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章︰烏帽子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操江誠意伯劉孔昭的兵船,便開始在這一段江面上往來游曳,盤查過往船只,而一艘大渡船則自桃葉渡出發,將浦口大營的六名信使連人帶馬送過了長江。

    這六名信使也不過是軍中信差的尋常打扮,唯一的不同是他們前胸所跨的封袋上,瓖有一支鷺鳥的紅色尾羽,當他們通過南京城的外郭,然後從京城的定淮門飛馳而入時,守門的城門領和兵士們都驚呆了。

    這是紅旗捷報!

    說不清楚已經有多久沒見到過這個了,最近朝廷先是正式宣布了北京城被流賊攻破,然後就在這幾天里,崇禎爺歸天的消息已經在坊間紛紛傳播開來,有的人家甚至已經私下戴起了孝。

    在這樣的時候,從江北送來了紅旗捷報,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難道朝廷又在哪兒打了什麼了不得的大勝仗嗎?

    然而隨著紅旗信差奔向五府,奔向六部,奔向五城兵馬司,奔向翰林院和太醫院,奔向提督軍務守備勛臣府,奔向守備太監衙署,這個疑問很快便有了答案。

    皇帝沒死,而是安然抵達浦口大營的消息,猶如一道春雷,在南京城的上空炸響。

    自從大順軍兵臨北京城下之日起,朝廷的一切政令無法發出,南京的官員在接到崇禎皇帝“命天下兵勤王”的詔書以後,就再收不到京城發來的邸報了,這令到南京各衙門大臣、守備太監、勛臣們越來越感到不安。

    南北之耗莫通,河山之險盡失,已經讓人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這是宗社危情!

    隨後,雖說終于確認了京城被破、太子落于賊手的消息,但因為崇禎帝的下落始終不明,所以內心里焦急不安的大臣們也不敢輕舉妄動。直到最近,收到了帝後雙雙殯天的傳聞,雖然對外仍然“禁止訛言”,但內心里實是已經信了,只差一個正式確認而已,于是下一步的擁立之事,便成為了頭等重要的大事。

    南京的朝堂之中,依然是東林遍布,現在兵部是時局的焦點,而兵部尚書史可法北上勤王去了,于是每每就由屬于東林黨的兵部侍郎呂大器出面,召請大老們在此集議,要把新君的人選議出一個結果來。

    今天也不例外,在座的除了兵部侍郎呂大器之外,還有南京守備太監韓贊周,南京戶部尚書高弘圖,左都御史劉宗周,右都御史張慎言,詹事府詹事姜曰廣等人。不過今天與往日相比,又多了一個人,在籍禮部侍郎錢謙益。

    錢謙益雖然在籍,不算官身,但眼下的東林眾人把他視為東林黨魁,這樣的大事他當然不會錯過,這次是專門從原籍常熟趕來南京主持其事,到處游說,堅決反對立福王朱由崧,而是提議迎立潞王朱常E。

    盧九德一點都沒有猜錯,這一回東林黨不僅是不打算講道理,而且簡直就是準備將道理反過來講。

    原來爭國本的時候,東林黨維護的是倫序,講究的是“有嫡立嫡,無嫡立長”,從道理上來說,這是對的。

    皇朝繼承人的確立,需要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最重要的是保證交接的穩定,不要造成混亂,也不要給他人以口實。

    長幼尊卑,就是一個很好的標準,簡單明了,不易混淆,總的來說就是“立長”。而若是有人想“立賢”,立刻就會招致混亂,因為賢與不賢,沒有統一的標準,你說你賢,他說他賢,爭執起來哪有一個盡頭?最後往往成為權臣權監或者後宮們操控廢立的借口。

    而現在,南京的東林黨人,為了曾經與鄭貴妃和福王家族結怨太深的緣故,深恐一旦朱由崧登上大位,或許會招致報復,所以拋開了曾經堅持的原則,居然要以“立賢”的名義,反對迎立福王朱由崧了。

    “福藩早在尚為世子之時,已有貪婪好色之名,”錢謙益把話說得很露骨,“方才我所說的七件事,貪、H、酗酒、不孝、虐下、不讀書、干預有司,這都是有公議的,在座的諸公,大約亦有耳聞,誰敢編造?”

    錢謙益的這個說法,立刻得到了南京戶部尚書高弘圖的認可。

    “錢牧齋所言不錯,眼下是非常時刻,凡事不能以常理度之,潞王素有賢名,江南士紳望若甘霖,一旦得立,足安眾心。”

    兩位大佬有言在先,旁人也紛紛附和,只有鄭元勛,不肯同意。

    “諸位,神宗皇帝四十八年,德澤猶系人心,豈可舍孫立佷?”他激動起來,話也說得很犀利,“況且應立者不立,則誰不可立?萬一左良玉挾楚,鄭芝龍挾益,各自都立一個賢王,到時候追根溯源,都是我們今日之錯!”

    “元勛,別動意氣嘛,”呂大器勸道,“剛才不是也說了,現在是非常之時,若是所立之君不能孚眾望,則于恢復大業怕是亦有損害啊。”

    錢謙益見總還有人不服,心中略覺焦躁,想把史可法抬出來說事。

    “東川,史憲之帶兵北上勤王,听說是在天長縣停住了,”他問呂大器道,“史公一向腦子清楚,我猜他必是屬意潞王,對不對?”

    “這……”

    呂大器一時語塞,心說那一位恐怕正在天長縣里哭得昏天黑地呢,你現在問我這個,怕是不太合適。

    這時卻听外面忽然一陣喧鬧,過了片刻,一位叫羅有懷的兵部司官,雙手緊緊攥著一個封袋,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羅有懷,你這是什麼樣子?”呂大器以上官的身份斥責道,“官儀何在啊?”

    羅有懷根本不理他,把手中的封袋揚起來了。

    “萬歲爺南巡,御駕已停駐浦口大營!”他結結巴巴地說道,“著南都各府院部大臣,分批過江覲見!”

    仿如一個晴天霹靂,屋內的眾人都驚得呆住了,過了片刻,劉宗周忽然雙目流淚,顫抖著舉起雙手,喃喃道︰“天啊……”

    卻見守備太監韓贊周跳起身來,抓起烏帽子,一溜煙地沖出了屋子,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亂成一團,紛紛取了自己的物事,向屋外跑去。

    只有錢謙益,慌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一把扯住了呂大器。

    “東川,你看我該不該去覲見萬歲?”錢謙益的胡子一抖一抖地說,“我沒有烏帽,你說現在去買,還來得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