郁殺機瘋狂震動,彌漫出了一陣陣紫色閃電,向著這兩尊邪靈侵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