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大丑捉鱉

    玻璃門開啟的那一瞬間,小姑娘回頭望了一眼,看到了想見的人,一陣激動,站了起來,卻因為腿麻了,差點跌倒。

    這一次,傅景淮並沒有扶住她。

    直接略過了她,走下了台階。

    小姑娘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

    難道,成為了妻子之後,竟然連陌生人都不如?

    她產生了深深的迷惑。

    然後她看到了下面站著一個人身著橘色海馬毛毛衣,深藍色牛仔褲的女孩。

    笑著對他點了點頭。

    他走了過去,期身壓了過去,搭著了她的肩膀。

    小周愣了,這幾個意思?一瞬間都不敢動。

    “不好意思,我喝多了,麻煩扶我一下。”

    小周這才反應過來,扶著傅影帝上了車。

    今天司機不在,小周開車那輛瑪莎拉蒂跑車,呼嘯而過。

    小姑娘手里的手機摔在了地上,眼淚也落在了地上。

    心里抽著疼,眼里泛著淚。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家。

    今天是結婚紀念日,他卻忽視了自己,跟另一個女人走了。

    她第一次給家里人撒謊,說要去國外留學,卻是跑來偷偷跟他扯了證。

    她能住進他的房子里了,可那里沒有溫度,沒有他的味道。

    她生平第一次買了很多酒回去,在浴缸里泡著,喝了紅的,白的,啤的。

    不管什麼酒,到頭來都是嗆得眼淚直流。

    最後她睡著了,在浴缸里睡著了。

    直到浴缸的水都變得冰涼。

    傅景淮回到了茗苑的公寓後,對小周又說了聲抱歉。

    他也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看到那個小姑娘很煩,好像看到她就想起自己被束縛了。

    傅景淮回到家後,又開了一瓶紅酒,掏出那部陳年舊手機,看著里面的一個號碼,默默地又放了下去。

    林晚醒來的時候,直接打了個噴嚏,冰冷刺骨的水激地身上有些吃痛。

    她從浴缸里爬了出來,看到鏡子里的自己,臉色蒼白,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一樣。

    林晚擦干了身體,吹干了頭發,再回到了床上躺著。

    “小美,什麼情況?”

    【寶,這個世界我們的任務是,搞定男主傅影帝就好了。任務難度挺高,因為傅影帝現在不喜歡你。】

    “原主什麼情況?”

    【呃,暗戀,單戀,想盡一切辦法跟傅影帝領了結婚證,卻被完完全全的忽略了。】

    小美解釋的還算比較含蓄,並沒有說原主昨天晚上把自己喝沒了的事。

    “他不喜歡我,我去倒追他?”

    【差不多就是這樣。】

    “那,如果我不喜歡呢?能換個目標嗎?反正不就是集幸福值嗎?隨隨便便找個順眼的人都行吧?”

    【這,寶,你為難我的。這題我不會做。】

    小美哪敢告訴林晚,她一來到這,男主就會慢慢轉變。

    “行了,我懂了。任務期限?”

    【一年。】

    “好。”

    林晚打了個哈欠,覺得身上有些發軟,又倒頭睡了一會。

    直到下午三點才起來。

    手機里有幾條提示音。

    林晚拿起來一看,原來是“星動態”。

    綁定了傅景淮的最新公開的行程。

    原主幾乎不會缺席傅景淮的公開行程,即便是遠遠的看著就很滿足。

    林晚直接把這個app給刪了。

    又刷了幾條微信消息,發現原主的朋友不算多,朋友圈未開放,里面全是放的傅景淮的照片,各種角度的偷拍。

    測臉,影子,喝咖啡,開車。

    不知道的,恐怕會以為她是個私生粉吧。

    林晚看著僅個人可見,也沒挨個刪除了,麻煩。

    頭疼的勁兒緩過了之後,她起來下了樓。

    別墅三層樓,她住在了二層的客房。

    主臥緊鎖,林晚試著擰了擰門,鎖了。

    走到樓下發現偌大的別墅一個人也沒有。

    林晚有些奇怪,詢問了小美才知道,這是傅景淮的家,隔壁住著他的爺爺,原主跟他結婚,其實更多是來照顧爺爺。

    “得,我就是一保姆唄,那該多少錢一個月工資?”

    小美不敢吭聲,這語氣,她太了解了,林晚生氣了。

    林晚準備收拾行李,火速離開這個鬼地方,卻在開門的時候遇到了隔壁的佣人站在外面。

    “林小姐,你醒了啊?老爺子今天好幾次想來找你了,卻怕你晚上睡得晚,一直忍著,我剛剛看他實在有些難受,就自作主張來找你了。”

    林晚將行李箱放到了門後,拿了外套,“我跟你去看看。”

    跟在周嫂後面,林晚看了一圈這個別墅區,亭台樓閣,草長鶯飛,風景優美。

    雖說別墅挨著,由于一棟別墅太大,走過去還是花了好幾分鐘時間。

    老爺子正在院子里曬太陽,在花園里的搖搖椅上躺著,閉著眼楮。

    林晚看了一眼老爺子,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爺爺,心里柔軟了幾分。

    周嫂正要說話,被林晚拉住了,做了個‘噓“的手勢。

    周嫂心領神會,自己去了廚房忙活。

    林晚走到老爺子面前,將掉在地上的小毯子撿起來,給他蓋上。再坐在了旁邊的石凳上,靜靜地看著安睡的老人。

    隔了不知道多久,老人翻了一下身,睜開了眼楮,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林晚,高興地笑了︰“小丫頭你來了,昨天新婚第一天,怎麼樣?那臭小子沒欺負你吧。”

    “沒。”

    林晚回答的很簡短。

    老爺子何等精明,捕捉到了一絲不尋常。

    “臭小子,這兩天也不知道來看看我。我明天還要去做透析。”

    “爺爺,你中氣十足,能長命百歲。他來不來都無所謂的。”

    林晚笑著打趣道。

    傅老爺子嘆了一口氣,一臉疼惜地看著林晚,半晌才說出一句話︰“孩子,辛苦你了。傅景淮這孩子,從小父母走的早,沒有什麼安全感。”

    林晚低頭沉思了一會,打消了剛剛要離家而走的念頭。

    抬頭看著爺爺,點了點頭。

    傅老爺子這才高興地笑了。

    “你們啊,一定會長長久久的,這八字我去算的時候,那大師都稱贊是幾十年難得一遇呢。”

    傅老爺子一提到這就高興,他怕自己走了,臭小子就沒伴了,小丫頭跟自己結實了兩年,性格摸著透透的,他知道她是合適的,就不知道那臭小子能不能慧眼識珠了。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放心將林晚交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