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賣皇帝吧

    皮一下, 青霓很開心。

    李世民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楮,“麼多?!”

    怪不得一個個跟羊入虎口似的,都消失不見了。

    還留在殿中的臣子也懵『逼』了。

    他們怎麼也沒到回山鬼居然麼大手筆, 隨隨便便就變出一千八百萬斤的豬膏。

    青霓覷著時間, 覺得差不多了,再讓那幾個武將搬下去,搬個天夜也搬不完。

    哪怕讓文武百官一起去, 十八萬桶的豬油,有得搬呢。

    山鬼便終于網開一面, “秦王, 讓他們搬完殿里的就回來罷。”

    眉眼帶笑, “接下來我們玩個游戲, 少人就不好玩了。”

    又過了一刻鐘, 尉遲敬德等人回來了, 沐浴在汗水之下,機械化的搬運讓他們雙眼空茫,神情恍惚。

    程知節對上山鬼的雙眼,一個激靈,滾刀肉般往地上一坐, “不行了不行了,老程我要累死了!”

    山鬼目不轉楮地瞧著他。

    程知節覷了一眼, 也沒觀察出來什麼。眼珠一轉, 嚷嚷道︰“山神!大神!我真的不行了!我不像尉遲老黑死要面子, 我承認,我不行!我體虛!”

    尉遲敬德︰“……?”

    山鬼噗嗤笑出聲,看向李世民,“你的臣子很有趣。”

    李世民扶額, 笑罵︰“就是臉皮厚。”

    程知節沾沾自喜。臉皮厚怎麼了!臉皮厚不吃虧!

    “一千八百萬斤豬膏。”

    山林里出來的精靈,口中吐出“豬膏”個詞時,本是多麼油膩的一個物件,都仿佛帶上了綠樹的清香。

    在眾人驚喜的神『色』中,微抬下頷,賜予恩典,“唐人需要消耗的僅有一千七百十二萬五千斤,余下的部分,你們可以自由分配。”

    “多謝山鬼厚恩!”群臣知恩,紛紛拜謝。

    山鬼清澈的眼眸映照著他們。

    彎起雙眸,那些身影就沉進了一片幽暗中,轉眼間碎在波光里。

    “別急著謝呀 ”山鬼意味深長地說。

    群臣尬笑。不出他們意料,山鬼果然不會那麼輕易幫他們。

    回不知道是誰要倒霉了。

    尤其是李世民,膽戰心驚,心驚肉跳——能得知將來之事,本來該是一件特別幸運的事,然他現在痛並快樂著,又更加了解往後的事,又妄著,果山鬼沒有那麼唯恐天下不『亂』就好了。

    “我有個提問,由你們各個部門的長官回答,選對選擇得一個甲等,選錯選擇,就要吃下我做的食物。道題後,甲等多可拿走有豬膏。若是有並列第一的,那我再附加提問。”

    “嘩——”

    本該是肅穆的朝堂,群臣控制激之情。

    六部尚臉『色』陡然一變,幾乎坐不住了。心猛地加快跳,驚喜之余,更是相互間警惕地看著其他尚。

    些家伙可是競爭對手!

    別以朝堂六部一派氣,稅收轉入民部,再由民部按部就班平均分發給各部——沒有回事,發展資金種東西有定數,誰多誰少,誰先發展,誰後發展,是要爭的!

    山鬼居然給了那麼多的豬膏!除去要分發給百姓那些,余下的六十七萬五千斤豬膏,是能賣錢的!賣出去的錢,能夠填進自己在的部門。

    比,刑部尚李靖現在已經在暢了。

    果他拿到多的甲等,豬膏在市中本就供不應求,價格昂,一斤豬膏可賣一百枚開元通寶,六十七萬五千斤豬油,就是六千七百五十萬文!都是軍資啊!

    府兵必備的橫刀,上等的鑌鐵橫刀兩千五百文一口,他又能給兩萬七千名府兵裝備上橫刀了!

    不要覺得太少,他一個刑部尚年俸才一萬七千文,豬膏錢他要是不開去私吞,相當于直接發了接下來千九百七十年的俸錢!發到死都發不完!

    李靖原本在板板正正坐著,此時也不免微微前傾身軀,眼眸猛然變得火熱。

    行軍打仗以來,他還沒被撥過麼多的軍費呢!哪怕現在他不是將軍,筆錢他也一定要將士們拿下來!

    “還請足下出題。”

    李世民輕輕挑了一下眉。

    他記得……李靖是一個非常穩重的人來著?

    山鬼睨了李靖一眼,沒有接話,起身去往廚房。

    “你們商議好誰參加誰不參加,我去準備失敗的‘嘉獎’。”

    他們沒有看見,進了廚房,把其他人都趕出去的山鬼,身邊出現了一株小樹苗,枝繁葉茂,樹干上還長了人的眼楮嘴巴。

    “宿主宿主!”小樹苗蹦,“豬油也可以保暖嗎?”

    “可以啊,原理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反正豬油冷硬後,隔溫保暖的效果非常好。有個紀錄片,一群參賽橫渡英倫海峽,就在身上涂了一層白白的豬油。也許是出于脂肪可以抵御寒冷樣的道理?”

    “原來是樣!”

    系統沒有問什麼青霓不做能暖身的姜糖片送給百姓的蠢問題——天下人那麼多,豬油可以一鍵食材商城拿出來,讓她親手制作一千多萬塊姜糖片,是累死誰?

    青霓鑽進了廚房空間,“系統,幫我開啟輔助功能,我要練習做蛋糕,等會兒給挑戰失敗吃蛋糕。”

    輔助功能類似于給青霓看做菜的視頻,只不過是全息的。比,做一道炒雞蛋,該放鹽的時候,就會出現一個大型綠『色』箭頭,指向鹽巴的位置。且,還會在做食物前,投影出成果的圖像在虛空上,給予宿主參考。

    ——當然,有輔助系統是一回事,宿主能不能把食物做得『色』香味俱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ok,已經開啟了,宿主要做什麼蛋糕?”

    “蜂窩煤蛋糕。”

    “啊?”

    宿主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白亮亮的牙齒,“蜂窩煤形狀的蛋糕,外形百分百還原那種,食神系統應該能教?”

    小樹苗滿內存的震驚到了嘴邊,陡然變成一句臥槽。

    它的宿主好厲害!

    不記得蜂窩煤的樣子有什麼關系,能做旅行青蛙模樣的饅頭,就能做蜂窩煤樣子的蛋糕,食神系統的輔助功能,自然會把百分百還原蜂窩煤外貌的蛋糕投影出來。

    *

    山鬼離開後,大殿靜了下來,呼吸起伏便格外的明顯。

    李世民正要勉勵幾句臣子,讓他們一會兒認真參加答題賽,猛地听見袖袍“嘩”一聲振響,目光看過去,是民部尚裴矩。

    “裴卿?”

    遠遠地,自己臣子望向他的目光不復以往的沉靜。

    “陛下!”

    李世民听見裴矩“哭訴”,“民部缺錢!陛下登基,今年改元,免了不少賦稅,還憐惜被東突厥入侵的城縣,補償了他們許多布帛。外加別的花銷,國庫空得快能跑馬了!要是民部能拿到那些豬膏,換成糧食,便能增多積儲,以補糧倉,不怕天災人禍!”

    李世民『露』出心的神情。

    他知道裴矩的意思,就是讓別的部門答題時讓一讓民部,以及,臨時多撥一些才進民部的隊伍,幫助他們答題。

    李靖眉頭一皺,暗道危險。

    登時也站了起來,“陛下!刑部也窮啊!”了多一些軍用物資,李靖豁出去了,賣慘賣出了打仗時的果決,“陛下,春日寒冷,將士們守衛邊境,一雙雙手凍得皸裂,民部的糧食還可以等稅收,將士們等不了啊!”

    李世民糾結︰“軍資也確實要補充了。”

    吏部尚長孫忌一嚎嗓子,“陛下——”

    大舅哥伸手要錢,“陛下前天賞賜出去錦彩百段,月前賞賜出去金瓶一對,年前年後分別賞賜了黃金二百斤、物二千段、奴婢百口、金輅一乘……余下的臣就不數了,陛下,吏部也缺錢!”

    別以吏部就不需要錢了,你皇帝對大臣的祿賜,讓他們更有干勁你賣命,都是由吏部管理的。

    李世民感覺腦門有些疼了。

    ……賞賜也的確需要,上能收攏臣心,下能安撫將士,且,有功不賞,臣子心中自然會有怨言。吏部……好像確實應該留一些財物?

    兵部尚杜晦︰“齊國公差矣,難道陛下不賞賜,我們便要陽奉陰違了?還是李尚言極是,國以兵強,論何,軍資不能缺。”

    李靖毫不猶豫杜晦站在統一戰線,刑部兵部都管軍費,“不錯,就像臣,陛下有沒有賞賜,臣都願陛下鞠躬盡瘁!”

    杜晦話音一轉,“不過,將士們日日『操』練,又有朝廷發放的冬衣與柴薪,春寒並不難熬,今重中之重該是補充武庫,繕治甲弩。真正對將士好,該是保證他們上戰場後,甲衣沒有破裂,弓∣弩沒有損壞。陛下,兵部需要陛下支援,修繕武庫里的軍器。”

    李靖目瞪口呆,怎麼也沒到溫潤玉的杜晦會背後『插』刀。

    杜晦面不改『色』。

    開什麼玩笑,資金就那麼點,讓給別人,就相當于把可能會有的功績讓出去。

    要是大唐快打仗了,陛下一問︰“克明啊,武庫里的器械怎麼樣了?”他要是來一句“不太好,甲冑袎瞗A缺箭少弩”,別管是不是因沒錢,那就是你個兵部尚的罪過。

    可要是有錢維護,打仗前漂漂亮亮發下軍器,那便是有功。要是軍隊打勝仗,功勞也有兵部提供後勤的一份。

    工部尚也鬧,他們工部也要錢,那些利國利民的農具工具,不撥錢,拿愛開發嗎!

    禮部尚管理著國家藏,也扯著嗓門打申請,說事關文運,必須要好好維護。

    了撥款,六部尚徹底扔了臉面,個踩那個一腳,說上一次就是給你們撥款,也沒見研究出什麼來,輪也該輪到他的部門。那個表示,事有輕重緩急,我的就是急,你的該緩緩。

    李世民听得一個頭兩個大,總覺得也要錢,那也要錢。

    還接到太上皇的密告,“二郎啊,耶耶修宮殿,你看……”

    李世民︰“……”

    錢錢錢!

    你們看我個皇帝值錢不?干脆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