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一三四章︰憂喜

    而听到此話,梅知孚和楊昭陽先是一愣,隨即梅知孚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他明白了賈政對李桂之事如此上心、賣力的原因。

    “存周你……哈哈哈……”

    大笑聲中,梅知孚伸出手指虛空輕輕點了賈政兩下,臉上笑意盈然,口中卻難以言喻。

    只是在心里覺得賈政給自己培養了個女婿,實在是,實在是高明之極!

    而楊昭陽也捋須‘哈哈’笑道:“才子配佳人,正當其所,存周又添一段佳話……”

    而實際上賈政這麼做,在這些儒家門徒眼里並沒有什麼不妥,殿試後榜下捉婿之事都尋常見!

    而以李桂這樣的成績,楊昭陽認為李桂過會試不過是輕而易舉之事,而以後的殿試只是一個過場。而即使李桂過不了會試,以賈家的權勢,李桂又有了這官身,打點一下,弄個官當當也是易事,而且這個官畢竟是從科考中得來的,照樣前途無量!

    因此想到這里,楊昭陽禁不住撫須,笑道:“近水樓台先得月,存周你倒是搶的好先機,你也不怕他人說你!”

    招李桂為婿這個想法其實在賈政心里由來已久,在王善保家的要給李桂提親時,他便心里一動,隨後李桂,不論是文章經濟,還是待人處事都讓他十分滿意,只是以前李桂的身份還差的太遠,所以賈政才隱忍不發,直到今天,李桂過了鄉試,有了官身。

    而楊昭陽此話政說中他心里得意之處,而且從楊昭陽話里他甚至听出了一點點的嫉妒之意,因此他心里更是得意“哈哈……”他捋著胡須,微昂這下頜,暢笑了起來。

    此時李桂終于從懵圈中清醒了過來,而榮國府就是個坑這個觀念是滲入李桂潛意識的!

    “不不不……”

    隨即李桂本能的、駭然的拒絕著,雙手搖擺的像風中的荷葉。

    而李桂的反應在賈政的意料之中,包括剛才的驚詫。

    李桂剛才的驚詫,他認為李桂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之喜驚呆了!而現在李桂的反應,他認為李桂是在自慚行愧!

    李桂這樣的態度令他很滿意,因此繼續撫須溫煦的,明知故問道:“你這是為何?”

    當然他不知道他現在所有的想法都是自以為……

    “大愚若智嗎?!”

    此時李桂已經完全清醒了過來,看著賈政臉上微笑中依然古板的臉色,李桂,心里呻吟了一聲——他知道賈政心里絕對沒有拉他入坑的想法,因為他清楚賈政還不知道自己身在坑中!

    而對于賈政的提問,李桂首先想到的理由是沒有感情基礎但隨即他就醒悟,這是前世的理由,在這個不講究感情,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時代,講感情,那是扯淡,那時雞同鴨,不,同牛講!

    然後一瞬間李桂腦子不只轉了多少圈,但卻沒有找到最可以拒絕這門婚事的理由,因為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合適的、充沛的理由!

    于是李桂只好老老實實的一抱拳,誠誠懇懇的說道:“伯父,實不相瞞,以小佷之出身,怎敢有此非分之想,望伯父收回此言。”

    李桂的話也在賈政的意料之中……同時李桂誠懇的態度也讓他更加滿意了,因此听了李桂的話,他下頜一抬,胡須一捋,溫煦中帶著些得意,微笑道:“俊才何問出身處!你既已中了鄉榜,又何必妄自菲薄……”

    而梅知孚與楊昭陽也覺得李桂是在謙遜,不過李桂這樣的態度也令他倆很是滿意,于是都手捻胡須,微笑著符合道:“才子佳人,自古良配,後庭不用自謙。”

    “是啊,是啊,書中自有顏如玉,你若推辭,豈非辜負了天下讀書人。”

    “正是、正是,楊大人所見真是高深。”卜固修微笑著拍馬符合道。

    “老子回去就扣你的工資!”

    聞言李桂向卜固修那張笑臉上暗暗瞟了一眼,同時心里飛轉著,計算著此事的利弊得失……

    他很清楚,如果他答應了這門婚事,那麼相當于他本已爬到坑邊的身體,一下子又滑倒了坑底!以前的努力幾乎相當于白費!

    而如果不答應,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會被人認為不識好歹,忘恩負義,畢竟世人眼里他已是賈政提拔、培養出來的!然後直接人設崩塌,在天下士子面前人設崩塌,那麼以後官場是肯定混不好的了!

    這還不是關鍵,好不好的也沒關系,窩窩囊囊大也能活!

    問題的關鍵在于如果直接拒絕榮國府會有什麼反應,這樣丟榮國府的面子,李桂可以感覺榮國府肯定對他不會又什麼好反應,而人設崩塌,又讓他失去了士林的庇護,讓榮國府對付起他來沒有一絲顧忌。

    總而言之,李桂估計如果他直接拒絕,估計榮國府很快會對他出手,致他于死命,以挽回面子。

    而退一萬步講,即使榮國府不對他出手,而士林也容不下他,排擠之下,即使當官只怕也當不了幾天,就會被罷免。

    而這個世界的規則是,你若果名聲臭了,人生走低,那麼還會有一群行俠仗義者等著你!

    而這正好又是原來李貴的結局,被劫匪殺了,埋于野李子樹下。

    “逃不出這個命運嗎?”想到這里李桂心里悚然一驚。

    不過利弊得失他倒是想清楚了,那就是答應了尚還可以苟延殘喘,不答應則立刻會有極大的幾率喘不了……

    苟延殘喘或許還能尋一線生機,但喘不了則人與物俱滅。

    想到這里,李桂長長喘了口氣,說道:“多謝伯父厚愛,如此恭敬不如從命。”

    所有人都沒想到李桂會有拒絕的想法,因此聞言都是抱拳,紛紛笑道:“恭喜存周兄,喜得佳婿。”

    “恭喜存周,賀喜存周,又了卻人生一大事。”

    “恭喜賈大人,今日可謂是雙喜臨門……”

    ……

    梅知孚等人的恭喜聲里,賈政往日的古板嚴謹完全不見了,他拂須而笑,眉眼俱飛,神采飛揚。

    而听到詹光的話,賈政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他拂須的手一停,隨即對著門口說道:“來人……”

    伴鶴正青衣僕帽,職業性的微彎著腰,垂著雙臂,在門口侍候著。不過此時他已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