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安全隱患

    柯林和賽真二人不顧睡意,匆匆推開門,來到了唐德的宿舍門口。宿舍門口,他們能更清晰的听見房間內的呻吟聲,只不過那呻吟更像是無法呼吸的慘叫。

    “呃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

    賽真握住宿舍門把手,轉了兩下,卻發現門把手無法被擰開,它從內部被鎖了起來。

    “唐德!唐德!唐德!開門!”

    賽真在門口大聲喊道,他使勁的敲著門,卻無法得到回應。他焦急的不停的敲著門。

    柯林推開了賽真,他抬起腳,二話不說一腳重重的踹在門上。

    轟!!

    宿舍門劇烈的顫抖。

    不過這來自三十世紀的合金房門質量奇佳,竟然一時無法被踹開。

    柯林繼續抬起腿,轟的一聲踹在門上。

    門還是紋絲不動。

    “別愣著!和我一起踹!”

    柯林大聲命令賽真。

    賽真趕緊點頭,和柯林一起抬起腿。

    “1,2,3...!”

    數到三,兩人一齊重重的用腳踹在門上。

    門鎖被撞開了一條縫。

    “再來!1,2,3!”

    數到三,兩人重新撞了上去。

    這一次他們壓上了全身的重量,上鎖的房門應聲而開。

    而伴隨著巨大的慣性,兩人撲進了唐德的房間,倒在了地上。

    得得得得得得得...

    “呃...啊...啊...啊....”

    亂七八糟的聲音充斥在房間,柯林趴在地上,抬起頭,眼前的景象把兩人嚇了一大跳,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只見在那成堆的外賣盒上,唐德倒在地上,死死的抱住了一個瘋狂抽動的人體娃娃。那銀發人體娃娃四肢死死勾住了唐德的腰身和背,下半身和打樁機一樣往上頂。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由于動作太過劇烈,那些tpe材料此刻已經崩裂開來,露出里面黑色的碳納米管骨骼。黑色骨骼上,隱隱有藍色的火花閃爍。

    唐德的身體則不斷抽搐,每一塊肌肉都不自然的扭曲。他的頭發爆炸開來,超級賽亞人一樣頂在腦門上。和他身下魔女尤麗的銀色頭發糾纏在一起。

    那銀色的頭發中間不斷有電弧閃過,那些電弧從尤麗潔白而漠然的臉頰上閃過,它絲毫沒有任何知覺,依然不停的運動著胯部,發出得得得得得的機械振動聲。

    而在唐德的下半身,一陣陣焦臭味溢散而出,煙霧彌漫在整個房間。他口吐白沫,整個人翻著眼白,七竅流血,只能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聲。

    “呃...啊...啊...啊...”

    “我c尼瑪的耶和華...”

    賽真爆了個粗口,他忙不迭的從地上爬起來,下意識的伸手就要唐德拽開。

    他的手還沒踫到唐德的身體,整個人便被柯林踹到了一邊。

    “別踫他!!”柯林渾身冰涼的說道︰“別踫。”

    “為什麼啊?!?”賽真胡亂的喊。

    “混賬,你想死麼?漏電了!”柯林抓狂說道。

    他三只電子眼何其敏銳,只是一掃,他就立馬鎖定了事故原因。桌上有半瓶沒有用完的潤滑液,唐德放入了過量的潤滑液,加上之前拆tpe外套的時候產生的裂縫,潤滑液順著裂縫流入了核心運動區域,導致電流短路。

    “漏電了...shit,漏電了...我靠!那怎麼辦啊???!”賽真六神無主咆哮道,他手足無措的在房間里轉來轉去。

    “不導電的...不導電的...”

    柯林站在原地,腳底生根了一樣,看著地上抽搐的唐德,結結巴巴的說道︰“找...找不導電的材料...”

    不導電的材料??

    賽真滿屋子的跑了起來,他拿起柯林他們此前制作骨骼的碳納米管,問道︰“這玩意行麼?”

    柯林三只眼楮一動不動。

    “柯林!!”賽真咆哮。

    “導...導電,找木頭,找玻璃...不要找任何高科技產品...”柯林喃喃的說道。

    賽真慌亂的在宿舍里狂繞三圈,沒有找到任何不導電的非高科技的產品。他急尿了,又沖出宿舍在外面找了起來。

    得得得得得得得...

    魔物娘尤麗依然跟打樁機一樣瘋狂震動,賽真找東西的時候,柯林來到了宿舍的電閘口,打算把電閘給拉斷掉,然而這時候他看見了唐德那雙沒有眼黑的眼楮不再翻動。

    他不由的心髒停跳了一拍,手掌停在了閘口。

    終于,賽真從廁所里找來一支老式木頭拖把,他拿著拖把從自己的宿舍沖了進來。伸出拖把棍就要將倒在地上的唐德和魔女尤麗分開。

    “別動!”

    柯林趕忙喊住了拿著拖把的賽真。

    “又怎麼...???”賽真狂燥的看著身邊的同伴。

    “他死了。”柯林從喉嚨里輕輕吐出三個字。

    賽真如遭雷擊,拿著拖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臉上一丁點血色都沒有,比魔女尤麗還要蒼白。

    兩人看著地面,魔女尤麗仍然在不停運動,發出得得得得得得得的聲音。

    但是唐德已經沒有動靜了,他悄無聲音的趴在尤麗身上,任由機械拋動著蛋白質軀殼,鮮血混合著體液從他的鼻孔和嘴角留下,一雙眼楮沒有眼黑,直勾勾的盯著虛空。嘴角似乎還微微上翹,似乎在最後一刻得到了某種極樂。

    二人就這麼呆呆的站了足足有一分鐘。

    完全傻掉了。

    一分鐘之後。

    拖把啪嗒一聲落在地上。

    “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

    賽真看著悄無聲息的唐德,語速越來越快,他狂亂的捂著自己腦袋,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柯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沒有表情,三只眼楮緩緩的漂浮在身邊,盯著地上的男人。

    賽真大喊道︰“你媽的,你媽的,你媽的,我們究竟做了什麼!?我們搞了什麼窩奇八糟,烏了八卡,哇,咦他瑪咖,妖哇撒拉,八幾呀呼啦,c古拉¥$[email protected],烏索,無所,烏索依呀,爸爸...爸爸麻...麻麻,扣...啊...啊!啊!!”

    賽真語無倫次,瘋狂的撕扯著自己的帥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柯林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無數畫面從他腦海中急轉流過,這件事帶來的影響,以及這件事的後果。

    “彭吧呀叻...#%@¥[email protected]¥久彌@h....m去...死@*+=...抱...寶...報...報告...報告...”語無倫次的賽真好像想到了什麼,他哆哆嗦嗦的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

    柯林一驚,握住了賽真的手掌︰“你要干什麼!?”

    “告...告...告訴老師,告訴學校...”賽真萬分驚恐的說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們完了...我們完了...我們全他媽完了...”

    柯林卻劈手奪走了賽真的手機。

    “別動!”他警告賽真。

    “你要干嘛!?”

    賽真此刻已經瀕臨崩潰,他手舞足蹈大喊道︰“柯林,我們殺人了,我們把他害死了!!”

    “我讓你別動你听不見麼?”

    柯林一把抓住了賽真的衣服,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以為他是誰,他是自然人!土生土長的地球人!和我們一樣,受法律保護的。”

    “那又如何?”賽真眼淚一下涌了出來。“他死了,他被我們害死了。被你的機器,被我的程序給害死了!!”

    啪!!

    柯林重重的一巴掌抽在賽真臉上。

    這一巴掌把哭泣的賽真打懵了。

    “我們沒有害死他!”柯林冷冷的說道。

    賽真呆呆的盯著柯林。

    柯林語速極快說道︰“他自己好色,給自己的玩具加了傳動裝置,結果玩的時候不慎漏電出事了,就是這麼簡單。”

    “你...你在說什麼?”賽真目瞪口呆。

    “我說,他死于意外,死于自殺!”柯林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們只是听到聲音來到了案發現場而已。”

    賽真不寒而栗,他全身瘋狂顫抖,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柯林四處看了一眼,看到桌上還有一把打火機,那是唐德同來抽煙的家伙。他繞過瘋狂抽動的魔女,顛著腳來到那堆外賣盒旁,從地上拾起一只啃豬蹄後剩下的塑料手套,套在手上。隨後,他戴著手套,拿起了那把打火機,來到賽真面前。

    “你...要干嘛...?”賽真牙齒格格直響。

    “指紋。”

    柯林用三只電子眼盯著魔女尤麗說道︰“這東西上面有我們的指紋,我們要把指紋清除掉,清除完了之後再找學校。”

    賽真陡然拋開柯林的手,捂著頭,眼楮瞪的跟銅鈴一樣︰“你瘋了麼?你瘋了麼柯林,他是我們的校友啊!!”

    啪!!

    又一巴掌落在賽真臉上。

    “你干嘛???”

    賽真捂著臉驚恐的看著柯林。

    柯林︰“你要把我們的人生毀掉麼?你忘了莉莉絲了麼?你打算在監獄里過幾十年麼?你打算把最好的年華浪費在訴訟上麼?你還想回到福利院那種地方去麼!??”

    賽真一個哆嗦,不動了。

    柯林︰“他已經死了,無論我們做什麼,唐德已經死了,他活不了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影響降到最低,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只要燒掉證據,再把火災推到電流短路上,我們還能安然無恙的在學校里安穩呆到畢業。”

    賽真哭泣︰“我們不能這麼做...火會連他一起燒掉的...”

    柯林死死的抓著賽真的肩膀,低聲說道︰“賽真,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不是麼?你是我唯一的朋友,還記得我們小時候一起在兒童福利院的模樣麼?”

    賽真不說話。

    柯林︰“我沒有臉,什麼都看不見,是你幫我做了眼楮,對不對?給我了視覺和听覺,對不對?”

    賽真看著柯林,不啜泣了。

    柯林︰“別人看不起我的身世,罵我孽種雜種,是你一直站在我身邊,是不是?”

    賽真緩緩點點頭。

    柯林︰“你成績不好,是我把神經傳感器種在你牙齒上,把答案傳給你,我們才一起上的大學,是不是?”

    賽真繼續點點頭。

    柯林︰“我們已經走了這麼多路了,怎麼可以在這里倒下去,我們還要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人生巔峰,搞最漂亮的女人,住最漂亮的房子,開最帥的飛船,對不對?”

    賽真呆滯的看著柯林。

    “抓著我的手腕。”柯林吩咐道。

    賽真手腕如同重若千鈞,他花了足足十秒鐘,才把手掌放在柯林手腕上。柯林彎腰下,按動了打火機,點燃了了魔女尤麗身下的被單和外賣盒。紙質的外賣盒頓時起火,火焰又吞噬了魔女的tpe身體,讓它在高溫中逐漸融化,同時也吞噬了唐德的身體。

    看著面前熊熊燃燒的火焰,柯林對賽真說道︰“之後...會有無數人審訊我們,他們會來盤問我們,但無論他們問什麼,怎麼問,你都要咬牙說什麼都不知道,明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