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第一章“我向你獻出全部,殷長夏!”……

    第一章

    十、十區?

    他們竟然以這種方式, 到了家園十區?

    “列車長心心念念想找到正確路線,為了謀求希望,他不惜將整個列車化作污染物, 用人類自身當做燃料也到的地方,竟然就是十區?”

    “哈……開什玩笑?”

    絕望而凝噎的音響了起,送至殷長夏的耳膜,令他的表情凝重。

    這話得艱難, 斷斷續續的不成音調。

    所人都感覺自己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旋渦, 將他們所知所感都快速扭曲著。

    腦內出現了幻听,響起了燈塔警報的嗡鳴,讓他們猶如身處于失重的太空,周圍的真空環境, 抽干了身上最後一絲空氣,而他們也吸到那個旋渦當中,終將無法脫身。

    十區的深淵之名,可不是玩笑話。

    這, 所的詛咒都清晰可見,以各種不同形狀呈現他們的眼前。

    蛇、蠍子、蟬蛹、蜈蚣……

    黑『色』的污團,就像是顏料盤上弄髒的『色』塊。們悄然分布黑暗的角落中, 惡意的窺視著‘自投羅網’的玩家們。

    “地獄是什『色』彩,現見識到了。”

    “為什、為什、為什?”

    包興亮表情溢滿了絕望, 目光中高亮的神采眼前這一幕奪, 如同狂風中吹散了所樹葉的光禿禿的枝條。

    他僵直著、慫立著、以荒野之中枯樹的樣子, 站立黑鐵列車的車口。

    陰霾聚集每個人的頭頂,令他們的情緒都崩潰。

    費盡辛苦抵達的地方,以為自己推開的是一座天堂之,但血淋淋的現卻沖擊著他們的內心。

    這就是地獄!

    殷長夏緩慢的壓低了身體︰“們沒時間震驚了, 慢慢退回車,列車控制室,應該可以給們爭取到一段時間的安全。”

    車不光凶棺,還傷患,根本無法硬踫硬。

    眾人也學著殷長夏的姿勢,壓低了腰部,眼楮死死盯著前方圍著列車的鬼群,緩慢的朝後退著。

    他們走得極緩,步子也邁動得極小。

    這樣安靜的對峙,卻更顯得危機四伏。

    稍微發出一點兒響,就讓前方的鬼群暴動起。

    “慢慢的,千萬別急。”

    殷長夏的音壓得極淺,“他們看樣子並不是完全沒智力,之前車上『摸』了一手們的力,他們現不敢輕易進攻了。”

    眾人齊齊點頭,已經找回了一絲理智。

    他們如大雨,苟延殘喘的一縷燭光,風吹得東倒西歪,仍然撐著自己最後一絲倔強不肯熄滅。

    後退的過程中,殷長夏觀察到了那鬼物的全貌。

    他們全都衣不遮體,『裸』/『露』著油膩的肚子,像是一具人偶,腫脹的雙眼皮人用黑『色』絲線縫合著。他們走路時肚子也『蕩』漾,仿佛內髒和腸子……全都從肚子漏出似的。

    十區的鬼物們擁身體。

    他們就像是為殷長夏設下的一道檻,不摧毀身體就永遠無法得到魂珠。

    但真動起手,又害怕他們自爆,危害到所人。

    真難!

    殷長夏感受到了壓力,不敢貿然行動。

    鄭玄海悄然提醒著殷長夏︰“常年居住九區,家園幾大區域,九區玩家最了解十區鬼物了。近年常常鬼物從十區跑到九區,們也因此多了情報。”

    殷長夏︰“他們什『性』?”

    鄭玄海︰“看到他的肚子了嗎?面灌滿了都是詛咒。”

    詛咒……?

    殷長夏望了過,發現那鬼物肚皮薄得跟熟透的果一樣,輕輕一戳就破掉。

    殷長夏不禁頭皮發麻,仿佛小蟲身上爬。

    鄭玄海︰“玩家下放至十區後,便會受到十區的影響,最開始異變的是肚子,每日增大,詛咒之物還源源不斷的從空氣中鑽進體內。玩家受盡折磨死掉之後,便會鬼物寄居,成為一個容易爆/炸的寄體。”

    “空氣!!”包興亮呲目欲裂,“難道們也會變成那樣!?”

    他過于尖銳的音,驚動了黑鐵列車下包圍的鬼群。

    離他最近的唐啟澤趕忙捂住了他的嘴,心髒咚咚直跳,生怕再出什大。

    包興亮沒再大叫,只是死死的盯著前方,他的雙瞳溢滿了血絲,總感覺自己的肚子什東西爬似的。

    恐懼正侵蝕著他的血肉,令他逐漸潰爛。

    幸虧鬼群也只是驚動,並未發起進攻,他們這才松了一口氣。

    殷長夏命令著︰“繼續。”

    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現掌控更多的情報,才會抓住贏下游戲的機會。

    鄭玄海︰“雖然會漸漸變成那樣,但也是一兩個月過後了。唯一種情況,會短時間內異變,大家可控制好狂化值了,越高越危險。”

    眾人︰“……”

    難怪一向穩重的鄭玄海,這種時候冒險告知。

    倘若他們踩了坑,可就是萬劫不復了。

    眾人小心的退到了控制室,連忙鑽到了面。但狹小的空間,無法容納生存下的12人。

    他們擠了口,控制室的車早就已經除,只剩下框,但還好三面都是密封的,這是唯一需防守的地方。

    殷長夏驚出一身冷汗,才繼續了剛才的談話︰“還存活的玩家嗎?”

    鄭玄海︰“……,少之又少。”

    所以裴錚選居十區,行為多瘋狂,所人都無法理解。

    十區就是這樣危險的地方。

    鄭玄海︰“別讓他們靠得太近,那大肚子,是輕微詛咒,是重度詛咒,如果運氣不好選到了一個,他們你面前爆/炸……”

    所人都听懂了鄭玄海的話,他們的表情難看至極︰“之前們面前爆/炸的那個,是輕微的?”

    鄭玄海點頭︰“恐怕厲害的,還沒上場呢。”

    萬一面前爆/炸,肚子的詛咒飛濺出,極大可能會濺染到玩家的身體上。

    這樣一,沒人能躲得過。

    詛咒之物沾染必死,哪怕是活下,也會跟李蛹一樣,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殷長夏緊抿著唇,想起他第一次回家園的時候,也十區的鬼物入侵九區,還是陸子珩消滅的。

    “最近鬼物入侵九區的情多嗎?”

    鄭玄海︰“多,而且越越頻繁。”

    殷長夏眼神微閃,曹登列車上的話,就可信度了。

    十區的情況便是佐證。

    初听薄臨鋒聚集十位a級玩家的情時,殷長夏還覺得只控制住了a級玩家數量,不讓第九位a級玩家誕生,家園就永遠不會開始倒計時。

    現看,不是薄臨鋒不想這做,而是‘家園’撐不住了。

    “……他們怎靠近?”

    “你們看看前面,十區所的鬼物都朝著這趕!”

    各方激烈的語氣,打斷了殷長夏的思緒。

    殷長夏將視線放長,從控制室的透明玻璃,望向了遠處——

    那自爆鬼,正撒歡一樣的朝著黑鐵列車跑過,再配合他們晃悠悠的肚子,顯得十分滑稽可笑。

    然而眾人方才听了鄭玄海的情報信息,根本無法笑出。

    “嗚嗚嗚嗚……”

    “驚擾鬼物就會自爆,還染上詛咒的風險,這下子們可怎打啊。”

    久久壓抑的情緒,化作了哭。

    包興亮雙腿無力,用手扶著冰冷的牆壁,站也無法站穩。

    十區簡直誘人發瘋,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原本待十區,就是對玩家的一種挑戰。

    心智薄弱之人,便這情形,如洪水沖垮堤壩般,徹底擊毀滅了。

    看清那多鬼物的聚集場面時,包興亮的精神徹底變得不正常了,他不停的抓撓著頭皮,指縫都了血痕。

    [47%、48%、49%……]

    游戲的提示音不斷,根本無法控制。

    他們每一個人,列車上的時候,狂氣值都堆積到了臨界值。

    包興亮眼前一片血紅,他怔怔的看向自己的肚子,覺得什東西游動。

    [50%。]

    他即將灌滿詛咒。

    包興亮發瘋似的跳下了往生列車,邊跑邊慘叫︰“這不可能,不該是,不該是!”

    眾人還合計,該如何繞過這鬼物尋找靈室,根本沒能觀察到包興亮的不對勁。

    當他奔跑出的那一霎那,才發現已經不及了。

    殷長夏︰“別!”

    自爆鬼們對待殷長夏尚且能稱得上善意,對待包興亮可不是這樣。

    他們便紛紛向他伸出了利爪,活生生的將包興亮給分食殆盡。鮮紅、滾燙的東西,他們之間回浮動。

    他們動作緩慢的爭搶著,發出讓人腮幫子發酸的咀嚼。

    殷長夏捂住了嘴唇,表情滿是惡心。

    轟——

    第一只自爆鬼的引發,便驚擾到了一連片的鬼群。

    列車之下,幾乎血肉模糊。

    前方升騰起了血霧,難聞的腥臭味,傳到了列車內。

    這一爆,鎮住了所人。

    然而正是因為包興亮的沖動,才敞開了一條道路。

    殷長夏終于明白了游戲的通之法,原是讓他們自己的身體,當引爆炸/彈的火苗!

    “該死!”

    犧牲別人,就能活下。

    絕境之下的誘『惑』,便能分裂眾人。

    與此同時,殷長夏手中的血玉和游戲內核,裂痕變得越越大。

    不過這兩者幾乎同時進行,但率先引起殷長夏注意的,卻是游戲內核。

    比起游戲內核天翻地覆般的動靜,血玉堪稱安靜。

    這場游戲還未取得最終勝利,凶宅無法通過中轉站回到現世界。殷長夏便只能先將凶宅取出,佇立了十區空地之上。

    凶宅本就衰頹,和十區的建築,著異曲同工之妙。

    遠遠望過,根本不覺得任何突兀。

    原本是迫之舉,哪知道那自爆鬼,竟然不敢靠近凶宅。

    這讓絕望之下的眾人,找到了一條生路。

    趁著包興亮陰差陽錯的沖出的一條路,眾人趕忙跳下了黑鐵列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著前方奔。

    “凶宅……”

    “庇護所!”

    行動過程當中,時鈞背著昏『迷』的時瑤,她的身體突然抽搐了一下。

    殷長夏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發現如流沙般的鮮血,正沾滿了他的指縫。

    難道是……?

    “你們快躲!血玉撐不住了!”

    殷長夏將血玉用力朝前一丟,裂紋更加嚴重,竟拋的過程當中,便就此發出了一道極亮的光。

    血玉碎成了細小的灰末,飄散到了空氣當中。

    江听雲的身影再度浮現眾人面前,只是這一次,他周身的力量,卻比之前得更加狂暴。

    長發松散開,肆意的披散身上。

    江听雲安靜的低著頭,仿佛他周圍的世間萬物,都是安靜無的。

    夏予瀾︰“小崽子,現的江听雲不好對付了。”

    殷長夏捏白了手︰“……嗯。”

    原以為江听雲攻過,他卻拿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

    洛璃的頭骨!?

    殷長夏表情凝固,立即轉過頭,發現夏予瀾的手分明一個一模一樣的頭骨。

    什時候替換的?

    夏予瀾也連忙望向了手中之物,原本他拿著的洛璃頭骨,繼而化作了一堆蜘蛛,啪嗒一掉落了地上。

    原剛才的一切,都是江听雲詐。

    夏予瀾︰“……江听雲一早就能沖破血玉,竟然故意留夠時間,是盯上了洛璃。”

    怨狐眼拿走了!

    夏予瀾無比自責,不知道江听雲用了什方法。

    如此神不知鬼不覺,還脫離了他的監視,這才是最可怕的一點。

    前方眾人的腳步已經停了下,緊張的對殷長夏嘶喊︰“快啊,跟上——!”

    殷長夏︰“別停下,新一波鬼群圍上了!”

    眾人進退兩難,只得咬咬牙向著前方奔。

    李蛹還躺黑鐵列車的車廂,他不是這群人的同伴,自然也得不到救的機會。

    車廂除卻他,便只剩下一個鄭玄海,還一口尚未解封的棺材。

    李蛹借由車的狹小縫隙,朝外望了過,目光停留了江听雲的身上。

    “終于……聚集兩只怨狐眼了。”

    那是他沒能達成的情,自然便會產生憧憬。

    李蛹費盡辛苦的往外爬,想看到更多——

    遠天是濃稠如墨汁般的黑暗,根本無法看清邊界,只剩下如血管一樣的紅綢,隨風飄散四周,成為黑夜最亮眼的『色』彩。

    江听雲還浮半空中,身後便是這艷紅的紅綢,掩蓋著他的蒼白。

    江听雲的身體飄離退後數步,用手捧起了頭蓋骨,然後將手指『插』/面攪弄,將最後那只怨狐眼,拿到了自己的手心。

    漂亮的金『色』,令人炫目。

    江听雲揚起了頭,便按了自己的另一只眼瞳上面。

    他完全重見光明了。

    哪怕是這簡單的情,也只能由他自己爭取。

    江听雲體內鬼力暴漲,想借此機會,沖破半鬼王的桎梏,靠著自己的力成為鬼王。

    力量的激增,得微風細雨發生了傾斜。

    們正以江听雲為中心,朝外扭曲著,仿佛江听雲附近的空氣氣流,都變得不一樣。

    眾人已經抵達了凶宅面,遙遙望向了江听雲,全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唐啟澤︰“他的力量怎會變得這強?”

    時鈞放下了時瑤,表情凝固︰“之前哀鬼覺得自己是最接近鬼王的存,還真是自大的。現看,這東西才是。或許再隔不久,他真的能成為鬼王也不一定。”

    鬼……王?

    這兩個字讓人遍體生寒。

    仿佛光是讀一讀,便能從中感受到那股威壓。

    他們再度將目光集中到了殷長夏的身上,他剛好便站凶宅入口,沒再踏入一步。

    因為殷長夏知道,如果他徹底進入安全區,江听雲一定會發瘋似的攻擊。

    他們的庇護所,就不會存太久了。

    天空仍然下著蒙蒙小雨,纏綿如春酒般,帶起絲絲涼意。

    江听雲手上不斷用力,洛璃的頭骨飛出許多紫鬼蝶,卻全都毒『液』所融化。

    “第一只。”

    鬼骨沾染了毒『液』,江听雲丟到了地上,沒過不久便融化干淨了。

    洛璃受傷頗深,部分骨頭毀的她,連氣息也變得微弱。

    殷長夏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了,他已經暫時解決了後顧之憂,不能留這了。

    唐啟澤拉住了殷長夏,表情透著濃濃的擔心︰“你看到包興亮的下場了,外面全是那自爆鬼,他們會殺了你的!”

    殷長夏︰“……必須做個了斷,代替夏家。”

    他的音很沉,仿佛下墜的鉛塊。

    夏予瀾的表情很復雜,內心生出了許多酸楚。他們夏家的一切,殷長夏承擔了下。

    殷長夏越是這樣,夏予瀾越是心疼。

    但這股心疼當中,他卻生出了幾分自豪。

    當初的他選擇凶棺的時候,何嘗不是一種逃避?

    而後世唯一的夏家人,卻始終都承擔。

    夏予瀾站到了殷長夏的身邊︰“小崽子,讓跟你一起。”

    殷長夏語氣帶著詫異︰“太爺爺……?”

    夏予瀾︰“不是做個了斷?這個始作俑者,怎能不現場?”

    殷長夏笑了起,簡單而純粹,周圍扭曲凝固的空氣,都因為他這一笑而驅散。

    直到現,殷長夏對夏予瀾才了認可。

    這才是膽量頭一個當鎮棺人的夏予瀾!

    殷長夏︰“好。”

    殷長夏再度沖入了自爆鬼群,想盡可能的接近江听雲,就必須抵達他所的地方。

    而那鬼物們,紛紛朝著他伸手,想如分食包興亮一樣,將他也分食干淨。

    可剛這做的同時,他們的手臂便率先結成了冰。

    殷長夏每走一步,周圍都冰屑飛舞。

    黑『色』披風風吹得向後飛揚,他的發絲間也沾滿了細碎如鑽石的雨珠。

    大批的手臂冰凍住了,像是一只只由手臂組成的雕像,形成了一座壯觀的手臂山。

    眾人看得心都提了起,殷長夏無異于空手穿越槍/林/彈/雨。

    然而殷長夏的表情平靜,根本不像是他處于劣勢,反倒如魚得水的面穿行自如。

    原本該繼續動手的鬼物們,竟然真的他的姿態給唬住。

    能江听雲這類的人所惦記,也應該不是什好惹的。

    江听雲的強大,視他為眼中釘的態度,反倒殷長夏所利用。

    咚咚咚——

    心跳快沖破胸膛。

    真是太驚險了。

    唐啟澤︰“這鬼群難道是玩家……?”

    “全都是獻出了自己的掌控權,掌控者利用干淨過後,便丟棄到了十區的玩家們。”

    藺明繁補充了一句,“還一種情況,就是狂氣值達到50%,半個小時之內沒恢復過,強行拉到了十區。”

    總之……場所人,都是失敗者。

    不僅如此,還做了十區鬼物們的寄體。

    因此,這鬼物才會和其他地方都不太一樣,擁了身體。

    後方的討論不斷傳入耳朵,殷長夏心髒不停下沉,生怕面會哪怕一只鬼物開始自/爆。

    他們每一只,都像是定時炸/彈。

    驚動了其中一只,就會起連鎖反應,造成無數鬼物的自/爆。

    但……

    不能慌。

    “滾開。”

    殷長夏戴上了快破裂的懼面,暫時借用了夏予瀾的一部分能力,令周身都彌漫著冷空氣。

    這一次的鬼群不再擋住了那條路,反倒主動退讓出。

    “……厲害。”

    眾人看到了這一幕過後,皆是發出了感嘆。

    李蛹不甘心到了極點,縱然不想承認,但殷長夏光是站那,就像是發光的光團一樣,天然具備吸引力。

    只他,場上的目光和焦點,都會集中到他的身上。

    李蛹口腔滿是鮮血味,表情透著濃烈的不甘。

    最不甘的是……連他自己也這想。

    一直移動中的殷長夏,終于到了江听雲的下方︰“不是你想做個了斷的嗎?”

    誰知下一秒,江听雲便瞬移一般的出現,和殷長夏互相平視︰“兩只怨狐眼都拿到了,現的力,是最接近鬼王的。”

    殷長夏發現江听雲靠近之後,自己的呼吸也凝出了白氣。

    江听雲︰“你為魚肉,為刀俎,將計就計你收入血玉當中,不就是為了等這一刻?”

    殷長夏眼皮直跳,手中匕首朝前一劃,哪知卻江听雲所接下攻擊。他所觸踫之物,全都毒『液』侵蝕。

    殷長夏立馬丟掉武器,鬼骨捏成了拳頭,朝著江听雲打了過。

    江听雲的速度更快,沒再和殷長夏纏斗,而是專心致志的對付夏予瀾,搶走了洛璃剩余的骨頭。

    絞絲!

    從哪飛的?

    原游戲內核並未徹底破裂,甚至以碎片的方式出現了十區。

    如今整個十區,就猶如破掉的玻璃平面,兩個空間交織著。而玻璃碎面上,每一面都是交替著的兩個空間。

    骨頭絞絲粘走後,便自動纏住了那殘破房屋的梁柱,繼而編織出一個巨大蜘蛛網。

    江听雲並未戀戰,再度飄至半空,剩下的骨頭醬紫『色』的毒『液』給融化。

    “夏家不是想讓當鎮棺人?”

    “現終于舉起了刑具,對夏家而言也算物盡其用。”

    殷長夏︰“……”

    不用細問也知道,夏家用鎮棺人扼制凶棺的動機是什了。

    得了好處卻不想用陽壽供奉,讓夏家人免受災苦,卻將這一切的重壓放置鎮棺人的身上。

    讓江听雲變得這樣扭曲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視作歸屬的夏家。

    ‘別做那把閘刀。’

    這話殷長夏卻不出口,是因為江听雲已經干了不可饒恕的情。

    毀掉洛璃的尸骨,將他們推向了最尖銳的對立之中。

    他的內心涌起了怒意。

    [等等。]

    夏予瀾的音出現腦海之中,[江听雲的目標並不是你,這或許能成為突破口。]

    殷長夏︰[平日或許會這樣,但離鬼王誕生不到三分鐘了,接下,江听雲會全力攻擊。]

    不過幸運的是,他們之前的努力並未白費。

    江听雲至今才拿到兩只怨狐眼,同樣需時間消化。

    殷長夏︰[這段時間內,們比他的攻擊更猛!]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沒辦法浮半空,殷長夏便主動將江听雲拉拽下。

    最上空的雨絲凝結成細針,無法承受自身重量的往下砸落,正巧落了江听雲的頭頂。

    江听雲正躲避,哪知他下面的殷長夏舉起了手。

    根本就無法夠到,他想做什?

    然而下一秒,一根春筍般的冰稜,便以鬼骨為依托,猛烈生長著,還差一點刺中了江听雲的身體。

    夏予瀾的鬼力不足以凝出春筍,但鬼骨卻可以。

    江听雲︰“……”

    果然不能半點放松。

    他知道了下面危險,便主動承受住了那冰針。

    刺骨的寒冷打身上,江听雲卻沒任何的表情。

    這一波的攻擊完畢過後,江听雲果真降落到了地面,主動加大了攻勢。他沒時間等怨狐眼融合了,江听雲『逼』到必須時時刻刻處于反擊狀態。

    還好廢了洛璃,殷長夏不能用她的力量了。

    兩人不知不覺間,戰場已經從列車附近,擴大至游戲內核和十區的空間扭曲附近。

    “承擔供奉什好的?”

    “凶棺這種東西,需不停的找鎮棺人。哪怕是你開完了所凶棺,又什變化嗎?”

    “沒!這是個無法解開的結!”

    “所以陸子珩听了你的話,仍舊一意孤行的推動了計劃。”

    江听雲招招狠厲,鬼爪上也附著了紫『色』毒/『液』,想壓制殷長夏。

    殷長夏眼神微閃,知道這是江听雲分散他的注意力。

    但這番話……

    或許就是真的。

    殷長夏注意到了游戲內核,殘留面的東西,正以最快的速度溢出。

    江听雲甦醒過後,再度影響到了游戲內核。

    殷長夏淋濕,仿佛接受江听雲的痛楚,游戲內核的無數情感引了出。

    那東□□屬于江听雲。

    他剛完那諷刺意味極強的話之後,游戲內核便好似附和一般,傳出的音——

    “想家人。”

    “外面,一年中大半年,都會是痴傻的。他們的飯混雜泥水,剛好清醒過,便瞧見他們捂著嘴一旁偷笑。”

    “自從到了夏家,一月不過一日痴傻。比起外面的時日,覺得無比幸福。”

    “夏家會成為的歸屬之地嗎?”

    “不害怕利用的,哪怕是讓死。”

    沒用就拋棄,這是江听雲人灌輸的準則。

    他不想人拋棄。

    為此……他便時時刻刻保持自己的利用價值。

    那音從天空瀉下,砸了殷長夏的耳朵。

    殷長夏夏予瀾用鬼力推了一把,令他終于觸及到了江听雲,突然間捏緊拳頭,朝著他的下巴猛地打了一拳。

    江听雲朝後退了好幾步,大雨下始終低著頭。

    兩邊的話語對撞,幾乎是無間隔的響起。過和未,竟以這種奇異的辦法交融了起。

    或許是他之前,曾經掌控過游戲內核,才會造成現的狀況。

    “吵死了。”

    他連表達絕望,都是這樣空洞乏味。

    江听雲知道,他不像夏夏和宗曇那樣鮮活,是一潭死水,除了夏家以外,他沒任何的執著。

    所的感情,全都圍繞著夏家。

    一旦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已經是一具空殼了。

    他和陸子珩,倒是相似之處。

    一樣曾經信仰的東西,推入了深淵。

    當初他們天真的以為,只人能拉他們一把,就能從那種地獄爬出。

    但不行啊……

    拉他一把,就必須全心全意,否則根本無法承擔他的重量。

    因為他已經無力到,只拽著某個人的力氣了。

    作為一個‘人’,江听雲缺失得太多,曾經追求過‘完整’,如今索『性』放任自己的殘缺。

    江听雲︰“這一拳,消氣了嗎?”

    殷長夏︰“不止。”

    江听雲低笑︰“但只讓你這一拳。”

    他並未擊倒,而是重新站起身。

    殷長夏方才攻擊之時,已經用絞絲纏住了他和宗曇之間的紅線。

    控制游戲內核,延長時間。

    覆上紅線,破壞融合,阻止鬼王誕生。

    搶走怨狐眼,湊足一對,自己成為鬼王。

    這一步又一步,江听雲都走得凶險。

    但除了第一步出了差錯,眾人合力對付外,江听雲都做到了。

    怨狐眼融合得越深,他成為鬼王的時間便越是會縮短。

    他和宗曇搶時間。

    “鬼王就只能一個,你呢?”

    殷長夏眼神變得堅定︰“對,只會一個。”

    江听雲用絞絲纏住紅線,正準備扯斷的時候,殷長夏便用寒冰,連同絞絲一同凍住了進。

    一條極細的冰絲,出現了眾人眼前。

    “原這便是融合的弊端……?”

    唐啟澤著急的觀察著局勢,因為殷長夏和江听雲之間的對戰,大部分鬼群都散,轉而將黑鐵列車重重包圍。

    他遙遙看向了那邊,發現鄭玄海一直守凶棺附近。

    鄭玄海吸了一口煙霧,尸怪的身影便自此而出,以收割的方式,殺死那鬼群。

    剛才那種情況,根本無法移動棺材。

    鄭玄海留下,不光是為了殷長夏,也是為了所人。

    唐啟澤咬緊牙︰“現周圍的鬼群少了,們趕緊趁著這個機會,找找靈室。”

    他們從凶宅的另一個出口離開,偷偷『摸』『摸』到了極點,躡手躡腳的像是做賊。借由殘破的古代風格的屋子,為他們進行掩護。

    近距離看清這,時鈞擰緊了眉︰“十區連個像樣的住的地方都沒嗎?這牆壁上,除了青苔就是發霉,十區的玩家該如何生存下?”

    曹登︰“……”

    唐啟澤之前游戲內核當中走得晚,也听到了許李蛹和殷長夏的談話。

    唐啟澤的眼神微閃︰“這的建築物年份,很像是千年前。”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唐啟澤,久久沒言語。

    唐啟澤︰“……錯什了嗎?”

    曹登資歷最老,此刻也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唇,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不,反而……”

    得很對。

    他甚至想立即把這個想法傳達給殷長夏。

    “十區為什會玩家遺棄?”

    藺明繁淡淡的,“剛到家園的時候,可流行著另外一種法……”

    曹登倒吸一口涼氣︰“家園就只九個區?”

    藺明繁表情冷凝,點了點頭。

    曹登︰“媽的!別告訴,十區是千年前游戲的殘留物!”

    難怪第九個a級玩家才能引起家園的變化,原‘新區域’就只九個區,而每一個a級玩家也對應一個區域。

    這下子就能通了!

    曹登很想立即見到薄臨鋒,現大約所人都只知道最片面的信息,才不敢多什。

    唯一的答案,約莫只能薄臨鋒那得知。

    “是們早一點十區就好了。”

    曹登悔恨的拍著大腿,“這樣的話,也能早點發現這件。”

    唐啟澤苦笑︰“能十區的人,除了裴大佬以外,還幾個能存活下?”

    曹登︰“……”

    時鈞︰“……”

    但他們都是幸運的。

    早九區十區侵染的時候,他們便這個預感,覺得他們遲早都會十區一趟。

    唐啟澤︰“憋住!現先找靈室!”

    他們不能影響到殷長夏和江听雲之間的對戰,讓殷長夏此刻分心。

    江听雲借由附近蜘蛛的眼線,察覺到了幾人的動作。

    “沒用的,再怎掙扎,你們都逃不掉了……”

    江听雲想擋住他們的路,阻撓他們尋找靈室。

    那分散周圍的蜘蛛,都化作了一攤紫『色』毒/『液』,看怨狐眼當真給他帶了許多。

    毒/『液』完全匯聚之時,便會形成包圍。

    這件情尚未發生之前,殷長夏再度靠近了他,鬼骨的拳風裹著細碎雨珠,不及蓄力便打了江听雲的臉上。

    其他東西害怕毒/『液』,鬼骨可不害怕。

    “第二拳。”殷長夏大口喘息著,表情卻顯得冷硬而尖銳,“你之前不是過,只讓一拳嗎?”

    江听雲右腿微曲,從地上起身。

    原以為會痛苦的,他卻從中找到了真。

    哪怕是人怨恨,也是人放心的。

    江听雲︰“夏夏,不想殺你,但你一再阻撓……”

    他的目光從殷長夏,最終放到了夏予瀾的身上。

    洛璃的鬼核不骨頭,務必就夏予瀾的手上。

    老『奸』巨猾的家伙。

    江听雲拿他們全部當成敵人,看向列車周圍的自爆鬼,絞絲從上至下的穿透了他們的肚子,面的東西便就此爆炸開。

    血污炸開,全是黑『色』的小點。

    一只自爆鬼的啟動,引發了無數自爆鬼的啟動。

    殷長夏猛地朝著那邊望,發現鄭玄海已經無法再控制住局勢了。

    而列車上的李蛹,還不停狂笑︰“哈哈哈哈……就該這樣,大不了玉石俱焚!”

    必須用一件更大更吸引力的情,換取自爆鬼們的注意力。

    殷長夏深吸一口氣,顧不得一切,只將自己的血珠朝天空一撒。

    “太爺爺,凍住們!”

    夏予瀾明白了殷長夏的意思,趕忙凍住了那東西。殷長夏並未解開養靈體質的封印,但這一個小小動作,便讓養靈體質的氣味散出了。

    自爆鬼又無法短時間拿到血珠,大面積的聚集到了冰柱面前,開始用雙手不停的抓撓著冰柱。

    夏予瀾還不斷加碼,他手上根本就沒鬼力,但半鬼王能自食以恢復短期鬼力……

    這便是他需付出的代價吧。

    夏予瀾死盯著,咬上了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的手腕,撕扯著自己的血肉。

    冰柱變大,將殷長夏的血珠鎖了進,更多的自爆鬼徘徊冰柱附近。

    “嗷……”

    “養……”

    “想、。”

    那含糊不清的話,無法分辨出面什。

    只是他們的神『色』之間,透著滿滿的渴求。

    江听雲也不得不承認,殷長夏回擊得很漂亮。其他人得知自己是養靈體質,可不會處處這樣活用,只會懷璧其罪,讓他自己成為獵物。

    但殷長夏不一樣,他讓養靈體質成為最強的誘餌,也是最好的破局之物。

    他主導著一切。

    江听雲無法小覷殷長夏,攻擊變得更加密集和凜厲。身後的這張網便是為殷長夏準備的,讓他困上面,才能安心的做他想做的情。

    江听雲處處引導,想殷長夏靠近身後那張蜘蛛網。

    可殷長夏卻偏不上當,察覺到了對戰之間的那一絲細微差別。

    兩人拉扯間,又撞入到了凶宅。

    這面遍布游戲內核碎片,一散落地上,一『插』橫梁,表達著江听雲的情緒。

    游戲內核的那音,再度回『蕩』起——

    “听雲,你听著,如果你沒用的話,遲早會人拋棄。”

    “如果你想一樣東西,那就拿自己進行交換吧,永遠保證自己的利用價值。”

    “這樣……他們想拋棄你,都會很難。”

    殷長夏擰緊了眉頭,這個游戲內核,交織著江听雲的各種情緒。每殺死一只蜘蛛,便會新的記憶碎片出現他的面前。

    也許那碎片是一句話,也許是一個表情。

    分散得如此厲害,哪怕再度組合起,也遍是空隙。

    正如前方的江听雲。

    和李蛹、哀鬼的對戰完全不同,殷長夏就算是打了他的臉上,也仿佛是打一具沒內的空殼。

    是啊……

    他早就一寸寸,撕裂、咬爛。

    殷長夏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緊抿著唇部直視著江听雲。

    “怎了?同情?”

    江听雲笑出了,“夏夏,你不是這天真的人。”

    該下手的時候,殷長夏絕不會留余地,就像他折磨哀鬼的時候。

    看著那樣的殷長夏,江听雲才終于明白,他的夏夏果然是夏家人。

    這樣一,他也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殷長夏的表情微微松動︰“那話……是誰告訴你的?”

    江听雲︰“……”

    殷長夏雨絲當中舉起了拳頭,只是蜘蛛的毒牙,已經快咬他的身上,目標是他和宗曇的那根紅線。

    一旦折斷,融合會失敗。

    殷長夏氣壓低沉,鬼骨開始蓄力,原本收緊的紅線向外飄出更遠,如此黑暗陰沉的地方,猶如最後的那縷光芒,開始散發出紅『色』熒光。

    冰稜凝結成刃,附著到了紅線上面。

    殷長夏拽起紅線,如一片橫掃的利刃,割了周圍的蜘蛛。

    一時之間,無數蜘蛛切斷了身軀,變成一攤毒/『液』,散落了四周。

    還好冰層保護,不然紅線也會毒/『液』腐蝕。

    大部分的蜘蛛都死了?

    江听雲沒想到到了這一步,殷長夏還能做出反擊。

    江听雲繼續命令剩余蜘蛛,那一擊讓蜘蛛全都躲到了暗處。

    殷長夏的目標,卻並非那蜘蛛。

    他這一擊,無非是震懾。

    兩人從凶宅又打到了外面,游戲內核的東西,正迅速消散。

    原本扭曲的空間,也快恢復正常。

    而躲縫隙的蜘蛛,又再度向著殷長夏偷襲。

    殷長夏的體力不多了,根本抗不下這密集的攻擊,這之前他就會因為力竭而倒下。

    無數蜘蛛向殷長夏襲,一只只的跳到了他的身上。殷長夏始終舉著手,紅線便將那蜘蛛尾部的蛛絲,一一削斷。

    江听雲微怔,內心涌起波濤。

    然而他只是鐵石心腸的喊——

    “夏予瀾,別躲了。”

    “難道你真的想看著殷長夏這樣淒慘!?”

    殷長夏仍反擊,身體搖搖晃晃,卻終是不肯讓步。

    “別出……”

    “如果你出,所的努力都會功虧一簣。”

    江听雲冷了臉,不知道他為什會這樣執著。

    執著的……

    保護凶棺。

    原以為殷長夏還會撐一會兒,畢竟他一直都這樣強大。哪怕是體力盡失,也會憑借意志站起。

    可江听雲卻發現,殷長夏沒了動靜。

    殷長夏的動作越越慢,竟然真的偷襲的蜘蛛所包裹住。

    江听雲再想喚回那蜘蛛的時候,已經不及了。

    除卻那只鬼骨手臂,殷長夏已經整個跳上的蜘蛛包裹。

    而那自爆鬼,看到殷長夏此刻的狀況時,竟也如猛獸般的靠近了他,想分一杯羹。

    想起自己分食的痛苦,江听雲的手捏緊又松開,松開又捏緊,便這樣怔怔的站雨中。

    夏夏真的……沒體力了?

    那他就無法從陷阱離開。

    蜘蛛不會傷他,不代表那自爆鬼不會。

    無數個念頭,江听雲的腦海中浮現,令他的心越越沉。

    待江听雲回過神的時候,才猛地朝著前方而。

    他做出了一個令他自己都無法相信的舉動。

    江听雲用刨土似的動作,不停的用各處埋伏的絞絲,將那自爆鬼粘到蜘蛛網上,不願意看見殷長夏死。

    “滾開!”

    “別圍著!”

    和他對戰的是宗曇就好了。

    這樣他便能用全力,不至于嘗到這樣的痛苦。

    明明就是不想嘗到劇烈的痛楚,才想毀滅凶棺的。

    但現這份感情是什?

    “不……”

    “別吃了他!”

    腦海溢滿的全是分食的痛苦,就像是圍住的不是殷長夏,而是他自己一樣。

    可這都不算什。

    他一向能夠忍痛。

    讓他這樣難過的是,他並沒哪怕一個人選擇。

    夏家如此,殷長夏如此。

    江听雲動用了怨狐眼的力量,殷長夏強大時,他總想著算計他,消耗他;如今殷長夏恐生命之危時,江听雲卻開始反常的想護住他的命。

    那圍殷長夏身上的蜘蛛,卻沒能抽離出。

    們冰凍了起,生出了裂縫,一塊塊的往下墜落。江听雲這才瞧見,殷長夏手拿到了洛璃的鬼核,將鬼核護懷中。

    江听雲刨的姿勢僵硬,連忙往外退了好幾步。

    他越是像夏家人,江听雲越能夠報復。

    可這種時候,殷長夏反倒保護了。

    這不僅僅是一次簡單的保護行為,而更像是一計捶打江听雲心口的重拳。

    江听雲低下了頭,感覺身上的力氣正抽離︰“為什……?”

    蜘蛛凍成了冰山,很快便只剩下了一顆顆細小的冰塊,很快便完全融化消失。

    夏予瀾做什?

    江听雲後知後覺的回過神,才驚覺殷長夏和夏予瀾的企圖。

    他們方才一直對戰的空隙,殺死更多的自爆鬼,已經一小部分沒了身體,徹底淪為了鬼魂之軀。

    這樣一,便方便了殷長夏動用載物。

    他恢復那幾只半鬼王的力!

    憑借殷長夏如今的力,當然打不過別人。

    但利用陽壽恢復幾位半鬼王的力,卻能爭奪出勝利的機會。

    早殷長夏第一波攻擊之前,他就已經制定了策略。

    “哈哈哈!”

    江听雲笑出了,眼神了絲神采。

    他忽然間明白過了,為什宗曇會喜歡殷長夏,這未免也太趣了。

    這的所自爆鬼,都是夏夏看中的獵物。

    只消滅了鬼物們的身體,們便是供他取用的能源。

    將不利化作利,將劣勢轉化為優勢。

    “夏夏,到頭還是小看了你。”

    殷長夏喘著粗氣,已經快到達體力的盡頭。

    他從冰山之中走出,每走一步,空中的雨絲,都凝結成了冰。他的周圍,全都是一根根的細針,看上極具壓迫力。

    江听雲做出了攻擊的姿態,空洞的眼瞳,除卻痛苦外還了別樣的感情。

    ——興奮。

    然而殷長夏卻沒打算回擊,他身上的那傷口,再度滲出了鮮血。

    恢復『藥』劑並非能立刻愈合傷口,只是把傷口愈合的時間縮短,提高人類的愈合能力罷了。

    他如此劇烈的活動,自然讓傷口再一次崩裂。

    殷長夏依舊沒能立即話,體力損失得太嚴重了。

    他低下了頭,等他的喘息終于停止,第一句話便是︰“……那是錯的。”

    江听雲︰“……”

    殷長夏抬起頭,眼瞳黑暗的環境下熠熠生輝︰“讓自己變得用,才不會人拋棄,那是錯誤的!”

    江听雲一時間不出話。

    他只知道,不想殷長夏再繼續下。

    江听雲︰“你費盡辛苦,到頭卻只為了反駁一句可可無的話?那件情,早已經不意那了。”

    殷長夏︰“不!”

    他的嗓音沙啞,儼然是硬撐。

    “你不意,就不會通過游戲內核的碎片,所展現出。這不是你的內心嗎?江听雲!”

    江听雲氣息紊『亂』,表情也變得陰沉︰“住口。”

    殷長夏︰“你讓自己變得用,但夏家還是舍棄了你。”

    江听雲︰“讓你住口!!!”

    他殷長夏跳動著感情,這是不對的。

    明明哀鬼、李蛹、甚至是陸子珩,都沒能做到這件。

    雙方再次打了起,這一次的江听雲,將自己的攻擊,完全對準了殷長夏弱點的紅線處。

    倘若之前還一絲留情,如今卻只剩下了想贏的想法。

    雙方各不相讓,這一次殷長夏總算對戰之中,感知到了江听雲的靈魂。

    他不再那空洞,現的憤怒,是他自己的感情。

    殷長夏攻擊得更狠,也算了絲欣慰。

    但這場對戰之中,他必須取得勝利,這一點殷長夏寸步不讓。

    夏予瀾用了自己的能力,通過自食的辦法恢復了一力量。他往日是最不屑這樣的辦法,但這多年了,夏家的情,總不能讓殷長夏一個人承擔。

    也該擔起責任了。

    夏予瀾凍住了更多的鬼物,那寄體瘋狂融化。

    殷長夏喘著粗氣,就算是想利用凶宅的力量,轉化這鬼魂,也無奈自己的陽壽撐不起半鬼王的所需。

    該怎辦?

    混『亂』之中,他瞧見了正艱難找尋靈室的同伴們。

    殷長夏緊咬著牙,低低的喊︰“需陽壽……”

    他剛一完,底下正熱切注的同伴們,便毫不猶豫的發。

    “用的!”

    “你已經是c級玩家,可以再接受一個人的掌控權。”

    唐啟澤、瘦猴、鄭玄海、吳值……

    這人,正仰望著他。

    殷長夏音發沉︰“會需很多。”

    話音剛落,殷長夏便听到一之隔的九區,傳出震耳欲聾的喊——

    “願意獻出掌控權。”

    “的陽壽多!你多少,能供得起!”

    “讓、讓,陽壽少的別『亂』爭!”

    是九區的玩家?

    殷長夏這才反應過,這場游戲還未結束,直播仍繼續。

    唐書桐,九區再度十區入侵,九區的玩家都翹首以盼。也許正因為之前他救過九區一次,九區對他才會超乎尋常的注。

    殷長夏眼眶灼熱,低低的笑出了。

    該反擊了!

    一個最不可能獻出掌控權的人,緩緩從破屋內走了出。

    藺明繁︰“是b級玩家第一人,用的陽壽。你多少?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他堅定的注視著殷長夏,將身上撕碎的黑『色』外衣脫。

    面的白『色』襯衣,染上了血污,從袖口處灌入了風,吹得他如岩石縫的勁草。

    天地寬闊,而他長身玉立。

    藺明繁竟然主動問話?

    他和裴錚過類似的經歷,人硬搶過掌控權。但裴錚是人得逞了,藺明繁卻沒。

    藺明繁對這條規則無比排斥,沒想到頭一個發話的卻是他。

    殷長夏︰“一百年。”

    這話重重的砸了眾人的心上,沒想到殷長夏所需如此之多。

    藺明繁能給得起嗎?

    “好。”

    藺明繁松動著脖間領帶,清透的音如利刃般穿破了狂風黑雨,抵達殷長夏的耳邊,“向你獻出全部,殷長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