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姜聰林姍

    自從融合後,秦壽這個穿越者與這個世界的分身完全成為一個人。

    分身的一切也都成了秦壽所有。他的記憶、所經歷的一切,全都刻入秦壽的靈魂。明明沒有真實經歷過這些,卻讓秦壽無法從這個角色剝離出來,因為這一切都變成他自己的。

    包括對這些人的看法和情感方面,全都承襲下來。

    所以當他看到這個熟悉面孔,接著認出後面那個女人,起身看向他們︰“姜聰、林姍?”

    見他叫出兩人名字,樊啟照心說果然是認識的,也站起身哈哈笑道︰“原來你們認識秦皇,不早點說?”

    “我們也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秦皇竟然是他!”男人來到秦壽面前,很是興奮地張開雙臂與他相擁。

    分開之後,秦壽看看眼前男子,又看看旁邊的女人,有些感慨︰“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們!初中時你們兩個就走得很近,沒想到過去這麼多年還會一起出現。莫非你們兩個……”

    “我們兩個已經結婚了!”男人說道,“遺憾的是婚禮才到一半喪尸突然出現,好在我們沒有走散,可是家人都遇難了……”

    “那我不知道該恭喜還是安慰你們。”分身記憶中,姜聰跟自己在初中時候也是經常一起,關系也算不錯。至于林姍,看到她就會浮現出另一個人的影子。當時她跟孟靖形影不離,好得仿佛一個人。分身想要借她靠近初戀,姜聰跟在邊上,結果跟初戀沒成,倒是他倆湊成一對。

    一時之間,雙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樊啟照抬手看表,開口說道︰“熟人相遇確實難得!不過秦皇,咱們還有一些細節沒講明白,明早您返回華郡,時間緊迫。既然是老朋友,干脆將這兩位一起帶回去,再找時間敘舊。咱們是否先把正事談完?勞煩他們稍等片刻?”

    “也好!”秦壽點頭對姜聰、林姍說道,“我跟樊先生確實有重要事情尚未談完,你們兩個到旁邊稍等,之後再聊!”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林姍帶著歉意說了一句,拉著姜聰退到旁邊。

    秦壽沖她點點頭,請樊啟照回到位置,兩人繼續剛才的話題。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談話,雙方終于敲定詳細內容,賓主盡歡。

    晚宴也到尾聲,樊啟照命人收拾現場,全體解散。

    幸存者們各自回帳篷休息,姜聰帶著林姍這才回到秦壽面前。

    “不介意的話,到我那邊詳談!”秦壽指向營地外面自己建造的水泥樓房,基本上到別人的地盤,都會獲得對方允許先造一棟適合自己居住的房子。反正就住一次,下次過來未必再用,對方勢力求之不得,等于是秦壽幫他們造出一棟更堅實、更舒適的房屋。

    姜聰、林姍跟著秦壽,三人來到水泥樓房。

    圍坐大廳沙發,姜聰屁股剛一沾上立刻著急問話︰“老秦,這麼多年不見,你都在哪?平時根本聯系不上!怎麼突然變成天選者,還當什麼秦皇,有了那麼大的庇護所?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世事難料,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秦壽回答,“喪尸爆發時我正昏迷住院,醒來的時候看不到一個活人,醫院內全是喪尸。怎麼變成天選者的,其實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昏迷時吸入一些紅霧,運氣好沒有變成喪尸,就成了現在這樣。”

    “羨慕死我了!億萬分之一的幾率就被你踫上了?”姜聰興奮說道,“正常人吸入紅霧就變喪尸,全世界有幾個人跟你一樣,不但沒有變成喪尸還能獲得超能力的?我要有這樣的機會就好了!”

    秦壽聳聳肩,不發表意見。

    “你現在還好嗎?”姜聰激動問道,隨後反應過來,“看我這話問的!你現在是堂堂秦王朝庇護所的首領,手里有好幾萬幸存者,有著無比強大的天選者能力,甚至稱帝,能不好嗎?話說你們秦王朝的宣傳廣播內容有沒有夸大?秦王朝條件真有那麼好?我們兩個能不能跟你過去?”

    “當然可以!”秦壽笑道,“順便說一下,邢永倫、張唐、宋立功、洪楷、樂凱都在華郡,你們兩個再過去,很熱鬧了!”

    “他們都在?那挺好的!”姜聰頗感意外,更加高興。

    秦壽目光再次落到林姍身上︰“你們兩個有小孩沒?在營地還是……”

    “沒呢!”姜聰趕緊搖頭,“本來想結婚以後就要孩子,誰料突然就這樣了?現在這個情況,哪里還有心思……你呢?不會還是單身吧?”

    “我……”

    “說起來,”秦壽剛剛開口,林姍便直接打斷他,“你還記得孟靖嗎?都說初戀是最難忘的,你是不是還喜歡她?”

    “我現在身邊女人很多,”秦壽聳肩,“已經過去的事情不用再提?”

    “你是不是被她拒絕後就恨上了?不然會這麼極端?”林姍說道,“其實不能怪她,當時大家年級還小。你記恨她,恰恰說明心里有她。”

    “好了,別說這個!”秦壽不喜歡這種感覺,明明知道這些事情其實跟真正的自己無關,卻又清晰感受到完全屬于“自己”的各種情緒,說實話已經分不清楚現在的自己屬于從地球穿越來的那個,還是原本屬于這個世界的分身。

    “她在梁州寧安郡!”林姍卻繼續說道,“喪尸出現之前,本來準備坐車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之後喪尸爆發,我們在逃離的時候通過手機聯系,她在車站附近遭遇喪尸,只能原路返回。還說我們有辦法過去的話,她肯定在寧安老家等著!可是我們沒有辦法過去,之後更是斷了網絡,彼此聯系不上。這都好幾個月了,我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她從不失信,若是活著一定會在老家等待!”

    “老秦,你要不要去趟寧安?”姜聰在旁說道,“就算看在同學份上,到她老家走一趟。我們兩個陪你一起,帶你去她老家。”

    “我很擔心她!”林姍說道,“不論是死是活,你能不能帶我們過去確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