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又見同學

    見識到秦壽的能力,加上營地需要秦王朝的食物供應,尤其這次透過他的幫忙得到飛機,樊啟照姿態放得很低,除了沒有答應加入秦王朝,對這位“秦皇”可以說是禮節極度到位。

    估計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營地都要仰仗對方,通過資源換取食物和水,以及其他重要生活物資。若能確保水電供應充足,讓營地不會斷水斷電,那就更好。

    首領做出姿態,營地內其他幸存者當然不敢怠慢秦壽。事實上傳說中的天選者出現,他們對這樣的存在本身就很敬畏。

    難得的晚宴,營地頭一次這麼熱鬧。

    幸存者們壓抑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從末世到來,為了求生長時間處于恐懼和緊繃的氣氛,就算進入庇護所也不敢有絲毫放松,想要活下去,還得冒險外出收集各種資源,留在營地的也是拼命工作,為自己和他人創造更好的居住環境,幾乎喘不過氣。

    要不是“秦皇”出現,根本沒有這樣的機會。

    因此晚宴之上每個人都很激動,也很興奮。

    每個人都很好奇,“秦皇”到底長什麼樣?作為青龍國甚至整個四聖星屈指可數的天選者,到底跟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幾乎都是過來圍觀他的,卻又不敢靠得太近,所以有樊啟照等人陪著吃飯的秦壽也不覺得被冒犯。

    吃飯的時候,兩個庇護所的首領談論之後合作方面的事情,樊啟照想要交換更多秦王朝產出的物資,尤其提到自動炮台,畢竟這個防御武器宣傳片中也有出現,令人印象深刻。

    秦壽樂意跟任何勢力做交易,但是自動炮台本身不夠用,隨著地盤擴張需求更大,首先要滿足自己,只能婉言推辭。表示秦王朝其他物資都可以優惠互換,真要自動炮台,也得等到秦王朝自身穩定下來。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人群之中有對男女吃著現場免費提供的食物,拼命往里擠。

    主要是男的好奇心重,非要上前看看從華郡過來的天選者長什麼樣,女的不是很感興趣,卻被拉著無奈跟隨。

    雖說這個營地也有衛星電視,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只有樊啟照這個首領,還有身邊少數幾人有機會透過電視認識“秦皇”。這個男的也跟其他幸存者一樣,只從廣播里面听說過對方,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好奇是正常的。至于被他拉著的女人,腦子里想的是如何從會場多拿一點食物帶回帳篷偷藏起來。

    終歸男人力氣好些,所以她被拖著沒辦法執行自己的“計劃”,只能遺憾地看著免費發放的食物,心里郁悶到不行。

    要知道每一口都很珍貴,雖說會場明令禁止偷拿食物帶回帳篷,其實有不少幸存者依舊躲開視線偷藏,為自己儲備糧食。

    一直擠過人群,終于看到會場之中正與樊啟照說話的“秦皇”,女人正要埋怨幾句,拉著她的男人突然瞪大眼楮高喊一句“我靠”,指著前面激動到不行。

    女人被他嚇一跳,正想罵他一句神經,干嘛突然怪叫嚇人。順著他所指方向,一眼看到秦壽也是愣住,反過來拉著男人快步上前,企圖靠近觀察。

    跑到一半,有樊啟照的手下攔住去路,不能讓會場上任何幸存者打擾雙方領導會談。

    這對男女過不去,隔著一段距離仔細打量“秦皇”,轉頭四目相對。

    “是他吧?”男人不確定地問道。

    “是他!”女人肯定點頭,“雖然氣質變了,不可能認錯!”

    “沒想到傳說中的天選者竟然是他?”男人臉上浮現激動表情,“太意外了!你說他還認得我們嗎?”

    “應該認識吧?”

    女人不是很確定,畢竟這麼多年過去,每個人的變化都很大。

    “朋友,”男人沖攔路的幸存者說話,“正在跟首領說話的秦皇是我同學!麻煩你讓一下,我想過去找他!”

    “同學?”攔住他的幸存者回頭看看跟樊啟照談得認真的秦壽,再看看眼前這對看起來極度落魄的男女,“別扯了!大家都想近距離看他,以為找這種理由就能過去?別說你們不是,就算真是他的同學,也不能過去打擾重要談話。知不知道首領現在跟秦皇談的事情關乎到營地的發展,極其重要!退後,搗亂的話關你們禁閉!”

    “要不咱們到那邊等會?”女的拉他一下。

    男的看似轉身,像要跟著離開,結果做個假動作,突然繞開攔路的幸存者往會場跑去。

    被他繞過去,幸存者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急忙追趕,並且呼喊同伴攔截。

    旁邊又有幾個人沖過來,前後圍住男人,很快將他控制住。

    女的在後面慌了神,跑過來卻不敢插手,只能在旁邊喊話讓攔路的人放開同伴。

    那男的拼命掙扎,沖著會場那邊大喊︰“秦皇,看這邊!快看這邊!”

    會場很熱鬧,無數幸存者吃喝交談,到處都是說話聲。只是突然出現的叫喊聲更大,一下子將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過去,包括正與樊啟照認真交談的秦壽。

    樊啟照跟秦壽商量重要合作,被突然的叫喊聲打斷,不悅地看向出事的位置,大聲問道︰“怎麼回事?是誰大聲喧嘩?”

    “對不起!我們馬上把人帶走。”負責守衛的幸存者害怕樊啟照責怪,七手八腳要拖男人離開。

    “秦皇!這邊!老秦!是我啊!”男人扯開嗓子拼命叫喊。

    秦壽順著吵鬧聲看去,目光落在大喊大叫的男人身上,覺得他很眼熟,一段屬于這個世界分身的記憶很快涌現,竟然也是他的初中同學。

    見那男的不斷喊著秦皇,樊啟照好奇轉向秦壽︰“您認識?”

    秦壽點點頭︰“好像是我的初中同學。”

    听到這話,樊啟照臉上不悅之色消失︰“這可巧了!原來您的同學在我營地,真是緣分!”

    喊話讓手下放開那個男人,叫他們過來。

    得到自由的男人立刻拉著身後女人,很快跑到會場中心,到了秦壽面前激動問道︰“還認識我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