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光門與....流民吸納計劃(三更奉上!!)

    “什麼?魏強生真的是這樣說的?”

    魔都的辦公室里,秦振東少見的露出了一縷訝異的神色。

    他看著面前的總辦處處長常啟祥,出聲說道︰

    “五個入伍的名額倒是好說,畢竟隊伍就在大莫界,但是派遣兩個小孩子到本土上學......這就比較麻煩了。”

    常啟面帶憂色的點點頭,說道︰

    “不錯,畢竟大莫界和地球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這樣接納大莫界的來人未免有些風險過大了。”(我問過編輯了,還是不能寫微生物(病D)的事,一寫就封,昨天又封了一本作死寫這個的,估計這坑和五十萬一樣到完本都沒法填了)

    “但魏強生那邊的意向很強烈不是嗎?”秦振東反問了一句,沉思了足足有半分鐘,問道︰“對了啟祥同志,光門那邊的研究近期有進展了嗎?”

    常啟祥略顯遺憾的搖了搖頭︰

    “依舊沒有實質性的突破,但物理規則上倒是有新發現...最近我們已經能捕捉到它散發出來的光譜了。

    經過上光所和魔物院的檢測,光譜中光子躍遷的能量很穩定。

    其中有部分粒子疑似具備太陽高能粒子流的性狀,也就是能量大于5×108電子伏的質子,同時還捕捉到了少量中子——這非常符合太陽宇宙線的特征。

    所以包括楊老在內的幾位頂尖物理專家都認為,光門的能量可能和太陽有關。

    但很奇怪的是.......

    正常情況下,太陽粒子只能從地球南極和北極進入大氣層,為何魔都的光門能將其大量捕捉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以目前的研究結果來判斷,光門短時間內應該不存在消失的可能性。”

    雖然秦振東和大部分讀者一樣,完全不懂常啟祥所說的內容。

    但听到最後一句話,他的心多少也放下了一些,微微頷首道︰

    “光門不會消失就行......”

    在大莫界被發現後,其實始終有種擔憂在核心層被反復提及:

    那就是光門會不會突然消失?

    畢竟兔子們已大莫界投入了太多的人力與物力——物力其實倒還好說,以兔子們當前的家底損失一些物力可能心疼,但絕不至于傷筋動骨。

    但人力卻是個大問題。

    如今抵達大莫界的頂尖院士超過十位,高精尖科員人員數量已經破千,並且每天都在以‘百’這個基數在逐漸增加。

    此外連同大量駐扎在大莫界的部隊和工人在內,目前大莫界的人員總數已經超過了七千人。

    一旦光幕驟然消失,這部分人員的損失將會是個難以填補的空缺。

    更別說這個數字後輻射的家庭數量了。

    畢竟大莫界出現了‘修行’這個不是很科學的概念。

    所以核心層最擔心的就是....

    光門哪天也會跟錢包里的錢一樣,不聲不響就突然消失了。

    這不符合科學,但很修真。

    如今確定了光門運行的性質是符合科學——或者說某種物理規則,那麼縱使短時間內兔子們沒法破解它的本質,最起碼也不用擔心它會不科學的‘飛升’了。

    得知光門的穩定性短期內非常可靠後,秦振東面色陰晴不定,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他最終下定決心︰

    “既然如此......

    回復魏強生,允許他選擇兩位孩童送到地球學習,入伍的要求也一並同意!

    但同樣的,他所提供的交易渠道一定要有足夠的分量,最好能提供一些珍貴物品的價目表。

    啟祥同志,你再去和部隊那邊聯系一下。

    我記得咱們不是有一些小東西的庫存嗎,木頭柄的那種。

    整幾箱子質量好的,讓貿易團帶到那什麼紫瓊城當做某種起爆符去賣,靈石能賺一點是一點。”

    常啟祥將秦振東的吩咐逐一記下︰

    “好的,我這就去做。”

    ............

    與此同時。

    大莫界。

    生命實驗基地的工地上。

    一批全新抵達工地流民工,正排著一條長龍,有序的進行著入職登記。

    此時此刻,趙錢舉這位‘二進宮’的老前輩身邊聚集了不少人。

    兩天前,當他們一家帶著一大堆東西回到柳葉巷時,著實引起了一股不小的轟動。

    尤其是那肥膩的豬肉一炖,雞肉切絲就著青椒入鍋一炒,牛肉連著土豆一炖。

    同時臭芥菜梗那麼一開....額這個就算了。

    總而言之,香飄十里有些離譜,但味傳百米可是毫不夸張。

    過去的4時內,類似的情況在全城各處幾乎同時上演著。

    吃飽穿暖,這是人類永恆的基礎訴求之一。

    看著那些前幾天還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幾天內就鳥槍換大炮了,其他的流民心中能不酸嗎?

    所以兔子們第二次的招工毫不意外的...

    爆了。

    “待會那些華夏人會給咱們發衣服和鞋子手套,還有一個叫頭盔的東西,合起來叫做勞保。”

    隊伍中,趙錢舉正對著身邊眾人侃侃而談。

    由于兔子們發的東西質量實在上乘。

    故而這次他特意留了個小心眼,重新穿了一件破爛衣服準備再混一套勞保︰

    “大家記住一點,千萬別管那些華夏人叫軍爺大爺啥的,要麼叫軍人兄弟,要麼就叫同志。

    遇到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們,保證能給你解決。

    待會發勞保的同志會給大家幾張卡片,大家可得收好了。

    那東西叫水票,說是因為工地缺水的緣故叫啥...管制用水好像,每張票可以洗二十分鐘的澡,一次就發幾張。”

    周圍的流民都認真的听著,其中一位年紀不大的小男孩問道︰

    “趙叔,那咱們吃飯的地方在哪兒呢?”

    趙錢舉笑著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指著遠處的幾頂帳篷道︰

    “那種樣式的地方就是食堂,不過咱們這批人比頭一批翻了好幾倍,我估摸著食堂可能會多建幾座。

    到時候听工頭的安排就好了,他會帶你們打飯的。”

    就在趙錢舉等人排隊聊天的時候,林立正與葉近言遠遠的望著這里。

    “那位摸著小孩頭的流民就是趙錢舉?”

    林立放下望遠鏡,對葉近言道︰

    “還挺聰明的嘛,知道咱們會重新發工服,特意穿了一身破衣服和草鞋過來。”

    葉近言臉上露出一絲沉重︰

    “畢竟是流民吶,一套出廠成本40多塊錢勞保用具,對于他們來說可能足夠用上好幾年,畢竟....窮怕了啊。”

    林立聞言也沉默了,腦海中浮現出一些記憶碎片,不由感慨道︰“是啊,都窮怕了.......”

    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鐘,似是在回憶某些過往。

    隨後林立對葉近言問道︰

    “葉總工,按照你提交的名單,我們將對包含趙錢舉在內的十四位流民進行接觸。

    其他人我倒是沒意見,但是這位王鐵木...唔,似乎智力方面是不是有點....”

    葉近言微微頷首,答道︰

    “沒錯,根據我們醫學專家的分析。

    這位名叫王鐵木的流民應該患有輕度腦萎縮,伴隨著輕微智力障礙和記憶力障礙。

    但我們在調研時發現,他曾經在攻城戰期間被大量金汁沾染到了傷口,是我們一位醫療兵對他進行了傷口清洗和消炎注射,並且最終將其救了回來。

    他本人因此對我們的部隊有著極其強烈的認同感,是流民中最初一批宣揚相信我們子弟兵的人。

    在早先我們信任度不高的時候,他還和一位惡意揣測我們的流民發生過沖突。

    我詢問過專家組,腦萎縮是一種腦部神經系統的疾病,可以試試使用神經組織修復的方法進行治療。

    目前本土那邊的靶向修復療法已經比較成熟了,加上大莫界這邊一些神奇丹藥的協助,想讓王鐵木恢復正常問題不大。

    所以我將他列入了這份表格中,並且優先級排在了前三。”

    林立作為生物學家,對于醫學技術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知道葉近言說的情況確實屬實。

    目前華夏的抑制因子抗體生產技術已經非常成熟,神經傳導功能可以很輕松做到人為修復——成本也不低就是了。

    但這種開支對于薪火營地來說,王薔她們那邊烤...檢驗一塊肉的成本都不止這些。

    按照核心層的指示。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里,營地方面必須加大對流民群里的影響力。

    其中的原因出于敏感原因,自不必說。

    上過思修的應該都可以理解。

    只有流民們從內到外全部感化,兔子們才真正有可能踏入民生這個基礎領域。

    這是兔子們在大莫界發展的基石,是必須要完成的關鍵一環。

    而按照核心層的部署,除了營地這邊要加大對流民的影響外。

    赤縣城方面也將同步進行流民的吸納。

    按照魏府所收集到的情報。

    這一次的獸潮中出現了大量二階妖獸,導致附近三百里範圍內足足有五座城池被獸潮攻破。

    其中兩座城池的人口被屠戮殆盡。

    剩余的三座城池由于抵抗頑強,拖延到了獸潮需要趕回通道的時限。

    雖然城中的高階修士大量隕落,但多多少少還是存活下了一些人。

    其中一座人口數量在十萬左右的城池,存活下的人口數量甚至高達四萬。

    獸潮過後。

    這幾座城池由于高階修士幾乎十不存一,徹底失去了庇護城中生靈的能力,所有人都只能各謀生路。

    沒死的低階修行者倒是好說,再怎麼樣也不至于連個落腳之地都找不到。

    那些家境殷實的富戶也不必太過發愁,換座城池靠著積蓄穩渡余生還是不難的。

    但失去家園的那些底層甚至中層平民就沒那麼好運了。

    除了少數能成為大家族的僕役外,剩余的九成九都只能淪為流民,日夜苦苦求生——實際上,當初的趙錢舉便經歷過這般境遇。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此前提過無數次,那便是基礎生產力的匱乏。

    遇到一些狠心的城池,甚至可能早早設立關卡,派遣修士驅逐這些流民。

    但如今隨著兔子們的出現,赤縣城卻成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變數︰

    他們要人,要大量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