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當年的鐵棺火車和張家族長

    眾人都察覺到了。

    當齊老爺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一種自豪感,以及和他平時不太一樣的睥睨氣勢。

    吳邪頗有些感慨的看了一眼齊老爺子,然後又糾結的說道︰

    “您看,你既有術數佔卜這方面的絕頂天賦,又喜好這個。”

    “那何必跟這些,壓根就不能用的銅錢較勁呢?”

    齊老爺子卻只是樂呵呵的不以為然。

    吳邪搖了搖頭,說道︰

    “您這個脾氣啊,怪不得我爺爺以前說。”

    “別人都說齊鐵嘴和張大佛爺走的最近。”

    “是因為張大佛爺又橫又沖,看不過眼的就直接碾壓滅掉。”

    “齊鐵嘴沒脾氣,所以跟張大佛爺處的最好。”

    “我爺爺卻一直說‘那是狗屁,老八表面一團溫水,里面的瓤和佛爺一個德行,倔的要命’。”

    齊老爺子听了卻是哈哈一笑,顯然很得意的樣子。

    但是隨後,齊老爺子又露出了一抹追憶之色,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佛爺和吳老狗,唉……可惜了。”

    周凡看了看齊老爺子,在心中暗暗猜測到︰

    “難道說,當初齊鐵嘴和張大佛爺,去下的那個古墓里面,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齊老爺子從那個古墓里面,撿到這個破舊的荷包和銅錢之後。”

    “之後不再用其他的東西給別人佔卜。”

    “只用這個銅錢,但是每次都失敗。”

    “是因為其他人都看不到,剛才我看到的那種。”

    “從古樸銅錢上面散發出來的,璀璨光芒和蒼茫氣息嗎?”

    “莫非齊老爺子一直想通過這個銅錢,找到什麼人?”

    “這倒是說的通。”

    “因為剛才齊老爺子還露出了,欣慰和如釋重負的情緒。”

    “如此看來,齊老爺子這是要帶我去搞事的節奏啊。”

    “在以前的那幾十年里,齊老爺子又不知道具體要找誰,所以才一直拿著這個東西試來試去。”

    “按照原本的進程,齊鐵嘴和張大佛爺去下的古墓……”

    “好像去了很多個?”

    “如果沒有別的提示,我也不能確定是哪個。”

    想到這里,周凡就直接問道︰

    “齊老爺子,當初您撿到這個荷包的地方。”

    “就是您和張大佛爺去下的古墓,是在哪里?”

    眾人也都興致勃勃的,看向了齊老爺子。

    齊老爺子喝了一口水,手指在桌子上面敲了敲,眼神略微有些放空,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

    過了好一會兒,齊老爺子才緩過神來,對著吳邪說道︰

    “小邪,之前你不是說,有特別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嗎?”

    “我和張大佛爺當年遇到的事情。”

    “跟你們要說的事情,也有一些關聯。”

    吳邪驚訝的說道︰

    “啊?但是齊老爺子,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齊老爺子一樂,說道︰

    “當年二爺的夫人重病。”

    “我和佛爺去到新月飯店拍賣會。”

    “想要去替二爺拍到一株佛仙草,當做治病的藥引子。”

    “那個時候,新月飯店當家的還是老掌櫃。”

    “而尹新月,就是當時新月飯店的大小姐。”

    “我和佛爺去了新月飯店,被人使了絆子算計了,坐到了點天燈的位置上面。”

    “在那里點天燈,就是給全場包場的意思,別人隨便開價,我們自動翻倍買單。”

    “但是為了給二爺買下佛仙草,佛爺就豪擲千金,揮金如土。”

    “後來果然買到了佛仙草,並且佛爺也贏得了尹新月的芳心。”

    胖子怪叫一聲,問道︰

    “好家伙,當年你們一共花了多少錢啊?”

    “怪不得新月飯店的大小姐,看上了佛爺呢。”

    “這特娘的,如此的冤大頭百年難得一遇啊。”

    齊老爺子卻是露出了一抹苦笑,說道︰

    “當年我只覺得,花錢如瀑布奔騰,不過好在花的不是我的錢。”

    眾人都是發出了會心一笑。

    齊老爺子帶著一點苦澀的說道︰

    “後來我又覺得豪氣沖天。”

    “佛爺當天雖然破費了眾多,卻也是難得的意氣風發和由衷的開心。”

    “不過卻是沒想當,這一切都是別人設計好的圈套……”

    眾人全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齊老爺子卻是不在這個話題上面多說,而是接著往下說道︰

    “等到我和佛爺,火急火燎的把佛仙草帶回去的時候。”

    “二爺的夫人,卻是已經錯過了,靠用佛仙草就能救治過來的階段。”

    “當時佛爺,二爺還有其他人,尋遍各種方法,全都束手無策。”

    “直到二爺的夫人快不行了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神醫。”

    “說是能給二爺的夫人吊著命。”

    “治病也可以,但是比較難,而且需要一味特殊的藥材。”

    吳邪有些緊張的說道︰

    “就是讓你們去下的古墓里面嗎?”

    齊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

    “沒錯。”

    “而且不管是我和佛爺,二爺也去了。”

    “當時也找了其他的幾個人,不過趕巧他們要麼有事,要麼騰不開身。”

    周凡皺著眉頭說道︰

    “齊老爺子,當年你們就沒有懷疑過。”

    “或許二爺的夫人,那種難以醫治的病癥。”

    “還有你和佛爺,被趕鴨子上架到了點天燈的位置,都是一整套的圈套麼?”

    “就算是要去尋藥材,也不應該傾巢出動。”

    齊老爺子嘆了一口氣,說道︰

    “或許就是命。”

    “我和佛爺,二爺,一起搭乘了一輛火車前去。”

    “火車原本開的好好的,但是在一個礦山的附近,被另外一輛火車給撞上了。”

    周凡心里一突,听到火車,礦山,他的心里立馬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果然齊老爺子馬上就說道︰

    “原本要是遇到火車出軌,或者被撞,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當年佛爺的能量還是很大的,這些都是小事。”

    “但是那輛把我們撞了的火車,里面裝著的東西,卻是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意料。”

    “我們在那里面竟然發現了……”

    眾人正在聚精會神的听著。

    齊老爺子卻是停了下來,指了指小哥,然後對著眾人問道︰

    “你們都知道,小哥是現任的張家族長,是吧?”

    “那你們知道,‘張起靈’其實在以前都不是一個人名,而是一個代號嗎?”

    “就是每一任的張家族長,原本都有自己的名字。”

    “但是在當上張家族長的那天起,他就改叫‘張起靈’這個代號了。”

    “直到他死去,才會再在墓碑上面,恢復他原本的名字。”

    “而下一任的張家族長,又會被叫做‘張起靈’。”

    眾人都有點擔憂的,看了小哥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小哥淡淡的說道︰

    “我沒有別的名字。”

    “我的名字……就叫做張起靈。”

    雖然此時小哥的神情平靜,但是眾人的心里都很難受。

    周凡心里有點堵得慌的想到︰

    “別人都有父母爹媽給取名字,但是小哥當時的情況很慘,沒人給他取名字。”

    “小哥的媽媽,那個時候已經被埋在了藏海花田的底下。”

    “小哥的爸爸,頂替了小哥必須死掉的名額,替他死了。”

    “小哥的師父和部分張家族人,商量好要用小哥冒充3000年的聖嬰。”

    “所以就不允許小哥有自己的名字。”

    “小哥的養父雖然是個好人,但是孤木難支。”

    “他只能盡量照顧小哥的生活,卻沒有能力給予其他更多的。”

    “所以小哥就成了,所有張家族人里面,唯一一個沒有名字的人。”

    齊老爺子對著小哥說道︰

    “沒什麼,名字本來也不過就是一個代號而已,不必介懷。”

    小哥點了點頭。

    然後齊老爺子又問道︰

    “你們知道小哥之前的,張家族長是誰嗎?”

    眾人面面相覷。

    周凡一挑眉說道︰

    “張大佛爺的本名叫做,張啟山。”

    “在小哥之前的,那一個張家族長叫做,張瑞桐。”

    “他是張大佛爺的爺爺。”

    齊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

    “那張大佛爺的爺爺張瑞桐,再往前一任的張家族長,你們知道是誰嗎?”

    “猜猜,這個人你們應該都听說過。”

    周凡驚訝的說道︰

    “不會是那個,在民國期間名聲大噪的,發丘天官的後人,擅長制造鐵水封棺的張鹽城吧?”

    齊老爺子的眼神中,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神色閃過,說道︰

    “對,就是張鹽城。”

    “張鹽城這一輩子,制造了無數的鐵水封棺,通通深埋地下。”

    “唯獨三次單手探洞,這是在道上面流傳很廣的一件事。”

    吳邪哎呀的一聲,惋惜的說道︰

    “但是不是說,張鹽城死的很慘嗎?”

    “他是玩了一輩子的鐵水封棺。”

    “但是因為體內擁有返祖的麒麟金血,所以被人給制作成了詭異尸變的東西。”

    “又被人給帶到了新月飯店,把它體內的麒麟金血給抽出來,拍賣……”

    “嗯?齊老爺子你不會是想說,你們當時在火車上面,看到了張鹽城吧?”

    胖子齜牙咧嘴的說道︰

    “肯定不是活的張鹽城。”

    “要不然齊老爺子也沒必要,繞這麼一個大圈子。”

    周凡皺著眉頭說道︰

    “張鹽城,擅長鐵水封棺……”

    “又被人弄死之後,也給封到了一個,鐵棺材里面。”

    “火車……鐵皮……”

    “草!”

    “難道說,當時撞了你們的那個火車上面。”

    “有人利用鐵皮火車,篆刻上了擁有鎮壓效果的咒文。”

    “就把鐵皮火車,給改造成了一個鐵水封棺的鐵棺材。”

    “然後再把詭異尸變之後的張鹽城,給驅趕到了這個鐵棺材里面。”

    “原本想著直接用這個特殊的,鐵棺材火車,把張鹽城運到新月飯店去拍賣。”

    “但是意外撞上了你們?”

    小哥說道︰

    “應該不止張鹽城一個,還有其它的詭異尸變之後的東西。”

    齊老爺子看了看周凡和小哥,微微頷首,然後又搖了搖頭,說道︰

    “大體上是對的,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卻錯了。”

    “那個火車撞上我和佛爺還有二爺,不是意外。”

    “是故意的。”

    吳邪有些緊張的問道︰

    “齊老爺子,那你們在火車上面,還發現了什麼?”

    齊老爺子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厭惡的情緒,說道︰

    “那輛火車的最後一節車廂。”

    “就是改造後的,專門用來囚困張鹽城被人為制造成的,詭異尸變的東西。”

    “但是前面的那些車廂里面。”

    “全都是帶著編號的,鐵水封尸。”

    吳邪有些震驚的說道︰

    “全……全都是?”

    “那是多少?”

    齊老爺子說道︰

    “火車里面有多少個座位,那里就有多少個鐵水封尸。”

    胖子忍不住的咒罵了一聲。

    潘子問道︰

    “齊老爺子,當時你和佛爺,二爺,都著急去采,給二爺的夫人救命的藥材。”

    “應該沒有時間去處理這些東西吧?”

    “你們手底下的人,怕是也沒有那個能力。”

    “尤其是張大佛爺一走的話,恐怕剩下的人也就是混混事。”

    周凡目光閃動,說道︰

    “你們當時不會那麼巧吧?”

    “解九爺正好去了張家舊址,和真假陳文錦的考古隊,還有裘德考的人馬,還有‘它’的人,互相大打出手。”

    “然後解九爺剛好從‘它’的手里面,搶出來一批鐵水封尸的東西。”

    齊老爺子苦笑了一下,說道︰

    “當時我們覺得那種巧合,是一種幸運。”

    “不過等到一段時間之後,我們才知道那是一張大網……”

    “我和佛爺,二爺出發之前,曾經想其他人尋求過幫助,但是他們都在忙別的事情。”

    “我們又趕時間,等不了,就直接走了。”

    “正在我們對著那一大火車的,鐵水封尸犯愁的時候。”

    “吳老狗和解九爺帶著人,按著我們之前留下的線索追了上來。”

    “當時他們剛剛把那批,在張家舊址里面,從‘它’的手里搶來的鐵水封尸,給暫時安置好了。”

    “就是放到了小邪你三叔現在的鋪子,一直往下挖,能通到一個隱秘的皇陵里面。”

    “吳老狗和解九爺,弄好了他們的那一攤子事。”

    “就跑來尋我們了。”

    “我們兩邊一說,當時也沒多想,就是覺得挺幸運,挺巧的。”

    “就兵分兩路,我和佛爺,二爺,還是按照原計劃,去往礦山底下的古墓里面。”

    “按照那個神醫的吩咐,去給二爺的夫人尋一份,最後的救命希望。”

    “吳老狗和解九爺,就帶著一些手下,把這邊火車上面的,鐵水封尸和張鹽城的鐵棺材都帶走。”

    胖子咂麼了咂麼嘴,說道︰

    “但是張鹽城的鐵棺材,後來卻出現在新月飯店的拍賣會上面。”

    “所以,當時吳老狗和解九爺,又被人給揍翻了?”

    “把張鹽城的鐵棺材給搶走了?”

    齊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

    “差不多吧。”

    “張鹽城的鐵棺材,在半路上不知所蹤。”

    “不過後來過了一段時間,卻是是出現在了新月飯店的拍賣會上。”

    “那個時候,我們也想追一追,到底是誰賣的東西,又是誰把麒麟金血買走的。”

    “那會兒張大佛爺和尹新月的感情已經不錯了,但是她什麼也沒透露。”

    “包括在尹新月臨死前,她也沒跟佛爺說這件事情。”

    “其他的那些鐵水封尸的東西,就也一起,放到了隱秘的皇陵里面。”

    小哥忽然問道︰

    “你們去看過麼?”

    齊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

    “當時看過一次,發現火車上面出現的鐵水封尸。”

    “和解九爺從張家舊址里面,搶來的鐵水封尸,一模一樣。”

    “外表和制作方法,還有斷掌,看起來都一樣。”

    小哥的目光一沉。

    胖子嘶了一聲,說道︰

    “但是據吳二白說,感覺那個隱秘的皇陵,已經成了一個極品的養尸穴了?”

    “它們都變成啥玩意了?”

    齊老爺子完全沒有一絲尷尬的說道︰

    “我後來又去過一起,呆了十分鐘就上來了。”

    “具體發生了什麼詭異的尸變,你們去問吳家老二,這個我不太清楚。”

    周凡有點無語的看著齊老爺子,說道︰

    “感情你們這一幫人,費了這麼大的勁。”

    “就是幫‘它’把詭異尸變的尸體,免費運輸到,極品養尸穴里面培養?”

    “你們自己是一點好處也沒撈著?”

    “那二爺的夫人,最後救活了嗎?”

    齊老爺子頹然的說道︰

    “那一趟活跑的,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吳邪連忙轉換話題問道︰

    “齊老爺子,那你們又在礦山底下的古墓里面,遇到了什麼事?”

    “我看你這麼多年,都對那個破舊的小荷包和銅錢,寶貝的很,能說說嗎?”

    (求訂閱!求打賞!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