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那位先生

    第208章那位先生

    外表簡潔,大塊的清水混凝土。

    雖然霓虹的很多建築有唐朝的風格,但終歸是經過長時間的演化,不同于莊嚴肅靜的種花古建築,霓虹的風格更加內斂,以靜,雅,干淨為主。

    小橋流水,竹林怪石,雖然沒有種花家的大氣磅礡,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幾百年歷史的德川古宅,腳下鋪著榻榻米,空氣中飄蕩著一股竹香,在陳長青之前來過的那間靜室旁邊。

    一身黑色和服的德川家主,笑著給對面這位比自己年長的老先生沏了一杯茶。

    黑棕色的和服,干瘦的身型和德川光成有一拼,鼻梁上掛著一副眼鏡。

    帶著幾分嚴肅的模樣,讓人不由想到學校里的那些老古板教師。

    當然,眼前這位可不是什麼教師。

    他叫涉川剛氣,今年七十多歲,身材矮小,但卻將合氣道練到巔峰,在霓虹被無數人稱之為——武聖!

    德川家族盤踞霓虹多年,各行各業的精英都認識,再加上現任德川家主是一名格斗發燒友,所以兩人很多年前就相識,是有著至少二十年友情的摯友!

    而看著進門之後就一臉嚴肅的涉川剛氣,德川光成表情有些無奈︰

    “我最近得罪你了?”

    搖搖頭,涉川剛氣沉悶的回答道︰

    “沒有”

    從進門開始,涉川剛氣就一臉嚴肅的模樣,搞不清楚原因的德川光成,不由氣惱的一瞪眼︰

    “那你進門干嘛要板著張臉?”

    抬頭看了德川光成一眼,涉川剛氣語氣帶著幾分幽怨︰

    “你知道。”

    德川光成楞了一下,打量著眼前這位至交好友,片刻思索後,似乎想到了什麼︰

    “是因為香江的那位洪先生?”

    兩人認識二十多年,德川光成很清楚涉川剛氣的性格。

    雖然是霓虹武聖,但見識過更廣闊的天地後,對方愈發的想要打破身上的枷鎖。

    前些年霓虹出現了一位範馬勇次郎,這讓涉川剛氣很興奮。

    但可惜的是,大家走的不是一條路子。

    即便和範馬勇次郎交手也不見得能有所收獲,種花家他不敢去,普通罪犯有警察對付,類似他們這些頂尖格斗家也有古武界的強者收拾。

    涉川剛氣一直想要去香江,因為香江有宗師坐鎮,而且相對也安全一些。

    但因為當年的燕計劃失敗,在沒有受到官方邀請的情況下,涉川剛氣不可能進入香江,唯一可以接觸到另一個層次高手的機會,就是對方主動來霓虹。

    而隨著德川光成主動挑明,號稱霓虹武聖的涉川剛氣,他在短暫的沉默後,語氣帶著幾分忐忑︰

    “那位先生……真的來了嗎?”

    德川光成無語的看著這位老友,表情多了幾分不滿︰“拜托,你還是先想想怎麼解決那五名死囚犯吧,這兩天愁的我頭發都快掉光了。”

    瞥了眼德川光成的腦門,涉川剛氣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

    “我會解決的。”

    但旁邊的德川光成卻不由的皺眉,他抿了口茶水,眼神多了幾分嚴肅︰

    “別大意,柳光龍前些年可是差點弄瞎你的眼楮。”

    五死囚不弱,全都是世界頂尖的格斗家。

    即便是面對全副武裝的軍隊,也能做到以一當百,倒不是說他們能硬抗熱武器,而是操控熱武器的人很難瞄準他們。

    關于這五名死囚犯的資料,德川光成每一位都認真研究過。

    其中被特別標注的一個就是柳光龍,在幾年前他曾經和涉川剛氣交手過,在那次戰斗中,涉川剛氣的左眼近乎失明。

    只不過對于德川光成的警告,涉川剛氣搖搖頭,眉宇間閃爍著自信︰

    “如果在遇到他,我會殺了他,現在我最想知道那位先生真的來了嗎?”

    柳龍光的強,不在于實力強大,而在于手段詭異,他的名聲有一半是因為那一手令人捉摸不透的毒術。

    有過一次交手後,涉川剛氣自信能擊敗對方,所以並不在意柳龍光。

    而看著涉川剛氣自信的眼神,知道這位老友此刻听不進任何東西的他,只能無奈的翻著白眼︰

    “沒來,這次來的只是他的弟子。”

    涉川剛氣眉頭一挑,香江那位先生是一個純粹的人,在沒有突破之前是不會分散精力去教授弟子,也就是說這名弟子跟隨那位先生的時間不會超過十年。

    而十年時間夠干什麼?

    怕不是連一套合格的拳法都打不出來,這讓他表情不由多了幾分失落︰

    “原來……來的只是弟子。”

    只是對于涉川剛氣的失落,這邊的德川光成卻不滿起來,畢竟陳長青可是他邀請的第五人,這種被人看扁的感覺讓他很不爽︰

    “喂,涉川你這個混蛋,別不當回事,昨天花山燻也來了。”

    眉頭一挑,涉川剛氣眼里多了幾分詫異︰

    “他很強?”

    德川光成尷尬的撓撓頭,他其實也不知道陳長青的實力有多強,畢竟昨天兩人並沒有分出勝負,不過面對好友的詢問,他還是嘴硬的強調道︰

    “不知道,昨天有我在,他們沒打起來,不過以花山燻的性格,今天應該會有一個結果。”

    德川光成了解涉川剛氣。

    同樣,涉川剛氣也了解德川光成,兩人畢竟認識的時間超過二十年,從表情就能看出對方這是在嘴硬,心中帶著幾分無語,考慮到花山燻的性格,涉川剛氣主動詢問道︰

    “在什麼地方?”

    德川光成楞了一下,臉色不由一黑,自己明明說了今天會有一個結果,偏偏涉川剛氣說要去看看,這什麼意思?

    隨著眉頭一挑,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狐狸。

    德川光成惱羞的指著對方︰

    “你不信我?”

    看著情緒激動的德川光成,涉川剛氣表情有些無奈︰“不是不信你,而是你不了解花山燻,他……很有天賦,但純度不夠,算不上一個真正的格斗家。”

    人菜癮還大,說的就是德川光成這種人。

    頂尖格斗家的世界,絕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

    涉川剛氣承認德川光成是一名瘋狂的格斗發燒友,但終歸還是實力不夠、

    很多東西他看不清,也摸不透。

    花山燻雖然進入頂尖格斗家的層次,但這是一個異類,擁有與生俱來怪力的花山燻,他與絕大多數格斗家有著本質的不同。

    這就好像在彈幕里罵職業選手操作呆瓜的鍵盤俠,一個個說的頭頭是道,一副我上我也行的模樣,可實際上你行個j8!

    看著涉川剛氣一臉跟你解釋不通的無奈表情,德川光成嘴角抽搐︰

    “混蛋,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很欠揍?”

    涉川剛氣撇撇嘴,一副爺傲奈我何的模樣︰

    “哦,那可真了不起。”

    深吸了一口氣,德川光成惡狠狠的瞪著對方︰

    “可惡!”

    雖然神色氣惱,但屁股卻好像黏了膠水一樣,死活不肯挪一下。

    人要有自知之明,涉川剛氣這個老混蛋可是號稱霓虹武聖的男人,真要動手,他這老胳膊老腿可經不起對方的蹂躪。

    可偏偏此刻涉川剛氣還一副囂張的模樣,而就在德川光成內心糾結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咚咚咚!”

    仿佛找到了救星,德川光成眼楮一亮,他連忙喊道︰

    “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