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 40 章

    ("mafia首領的劇本還在嗎");

    鷹無彼岸看到這個人後瞳孔頓時猛地一縮。

    那個男人穿著一身軍裝披風,

    帽子被他隨意的搭在膝蓋上,就連軍刀都像是被扔出去一樣斜著躺在地上,可鷹無彼岸一點都不懷疑他拔劍的速度。

    鷹無彼岸並不害怕這個人,

    反而因為找到莫名感覺的來源松了口氣。

    他微微眯眼,沉聲道︰“時透什無。”

    名為時透什無的男人身形頓了頓,

    低下頭,像是才看到鷹無彼岸一樣略顯驚喜。

    時透什無站起身,

    戴上帽子︰“哎呀,這不是我親愛的外甥嗎?”

    男人的劍道馬尾有著和鷹無彼岸如出一轍的青色。

    鷹無彼岸冷漠的扯了扯嘴角︰“少搞出什麼喜相逢的表情,

    你來橫濱想干嘛?”

    這個男人根本就是活體的麻煩制造機器。

    “真冷漠,

    你有一半可是我養大的。”時透什無那張不太能讓人分辨出具體年齡的臉嘆了口氣。

    他和鷹無彼岸長的有三四分相似,

    神色氣質卻截然不 。

    鷹無彼岸看似冷漠實力卻很好相處,時透什無看似溫和易親近,

    真正相處過後卻會恨不得讓這個人有多遠滾多遠。

    時透什無︰“你能跑來橫濱干自己的事業,我就不能被國家召回來……排除異己了嗎?”

    排除異己四個字落地的那一刻,殺氣頓時彌漫開來。

    是鷹無彼岸放的。

    鷹無彼岸︰“別開玩笑了,

    你哪有那麼輕易的去听那些人的話,他們也沒有去派人處理北美組合的心思,

    你說的異己是誰?!”

    時透什無淡淡道︰“我想是誰就是誰吧。”

    時透什無,表面上掛著屬于政府將軍的身份,實際上是個根本不會真心听任何命令的家伙。

    “瘋批一個”、“最大的麻煩”……這都是他的 僚親自給他的名號,

    他本人接受的心安理得。

    時透什無的能力非常強大,政府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能在他的立場上代替他的人。

    前些年這個人覺得日本國內無聊,所幸出國去找別人的麻煩了。

    所以他說的這個“異己”想是誰就是誰也是真的。

    鷹無彼岸將腰間佩刀推出刀鞘一寸,

    冷聲道︰“橫濱現在,和你沒有任何關系。”

    “我听說他們給你起了個外號叫看門狗,還真是啊,

    ”時透什無掃視著他,沒有半分緊張神色,“你的劍術是我教的,不是用異能的話,到目前為止一次也沒贏過我,這次還打算讓我陪你玩嗎?”

    鷹無彼岸從來沒對時透什無使用過凜冬將至。

    鷹無彼岸不說話,只是緊盯著他。

    時透什無頗為無趣的嘆了口氣︰“真無聊,明明十歲以前挨打了還會哭呢。”

    “怎麼說也好久沒回國,某些人對我的行為不太滿意,還得給他們一點報酬,”時透什無緩緩道,“那就為了大義和去世的姐姐管教一下你好了。”

    事實上他並不在意什麼大義,只是需要扯一個理由。

    時透什無舉起一根手指︰“我給你一個機會,不去聯絡旁邊公園里的那些人,我打敗你之前他們找到你的話,我就不管橫濱的事情了。”

    這個人渾身上下都是虛假的,就連系統都被他那過度虛假的笑意弄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然後……他就顯露出了瘋批的那一面。

    時透什無扯了扯自己的白手套。

    普通人的肉眼甚至看不到他是什麼時候將隨手扔在地上的那把刀拿起來的,眼前銀光一閃,手持利刃的時透什無就已經來到十幾米外的鷹無彼岸面前了。

    道路上的落葉被兩人震開的空氣吹開。

    時透什無像是真的想殺了鷹無彼岸,又像是想和他玩捉迷藏似的。

    不管多密集的刀光下,兩個人的戰斗場地還是逐漸轉移了。

    也因此mafia的部下找過去的時候沒有看到鷹無彼岸,被刀砍成兩半的落葉也被吹進了泥土里。

    時透什無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過敗績,他甚至打敗過許多異能者。。

    面對鷹無彼岸時他甚至還覺得自己是在教訓那個從小就打不過他的孩子,卻沒有意識到也是鷹無彼岸配合他轉移了太接近公園那邊的戰斗。

    鷹無彼岸刀鋒一轉,朝著時透什無的脖子劃過去,時透什無輕而易舉的避了開來。

    他嗤笑一聲,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覺得臉上疼了一下。

    時透什無抹了一把臉頰,看到白色手套上的一抹血跡。

    鷹無彼岸震落刀尖上殘留的血,道︰“收收你那虛假的平靜吧,什無。”

    他一開始就是沖著那張臉去的。

    “……哈哈,哈哈哈!”時透什無突然捂住臉,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樣笑了幾聲,他放下手的時候,眼神依舊帶著瘋狂,臉上的神色和剛才截然不 ,話語間帶著一種莫名的韻律,“稍微不是那麼無聊了。”

    這個男人的神色就像是一頭分明吃飽了卻還在虐殺獵物的狼,明明穿著軍裝卻比任何人都更像個壞人。

    他的眼神就像是主動伸出手要將整個世界一起帶走的深淵。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恐怕他早就作為和英雄福地櫻痴一樣的存在被國家大力推廣了。

    系統也終于知道鷹無彼岸偶爾發瘋時候的不對勁是從哪里遺傳的了,不過宿主看起來比這個人正常多了。

    森鷗外已經和福澤諭吉相見,並且對話如 預料之內的那樣在進行。

    一條手臂打著石膏的太宰治卻不由得時常瞥一眼港口mafia眾人來的方向。

    鷹無彼岸應該不會缺席這種場面,怎麼想港口mafia都不可能只讓這些曾經被武裝偵探社打敗過的異能者護送首領前來。

    太宰治盡管在分心,還是能及時回過神︰“都是些戰爭學者呢,以前被某人教過。”

    也只有森鷗外注意到了太宰治的分心。

    武裝偵探社今晚要去從組合那里奪回詛咒異能者q,可是到最後和港口mafia的合作談的依然模稜兩可。

    臨別前森鷗外對心不在焉的青年道︰“再見了,太宰,我說的……”

    “轟!”

    不遠處一聲什麼東西撞碎的巨大聲響打斷了森鷗外的話。

    森鷗外停了停,重新道︰“我說的邀請你回來……”

    “砰!”

    森鷗外︰“……?”

    這附近突然開始拆遷了嗎?

    太宰治皮笑肉不笑道︰“哎呀呀,老天爺都不想讓您說出這句話呢。”

    巨大的聲響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並且聲音傳來的方向在逐漸逼近,越來越密集。

    要讓這幫異能者來說的話,就像是有什麼人在戰斗。

    廣津柳浪突然接到了外面留守人員的通話,他來到森鷗外身邊,低聲道︰“首領,他們剛才說找到鷹無先生了,就是……”

    “咻——”

    一個黑影突然從眾人目光能看到的視線外急速飛了進來。

    看那個拋物線的架勢像是被什麼人扔進來的,但更可以肯定的是黑影的輪廓看起來像是個人啊!

    這個角度掉下來大概會正好砸到森鷗外和太宰治。

    廣津柳浪立即反應過來,喊了一聲保護首領,然後伸出手打算動用異能。

    千鈞一發之際,鷹無彼岸突然從斜側方的樹林里沖了出來。

    他動用凜冬將至給自己加速,利用冰的摩擦力總算在黑影還差幾米的時候一腳踢中他,硬生生改變了他的飛行軌跡,讓他砸進了旁邊的草地里。

    “轟”的一聲,草地直接被砸出一個坑。

    鷹無彼岸穩穩落地,卻因為右腿上突然傳來的疼痛感後退了一步。

    廣津柳浪愣了愣︰“鷹無先生?”

    森鷗外眼神一沉,他盯著鷹無彼岸流血的右腿看了看︰“組織的襲擊嗎,彼岸?”

    剛才鷹無彼岸踢出那一腳的時候,人影反應極快的掉轉手里的刀捅穿了鷹無彼岸的腿,並用掉落的力量進一步在拔出刀的時候擴大了傷口,造成了頗為嚴重幾乎要露出骨頭的傷勢。

    鷹無彼岸立即用冰暫時封住傷口,解釋道︰“抱歉,首領,不是組織的人,是……”

    “啊,的確沒料到進步了這麼多啊。”草地的坑里傳來的懶散聲音打斷了對話。

    眾人頓時都戒備的看著不知是敵是友的從坑里爬出來的人影。

    國木田獨步看到那個隨意用帽子拍著身上的灰塵的影子,頓時愣了愣︰“軍方的人?”

    異能特務科都因為組織外國人的身份不能出手,軍方的人怎麼會來這里?

    滿臉嫌棄拍著灰塵的時透什無動作一停,皺眉看著他︰“誰是軍方的人,我自成一方。”

    國木田獨步︰“……?”

    自成一方是個什麼操作?

    時透什無被扔進來的方式感覺比較狼狽,但他身上毫發無損,反而是鷹無彼岸的傷勢更重。

    港口mafia和武裝偵探社雙方的領袖看清那個人的外貌後紛紛一愣。

    森鷗外立刻將情緒收斂了,福澤諭吉則是震驚道︰“師兄?”

    因為曾經看過照片,所以認出時透什無的太宰治睜大雙眼︰“社長的……”

    居然還有這層關系?

    正打算接著上前繼續打的鷹無彼岸也停下了腳步。

    “哦,諭吉啊,從道場出去後很多年不見了,”時透什無不戰斗的時候稍微正常點,起碼表情不那麼瘋了,他將帽子戴回去,一副像是要和福澤諭吉聊天的樣子,“我也听說你開的偵探社被卷進這次的事件了,還想著順路來看看你。”

    鷹無彼岸的臉色不太好。

    時透什無說的異己,證明他肯定想從幾個組織里挑出來一個鬧一鬧,但他要是會挑偵探社,就不可能在這邊和福澤諭吉回憶以前的事情。

    “許久不見,什無師兄,”福澤諭吉的眼神有些困惑,“您怎麼會突然來橫濱?”

    時透什無和鷹無彼岸對視一眼,他嘖了一聲︰“過來教訓不學好的外甥啊。”

    政府的獵犬里臥底在港口mafia的立原道造此刻的心情復雜極了,還得努力控制著臉上別流露出太多不對勁的神色。

    他非常時透什無是什麼人,可之前怎麼完全沒接到這個人會來的情報呢?

    而且說什麼為了外甥來的,開什麼玩笑!

    鷹無彼岸不想搭理這個人,他回身朝著低下頭,道︰“首領,處理好這個人後我會去領罰的。”

    護衛的工作都被耽誤了。

    “哦,真像一個合格的看門狗,”時透什無將刀插在地上,拍了拍手,玩味道,“我可是很理解彼岸你的人生追求的,所以更想為民除害了。”

    在場所有人,哪怕是福澤諭吉的心理都冒出來了一個念頭︰好假。

    為什麼這個人要故意說出語氣這麼假的話啊?

    可看著剛才那出手狠毒的樣子和鷹無彼岸腿上的傷口,又像是真的想大義滅親。

    森鷗外看著時透什無不知道想到了些什麼,下了命令道︰“彼岸,以干部的身份去處理好這件事,剩下的都不用去管。”

    “是。”

    時透什無嗤笑一聲︰“港口mafia首領,森鷗外。”

    “我倒是很好奇,”時透什無緩緩道,“打完常暗島戰役後退伍的軍醫,通過我把那個醫療能力的異能者弄走後就消失不見蹤影的人……是怎麼想的把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可憐小鬼弄成自己的干部的啊?”

    森鷗外的笑容滴水不漏︰“就不勞煩時透將軍多想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  室外溫度二十五以上

    屋外陽光明媚

    我在東北的室內穿著棉睡衣凍成狗

    甚至不得不開窗通風尋求溫暖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2("mafia首領的劇本還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