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乖兒子

    市川悻悻離去,即使秦明說的上話,能夠幫助永倉新八,也沒有出手相助的理由。

    他們不僅在暗殺約翰時敵對,還在秦明進監獄的時候,懟了一番,能友好相處就不錯了。

    深夜,永倉新八蹲在牢房牆角。

    他雙手環在腿上,眼中只剩下迷茫。

    他的父親永倉勘次是松前藩的江戶定府代理,相當于松前藩在江戶的代言人。

    如此身份,永倉家的日子應該過得很好。

    可惜,天不遂人願,幾年前,永倉勘次被判死刑。

    不僅如此,由于牽連到一件大案,親朋甚至都沒有探訪的資格。

    永倉新八的母親整日以面洗淚,染疾身亡。

    他一直想要找父親問個明白,為什麼要摻和那些事,為什麼絲毫不考慮家人。

    他離開江戶,游歷各藩,就是想調查父親當年到底是參與到了什麼事件之中,可始終查不出來。

    後來,他決定主動進監獄,去問父親要個說法。

    脫藩、參與暗殺英國人,乃至最後偷錢,都是為了質問父親。

    反正他對余生沒有期望,只想質問完父親,知道真相後,去另一個世界陪伴母親。

    永倉新八成功入獄,但沒有見著永倉勘次,早前行刑時,是這幾年來他和父親見的唯一一面,也是最後一面。

    他很失望。

    本以為父親臨刑前,會有什麼話留給他,結果更令他失望,沒有任何遺言,只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辭世詩。

    新八已經決定好,就這樣死去。

    臨死前,想辦法幫助市川洗清罪名。

    本來他就只偷了十兩,市川是為了陪他一起入獄,捏造的二十兩。

    兩人本就是關系好到能一起脫藩的摯友,一起蹲監獄,也沒什麼。

    秦明忽然拍了拍永倉新八︰“今天行刑的永倉勘次,前幾天留了封遺書,應該是給你的。”

    “這...”

    永倉新八打開信,借著外面不算太亮的燭光,一字一句看著。

    字跡和記憶里不太一樣,不過想到監獄這種地方,很難心平靜氣的寫字,而永倉勘次也有些時日沒踫筆墨了,顯得生疏,字跡不同,倒也能理解。

    可...為什麼有漢字?

    永倉新八不解的問道︰“我父親不會漢字....”

    呃...

    因為這是我寫的。

    誰能想到堂堂松前藩江戶定府代理不會漢字?

    不過秦明臉上的笑容沒有變化,並未露餡。

    他總不能告訴永倉新八,這是我讀出你爹死後的唇語,另寫的信吧?

    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妖怪,也不存在靈魂。

    他解釋道︰“早前吉田松陰在監獄里教過囚犯知識,你父親應該是那時候學的。”

    “哦...”

    永倉新八心中奇怪,卻不再懷疑,畢竟遣詞造句,的確是父親的風格。

    “別挑食,好好吃飯,快快長大,每天都要洗熱水澡,讓身體暖暖的,另外不要熬夜,保證睡眠,還有要交朋友.....”

    一堆有的沒有,家長里短般的問候,卻讓永倉新八心中一暖。

    隨即他又皺眉,即便如此,也不能掩蓋父親不顧家庭的事實。

    直到他看到最後幾段。

    “我入獄前拜托富堅先生照顧你和你母親,他是個熱心腸的人,現在你應該過得很好吧?另外虛淵先生與藩主的關系很好,我請求他收你為弟子,以後的路,會平坦的多....”

    幾段話里,永倉勘次陳明了自己的安排。

    如果完全按照這些,有老師教導,仕途上有貴人,永倉新八的生活會過得很好。

    這時候永倉新八,已經明白了父親為什麼會看似對家里不聞不問,毫不在乎。

    因為信里寫的幾個人,在父親入獄後沒幾天,就在“安政大獄”中被捕了。

    一個沒漏,按時間算的話,比永倉勘次還早死幾年。

    永倉新八心情更復雜了,不知道該怎麼樣看待父親。

    說他對家人不聞不問吧,倒也不是,都安排的很好,還托付了好幾個人。

    但要說他考慮周全吧,不僅做了危險的事被捕,所托付的人竟是些不靠譜的。

    “父親....”永倉鏡片反著光。

    誒,乖兒子!

    秦明在心底應了一聲,便側身睡去。

    傳遞完永倉勘次的話,就夠了,至于永倉新八怎麼想,那是他自己的事。

    不過倒是可以考慮撈永倉新八一把。

    永倉新八犯得事不大,而且其本身是神道無念流免許皆傳,還是絕靈體質,拉來當保鏢,絕對合格。

    ............

    江戶近郊,一處偏僻的屋子。

    香味順著窗口,飄到屋外,桂小五郎循著香味,走入屋中。

    “伊藤,你又在吃河豚?那東西有毒!”

    “呲溜....”伊藤博文喝了口湯,滿不在乎道︰“吉田老師生前最喜歡吃河豚了,你也來一口?”

    豐臣秀吉留下,持續兩百多年的禁豚令,正是伊藤博文後來解除的,山口地區還留有“伊藤博文食豚碑”。

    “我....”桂小五郎抿了抿唇,有些意動,看伊藤博文沒啥異樣,便喝了一口︰“真香!”

    伊藤博文放下碗筷,道︰“你去為永倉前輩執行死刑了?”

    “是的,永倉前輩死前留下的是武田信玄的辭世詩。”

    伊藤博文思考道︰“這麼說,“甲州的寶藏”的確與武田信玄的甲州金有關?”

    “沒錯。”桂小五郎點了點頭︰“五十萬兩,哪怕只剩一半,足夠實踐老師的思想了。”

    “看來你對那些打著尊攘旗號,四處搶掠的人,很不滿。”

    桂小五郎又盛了碗湯,多夾了幾塊河豚肉︰“我們確實缺錢,但他們太激進了,這種行為,和當今幕府又有何區別?”

    “你怎麼搶我的河豚?”伊藤博文趕緊將剩下的河豚肉夾到碗里。

    桂小五郎手上的筷子爭搶著,嘴上也沒停︰“我還看到了安倍秦明,打听了他在佃島監獄里的一些事跡,和老師.....很像。”

    “安倍秦明嗎?我跟他在吉原有過一面之緣。”富商打扮的人進入屋內,回憶道︰“他對茶道的見解,極為高深,是個奇人。”

    “他似乎並不排斥尊王攘夷的思想....”桂小五郎若有所思。

    “現在好多大人物都在救他出獄,已經上升到了一橋派和紀州派的黨爭。”富商坐下,喝了一口河豚湯。

    “這樣嗎....”桂小五郎捏了捏下巴,決定道︰“我們也摻和一下,他背後的天皇與土御門家,和幕府關系並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