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nbsp; 我愛你噢

    邊彌恍惚過後, 確實感到了股難以形容的感覺,好像是終于走到了今天,又或者是她居然走到了今天。其實她活了輩子, 前世直投身于工作, 為了公司肝腦涂地, 戀愛沒有談,工作就是她的戀愛,她無休止的加班,到了最後居然猝死在工作崗位。

    她有對得起誰啊,對得起活了那麼大的自嗎?

    可是如果再來次, 她仍舊是要為了生機選擇消耗自, 普通人賺錢太難太難了,白婧說她有演戲方面的天賦,她自也顯感覺到了自在演戲方面的進步。

    可是娛樂圈又是那麼好混的嗎, 她這世無非是為有了原帶來的這便利罷了。

    這麼想, 邊彌無端有內疚自責,好像拿了別人的東西的那種焦慮。

    算了 , 邊彌有煩躁的深呼吸了口氣,她在想什麼啊,想這個也沒用。邊彌站起身, 小希給她理了理裙擺, 無贊嘆道,“貓貓, 你今天超級漂亮, 比去領獎還要光彩奪目幾分。”

    邊彌回過神,有好意思的笑了。

    今天的訂婚典禮異常盛大,場地選在海天盛筵, 海島大公園。

    媒體多勝數,貴客紛紛來賀。

    也算是給了墨郁個背景大曝光,遠在意大利的『奶』『奶』歸,她早年在內發展的領域人脈有很多,邊彌也是才知道墨郁『奶』『奶』竟然持有盛大企業興集團的股份,每年的淨利潤分紅都高達個億。

    『奶』『奶』還沒遠赴意大利的 ,內的商業遠及如今的繁華,她也曾提點幫助過許多現如今的大企業,當然這人今天也願意捧場來參加訂婚典禮。

    畢竟墨郁未來會接班的消息,已經傳遍了這商業圈。

    意大利的龍頭老大啊,誰想巴結呢?

    再加上墨郁的老婆是中人,在娛樂圈發展,後他勢必要把產業發展到內,早點結交點壞處都沒有,相反好處多多。

    邊彌挽墨郁的手臂出現在眾人面前,白『色』禮服有曳地,索『性』這里都是草坪,潔白的裙擺青蔥的草坪意外的美麗。

    墨郁側臉低聲道,“我讓人拿給你的鞋沒穿?”他有皺眉。

    邊彌干笑了聲,“你這麼高,”她理直氣壯道,“我穿高跟鞋太矮了,我穿那個。”

    “你怎麼這麼乖,會腳疼了別喊我。”墨郁似乎有大高興的子。

    邊彌也哼了聲,卻沒有舍得生他的氣,墨郁也沒有生氣,只是做做子,私底下還是叫了人把鞋子備,就等會邊彌腳丫子舒服就換下。

    今天的粉絲也來了部分,但是都是理智粉,並沒有沖上來要什麼簽,全程壓抑激動的情,拍東拍西發微博。

    于是微博自覺也有了邊彌墨郁訂婚典禮的全程直播,粉絲自做的‘全程直播’,被公司白婧方默認的,個大粉在微博站子發起的。

    開起來,直播間里的彈幕就瘋狂涌入。

    到處都是尖叫聲。

    —好般配嗚嗚嗚個人。

    —我崽今天太漂亮了,我這啊好酸。

    —先別酸啊大家,閨女還沒出嫁呢,只是訂婚啊喂喂!

    —瞬間出戲,過話說為什麼只是個訂婚都要舉辦的這麼盛達啊,搞得我以為今天倆人結婚呢。

    —為資本啊,這是資本家的訂婚典禮,你以為是普通人呢。

    —扎了昂。

    —誒我看到了什麼??

    —????

    —祁星辰!

    —祁星辰巡嬌嬌??????

    直播間里,赫然出現祁星辰巡嬌嬌的身影,大約大粉也沒想到會拍到這個人,之間有遲疑,要是移開鏡頭太快會會有點做賊虛,本來沒事的倆人就被定成有事了。

    但是——

    啊啊,這倆人手牽手了啊!!

    站姐就個想法︰玩球,戀情曝光,這得頂替了邊彌訂婚的熱度,這行啊!

    鏡頭之下,祁星辰巡嬌嬌大約沒注意到還有直播鏡頭在呢,祁星辰這麼肆無忌憚也是為星動娛樂提前交代過了來這里的媒體,拍攝的所有視頻以及照片,事後都要進行審核,通過了他們才可以往外發。

    他交代了白婧,他巡嬌嬌的事情要隱瞞。

    白婧也同意了的。

    個人上了戀愛綜藝,在綜藝里突破了朋友的關系,有候,個人旦進去曖昧,就擺脫出來了,更何況個人有,個人懵懂,戳破了窗戶紙,就發可收拾。

    于是演變到如今假戲真做的地步,祁星辰雖然很高興,但更想保護巡嬌嬌。

    他握巡嬌嬌的手,巡嬌嬌縱然害羞,但是面對愛情更坦然,顯想要更多,所以直在祁星辰身邊蹭,只手起握他的,知道再說什麼,大約是在撒嬌。

    惹得他也忍住紅了耳朵,眼神游離了好會,才很快的俯身過去親了她下,人分離,起害羞,起小翼翼。

    巡嬌嬌抱他的手臂,躍躍欲試,蹦蹦跳跳走路,顯得很是高興。

    鏡頭之內,站姐倒吸口冷氣,徹底把鏡頭往下移,直接對草坪,空氣中陷入了種詭異的安靜,站姐想了會,手抖的拿出手機給白婧發信息。

    而直播間里,已經炸了。

    白婧看到消息的候,嘆了口氣,總覺得這幕有點眼熟啊。

    當年替邊彌墨郁勞碌的候,似乎也是這的,過還好管祁星辰還是巡嬌嬌,都是她手底下的藝人。

    祁星辰收到消息,人直接炸掉了,迅速回頭去看,還看得見邊彌的粉頭拿手機追邊彌拍個沒完,他就恨得牙癢癢,可是又沒辦法,人家也是故意拍到的,他也是沒有提前了解到會有站姐進來直播訂婚現場,說到底是自功課做的夠好。

    那現在麼……

    就是考慮戀情曝光之後的後續問題了。

    “嬌嬌。”

    “唔?”

    巡嬌嬌正咬棒棒糖,茫然的轉過頭看祁星辰,“怎麼啦星星。”

    祁星辰把手機翻過來,巡嬌嬌就看到了邊彌墨郁訂婚典禮詞條下,屬于個人的熱搜‘祁星辰巡嬌嬌戀情曝光’

    巡嬌嬌仔細看去,認真思考了會,繼而開朗道︰“那我們就公開吧,你介意吧?”

    “你……”祁星辰遲疑片刻,還沒想到該說什麼。

    巡嬌嬌就道,“剛好公開誒,我爺爺前幾天還在問我有沒有男朋友,帶回家看看,那你跟我回家去吧!!”

    祁星辰表情瞬間驚悚。

    就那個以嚴厲,苟言笑著稱的老爺子?

    訂婚典禮結束,邊彌才知道了祁星辰跟巡嬌嬌戀情曝光的事情,她看了會微博,感到非常好笑,刷了好會評論,卸妝之後,邊彌困意恆生,靠在椅子上慢慢眯上了眼楮。

    是夢嗎?

    這里高樓林立,烈炎炎之下,個二十三四歲左右的女『性』穿得體的工作服,踩高跟鞋抱文件,急匆匆的跑過了馬路,進入家大公司,她氣喘吁吁的打卡,上電梯,到了自辦公的區域,小臉被跑的紅彤彤的。

    “小彌啊,還好你到了,快點老板要的文件趕緊送進去。”

    “誒,好,這就去了。”女人抱文件,整理了下頭發,推開會議室的門,她唇角帶笑,人分發份,老板讓她講講這份報告。

    女人也從容迫的站到了投影的前方,張開了口。

    她看起來像個成功的白領,看的邊彌目瞪口呆,原無他,那張臉她再熟悉過,那是她自的臉!!

    邊彌有遲疑,她開始反省自,是是自工作能力行,為什麼在崗位上堅持了三年,她從沒有得到晉升,連老板的夸贊也沒有,每天加班加點做的也是無用功。而眼前這個邊彌,這才多久,就已經有了自獨立的辦公室!

    如果這是是她,那是誰呢?

    邊彌腦袋里冒出個想法,難道她原,是靈魂互換嗎?

    她做好星,卻做得好白領,而邊彌做好白領,卻做得好星。

    這可能就是命運吧。

    邊彌哭笑得,她精神恍惚的看眼前的邊彌,匯報完了工作,引起全場的夸贊,就連從前那個嚴肅的面癱老板,也難得的唇角帶起絲笑意,別說他笑起來,還挺帥的。

    另個邊彌結束後,去了衛生間,夢到這里就有模糊了起來。

    邊彌知道可能要抽離了,她拼命睜大眼楮,只看得見最後刻,另個邊彌抬起眼楮直視鏡子中的自,嘴巴張合,句話穩穩的傳遞到她耳中。

    “要加油生活啊,邊彌。”

    是說給她听得?

    ,更可能是說給她自听得,可她語氣堅定,姿態樂觀從容,已經于從前的邊彌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說是穿越,倒如說是個人都找到了屬于自的人生,有了自的價值。

    邊彌醒來,有茫然的『揉』了『揉』眼楮,化妝鏡前映出自的臉,她還有睡眼朦朧的很。

    這候門被推開了,是墨郁,他手里提鞋子進來,“腳疼嗎?”

    “疼也是應該的,今天這的場面。”邊彌下意識解釋了句,卻被止住了話頭,為墨郁抬起了她的腳踝,輕輕『揉』捏,“什麼候多想想自就好了。”

    邊彌撒嬌般的笑了聲,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腦門上大大的香了口,“mua!”

    “今天我很開噢。”邊彌小聲說道。

    墨郁回答,“我也很開。”

    晚上是墨郁抱邊彌回家,到此此刻祁星辰巡嬌嬌戀情曝光的熱度已經高過了邊彌訂婚,過邊彌對此樂見其成,甚至還在幸災樂禍,晚上在微信上調侃祁星辰。

    祁星辰忙的焦頭爛額,又是發聲,又是跟巡嬌嬌的家人取得了聯系。

    恐怕他以後,也會多輕松啦。

    過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個人能這麼快戳破事在起,是邊彌最近以來最高興的事情。

    晚上十二點,墨郁洗完澡出來,看到邊彌側躺在床上沒穿衣服,睡衣也沒有,淡薄的被子角松松垮垮的搭在她的身上,遮住了重點部位。

    但這的畫面分更令人動想入非非。

    墨郁瞬間熱氣上涌,眼前都變成了紅『色』。

    下刻,邊彌怔愣了秒,隨後爆笑如雷,“魚魚!你流鼻血啦!!”

    墨郁抬起手『摸』了下鼻子下面,拿開看去,果然紅『色』片。他臉『色』徒然漆黑,沒幾秒又轉成紅『色』,過後又變黑。

    邊彌囂張的笑聲還在後面,她笑的幅度過大,被單墜落,『露』出她絲毫沒有遮掩的嬌嫩身體,還真的是sg。

    此此刻,美食美景。

    美食‘邊彌’,美景也是‘邊彌’。

    都容得人拒絕,迫切的想要享用。

    這,天氣轉涼,下起了久違的大暴雨,邊彌家樓下花園里種植的大片大片的紅玫瑰,將將綻放了自的花瓣,就遭受這的天氣打擊。

    初始,雨勢是小的,顆顆砸在玫瑰花瓣上,玫瑰嬌嫩抖動,像極了羞澀的姑娘,花瓣舒展又被砸的蜷縮住。

    之後雨勢來勢洶洶,驟然加快了速度,花瓣有的被砸落在泥土里,散發玫瑰獨特的芬芳。

    雨勢轉停,晨『露』停留在玫瑰花,玫瑰花也釀造了獨屬于自的花『露』,嘗起來香甜。

    次清晨,雨停了。

    邊彌支身子起床,渾身上下的舒服讓她動動都難受,這件事情告訴她,能輕易撩撥男人,然後果是她所能想象的。

    原來從前每次,都是墨郁克制之下的結果,昨晚到最後,她都想當場裝昏逃過這劫,但是沒用!!!

    她慢慢下床,樓下廚房有聲音,是墨郁在準備邊彌要吃的東西,他看起來是那『迷』人,唇角帶絲愜意,眉宇慵懶。

    邊彌忿的哼了聲,才想起來祁星辰的事情,她拿出手機問了問他,才知道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今天大早祁星辰就去了巡嬌嬌家里,現在正在人家家里做客呢。

    邊彌站在二樓,托下巴看墨郁,越看越對自家男人滿意。

    “打算看多久啊,餓?”

    忽的,墨郁出了聲,邊彌驚,嘟起嘴巴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看你啊。”

    “那麼熾熱的目光,除了你還會有誰?”墨郁唇角勾起笑意抬起頭瞟了眼邊彌。

    邊彌聞言姍姍然,有害羞,紅了臉頰慢吞吞下樓,立馬把自賴在墨郁身上,抱他的腰趴在他背上肯丟手。

    “我好累啊,魚魚,我舒服。”

    “疼?”墨郁听這個,听了手里的事情,轉過身來檢查邊彌,邊彌脖子上留有吻痕,尤其鎖骨,以及襯衣往下的地方。

    “倒是疼……”邊彌移開目光,有惱羞成怒,“是酸麻的很,我都沒有力氣了。”

    墨郁從善如流,“我的錯,下次再叫你出力了。”

    邊彌爪子過去,“住口!”

    過,人打鬧歸打鬧,氣氛還是溫馨的。

    邊彌抱墨郁,墨郁做飯,個人低語幾分,過了會,邊彌從身後拿出張素描紙,上面畫個女人,墨郁嗯了聲測過頭來看去,“怎麼了?”

    “這個人,你覺得她怎麼?”

    墨郁凝視素描,畫中女人五官雖然並出『色』,但組合在起令人舒適,尤其她那雙眼楮亮動人,唇角的笑意也有熟悉。

    墨郁道,“拿你自的視頻ai換臉的嗎,這就是你麼。”

    “什麼呀。”邊彌嘟嘟囔囔,捏了他下。

    里卻有驚奇,為什麼墨郁能認出前世她的臉是她自啊。

    可能,這是愛情的魔力?

    管怎麼說啊……

    “我愛你噢,魚魚。”

    “知道了知道了。”

    “???”

    “我也愛你。”

    “哇哇哇,我讓你說你才說的,你是是愛我了!!”

    “我錯了,剛才逗你的。”

    個人又開始鬧開,歡歡笑笑,好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