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爭斗

    炎巍自然不可能放棄,依舊步步緊逼道︰“退一萬步來講,我堂堂煉虛後期,還是炎族大皇子,在哪一方面不是徹底的碾壓他?”

    “這......”

    葉青衣啞口無言。

    “論顏值,他一個怪胎怎麼和我比。”

    “論家境,他一底層賤民,怎麼和皓月爭鋒。”

    “你不懂......這叫來電。”甦城並沒有興趣當一個擋箭牌,但更沒興趣听裝逼頭子裝逼。

    “我和青衣的感情,跳過了顏值,才華,性格,直接終于人品。”

    “我們相見的第一眼,就徹底的愛上了彼此。”

    葉青衣也看著甦城,深情款款地看著他。

    圍觀的靈族和鬼族的小伙伴都驚呆了。

    這兩人今天才剛剛踫面,竟然就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這種鬼話。

    將將來遲的炎族之人也紛紛詢問著兩族士兵,這倆人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但他們都心照不宣,沒有一個人戳穿。

    “再說了,雖然我才金丹期,但比金丹期的你強的不只是一點半點。”

    這一句話,直接點燃了像個火藥桶一般的炎巍。

    “就憑你?”

    他的眼楮,似有熔漿噴涌,無與倫比的氣勢由他為中心朝四周爆發。

    “敢不敢比試比試?”

    “你我境界一起壓制到金丹初期,一較高下。”

    這規則,看似公平,葉青衣的鳳眸里卻浮現一絲擔憂。

    境界高的強者,在各個方面對低段位的人,都是碾壓。

    對于法訣的領悟,對于招式的預判,都不是甦城這個金丹能夠比擬的。

    她想開口,阻止甦城應下,卻慢了一步。

    他受傷的臉,勉強地撐起一個比鬼臉還要驚懼的笑容說道︰“有何不敢?”

    沒有多余的言辭。

    兩人各自拔出武器,朝著彼此沖去。

    現在的他,除卻天階劍法之外,某一天拔劍自刎之後,也得到了新的劍法︰青影劍歌。

    雖只有地階中品,但與北冥劍法稍作糅合,其威勢也不容小覷。

    長空劍出鞘,如影隨形。

    無數劍影飛舞,讓炎巍無法分辨究竟哪一道,才是真正的攻擊方向。

    “雕蟲小技。”

    既然分辨不出誰真誰假,那就一起消滅。

    手中的雙錘看似隨意地揮舞,每一下,卻都恰當好處地打飛襲擊的劍光。

    兩人的距離極快的拉近,在他看來,只要近身,拿著重型武器的他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

    甦城絲毫不懼,他的劍,輕飄飄地黏上了重錘。

    炎巍想要甩開,卻怎麼甩也甩不掉,與此同時,一股洶涌的靈氣順著劍,侵入了炎巍的脈絡之中。

    截然不同的靈氣在他體內肆虐著,他只好舍棄右錘。

    哪怕及時抽身,體內的傷勢卻依舊讓他吐出一口鮮血。

    所有人都難以相信地揉著眼楮。

    這一幕,真的發生了?

    一個小小金丹,居然真的傷到了化神。

    這在以前,妥妥的天方夜譚,和別人說起來,興許還會被以為在白日做夢。

    可現在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他們眼前。

    炎巍也怒了。

    跳蚤一般的人,竟然能讓自己受傷?

    不可饒恕。

    他召回右錘,雙手青筋暴起,如同洪牛一般,將所有的力道,靈氣,積蓄在這驚天地的一錘之上。

    蓄勢良久,他,忽然動了。

    這一腳,讓大地皸裂,這一錘,讓天空變色。

    他的速度快如殘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五百斤重的錘子已經舉到了甦城顱腦上方。

    一切發生的太快,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

    再想營救,為時已晚。

    鬼族之人,甚至已經預料到了結果,不情願地閉上了眼楮。

    元烈想要出手阻止,卻因為距離的緣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必死之局!

    這是所有人共同的認知。

    下一秒,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一錘砸了下來,雖將大地震塌,士兵們搖晃倒地,卻並未有想象中的腦漿四濺。

    甦城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

    無數雙眼楮四處尋找。

    “看,在那?”

    所有視線凝聚在天空的某處,還能隱約見到些許血漬。

    那一擊,終究還是傷到了他。

    甦城擦了擦被氣旋劃破的額角的鮮血,眼楮像是在看死人一般︰“現在到我了。”

    長空劍光芒大盛。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無窮無盡。

    每一把,幾乎都有普通金丹初期的全力一擊。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制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他卻沒有直接攻擊。

    “嗡”的一聲劍鳴。

    所有劍影化作了一個整體,凝縮成巴掌大小的劍芒。

    雖微不足道,卻可斬星斷辰。

    相隔數百米,炎巍都能感受到這一擊的恐怖。

    他眼楮死死地盯著它,連眨眼都不敢。

    “小心了。”

    話音剛落,劍芒瞬間就消失了,直接在炎烈的腳邊炸裂開來。

    煙灰四散,塵土彌漫。

    炎烈的腳低下,生成了半米高的小坑。

    他突然跪倒在地,背後已經全被冷汗濕透。

    這一擊,要是他保持金丹,哪怕打歪了,都會讓雙腿碎裂。

    這個鬼族男子,好生恐怖。

    一個站著,一個跪著,誰勝誰負,一眼便知。

    靈族和炎族像是石化了一般,紋絲不動。

    鬼族則一下子沸騰了。

    林凡,擊敗了炎族大皇子。

    這是何等的榮耀。

    就連葉青衣看他的眼神也是一變再變。

    從前以為這個人的天資一般,現在看來,是自己先入為主了。

    可自己怎麼從沒听說過鬼族有這號天驕?

    正當她準備和葉凡攀談的時候,令人大跌眼鏡的一幕發生了。

    甦城無視了葉青衣,徑直走過去,把失魂落魄的大皇子拉了起來。

    “我只不過是葉青衣的擋箭牌,本來我不願意摻和你們二人的事,但希望經過這件事,你能懂得什麼叫尊重他人。”

    說著,他看向葉青衣︰“我更討厭有人把我當槍使。”

    “再有下次,小心我弄假成真。”

    說完,不顧所有人錯愕的表情,扭頭回到了鬼族陣中。

    空留下悵然若失的葉青衣,和茫然無措的炎巍。

    甦城的行徑,在三軍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有女修士對他芳心暗許,也有兩個人的擁躉咬牙切齒。

    而鬼族內部,則是徹徹底底的折服。

    林凡,太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