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吃一塹長一智

    巴薩俱樂部。

    青訓營。

    差倆月才年滿十七周歲的楊林僅用了十五分鐘便攻進對方大門兩粒進球。

    看台上,楊寧卻是微微搖頭,不住嘆息。

    一旁,洛卡夫斯基很是不解道︰

    “你兄弟的球技大漲,你該高興才對啊?怎麼看上去很不開心呢?”

    楊寧翻了下眼皮,瞥了洛卡夫斯基一眼,卻是連嘴巴都懶得張一下。

    說不清楚的事情,最好不去解釋。

    洛卡夫斯基又怎能理解得了他楊寧的擔憂呢?

    這楊林要是沒那份天賦反倒是好,于青訓營再混上個兩三年,就得回到國內,改行也罷,繼續廝混在甲A聯賽中也好,總之是一個不怎麼出名。

    可這弟弟,偏就不听話,非得把自己整成一個于世矚目的足球新星不可。

    年輕人啊!

    哪懂得人紅是非多的道理,哪里能體會到出名之後的種種弊端苦楚。

    就拿他自個來說,在帝都已然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無心惹事,禍端卻主動纏身。

    害得他有家不能回,在莫思柯,在基輔,在這巴塞羅那……

    流浪了兩個多月。

    沒錯。

    確實是流浪。

    流氓+放浪,簡稱流浪。

    沒辦法,那韓老爺子是個眼楮里容不下半粒沙子的人,從他女兒那邊得到了案件線索後,立馬就展開了調查。

    楊寧膽小,生怕那章宏不擇手段報復與他,所以,跟他那大長腿小姐姐坦白交代之後的第二天,便借口去基輔查驗瓦格號航母進展情況而逃之夭夭。

    這一逃,到今天,可不是兩個月還得多了好幾天,單是這巴塞羅那,就來了兩趟。

    前一趟,自然是沖著弟弟楊林而來,這後一趟嘛……

    自然也是沖著弟弟楊林而來。

    誰要是膽敢說一聲,楊大老板的真實目的其實只是想跟俱樂部主席的女兒,凱瑟琳小姐深入交流一下的話,那……

    楊大老板非得握緊了那人的雙手,並飽含熱淚道上一聲︰千金易尋,知音難覓。

    至于為什麼要飽含熱淚……

    楊大老板才不會說是因為這場深入交流的成本實在太高。

    就那麼一夜,便哄的他又往俱樂部中投資了三千萬米金。

    “走了,去克里米亞曬太陽去,咱哥倆訂購的游艇差不多應該到貨了。”

    國內傳來的消息說,那起走私案正處于偵破的關鍵階段,章宏雖然岌岌可危,但明面上卻依舊是自由之身。

    所以,這流浪的日子還得咬著牙繼續過下去。

    ……

    南國特區市。

    這一天下午,被羈押了兩個多月的黃老大終于再見到了外面的天日。

    沒有人前來接他。

    如此結果,他于數日之前便已得知。

    天罡星BP機早已經停產,而那片工地,也因為資金斷裂而早已停工。

    樹倒猢猻散。

    老板出了事,公司必然完犢子,那些個公司員工,前一天還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向公司表忠誠,後一天,老板被帶走了,一個個均罵罵嚼嚼毅然而然離開了公司。

    而那已經登記過了、只差了一個婚禮的老婆呂思凝,在他黃老大被帶走後的第三天,便委托律師向他遞交了離婚協議。

    如今的他,在這特區市,可謂是孤苦伶仃,身邊連一個親人都沒有。

    他被帶走的那一天,公司賬上還躺著將近一千萬的資金,但他在里面的時候,他"老婆"便伙同其閨蜜童曦瑤,卷走了那筆錢。

    好在他的個人銀行卡上還存了十幾萬,短時間內,並不需要擔心餓肚子的問題。

    一輛警車擦著黃老大的身子停了下來。

    車窗搖下,探出一張生著兩只陰鷙眼眸的面龐。

    “四哥……”

    那人正是李川。

    “上車吧,有人要見你。”

    會是誰?

    黃老大怔了片刻後,還是乖乖拉開了車門。

    一路上,李川黑著一張臉,只字不語。

    黃老大也不敢多嘴發問。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在這種令人窒息的沉寂中艱難熬過。

    李川將黃老大帶去了他那家海鮮大排檔,下了車,進到了排擋,李川終于再次開了口。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放出來了嗎?”

    黃老大唯唯諾諾回答道︰

    “我並沒有參與到那起走私案中……”

    李川冷哼了一聲。

    “你不是沒參與進去,而是沒來及參與進去,好吧,這算是一個原因,但只是個次要原因。”

    那主要原因是是什麼呢?

    黃老大茫然看向了李川。

    “主要原因是,案子已經調查清楚了,你的主子,已經于昨天晚上被雙規了。”

    黃老大不由打了個哆嗦。

    那麼粗壯的一條大腿,兩個多月前,他還以為可堪比那擎天立柱,可這僅過了兩個多月不到八十天,便落了個轟然倒塌的下場。

    誰能想得到,誰又敢想得到。

    來到了最里面一個包間的門口,李川站住了腳,指了下包間房門。

    “進去吧,華哥在里面。”

    黃老大不由自主,再打了個哆嗦。

    顫顫巍巍推門而入。

    偌大的包間卻只端坐著華建軍一人。

    “來了?”

    黃老大低垂著頭,應了聲︰

    “華哥……”

    華建軍指了指身旁的一張座椅,道︰

    “別傻站著了,過來坐吧。”

    待黃老大小心翼翼將屁股放在了椅子上,華建軍再笑問道︰

    “在立馬的日子不好過吧?”

    黃老大默默點頭。

    “你啊,等以後得好好感謝感謝你四哥,要不是他打了招呼,你在里面至少也得被扒下層皮來。”

    黃老大回想起了在里面所遭的罪,不由紅了眼眶。

    “行了,這都過去了,大老爺們的,別他麼娘們唧唧。我問你,下一步打算干點什麼?”

    黃老大如實回答道︰

    “借點錢,把那工地的房子蓋起來,畢竟我已經預售出去了十幾套,我不能對不起人家。”

    華建軍嘆了口氣,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銀行卡,拍在了黃老大的面前。

    “項大公子听說我要來特區市找你,特意將這張銀行卡托我帶給你,說里面存了你上次還給他的七百萬,如果你願意借的話,利息還按老規矩辦。”

    黃老大不由現出了感激神色。

    華建軍接著一聲冷笑。

    “都說吃一塹,長一智,小黃啊,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思考一下,認清楚誰才是你最該抱,也是最容易抱得上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