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特殊的夜晚(四千字大章)

    靜水市。

    羅婕和小峰又來到那間黑暗的密室之內。

    “莫爭他怎麼樣了?”

    羅婕拿出打火機,點燃了一旁擺著的蠟燭。

    小峰說︰“姐,你研制的那個解毒藥劑不太行啊,打了沒啥用,依舊還在擴散。”

    當燭光點亮的一瞬間,羅婕看到了被冰凍著的莫爭。

    這一個月,病毒已經從他的右臂蔓延到了肩膀。

    雖說距心髒還有一段距離,可擴散絲毫沒有要停止的跡象。

    羅婕一滴眼淚滴落在莫爭的臉上,卻片刻被凍成了冰點。

    “姐,這冷凍裝置的寒氣太重了,你身體本來就不好,還是離遠點吧。”

    小峰也沒管羅婕同不同意,直接就把她拽到了一旁。

    隨後他大手一揮,一道勁風瞬間將蠟燭熄滅。

    “姐,實在不行你把姐夫也變成我這樣得了唄!”

    “雖說是丑了點,但其它也沒什麼不好的啊。”

    “更何況你不是也說,等進化到一定程度,是有希望恢復人類樣貌的嗎?”

    “那也不行!”

    羅婕沒好氣地說。

    “我說的是有希望,又不是絕對!”

    “而且當初把你變成這樣,也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你已經被徹底感染了,可你姐夫沒有!”

    “行吧行吧,反正你們成年人的愛情我不懂。”

    小峰咂吧了兩下嘴。

    別看小峰已經進化成了一只非常強力的喪尸。

    可他的實際年齡,僅有十六歲……

    “唉!早知道會變成今天這樣,當初我就應該接受小麗的表白!”

    “沒準兒還能在變成喪尸之前,體驗一把從手動擋變成自動擋的快樂!”

    羅婕瞥了自己的弟弟一眼。

    雖說她沒听懂,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對了姐,基因強化藥劑你還有嗎?”

    羅婕搖搖頭,“老板只給了我一支病毒基因強化藥劑,你問這干嘛?”

    小峰說︰“我認為,以我現在的體質,完全可以再注射一針。”

    “想什麼呢!”

    羅婕立刻反駁道。

    “病毒基因強化藥劑的作用非常霸道,若注射兩次,你絕對會爆體而亡!”

    “至于嘛?”

    小峰一臉不屑。

    “姐,你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有多強,我感覺就連你們公司培養的那批喪尸我都能隨便殺!”

    對此,羅婕竟出奇地沒有反駁。

    她沉默片刻,說︰

    “我始終覺得,公司所展露出來的僅僅是冰山一角,而我們所看到的,也僅僅是老板想讓我們看到的罷了。”

    “我說姐你怎麼老漲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啊!”小峰一臉不耐煩。

    羅婕說︰“我只是想讓你能謹慎一些,切莫小瞧公司的實力。”

    “我知道你現在很強,可你能有今天,不也全是拜公司所賜,不是麼?”

    “哎呀算了算了,不跟你叨叨了。”

    小峰擺了擺手就想走,可他走到一半忽然又轉過身來,說︰

    “對了,前兩天我在外面閑逛的時候,在東邊郊區的樹林里發現了好多尸體。”

    “另外在地面上還有許多車轍,我懷疑很有可能是之前林陽他們留下的蹤跡。”

    聞言,羅婕一下子把頭抬了起來。

    “東邊郊區?那里離高速不遠,難不成……”

    想到這,羅婕頓時從密室中快步走了出來。

    “收拾東西!去滄瀾市!”

    ……

    “砰!”

    林陽一拳打爆了一只喪尸的腦袋。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賓館,清理完里面的喪尸後,林陽便用電擊鎖將大門鎖了起來。

    “陽哥,這沒燈啥也看不見啊。”

    此時是凌晨三點,全城停電。

    在沒有月光的房間里,白龍就跟睜眼瞎沒什麼區別。

    “ 嗒!”

    屋子里忽然亮了起來。

    林陽用五十積分買了個無限能源的手電筒遞給白龍。

    “時候不早了,你趕緊去找個房間睡覺吧。”

    “哦,那你和嫂子呢?”白龍接過手電筒,問。

    林陽斜了他一眼,“跟你有毛關系?我倆當然是有正事要干了!”

    隨後,白龍似笑非笑地看著林陽,就在即將挨揍的前一秒,掉頭跑上了樓。

    不一會兒,林陽和司念也找了一間客房。

    而且這還是一間hellokitty的主題客房,無論是牆壁還是地面,全都粉嫩嫩的……

    有了先前的經驗,林陽一進來,立馬就關上了房門。

    他看了眼身旁的司念,有些緊張地說︰

    “你…要不要洗個澡?我可以幫你燒水。”

    “_~”

    林陽舉起自己的麒麟右臂,上面還呼呼的冒著火焰。

    映著火光,司念的臉蛋看上去紅撲撲的。

    “還是你先洗吧。”她小聲說。

    “要不咱倆一起?”

    “好……”

    可就在林陽性奮之際,眼前的司念卻忽然發生了變化……

    “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是要和我一起洗澡嘛?”

    “還…還是算了……”

    林陽看著變化成喪尸形態的司念,剛支起來的帳篷,頃刻便倒塌了……

    望著林陽匆忙跑進廁所的背影,司念立馬又變回人類形態。

    可是在她臉上,卻多了一抹失落。

    司念有些心煩。

    以前自己什麼都不懂,和林陽在一起的時候腦袋里只裝著快樂。

    可現在什麼都懂了,反倒是以前的那些快樂,消失了……

    很快,林陽從浴室里出來了。

    他光著膀子,下.半.身只裹著一條浴巾。

    “浴缸里的水我幫你加熱好了,去泡一會兒吧,挺舒服的。”

    “嗯。”

    司念笑了笑,她什麼話都沒說,徑直走進了浴室。

    對于司念的反應,林陽有些奇怪。

    “這丫頭是怎麼了?總感覺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林陽雖然是直男,但他不是傻子。

    這一個多月以來,司念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別看他嘴上不說,可司念的每一點變化,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林陽躺在床上,無奈地嘆了口氣。

    “或許,是少女懷.春吧……”

    听著浴室里傳來的流水聲,林陽腦海中又忍不住浮想聯翩。

    他忽然想起,在司念的個人倉庫里,好像還有個什麼時裝大禮包來著。

    索性閑著也是閑著,林陽便打開司念的倉庫,將禮包直接開啟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時裝‘比基尼’*1!】

    當這一套比基尼出現在林陽腦海中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傻了。

    “這是尼瑪什麼鬼時裝??”

    “你這狗系統!”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里面有比基尼啊!!”

    不過當看到下面的一段文字時,林陽的注意力馬上就被轉移了。

    時裝屬性︰使用後,戰力增加10%,防御增加5%,速度增加20%!

    “好強的屬性加成!”

    隨後,林陽馬上看了眼司念的戰力。

    如果使用後,那原來3500的戰力直接就會提升到3850!

    而且這還是在沒有升級的情況下!

    “以她這份戰力,恐怕在ss級別的喪尸中,也鮮有敵手了吧?”

    林陽這樣想。

    因為現在的司念跟鳳靈手下的那批ss級喪尸比起來,簡直強出太多!

    況且最關鍵的一點,是司念擁有一項神級特技!

    相信單憑這點,就已經超越大多數的ss級喪尸了。

    對此,林陽非常滿意。

    大概又過了一段時間,浴室里的水流聲停止了。

    就在浴室門開的一瞬間,林陽嘴角一咧……

    【叮~‘比基尼’套裝使用成功!】

    司念剛走出來,身上那套潔白的小裙子瞬間就變成了……

    “啊!”

    司念驚叫一聲,她立馬就從脖子紅到了耳朵根。

    “林陽你…你太過分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先別激動!”

    林陽生怕司念誤會,趕忙解釋道︰

    “這是我為你開到的一套時裝,穿上後你的屬性會大幅提高!”

    “你你…你可以感受一下!”

    說實話,林陽這麼做真不是為了佔司念便宜什麼的。

    好歹作為一名正人君子,他是真心想給司念一個驚喜。

    听著林陽的話,司念半信半疑地把手從胸口處放了下來。

    而那名正人君子則趁機多看了兩眼……

    隨後,司念立刻切換成喪尸形態。

    她嘗試一番過後,表情也從先前的羞怒轉變為了喜悅。

    不僅力量強了,而且自身的移動速度更是快了一大截!

    “真的哎!”

    司念切換回人類形態後,先前的那份不開心頓時就被拋到了腦後。

    她跳到床上,將腦袋枕在了林陽的肩膀上。

    “可我總不能在戰斗的時候穿著這件衣服吧…好丟人的……”

    林陽點點頭,因為確實是這麼個道理。

    就算是喪尸形態,林陽也絕不可能讓自己的女朋友穿著這玩意兒戰斗。

    不過……

    “你放心,其實這是可以和你的小裙子同時穿的。”

    司念一听,頓時就抬起頭來瞪著林陽。

    “那你還……”

    只是沒等司念說完話,林陽便猛地翻過身,一下子將她給按在了床上。

    “是我想看,怎麼,不行嗎?”

    司念感受著林陽呼吸所傳來的溫熱,眼神有些閃躲。

    “不…不是不行……只是…你提前和我說一下也好嘛…我……唔!”

    林陽望著司念那晶瑩粉嫩的豐唇,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野性,狠狠地吻了上去……

    而這一夜,注定是一個特殊的夜晚。

    特殊到……若再往下寫,那這一整章都會被審核ban掉……

    ——

    翌日清晨。

    林陽看著懷中已經入睡的司念,目光中滿是寵溺。

    一夜酣戰過後,林陽非但不困,反而異常精神。

    畢竟昨晚那兩支體力增幅藥劑,不是白買的……

    “原來這丫頭,也是一個感性的人啊。”

    林陽輕撫著司念的秀發。

    在昨晚忘情的時刻當中,司念將自己不開心的原因全都說了出來。

    之後經過林陽的一番開導和保證後,她這才將心中的顧慮完全放下,安然入睡。

    林陽听著司念發出輕微的鼾聲,不禁笑了笑。

    “傻丫頭,我活了二十三年,你是第一個真正願意來愛我的人。”

    “我又怎麼會舍得不要你呢……”

    林陽笑著笑著,眼眶竟變得濕潤起來。

    他自幼失去雙親,而父母生前的婚姻本就不合,導致老一輩的親人都不願收留自己。

    所以林陽自打記事起,就是在孤兒院中渡過。

    好不容易考上了一所大學,卻又飽受各種冷眼,四年的時間更是連個朋友都未曾交到。

    以至于,林陽就感覺自己是一個被世界拋棄的孩子。

    他不配擁有愛,更不配去愛別人……

    不過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

    那些曾經嘲笑他的人,或許早就成了喪尸口中的一塊肉。

    而自己,不僅擁有了白龍這樣一個好兄弟,更是收獲了一份最為純淨的愛情。

    哪怕這份愛,未必是給人的……

    但林陽並不在乎!

    若世人都不待見我,那我也沒必要去強融于世了。

    不如,就在這世界上做個異類吧……

    林陽看著窗外初升的太陽,嘴角微揚。

    而他摟著司念的手臂,也不禁更用力了些……

    這一覺,司念睡得很沉。

    當她醒來時,發現林陽正在床邊看著自己。

    “你…你在干嘛?”

    林陽輕輕刮了一下司念的瓊鼻,笑道︰

    “怎麼,只允許你看我起床,不允許我看你起床啊?”

    “我可沒這麼說!”

    司念嘻嘻一笑。

    她掀開被子,發現原來那身潔白的小裙子已經穿上了,而衣服里面還多了一種緊縛感。

    “第一次同時穿,還真不太適應呢。”

    司念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可她剛整理好,那身裙子忽然就沒了!

    “啊!林陽!!”

    林陽臉上浮起一抹壞笑。

    “不適應就不穿了,反正屋里也沒別人,就這樣吧。”

    “不行!你趕緊給我換回來!!”

    林陽哈哈一聲,然後又重新將那身小白裙給她穿上了。

    “不過話說回來,明明衣服都在你的個人倉庫里,為啥你自己不能穿?”

    司念一邊整理著裙子一邊沒好氣的說︰

    “還不是因為你是宿主呀!權限都在你手里唄!”

    聞言,林陽便從司念身後抱住了她,笑道︰

    “那你以後可要乖乖听我的話哦~不然的話……”

    “不然怎樣?”

    司念听著林陽話說一半,冷不丁地停住了。

    “咱倆昨晚,好像把一個很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什麼事?”

    司念剛問完,自己也是跟著一怔。

    “特技!”

    “特技!”

    【作者題外話】︰求銀票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