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悟道

    “別感嘆了,我們還是趕緊趕路吧。”

    李慕白輕喝一聲,風裂鷹加速的往前飛去。

    內宗核心地帶,在最中心有著一個巨大的廣場,周圍有著一排排高聳入雲端的建築,金碧堂皇裝飾的十分華麗。

    “這內宗外圍和這里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呀,這玩意是真的金子嗎?”

    一個俊秀的青年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這摸摸那瞧瞧,發出連連的驚嘆。

    相比之下在其前面走著的白衣男子就顯得穩重多了,雖然不時也會發出驚嘆之聲,但是沒有想那個俊秀的青年一樣到處亂摸亂踫。

    “好了雲初兄,這里是內宗核心之地。有著眾多長老和執事,莫要失態了。”

    白衣男子看著那位俊秀的青年正在用牙咬在一個金色的柱子上出聲說道。

    “嘿嘿嘿,我就是看看這是不是真的金子。”

    俊秀男子停了下來,用手抹掉留在柱子上的口水憨憨笑道。

    這二人正是前來報名參加比試的李慕白和雲初。

    “唉,和他一起來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李慕白搖了搖頭在心里想道。

    “對了,慕白師兄我們要去哪里報名呢?”雲初詢問道。

    “我也是第一次來,看樣子我們等找個人去問問。”

    李慕白向四周看去,卻沒有發現一個人影。

    “奇怪了,這一路走來怎麼都沒有看見其他人呢?難道我們來早了?”

    李慕白疑惑的說道。

    “雲初兄!”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從雲初他們後面傳來。

    “曲靖兄你也在這。”雲初轉過頭看清來人後連忙回應道。

    來人正是之前通知雲初參加比試的曲靖。

    “不知這位師兄怎麼稱呼?”曲靖看著李慕白向雲初詢問道。

    “哦,這位是李慕白,李師兄。”雲初介紹道。

    “見過李師兄。”曲靖低頭問候道。

    “幸會、幸會。”李慕白微微點頭回應道。

    在曲靖和李慕白介紹完自己後,雲初問道︰“曲靖兄也是來參加比試的沒?”

    “不不不,我不是來參賽的而是來接引二位的。”曲靖連忙擺手道。

    “接引我們,難道曲師弟知道我們這個時間來不成?”李慕白疑惑的問道。

    “我當然沒有那個能力,是李純風大師兄告訴在下的。”曲靖解釋道。

    “青衣劍仙李純風?”雲初問道。

    “正是他,大師兄說他在路上遇見你們騎坐風裂鷹而來,應該是第一次來所以讓我來接引二位。”曲靖笑著說道。

    “光憑我們騎坐風裂鷹就能判斷我們是第一次來,這位大師兄也太厲害了吧。”雲初吃驚的說道。

    ”哦,看出你們是第一次來這倒不難,因為騎坐風裂鷹前往內宗核心地帶已經是三年前的方法了,現在大家都是通過傳送陣傳送,只要來過的都知道。”

    “啊?原來是這樣。”雲初驚嘆道。

    然後又看了看身邊的李慕白,這時的李慕白臉頰微紅,略有一些尷尬,眼神四處躲閃,不肯與雲初對視。

    之前他還在告訴雲初要多與外界接觸,不能埋頭修煉,結果自己來這里的方法卻是三年之前的……。

    “咳,曲師弟,雲初兄我們還是先前報名。”

    李慕白恢復正色,輕咳一聲說道。

    “哈哈哈,慕白師兄說的對。”雲初笑著說道。

    “那就有勞曲靖兄了。”雲初轉頭對著身邊的曲靖拱手說道。

    “這都是我應該做”。

    “慕白師兄”

    “雲初兄。”

    “請”

    曲靖邊說邊把雲初二人往一個掛有“明閣”二字的巨大建築引去。

    明閣內也是奢華之極,金碧堂皇,在牆上掛滿了字畫,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

    “這字畫似乎有些古怪。”李慕白盯著牆上的一副水墨畫說道。

    “不虧是慕白師兄,真的是敏捷過人。”曲靖向李慕白躬身說道。

    “這副畫有什麼特別的嘛?”雲初一臉疑惑的看著那副畫,但是沒有看出什麼特別。

    “畫里有功法和秘籍!”李慕白激動的說道。

    說完便看著那副水墨畫,開始入定參悟了起來。

    曲靖見李慕白入定悟道,連忙把雲初給拉走了,怕打擾到李慕白。

    “慕白師兄這是…?”雲初回頭看著一動不動的李慕白疑惑的問道

    “慕白師兄這是在悟道,他的悟性真是可怕。只是看了一小會便參悟了。”曲靖把雲初拉到另一邊,停了下了出聲說道。

    “悟道?那字畫里真有功法秘籍?”雲初問道。

    “對的,不光慕白師兄看的那副畫有,掛在這牆上的畫里面都有。”曲靖說道。

    “都有?我怎麼就沒看出來?”雲初看著牆上的一副《溟元子規圖》問道。

    “哈哈哈,參悟不僅僅靠悟性還要一點點機遇,也許是雲初兄的機緣未到吧。”曲靖安慰的說道。

    “唉,算了算了,既然沒有機緣,我看我還是先去報名吧。”雲初放棄了參悟說道。

    “自你們跨進這里起,你們已經完成了報名,你看看的左手背。”曲靖笑著說道。

    “啊?什麼時候的事?”雲初連忙伸出左手看著自的手背驚訝的說道。

    在雲初手背上赫然寫著兩個金色的數字1—14。

    “這是什麼意思?”雲初指著手背上的金色數字問道。

    “證明你是第一組第十四號上場的選手。”曲靖解釋道。

    “原來如此。”

    “不過這玩意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我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雲初疑惑的問曲靖道。

    “我也不知道。”曲靖搖頭說道。

    “既然你們已經完成了報名,我也該告辭了。雲初兄再見。”

    曲靖向雲初拱了拱手便告辭離去了。

    看著曲靖離去的背影,雲初再次看向了牆上的字畫,他也想參悟出一部功法秘籍。

    “啊啊啊!煩死了,煩死了。為什麼我什麼也看不出來呀?難道我沒有一點悟性?”

    看了幾十副字畫,仍未有所獲的雲初憤憤的喊道。

    “你真的是傻的可憐!有捷徑不走,非要去參悟!活該受罪!”龍兒的聲音冷不丁的在雲初腦海中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