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天下安定

    “虛數要晉升了?”王耀奇驚得站了起來,說道︰“怎麼我和他接觸了這麼些天,一點也沒有感受到?”

    沈元景笑道︰“那日李持卡在升不升境界,我等還不是察覺不到其境界?虛數道人有著師門前輩的經驗,又不急功近利,每一步都走得穩當,自然不會叫人輕易瞧出了境界。”

    王耀奇臉色變幻,多是羨慕,不過也知道自己底蘊不夠,積累不足,定然沒有希望,也只能期望下下一代能夠有所突破。

    良久,他才恢復過來,又好奇道︰“就算虛數道人要晉升,也不至于要分家把?合兩個大宗師之力,推平大覺寺,豈不更好?”

    “推平又如何?真武派也佔不去。”沈元景搖頭道︰“你前次也去過玄靈山,偌大的地方,才多少弟子?他們的功夫特殊,非資質極好的,連入門都做不到,只能求精而不在多。”

    王耀奇仔細回想,似乎正是如此。真武派幾百年下來,連耀州這一州之地,都未有完全佔據過,極不符合其天下第一大派的名頭。

    他早該想到此處,只是王家從前許多年,都不過平州地界一郡的一個中等家族而已,他能布局全州已經非常吃力,哪里會想到有佔據三、四州這樣的一天。

    “那便將半塊豐州予他。”王耀奇說道︰“左右司雲帆舍得將到口的肥肉吐出,我等如何舍不得還不算到手的地盤,平白惡了真武派。”

    沈元景點頭道︰“真武派素來與我相善,虛數道人也是沖淡的性子,就算晉升大宗師,也不會與我等為敵。若他一人,恐怕只會要豐山做道場,這次走應當要帶些人離開,確實不能缺了供奉。”

    王耀奇這才松了口氣,最大的憂慮盡去。終究是真武派威壓天下百多年,便有沈元景做後盾,他心里也難免有些慌張。

    他又笑道︰“真武派有了兩個大宗師,左右一分,威脅更大,司雲帆這般熱心,恐怕不止是結個善緣這般簡單,到底圖個什麼?”

    沈元景不以為然的道︰“相比較于世家來說,宗門的威脅並沒有多少。何況真武派兩分,西面的有大覺寺及北夷牽制,東面有王家、沈家環繞,威脅更輕才是,李家自可高枕無憂。

    不過大舅你也無需擔心,司雲帆已年邁百歲,在他死前,我等有大宗師在列的勢力,都不會有太大變化,幾十年太平可享,大舅還是想想如何經營這三州半的地盤吧。”

    王耀奇心中還有很多疑點,但見對方不想說,也不再問。隨後便去信真武派,言說已然將豐州平江北面的地盤盡數讓出,只待虛數真人入主豐山雲雲。

    ……

    司雲帆也是個有能力的帝王,在其上位後三年,聯合天理教,將兩州半地方掌控牢固,听往來商客介紹,已經是皇朝一般,天子居中,上下尊卑有序。

    西邊李演和日光法王領著李家、天理教、普渡廟、輪台宗四派聯合隊伍,已經打得西戎節節敗退,勝利在望。

    這時,又一個地榜宗師去世的消息傳來,現地榜第五位的金台派長老陳均,壽元終結。王耀奇不便前往,便派了王光起前去。

    歸後,王光起匆匆來見沈元景,說道︰“陳兄去後,前往吊唁之人絡繹不絕,可惜除了我與蕭家、清水幫及李家外,並無其他地榜宗師,甚至去的宗師都少。

    他身前高居地榜前列,風光無限,死後卻乏人問津,無非就是子孫後代不濟罷了,若得有一二地榜宗師出頭,誰敢這樣輕慢?”

    王耀奇已知對方心思,恐怕是想要照著李家老祖對李持那套,將一身功力渡給孫輩,只是王光起如今境界本就得來僥幸,殊無把握完成此事,是以想要請沈元景幫忙。

    他張了張嘴,卻不好說話,于公于私來說,對方能有此念,都是極好,只是沈元景一向頗有主意,他也不能擅自做主。

    王光起見沈元景不說話,暗自嘆氣,實在是之前自己爺孫三代,做得有些過了,以至于是正牌的舅家,卻一點也不親近。

    他現下有求于人,又不得不放下臉皮,接著說道︰“陳兄大喪之日,還有蕭家地榜宗師蕭朝蒼挑釁。我看不過,本要出手,卻不料其被陳均的一名弟子接住。

    讓人大吃一驚的是,這位並不起眼的弟子,竟然也是一位地榜宗師。原來陳均自三年前,便日夜不停的將一身功力渡給這位弟子。其人也算爭氣,真個就成功的晉級了地榜宗師境界。”

    王耀奇雖早已通過飛鴿傳書得到了消息,心中仍舊有些激蕩,說道︰“陳兄此著,也算是為我們趟出一條路來。元景,司教主的一番謀劃,終于要顯現出威力來。”

    沈元景點頭,有了前例,就再難擋住那些個家族或是門派,依葫蘆畫瓢。除非中間一連串的失敗者,才能叫人清醒一些。

    果然此事傳出後,天下轟動,暗中效仿者不知凡幾。

    ……

    沈元景便是在此時,將一本秘籍交予了王耀奇,說道︰“這功法經我修訂,直指大宗師境界,王家後輩若有出類拔萃者,專心無二,勤加修煉,可保代代地榜傳承不絕。”

    王耀奇大喜,選拔族中天才,無論嫡系旁支,一齊練習。兩月之後,進步神速者有三,讓他十分欣慰,暫緩了傳功王世恆的打算。

    可王光起心心念念傳功,求到沈元景頭上,又有王耀奇與王耀宇在一旁相勸,沈元景也只得應承下來。

    爾後王光起卻不理會族中議論,執意要將一身功力,慢慢過渡到親孫子王世德身上,而不是選擇資質優秀者。

    沈元景暗中嘆口氣,私下對王耀奇說道︰“他這樣自私,此番作為難以成事。若非大舅二舅你們都動了心思,我要實驗一番,定不會相幫。”

    王耀奇稱謝不已,由是前去布置不提。

    過得二年,李家聯軍一舉平定了西戎,其兩大地榜宗師級數的高手先後戰死,不過也帶走了台宗長老古勇。

    至此,普天之下再無大規模的爭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