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一三五章︰飛紅

    因為李桂的出身,他也從沒想過賈政會把探春嫁給李桂,李桂會成為榮國府的姑爺!

    听到賈政的聲音他猛的打了個機靈……抬步之際,想到李桂出身和他相似,細細比較起來甚至還不如他!而如今李桂平步青雲,並且抱得了美人,而自己卻依然在門口緊守崗位,一時之間,伴鶴心中百感交加……

    “你去對林之孝說,讓他把大紅的炮竹再放一遍……”伴鶴剛進正堂,賈政便撫須笑道。

    說到這里,微微思索了一下,繼續笑道:“你去告訴夫人她們,讓她們開家宴也慶祝一下。”

    自古婚姻就是大事,封建時代的婚姻更是如此,甚至還有一套納禮、問名、那吉的六禮之規,這開個酒宴,慶祝一下當然也在情理之中。

    “是,老爺。”

    賈政擺手之後,伴鶴後退了兩步,然後轉身出了瑞宣堂的大門。

    瑞宣堂在前院,靠近大門,所以伴鶴一溜小跑,先去西南側成排小房的南側,去找了林之孝。

    林之孝剛剛散發完喜錢從大門處歸來,走在回去的路上,身上還帶著些煙硝味。

    伴鶴遠遠看到,急忙喊到:“林大叔,林大叔……”

    林之孝是經常和伴鶴打交道的,听到喊聲就知道賈政有事吩咐,賈政的事他是不敢有絲毫怠慢的,于是他轉身迎了上去,靠的近了,便匆忙問道:“伴鶴,何事?”

    “老爺把三小姐許給李桂了,雙喜臨門,老爺讓再放一次,再次慶祝一下。我還要去告訴夫人。”

    說著伴鶴一拱手,轉身匆匆而去。

    而林之孝也沒想到賈政會把探春許配給李桂,因此即使他們夫婦倆的性子不苟言笑,用王熙鳳的話講就是三腳踹不出個屁來,可是乍聞伴鶴的話,林之孝也禁不住長大了嘴,輕輕的‘啊’了一聲。

    不過他畢竟是榮國府的管事,上上下下的接觸著,對萬丈紅塵、莫測人心有很深的了解,微微一思索,認為賈政把探春許配給李桂實屬正常——畢竟這是一個講究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時代,李桂那般才情,賈政那樣欣賞!

    隨後林之孝匆匆往大門處而去……門房賈福、賈喜見他去而復返,行色匆匆,急忙上前行禮,而不等他們行禮,林之孝便匆匆說道:“快去雜物處,再拿兩掛大紅的炮竹。”

    “怎麼又拿?”賈福詫異道。

    “剛才政老爺把三小姐許配給李桂了,讓再放一次炮竹慶祝、慶祝。”

    “啊……”

    ……

    “快快,再拿兩掛大紅的炮竹。”甫一進雜物房,賈福便匆匆的向雜物房管事賈守說道。

    “怎麼又來拿炮竹?”賈守抬頭詫異的問了聲。

    畢竟炮竹剛剛放完,李桂中榜再是喜事,也沒有必要接二聯三不停的放起!

    “剛剛二老爺把三小姐許給李桂了,雙喜臨門,二老爺讓再祝賀一下,快快,林管事正等著呢!”

    “啊……哦哦。”

    ……

    粗如紅燭的大紅炮竹燃了起來,絲絲火星里,‘拼拼啪啪’聲中,碎紅漫天。

    “恭喜存周喜得佳婿,為兄賀你一杯。”

    “哈哈……”

    “恭喜賈大人,在下斗膽陪一杯。”

    ……

    滿天的飛紅中,梅知孚舉起了舉杯,詹光、卜固修隨聲附和著,宴席的氣氛再次推向了高潮。而‘拼拼啪啪’的鞭炮聲卻炸斷了李桂與眼前的聯系。

    “為什麼會這樣?”

    賈政的歡笑聲里,眾人的推杯問盞中,李桂神思恍惚,他現在終于感到賈政早有把探春許配給他的意思了。

    但他捫心自問的是,為什麼以前他沒有想到……

    想了想,李桂覺得這里面干擾他往這方面去想的因素很多首先是他原來社會地位和賈家的天地之別;其此是賈政的緣故。這樣古板的人讓他以為他對他的欣賞,有他愛好對緣故,也有他自身投其所好的緣故。

    第三個原因是社會方面的原因,再這個時代榜下捉婿之事確實有之,不過大多數都是先打听好了,然後再去提親。

    但不論何種方式,這樣的事情是發生在殿試之後!換句話說,賈政這樣不按套路出牌,他沒有想到!

    隨後李桂就想到他選擇科舉這條路就暗藏著這樣都結果,而這條路也是他當時唯一可行的一條路,這個結果當時還只是深藏在其中,所以他很誠實的沒有多想。

    想到這里,不只怎的,李桂突然感覺命運就像是一個圓,你跳離了起點,往原處狂奔,最後卻又奔回了起點

    而所謂的生活就是爬坑,你從坑底怕到了坑頂以為逃離了苦海,但是當你爬上去,你才赫然發現你所到達的不過是另一個坑的最低點!

    ……

    推杯問盞之際,賈政、梅知孚、卜固修等也注意到了李桂的神色有異,好像一些魂不守舍,對此他們沒有感到意外,他們認為誰遇到這種巨大的驚喜心里都會有所震動,要是一切正常那就不正常了!

    ……

    鞭炮之聲再次響起,賈母兩間小屋前的鸚鵡架上,鸚鵡再次撲楞著尖叫了起來。

    而此時時間已經將近中午,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娘等正欲離去,而三春、賈寶玉、林黛玉已經從秋爽齋、綴錦樓、怡紅院歸來——賈母喜歡熱鬧,又喜歡女孩兒,所以她們幾個雖然住在園子里,但用餐平時還是在賈母處,這是孝心,也是習慣。

    鞭炮的聲音混合著鸚鵡的叫聲打斷了屋子里的談論聲,並讓他們有些心煩意亂,實際上自從報喜的到來,她們中,大概除了薛寶釵之外,心里都別扭著,不太通暢,只是沒有賈寶玉嚴重而已!

    因此,鞭炮聲響過之後,王熙鳳立刻錦帕一甩,嗔道:“這林之孝放的哪門子炮,這才剛剛放完,又放!”

    而就在這時院子外響起了‘咚咚’的粗重的腳步聲,隨即劉婆子歡喜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老祖宗,夫人,大喜啊,大喜啊……”

    這樣大喊大叫有些不合榮國府的規矩,聞聲,王夫人臉色微微一沉,說道︰“進來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