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童皇•甦櫻•夏雪宜

    說出來可能沒有人相信,竟然有人送了小命不夠還要送寵物,這讓左舟怎麼好意思呢?感謝小寶吧!

    “我記得你們天池十二煞不是被雄霸打散了嗎?怎麼現在又給雄霸干活了!”

    左舟十分想知道這個事情的原因,其實雄霸對付天池十二煞並不是韋小寶挑撥的,他只是提了一嘴,說天池十二煞的人在天下會弟子群中很有威信,靠著喝酒吃肉那一套籠絡了不少擁簇。你看,這小寶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要怪就怪雄霸太過多疑,他養好傷之後直接就將天池十二煞給弄死了好幾個,剩下這些就跑掉了。那個時候正好是童皇失蹤的時候,其余的諸如狗王、食為先等人根本就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只顧著逃命了。

    侏儒賠笑道︰“將軍有所不知,我們這天池十二煞的身份是不能用了,可十二星相的身份卻還有一份人脈。江南道節度使子虞一直都在暗中拉攏江湖勢力,很早之前我們十二星相就跟子虞有聯系,這一次子虞想跟天下會結盟,自然可以當中說和,我們這才重新回歸了雄霸的麾下。”

    左舟恍然,敢情子虞這人帶兵打仗不行,可這搞些神神鬼鬼的陰謀卻很擅長啊,竟然早就在暗中拉攏江湖勢力了。不過看看十二星相本身的素質,他倒也大概對子虞手下的勢力有些認知了。

    想到這里突然間又想起了一件事,“哎對了,你們童皇老大怎麼不見了?不會還在雄霸身邊吧!”

    侏儒搖搖頭,“童皇失蹤了,一直就沒有出現,我們普遍認為他是提前知道雄霸要殺人,所以跑掉了,只是誰也不肯定。”

    左舟抿了抿嘴,根據韋小寶曾經送來的情報,斷浪並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殺死了童皇,只能保證是將其重傷了,估計現在還躲哪個犄角旮旯舔傷口呢吧!

    “還有件事,原無雙城城主與少城主獨孤鳴……是你們毒死的吧?”

    侏儒一愣卻是有了點遲疑,左舟皺眉又擰了擰刀柄。

    “啊!他不說你折磨我干嗎啊?”

    侏儒打了哆嗦,有些歉意的看了眼鬼影,趕忙道︰“應該是,但我們並不肯定甦櫻是怎麼做的。”

    甦櫻……左舟又一次听到了這個名字。

    “那就說說甦櫻吧,听你們的意思,對于這個女人,你們似乎並沒有什麼約束?”左舟淡淡問道,一副從不在意的樣子。

    侏儒緊忙道︰“甦櫻是童皇領養回來的孩子,本來我們以為她是童皇的新玩具,但甦櫻卻很機靈,在沒有任何告密的情況下竟然察覺到了童心真經的險惡之處,哪怕忍著真氣的日常折磨也不曾屈服修煉。”

    左舟臉色微微變化,想想雙兒被折磨時的樣子,他可是對童心真經的惡化版太了解了,這甦櫻夠能忍的啊!

    “這種折磨持續了三年,童皇見實在沒有辦法讓她屈服,又見她著實聰明對于毒藥醫理非常有天賦,于是就收她做了弟子。雖然童皇解除了她童心真經的折磨,可她也成為了天下會中唯一沒有修理武功的人。”…

    左舟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有種明悟,他是在夢境空間中看過娃娃記憶的,也幫雙兒解決過童心真經的威脅,自然對那種折磨有認識。折磨了整整三年,恐怕甦櫻體內的經脈已經受到了永久性的破壞,能夠保持健康不影響壽命已經難得,哪里還能修煉內功。

    “既然如此,童皇不在,那甦櫻應該听你們的吧,為何你們也不知道?”

    侏儒又道︰“因為甦櫻的師傅不只童皇一個,還有十二星相中的蛇。”

    “蛇?這又是哪來的嘍 俊弊籩坫鹵疲 故遣灰饌饉沼A碚銥可劍 墑竊謔 竅嘀姓胰醋攀得揮邢氳劍 饃哂惺裁辭亢返穆穡br />
    “這個蛇我知道。”仿佛武林百科的無情再次開口,“蛇是十二星相中僅有身份公開的人,金蛇郎君夏雪宜!”

    “……”左舟無力吐槽。

    只听無情繼續道︰“金蛇郎君原本是明國人,年幼時溫家兄弟一伙屠村,殺害了他的全家。其遠走苗疆憑著花言巧語和英俊外貌入贅了五毒教,學得一身絕學與用毒法門。之後回到明國報仇,女干殺了溫家上下所有女性,又下蠱毒折磨了溫家兄弟整整半年,至此惡名遠播。”

    左舟嘴角微抽,是個狼滅,這倒是跟他知道的原著有點出入,不過想想倒也符合邏輯,其實當初他在隔壁地球看《碧血劍》的時候就感覺莫名其妙。

    為什麼一個有血海深仇的人會愛上仇人女兒?就因為對方善良?那自己被殺的家人不善良?

    除非那個女人是魔教高手懂得魅惑之術,否則在左舟看來就特麼離譜,再加上他也不喜歡袁承志這個,所以在所有金大俠的書中,他是最不喜歡《碧血劍》的,嗯,其次是《書劍恩仇錄》,不過後傳有點好看。

    無情繼續道︰“金蛇郎君報完仇後就回了五毒教,迎娶了前五毒教教主的女兒,一時間無論是勢力還是實力都達到了巔峰,成為了武林中人不敢招惹的存在。只是後來大秦橫掃苗疆,五毒教眾死傷慘重,就連教主都死了。而教中許多教眾都不服新教主,以至于眾多長老脫離五毒教,這其中也包括夏雪宜。”

    左舟點點頭,對于這事他是知道的,曾經他還在劍南道那邊干掉過金銀二老呢!

    “不過這夏雪宜是個心狠手辣之輩,五毒教近乎分崩離析,自然他的地位與權力也不如以往。其中有不少的長老想要聯合起來推翻新教主,可是他卻不想冒這個險,于是就將自己的妻子拋棄,來到了大秦境內,並加入了十二星相!”

    左舟眨眨眼,原來這個世界的金蛇郎君是這麼個經歷嗎?轉頭又看侏儒,後者愣了一下趕忙表示沒錯,他們了解的金蛇郎君也是這樣。補充道︰“金蛇郎君將自己一身的蠱術都傳給了甦櫻,所以她身兼毒蠱雙絕,雖然沒有武功,但動起手來也是詭異莫測,我們一般是不敢招惹的。”…

    左舟不屑的撇撇嘴,“就你們這實力,有誰是敢惹的?”

    侏儒一時間尷尬的說不出話來,倒是左舟臉色微微嚴肅了一些,“天下會和子虞的聯合看棘手了,這高手不少呢!”

    無情有些擔心,“那楊排風他們豈不是危險了?”

    左舟搖搖頭,不是很肯定,“對抗雄霸的肯定是朝廷安排的主力,但若想剿滅天下會,那肯定也要面對天下會的眾多高手,夏雪宜是個威脅,但我听聞他的行事風格,恐怕不會傻乎乎的與朝廷為敵。所以楊排風等人,就算有危險也不會送了性命。我倒是擔心咱們,如果這幾個家伙不及時回去的話,恐怕子虞要另外派人過來了。”

    “那怎麼辦?”青萍開口,眼神瞄了一下侏儒等人,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怎麼可能放這些人離開嘛,回去豈不是還要幫著子虞?

    左舟噗嗤一聲將大刀拔了出來,那鬼影完全沒有準備疼的哇哇叫,然而叫聲戛然而止,大刀劃過脖頸,一顆人頭與軀干分離。

    “啊!饒命饒命啊,將軍,我還有用的!”

    “有什麼用?還能幫我控制青城派不成?”左舟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侏儒徹底懵逼,這李元芳怎麼啥都知道?要知道余滄海本就不是個良善之輩,早年得罪了人被砍去雙腿。後來找了個侏儒從小培養,平時就騎在侏儒身上好似個正常人。同時擁有天池十二煞戲寶的身份,可謂正邪通吃,想要做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都會方便很多。

    左舟一看侏儒愣住,不屑道︰“我最煩你們這些動不動就弄個假身份的!”

    青萍好笑的看著他不說話。

    揮劍砍下,侏儒身形意外的靈活,竟躲過了左舟這隨意的一劍,接著跑向狗王。

    而狗王似乎也早有準備,雙手在地上一撐就坐上了侏儒的肩膀。

    好家伙,雙腿往前跑,身子往後面不停甩暗器,還不時用吼神冊發動音波攻擊,這畫面就突出一個詭異離奇。差點從武俠分類跳到靈異去!

    不過左舟卻是不急,讓他們先跑三十九米吧。

    劍影慢慢匯聚,手中無雙劍在光芒籠罩間化為四十米的大劍,下劈,噗,這一次的兩半是左右分開的,這總不會還活著吧!

    “好了,我們先去中華閣,等將你們安頓好了之後我再去天下會看看就是了。”左舟牽著青萍讓劍晨帶路。

    這小伙明顯還沒有從剛剛的震撼中醒過來,四個在他看來明明很厲害的人,怎麼就如此迅速的被他干掉了呢?

    左舟推了他一把,“年輕人,情報是很重要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啊,泡妞也一樣,要不要我教教你啊?跟你講,聶風能夠得到明月,也是我指導的呢!”

    劍晨聞言竟然真的有點意動,看看青萍好奇道︰“那你是怎麼與公主在一起的?”

    左舟得意,“我們的段位當然不一樣,如你這般要考慮的是怎麼追,而我要考慮的是怎麼應付那些主動的女孩子。”

    青萍好笑,看著左舟有點怪,總覺得你不懷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