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九 世界究極之地

    李鄲道此時冥冥在上,元神都似乎發生了變化。

    耳邊听到一聲輕笑︰“你難道想要爭一爭陰天子之位?”

    只見似乎在茫茫一片黑暗之中。

    中央乃是一道先天玄靜幽妙冥皇之氣落在中央。

    邊上許多如同星辰一般發著光量的神人。

    其中最近的一位,乃是一位大慈大悲的聖母形象,正是後土娘娘,為中央之神,大地神母,幽都之王,地之祖,社神之主。

    兩邊稍後,便是紫微大帝的化身酆都北陰大帝,太乙救苦天尊的化身幽冥教主,佛門的地藏王菩薩,此三者三足鼎力。

    再後面則是泰山蒿里鬼國之主,閻魔天,黃泉神女。其中黃泉神女或許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孟婆,乃是漢代便成的神靈,此外還有神荼,郁壘,玄冥,土伯,等古老之神。

    神荼郁壘為幽冥界入口的守護者。

    玄冥原本為水神,北方之神,後來水神為水官大帝,也就是大禹,所以他便成了幽寂之神。

    土伯乃是後土的下屬,古老的鬼國幽都的主人,先秦神話,便有土伯九約之說。

    再往後便是羅酆六天的魔王,其他四岳的山神,陰山的山神,天下都城隍。

    還有一十二具透露著死亡和寂滅的尸體。

    其一乃是黃之尸,身如大山一般龐大,似乎是一個死去的太古山神。

    其二乃據比之尸,乃是一個沒有頭,沒有雙手的尸體,在此處不斷的游蕩,透露出不祥的氣息。

    其三乃是女丑之尸,或者換個名字,為黃帝女魃。

    其四為奢比之尸。

    其五為戎宣王之尸,或者說是大禹的父親,鯀,其死後三年尸體不腐,大禹便從其腋下生出。

    .........

    此十二具古尸似乎佔據十二方位,代表時辰流逝,活人要變成死尸的日子要到了一般。

    而李鄲道一出現便和羅酆六天的魔王平起平坐。

    而還在李鄲道之前的閻魔天回頭看︰“嘿嘿,原來是你。”

    而剛剛對李鄲道說話輕笑的則是酆都北陰大帝。

    “這是哪里?”李鄲道一驚,自己剛剛不還在臨川郡城隍府嗎?

    “此處乃是元始天王所創造的世界究極之地。”只听見幽冥教主開口道︰“那中央一道乃是陰天子所留至妙之氣。”

    所謂先天之氣有數,上乘之氣為神,中乘之氣合為仙真,下乘之氣凝結氣府,化為洞天福地靈穴。

    “沒錯,只要能參悟此道至妙之氣,便可為陰冥主宰,便是天帝,也只低半個位格,而我等皆化作其屬神,輔佐幽冥運轉。”酆都北陰大帝開口道︰“只是沒想到你竟然也與此地有緣,被接引而來?”

    李鄲道無意這幽冥之主,也不想卷入其中,便問道︰“可能脫離此處空間?”

    “你進來此處,不過是一道識神念頭,若想出去,自然可以出去。”那後土地開口道。

    “想要進來,也可一念而入。”

    李鄲道看去,此處竟然有將近上百人,只是越是神通廣大之輩,身體越大,而李鄲道雖然和酆都六天魔王差不多位置,但是只有其十分之一大,甚至還沒有十分之一。

    而自己關于幽冥的根基有三。

    一是酆都大帝傳下酆都法。

    二是閻羅鬼帝印,三是白骨雞鳴圖其中建立的枉死城,此時有演化鬼國之根基,可以從畫中世界,通過涇陽仲山鬼市具現自幽冥世界。

    加上李鄲道成就金丹之時,命合紫微,命格升華,只要氣運足夠,便可演化帝命。

    因此有幾分鬼道氣運,在李鄲道在臨川郡城隍府霸氣外露之時,勾引動了閻羅鬼帝印中的幽冥權柄,主動與之相和。

    也就是說李鄲道如果死了,也是一方鬼王,相當于人間的一位諸侯王。

    不過萬劫陰靈難入聖,便是酆都大帝也是三千年一換屆。

    李鄲道就算當神仙,也是想要當天庭的神仙,不是地府的神仙,雖然也是位高權重。

    因此念頭一轉,便出了那世界究極之地。

    此時不過一剎那,一瞬間,恍惚並沒有經歷過,是幻覺一般。

    “起來吧。”李鄲道赦免此處諸多神靈。

    他們才敢起來。只是依然不肯抬頭看李鄲道。

    “現在可以跟我說說是這麼回事了吧?”

    李鄲道現在依然是變神酆都大帝的一個狀態。

    “這江雪兒的事情還要從半個月前說起。”長耳神開口道。

    只見一道幻境開始演化。

    “哈哈哈,我的好女兒,今日城北徐公請了媒人來說媒,你猜猜,這麼的?”

    “人家願意以兩頭豬,六只***石米面,十二匹布,一籮筐的錢,來娶你!”

    “這一籮筐就二十四貫,我的好女兒,虧得你娘我把你生得這麼干淨標志,今天才能賣上這樣一個好價錢。”

    “那城北徐公,身高八尺,樣貌俊俏,我的好女兒,你呀,比我有福氣,生來就是小姐的命!”

    “嫁過去了,那是不愁吃,不愁穿,不用操心財迷油鹽!”

    “娘!那徐公這幾年都娶了八個老婆了......”

    “這不,加上你,正好九個。”

    “那媒人說了,九乃極數,除了皇帝王爺之外,便是宰相也就這個數,你是最後一個。”

    “可是上次被徐公娶回家的那個嗎,街坊們說什麼,普通人三妻四妾也就是極致了,人家能娶第八個,是有官爵在身的。”

    “娶第七個,說什麼大丈夫三妻四妾很正常.......”

    .......

    “男人花心點算什麼,只要給錢花就好了。”江雪兒的母親道︰“哪里跟你那個死鬼老爹一樣,做個撐船的,結果河里淹死了,剩下咱們娘倆相依為命。”

    “沒錢沒勢,只能被人家欺負,為了保護你,娘吃了多少虧。”

    “什麼是好日子?娘還不知道嗎?”

    “你放心,就算是第九個,人家也是答應讓你風光大嫁,辦酒席什麼的,都不缺,不會讓你丟了面子的。”江雪兒的娘開口道。

    隨後又賣起了可憐︰“娘這一輩子,就你這麼一個女兒,還不是等著你讓我過上好日子。”

    “眼看著好日子就到跟前了,你要是不願意......那就過來這個寸,再也沒有這個店了,難道你等著跟窮小子過苦日子?”

    “哎,娘,我答應了,你別這樣。”江雪兒抵擋不住,只得服從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