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番外解天巧、應千雪

    138番外,其他的諸位

    應家的知意軒在應千雲出嫁之後,就暫時空了出來。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崔氏經常感嘆,當年應千雲回來的時候。

    她還苦惱過家中的房子有點不夠住。

    一轉眼,家中閑置的屋子竟然有點多了。

    不過因為知意軒的位置太好了。

    在應家二嫂的提議下,改成了女眷們的會客游樂區。

    畢竟京城的桌游游戲風靡程度不減。

    如今女眷們的小聚,已經不是一個小小的花廳和涼亭能滿足的了。

    應千雲的房間無論是位置環境還是大小就恰當好處。

    沒有待客需求的時候。

    應家的女眷們也會喜歡聚在這里聊聊天。

    用比較迷信的說法……

    應千雲用庶出的身份打出了那麼一張逆天的牌。

    這里是風水寶地啊。

    “五妹妹若是沒有什麼需要說的,還是回去吧,病去如抽絲,你不想出嫁前還是病懨懨的吧。”

    容司檸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

    曾經的少女已經為人妻為人母,但是身上散發的智慧燻染的光輝卻點沒有減弱。

    反而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隨著身份的變化,更加光芒內斂璀璨。

    在這種什麼都能看透的目光的注視下。

    似乎什麼齷齪的心思都難以遁形。

    面對這樣的二嫂。

    比三年前身形高挑了不少的應千雪咬著嘴唇一臉的不甘心。

    “當年若非二嫂你不守信用,我如今已經是太子的……至少不會是現在這個下場!”

    剛說完,應千雪就一臉後悔。

    “所以,你今日的目的是來表達怨恨還是希望我能出手,為當年一件正確的事情……作出補償?”

    “我……”

    “我是你最後一個能求的對象了,所以你來引起我的同情,在我無動于衷之後,惱羞成怒才了有剛剛那一句。”

    容司檸的笑容都沒有變過一點弧度。

    “五妹妹,你不用惶恐,我也不會因為這點怨懟而生氣。”

    容司檸站了起來走到應千雪的面前。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想法,你的不甘心。”

    父親是戶部舍人,前途光明升官在即,馬上就能更進一步了。

    大伯是中書侍郎,位極人臣,簡在帝心。

    三叔帶著老婆孩子升職外放。

    家中更是有一個當王妃的姐姐,姐夫還對姐姐一心一意。

    甚至這個姐姐自己就是一品國公……哦,這一點應千雪不知道。

    哪怕去掉武安公這部分。

    家里這幾年翻天覆地的變化也足以讓應千雪悔得腸子都青了。

    如果,如果當初沒有堅持年少時候的執念。

    如今的她,就算不是滿京城隨便隨便挑選,那也一定是僅次于解天巧和樂榮公主的熱門人選。

    不至于,不至于……

    “我已經認錯了,我已經悔改了,還不夠嘛!”

    這幾年,她不是抄書就是跪祠堂。

    一步都沒有踏出應家的大門。

    所有的朋友都斷了往來,生母失寵,心腹婢女全部被換掉。

    她已經受到懲罰了。

    “二嫂,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想嫁,我不想嫁給一個,一個……”

    “一個普普通通的舉人。”

    容司檸替她把話說完。

    “千雪,我和你二哥訂婚的是時候,他連舉人都不是。”

    “你瞧不起的,不是他的功名,而是他的家庭,他的出身。”

    “你和曾經的你沒有任何區別,你悔改的是當初的失敗,而不是你的想法。”

    “我,我……”

    “千雪,放下吧,嫁過去你就知道了,家里人給你安排了最合適的,他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糟糕。”

    通傳的下人來回報,容司檸的客人到了。

    應千雪後面有在再多的話也不能在客人面前說。

    只能咬牙跺腳,轉身走人。

    當解天巧走近的時候,正好能看見應千雪的背影。

    看看這走路的氣勢。

    用腳趾頭都猜得出剛剛是什麼劇情了。

    關于應千雪,京城的圈子內,該猜中的基本都猜中了。

    作為應家目前唯一待嫁的女兒。

    該熱門的時候,突然開始病,一病就是兩三年。

    對此,一部分人傻乎乎的可惜那小姑娘身體不好。

    另一部分人感嘆應家能有這段時間的騰飛不是偶然,這家風就很值得稱贊。

    他們完全沒有為了更進一步的聯姻,讓姑娘就這麼出來。

    該錯的,該罰的,一樣不少。

    解天巧記得自家阿娘還就應家五姑娘這件事給自己做過例子。

    很是稱贊了應家這一手的漂亮。

    打出了名聲,嚴謹了家規,並且也給了應千雪一條生路。

    只有應家做出有錯必罰的姿態。

    才能讓大家明白,應千雪犯了錯,卻沒到不可挽回,她還是應家的女兒。

    應家還認她。

    尤其是應家五姑娘的婚訊傳出來之後……

    不過……看來,準新娘本人並不滿意啊。

    “放心吧,她做不了什麼的。”

    容司檸笑著把自己的客人邀請進屋。

    “她不滿意婚事,可她沒有任何備選。”

    應家對應千雪的封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封鎖了她對外所有男性的了解。

    現在的應千雪,哪怕腦抽了,用極端的不知廉恥的方式反抗自己的婚姻。

    別說出不去,連找誰都不知道。

    “容姐姐,我只听說五姑娘訂下了,是誰家兒郎?”

    兩人親密的走在一起。

    無論是動作和神情完全就是無話不談的閨蜜。

    這說來也是緣分。

    在瑞王開府宴之後,解天巧玩狼人殺“太行”還是帶給她不少麻煩。

    看不慣解天巧的人。

    抱著狼人殺的這段話題不放了。

    哪怕是喜歡解天巧的人,也會卡殼一下。

    畢竟面對“心思深沉”的人,總是讓人有些卻步。

    可以說,應千雲和楊珩出差的那段日子。

    解天巧的日子並不是很好過。

    如果不能解決這點危機,那解天巧也愧對謝大美女這十多年的精心栽培了。

    只不過在一眾人雲亦雲的討論和目光中。

    溫和從容,充滿智慧和理性的容司檸一下子脫穎而出了。

    光是這態度,就足以讓解天巧頗有好感。

    更何況,人家還有行動。

    面對傳到耳邊的流言蜚語。

    容司檸溫和的笑著,然後直白的邀請解天巧過來玩了一局高端局。

    不限男女,直接邀請了平時喜歡燒腦游戲的朋友組了一個高端局。

    玩得人相當開心,旁觀的人不明覺厲。

    感受過智商和情商的碾壓,閑言碎語一下子少了很多。

    解天巧發現,游戲結束後,她需要解決的問題,難度直接減半。

    容司檸緊接著恰到好處的拿出幾個袋子。

    對著高端局的朋友們發出邀約。

    “千雲委托我弄的,現在還是個半成品,大家要不要試試?”

    什麼東西?

    嗯,劇本殺。

    如果一時間不明白劇本殺的意思的話。

    可以理解為代入式體驗《大理寺少年神探風雲錄》。

    瞬間高端局的小伙伴們都懂了。

    這個劇本殺的劇本也是《大理寺》團隊提供的校本。

    應千雲委托二嫂進行的編撰和修繕,並且制作線索卡片。

    以桌游的方式進行。

    若是游戲成熟。

    完全能布置一個實體的房間,所有線索都用探索的形式來找。

    每個人還能換上不同的衣服來扮演各種角色。

    劇本殺一出來。

    不僅僅高端局的小伙伴們入迷。

    當時所有的桌游都停擺了。

    第一局的劇本殺,雖然劇情簡單,人物關系也很簡單。

    就是全員和死者有仇這種系列。

    可在高端局玩家們的精彩演繹之下。

    現場完全是一場沉浸式的人性推測和詭辯大賽。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要不是最後解天巧無意中找到了決定性證據,誰都沒辦法抓住真正的凶手。

    這場讓人意猶未盡的劇本殺之後。

    解天巧和容司檸之間的關系直接突飛猛進。

    解天巧不用說,沒誰能拒絕容姐姐。

    容司檸也很喜歡解天巧這個雙商在線,長得還特別漂亮的小妹妹。

    更重要的是,解天巧和她交好,同樣並非為了背後容家的勢力。(解爹走權臣路線和清流關系不睦)

    她更有著別的女孩子沒有的自信。

    因為才比詠絮,京城貴女們在容司檸面前仿佛永遠低了一層似的。

    在她面前能端著就端著,盡量不討論詩詞話題,也不太敢在她面前賣弄任何事情。

    生怕被一個不小心被引經據典的罵了或者夸了,自己都沒听懂。

    解天巧卻不會,在文采和學識上她比不過容司檸。

    可你要說六邊形女戰士會因為單項不如別人就自卑退縮,那就是在說笑了。

    所以看似完全不沾邊的兩人,一拍即合,感情突飛猛進。

    “千雪所嫁,並非京中兒郎,更是實打實的寒門子弟。”

    關于應千雪的婚事,從幾年前就是應家長輩頭疼的地方了。

    最後他們明白應千雪的所求,他們也明白應千雪的高傲。

    更明白,應千雪若是不好好約束,這門婚事只能是禍事。

    這一次選擇的對象,也的確是應家千挑萬選出來的。

    對方是寒門子弟,自己苦讀讀出來的,而且功利性極重。

    他讀書不是為了天下蒼生,讀書就是為了揚名立萬,位高權重。

    這人選,最初還是在江南讀書中的應北澤無意中踫到的。

    一開始,對于傳統教育下讀出來的應北澤是不屑與之為伍的。

    可有一次和老師清談之後,卻豁然開朗。

    他能有為天下蒼生請命的清高,正是因為家里實力雄厚,吃穿不愁。

    他沒有資格要求別人存天理滅人欲。

    更何況能正視自己的,有時候反而更能清楚底線在哪兒。

    愧疚之下,他也開始重新審視這位身上的優點。

    有野心,有實力,從底層爬起來,有些不擇手段,可底線也有。

    越看越覺得……怎麼那麼適合自己妹妹呢。

    應千雪心氣兒高,一心想要榮華富貴,一心想要高人一等,她想嫁一個高位的夫君。

    但是這並不能現在就給她。

    反而,給她一個一無所有,但是未來有前途的丈夫。

    兩人目標一致,相互扶持,同心同德,一起奮斗的話,話題一定不少。

    應千雪雖然在應家處境復雜,但是那位只要娶了應千雪,背靠的就是應家的勢力。

    沖著這個登雲梯,他也不會錯待千雪。

    而應千雪呢,跟著丈夫從底層開始奮斗,她接觸的卻是底層官員的家眷。

    雖然在應家該學的東西,只學了個半拉,可就這半桶水加上輝煌的背景,足夠她成為一個滿分答案的賢內助。

    最後從純粹女性的角度來看。

    那位家庭關系簡單,父母雙亡,應千雪嫁過去沒有任何人能在規矩上壓制她的人。

    日子一久,等應千雪真正接觸了這個社會,真正長大了。

    她也就徹底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一個應家的女兒了。

    “听起來,除了日子清貧一點,未來前途未知,其他還不錯?”

    解天巧也覺得這個人還行。

    “二叔也是認真派人去考驗過那位的,重點是品行上。”

    應家如今烈火烹油,可也從沒忘記,曾經被一個門生連累到差點團滅。

    就算牽連不到,他們也一點不想,若干年後,五女婿被判個什麼秋後問斬。

    “千雪最不滿意的也就是這兩點。”

    家里的苦心,她一點都不能理解。

    “好在,和那位通過氣了,他有信心哄好應千雪。”

    那位願意娶應家有點小問題的五姑娘,也明白應千雪的心結。

    既然對方有信心哄好妻子和自己共同奮斗。

    那麼應家就嫁。

    解天巧唏噓了一番。

    問出了一個容司檸之前完全沒想過的問題。

    “那位五姑爺,容姿如何?”長得帥嗎?

    容司檸沒有見過他,而周圍見過的人,討論的都是品性,前途,個性,實力……

    突如其來的,被解天巧這麼一問。

    才反應過來,這個問題對于女子來說也挺重要的。

    “哪怕是天人之姿也沒什麼用,千雪曾經連葉五郎都看不上。”

    “那可不一定,每個人審美不同。比如你們家的那位王妃娘娘,在她眼里,瑞王一定是天下第一美男。”

    “與其操心別人的婚事,你呢?”

    容司檸悄咪咪的轉移了話題。

    快兩年過去了,解天巧如今已經18。

    美女有資本讓人多等幾年。

    就像是樂榮公主,等到20歲開始議親,大家都不覺得哪里晚了。

    容司檸疑惑的是,都兩年了。

    京城的適婚的兒郎都看過了,也都接觸過了。

    如果還沒有心動的話,解天巧不會浪費自己的花期,早就盤算著離開了。

    有的話……也沒動靜啊。

    “我……再看看……”

    解天巧扭捏的玩起了自己的衣帶。

    腦海中不可控制的閃過一個人影,卻惱怒對方不像父親走到母親面前那樣,走到自己面前。

    是的,解大小姐的要求有點高。

    她想復刻一下父母的愛情故事。

    想要讓那位走到自己面前來,不僅僅是表白,更想讓對方強勢的表達一下。

    解天巧,你非我不可。

    然而,這想法能說出來嗎?

    不能。

    解大小姐臉皮薄。

    “說說吧,到底是誰?說出來我好歹能幫你出個主意。”

    解天巧一扭捏,容司檸就差不多有數了。

    不過也好奇啊,現在整個京城,哪個兒郎不愛慕解天巧。

    她還會有什麼求而不得?

    “沒有求不得,他也在追求我,我沒點頭就是,就是……”真正的原因絕對不能說。

    解天巧隨便拽了個借口。

    “他太有錢了。”

    容司檸︰…………

    有錢還是錯了?

    不過,京城里,特別有錢,適齡的,追求解天巧的……

    “錢瑯?!錢叔叔的兒子?”

    不用回憶了,之前沒登場過。

    不過他爹作為背景板出現過。

    就是應爹那位特別特別有錢的師弟。

    曾經在應爹遇難的時候,千里送銀票的那位。

    如今官至中書舍人。

    他的獨子,自然也同樣是京中的大熱婚姻人選。

    “你喜歡……錢瑯?”容司檸一臉不可思議。

    “為什麼不能喜歡他?!”

    容司檸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正巧,外面的僕人們騷動了起來。

    順著騷動走出去一看。

    有人在應家的圍牆外面豎起了一個大大高高的牌子。

    直接高過圍牆,能讓牆內的應家人看得清清楚楚。

    牌子上大大的寫著兩個字︰在否

    “…………”容司檸。

    “噗嗤。”忍不住笑出聲,眼里含著甜蜜喜悅的解天巧。

    “當年北熠好歹走的是正門。”

    “嗯?”

    “算了,你喜歡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