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陸總小番外

    陸F琛第一次見甦妤時, 她緊緊跟在陸彰身邊,被陸彰牽著手護在身後。

    很漂亮的孩,一張臉還透著清純的學氣, 在學校應該很受歡迎,大概是陸彰的小朋友,這是他的第一印象,然後就沒再有了解的興趣。

    陸彰為了她,專提了一個條件,陸F琛早就讓人查這位姐姐的兒子底是什麼『性』子, 也回一句許早戀。

    他常住陸家,倒介意一個小孩住去,即便他沒有結婚子的法,也陸彰早和人鬧出事對陸家的聲譽造成影響。

    來陸家的甦妤是什麼樣的, 陸F琛關心,就算甦妤是孤兒院的,她跟著陸彰了陸家,陸家也會虧待她, 這已經算是陸家對她的優待。

    陸老爺子早就搬出老家老宅去養身體,陸家一般沒什麼人去,長期穩定的加班讓陸F琛習慣了在公司附近居住,如果是他的人還在繼續調查陸彰去的往事, 他或許還那一張照片。

    安靜夜晚被夜幕籠罩, 沙發上的陸F琛著手上的照片,有些少見的愕然震驚。

    兩張熟悉的面孔印入他的眼簾,他們手里牽著的兩個赫然是剛剛回陸家的甦妤和陸彰縮小版,配套的是一張車禍事故報告書。

    陸F琛听說他們打算出國的事,他一直以為他們兩個定居國外所以才這麼多年來沒有半點消息, 根本就沒會有車禍這種事。

    只要有一個突破口,以陸家的財和權,要得一個結果是件很簡單的事。

    陸彰和那起車禍逃了關系,只是甦妤起來沒有半點印象。

    陸F琛知道自己『性』子冷淡,除了工作之外,他對很多東西都提起興趣,但他敬重那個從小把他帶大的天才甦老師,兩人之間的關系甚至父母。

    他們夫妻突然的離世對已經是成年人的陸F琛來說是個巨大的遺憾,縱他們已經有很多年沒見,但二十多年如果沒有他的老師,也會現在健全的陸F琛,他們僅是師,還是朋友,理所然,他覺得自己身上有照顧孤兒甦妤的責任。

    陸F琛大甦妤整整十四歲,那時對她的,是單純的長輩對小輩的關注。

    陸彰選擇用保守的方法讓甦妤治眼楮,陸F琛反對。

    甦妤只要在陸家,她的眼楮遲早會治,陸彰對她的感情純,如果甦妤願意,陸F琛倒也同意甦妤嫁陸家,所以他並阻攔人說他默認甦妤是兒媳這個說法。

    他給她安排的路是順暢的,只要她足夠努,未來做什麼,都會是一帆風順。

    唯一一點讓他沒預料的,是甦妤的麻煩程度超乎他的象。

    她眼楮太,東西清,昏暗的燈光下更加是什麼東西都,在他們第一次的偶遇就摔了一跤,他扶起她之後,這孩又倒在他身上,她人被嚇了,漂亮的眼眸讓她整個人起來都呆呆的。

    陸F琛頓了頓,只是把她扶正,沒讓她發現自己一瞬間的波動。

    她確實長得錯,陸F琛否認,但她是是他那個整天捉弄人老師的兒,倒讓他產了一點懷疑。

    他敬重他的老師,卻也由衷覺得那個人的兒太可能是甦妤這種乖巧『性』子。

    初遇時的小意外只讓他對她印象深了些,但以後的處也足夠讓他意識頭疼,無論他以什麼的態度對她,她始終都在怕他,就連他提出的要求,都像是她所有壓迫的來源。

    她縴細的身形讓她起來格外的柔弱,強撐著站在他面前的模樣讓人心疼,每次在書房著她眼眶紅紅時,陸F琛都覺得比工作棘手,僅陸彰是是從來沒教她獨立,還反思自己是否要求嚴。

    陸家沒有比他還小的孩子,陸彰是被半道接回來的,被他送出國學東西,他也沒有半點對小孩的經驗。

    陸F琛能用批評下屬的嚴厲語氣,但他也做人那樣對小輩的親近,心覺自己兒要是像她這樣,那就是他教育的失敗。

    如他『性』情的冷漠,他一直贊同對孩子度的溺寵。

    陸F琛是會在無用事上費功夫的人,換做是陸彰,他或許應該已經在考慮這半道回來的孩子是否擔得起陸氏繼承人的擔子,對甦妤這種小孩,他卻只能一退再退,沒經歷大事的小孩,難以承擔重壓。

    但陸F琛也得承認,她在他的幫助下克服一切客觀因素達自己的要求時,那種自豪感遠勝于在國外的助理向他匯報陸彰的成功,尤是其著她『露』出靦腆的笑意,叫著陸叔叔時,甚至讓他覺得手癢癢,『摸』『摸』她『毛』茸茸的腦袋。

    他大概是自己了年紀,也要個像她這麼乖的兒,等以後陸彰和她結婚之後,她也確實是算陸家的人。

    甦妤活便,縱有陸家在後撐腰,但受欺負這種事,防勝防。可陸F琛知道甦妤是什麼『性』子,她會向任何人說這種事。

    她住在陸家,已經代表陸家出席幾場宴會,大家都會清楚他是什麼的態度。

    關注她是他日常的用來放松的方法,原助理和張媽都會將她所有的一切事無巨細說出來,早上多吃了一個雞蛋,中午少睡了五分鐘,晚上電視劇時感動得偷偷流眼淚了,都讓他覺得笑。

    她『性』子敏感縴細,一點小事就能把她惹哭。

    ……

    陸F琛喜歡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即她意外麻煩少,他也仍舊覺得她只是還小,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她是很會尊重人的孩,有禮貌,夠听話,很招人喜歡,所以陸F琛這輩子也沒那天晚上她會安靜待在他的身邊。

    他厭惡婚姻,潔癖他討厭和人的度親近,但自己爺爺用那種方法『逼』他,陸F琛也確實沒。

    陸F琛知道自己爺爺喜歡兩個姐姐,同樣的,爺爺對在孤兒院長大的陸彰也沒什麼感。

    他的氣很大,陸F琛在陸家長大,學的東西很多,要攔住一個小孩,在簡單,但最開始甦妤听他的話走,也是來得及的。

    陸F琛那時是有些意識清,但他腦子還是醒著的,明白這個被他保護了很久的孩,抱著樣的心思來。

    事後的狼藉讓人無法面對,她嬌|俏的面孔有些蒼白,哭起來的無辜感讓陸F琛都出罪惡,他覺得對起甦妤。

    她呼吸都是急促的,陸F琛瞬間了他的老師,他覺得自己要是死後遇他們夫妻兩個,得被他們教訓一頓。

    他吻了她止一次,後面時,甚至只是沉『迷』于她在他耳邊那幾聲嬌滴滴的陸叔叔,她太听話,太乖了。

    陸F琛排斥和甦妤的接觸,但這件事完全在他的計劃之外,甦妤對陸彰的感情純,但他也可能再同意甦妤和陸彰之間的婚事。

    是他的錯,所以他願意拿出大額的補償金給她,可她囁嚅著說要跟他時,他還是沉默了許久,視線著她緊張得攪動的手指,最後只應了一聲。

    他還是四五歲時,就已經模模糊糊感覺自己父母對自己和姐姐一樣。

    陸家那時有名是確實是有名,發展如現在,他姐姐有心髒病,大他幾歲,獨佔欲強,但凡父母分一點寵愛給他,她就又哭又鬧,他父母寵她至極,這時候也只會哄她。

    陸F琛在學習上是佼佼者,從沒讓家里人擔心,他愛說話,大家都已經習慣,如果是有佣人起久都沒听他的聲音,或許這種情況會持續更久。

    他爺爺給他請了一個甦妤的父親做老師,說是老師,但那個男人也算是個心理學的專家,陸F琛慶幸自己小時候是被他帶大的,他也將甦妤培養成下一個他,可面對甦妤時,陸F琛總有些無法應付。

    他答應讓她跟他,卻並打算再踫她,做是安撫她的情緒也,對她的愧疚也罷,他是二十出頭的愣頭青,知道怎麼克制自己。

    但也是那時,陸F琛才發現自己也是男人,他已經習慣拒絕投懷送抱的人,可他拒絕了甦妤一次又一次“單純”的試探。

    甦妤身體很單薄,打濕的睡衣貼在身上時,更顯身線,浴室就那麼大點地,他只是稍微表現一點許,她就開始眼眶發紅,等陸F琛放縱她時,對他自己來說,又是天堂和地獄的雙重折磨。

    他告訴她要『亂』吃東西,她卻只會咽得更加厲害,還會紅著眼眶他,讓人明白即她什麼也見,眼楮也是他。

    陸F琛見的美人很多,沒有下限的也有,沒有分寸于放|『蕩』的在他這里的都是黑名單,只有甦妤,他能罰她,也能說她,甚至還會因為她的只言片語,產更加膨|脹的欲|念。

    他也只是個男人。

    歡愉的同時,陸F琛只覺有一種怒氣在心中蔓延,他知道她是為了誰而親近他,如果陸彰沒有被找回陸家,那豈是任何一個能幫陸彰的人她都會做這種事?

    這個法讓他愈發悅,只覺都是陸彰會教人的錯。

    甦妤很缺乏安全感,她經常會在深黑冷清的大晚上等他回家,也會算著時間在他出差忙的時間和他打電話,這些仿佛都成了習慣,就連陸F琛都已經為她每天電話的來做準備。

    她是個很大膽的孩,曾隔著電話無數次小聲說你,陸叔叔,思念的聲音讓陸F琛沉默,甚至產幾次放棄出差回去陪她的法。

    甦妤只是個柔弱無助的孩,她從身心很需要他。

    這種法一閃而時,連陸F琛自己都會覺得可笑。大概是他身邊沒人,所以才會對這種小姑娘心軟。

    她這種都是度依賴的表現,是陸F琛一直以來最糾正的地方,但在她他的聲音之下,他只能一次次隨她。

    他下次吧,下次再告訴她許再這樣。

    可下次又下次,就像是沒有盡頭一般,連他自己都已經開始發現,他對她,超越了自己的底線。

    清晨時著她熟睡的面孔醒來似乎早已成為習慣,晚上回來沙發上的她也再自然,她愛笑,笑起來很靦腆,臉頰粉粉潤潤,眉也是彎著的,讓他也忍住心情愉悅。

    陸F琛曾經這樣靜靜地她,但她似乎還在怕他,只是被他盯著,就以為自己是犯了什麼錯,站直腰,笑意也慢慢收起來。

    甦妤的睫『毛』很長,垂下來時,總讓人出憐惜,他喜歡多余的感情影響自己對她的判斷,于是他開始讓甦妤在學校找朋友,和的男孩子交往。

    實際上陸F琛知道她太會和男孩子來往,所以他只是她能和身邊的『性』朋友多來往,他沒她會听話這種程度,主動接下顧南池拋來的橄欖枝。

    她和顧南池一起放學,和他一起聚餐,被他親近送出來,就像一對普通的男朋友一樣,般配的容貌刺眼得讓人無法忍受。

    陸F琛手里拿他們兩個的照片時,的是自己算是她的半個長輩,有權利管她戀愛的問題。

    可甦妤幸福又靦腆說著顧南池的時,陸F琛又發現自己並如象中的冷靜,他自己該給她一個教訓,告訴她男人都是單純的。

    如他象那樣,甦妤只是愣了一會兒就接受了他,可她顫抖的身體在告訴他,她害怕他,比任何一次都要害怕。

    陸F琛已經是什麼都懂的年輕人,知道她在怕什麼,但他可能告訴她自己怒氣的源頭,只能說她和顧南池合適,可他心里在什麼,只有他知道。

    接下來的一切都在脫離他的掌控,他見得甦妤的眼淚,她很乖,很听話,流淚的時候,代表她真的難和傷心。

    陸F琛漸漸在要要告訴她有關她父母的事,但她似乎已經放下了以前的事,猶豫之下,他還是願意她為父母的去世而難。

    可她做了那麼多,全是為了陸彰。

    被狠狠玩|弄的感覺讓陸F琛第一次覺得心寒,心寒甚至說出了情人兩個字,他從沒對任何人抱有期待,只有她一樣。

    甦妤仿佛天懂得該怎麼掌控他的心理,一步步讓他覺得她離開他,只能更偏寵她時,她又在得他的信任之後,甩了他一巴掌,讓他瞬間清醒來。

    在欺騙他之後,她卻仍然能笑眯眯的,叫著陸叔叔。

    陸F琛著她,最後還是沒把自己心底的怒氣沖向她。

    或許情人的關系,反倒更能讓他理清自己對她的法。

    ……

    他們在確認關系之後,卻並沒有陸F琛所像的那樣存在明顯的上下級,比起他在試圖讓自己冷靜心思,甦妤仿佛格外熱衷于對履行情人的務。

    她在家等著他,或許又是睡在沙發上,陸F琛每天晚上都會這件事。

    她只是單純的喜歡和他在一起,還是為了陸彰斷絕後路,于陸F琛而言,都已經太重要。

    他早就清楚自己的法,甚至已經在用顧南池做幌子,再逃避也沒有用。

    陸F琛是沉穩的,又覺得自己大抵是冷靜了頭,居然會有連她騙他都介意的一天。

    她是那麼怕寂寞的孩,即她騙了他,為此願意成為他見得光的情人,陸F琛竟也只覺陪她夠。

    讓他最為安的,甚至是他的年紀。

    對一個男人來說,他正值壯年,但對甦妤來說,他是陸叔叔,大她十幾歲。

    明明未來還遠,但他卻已經忍住考慮如果自己沒了之後,她一個小姑娘該怎麼辦?即他給她錢,給她房,他也沒覺得她高興哪里去,她像只要他陪著,就已經高興得得了。

    清她的心思,並是一件難事,可真正琢磨透她的法,又是另外一件事。

    平淡的活讓他都快忘了遠在國外的陸彰,直甦妤眼楮了之後,他才覺得該做些什麼。

    即讓陸彰回國,為的也是讓他和甦妤的關系搬上明面,他甦妤成為暗地里見得光的情人,他甚至開始要一個屬于他們自己的孩子。

    只他沒陸彰會膽子大把甦妤帶出國。

    兩個人僵持在監控里很明顯,甦妤是被陸彰幾句話打動的,陸F琛知道以什麼理由帶走她最為簡便,甦妤只會為了那一個答案跟他走。

    陸F琛沒有哪一刻對陸彰有如此大的敵意,怒火從心底燒起來,即陸彰是陸家隱私下的孩子,對陸F琛來說,他也是未來繼承陸家要用的工具。

    陸彰出乎意料的會藏人,陸F琛找她時,時間都已經去一個多月,她又瘦了,臉『色』是蒼白的,發燒讓她有些意識清,整個人都像燒著了樣,陸F琛壓抑的怒氣瞬間為心疼。

    陸彰明明一點都沒照顧她,卻還是為了避免讓他找甦妤而一個多月來她,自私至極。

    陸F琛抱著甦妤離開時又氣又怒,用了自己半修養才壓下那股對陸彰的怒。

    但這一次的離讓他再次確認自己的法,他該和甦妤有一個更為正式的關系。

    ……

    『露』『露』小時候很安靜,但等她四五歲後,就逐漸開始展『露』頑皮的本『性』,家里數她年齡最小,誰都寵著。

    甦妤對她的撒嬌沒有任何招架之,陸F琛很少會慣著她,比如這麼大了該一個人睡的事,陸F琛格外堅決。

    『露』『露』小小年紀,懂得卻少,總是抱著他的腿服氣道︰“今天該和媽媽一起睡了,久都沒見媽媽,你上次偷偷出差就是去找媽媽。”

    陸F琛只會面改『色』『摸』她的頭道︰“你很厲害,僅腦子聰明,連獨立『性』也比和你媽媽強,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敢一個人睡,真羨慕你,厲害,就做你這樣。”

    『露』『露』最听得夸,一听平時什麼都太說的爸爸夸自己厲害也有些飄飄然,沒幾句話就說那吧,把和媽媽讓給你一天,讓剛從廚房出來的甦妤都有些佩服。

    他們這麼長的關系,也算是老夫老妻,甦妤以前都沒他這麼會誆小孩。

    這已經是『露』『露』讓出的第一天,或者該說『露』『露』根本就沒斗贏這只老狐狸。

    陸F琛準備要第二個孩子,甦妤那時候的工作也已經走上正軌,她很久以前就是備受矚目的聲樂新人,現在走出了自己的路子,參加的演出一場接一場。

    陸F琛每一場都會出席,他幾乎收集了她所有的錄像,從她大學時期眼楮第一次上舞台現在的錄像,陸F琛手里都有。

    甦妤偶然一次下才發現他居然連她小時候去的那種比賽錄像都給剪了下來,無語笑的同時又覺得感動,但她忙也是真的忙,都一定能天天回家。

    陸F琛倒是經常飛去找她,偶爾會帶上『露』『露』,甦妤也會趕他走,她要他陪著。

    論起最忙的,大概還是陸彰,他了陸氏集團,開始逐漸接手陸F琛讓他做的事。

    陸彰對『露』『露』有些芥蒂,但耐住『露』『露』會撒嬌,他和甦妤一樣,都招架住。

    陸F琛對甦妤上次產的臉『色』蒼白印象太深,已經打算要另一個孩子,他告訴甦妤,他們有『露』『露』就夠了,需要再要第二個。

    甦妤最喜歡听他說這種話,總是會去捏他的臉,讓他笑一笑,十年少。

    『露』『露』那時就會跟著她,也跑去捏爸爸的臉,只她個頭矮矮的,爬上陸F琛的腿都得費點勁,反倒被陸F琛按住腦袋,被迫只能去掰他的手。

    今日也一樣,甦妤被他們兩父逗樂,無奈道︰“兒可是讓你拿來逗的。”

    陸F琛倒是搖頭說︰“你她,什麼都參加一份,幼兒園小朋友每次犯錯都有她,就是頑皮。”

    『露』『露』又服氣︰“媽媽說像你,你以前肯定也頑皮。”

    陸F琛頓了頓,向甦妤。

    “甦妤?這是是該解釋一下。”

    “也沒什麼,就很久以前她要講故事……算了算了,容易休息一個月,你問這麼多怎麼回答?”甦妤連忙岔開話題,“『露』『露』快回去坐著,鬧爸爸。”

    甦妤也有點心虛,畢竟哄『露』『露』是件容易事,說點小故事很正常。

    “正巧最近公司的事都用出面,明天去海邊度個半月假。”

    『露』『露』一听海就高興了,信誓旦旦說︰“那要去抓大魚,特大、特大的。”

    她個頭都沒椅子高,整天愛跳愛玩,連釣魚都坐住,更說什麼抓大魚,陸F琛實話說︰“你抓。”

    “媽媽以前就抓!她會教的。”

    甦妤轉身就又了廚房,面紅臉變,躲陸F琛挑眉的視線。

    畢竟是哄小孩嘛,夸大一下自己也是足為奇的小事,他說也能怪她,還是吃晚飯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