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金丹入腹照世間

    “冷靜,冷靜。”殷白帶著甦青鱗蜷縮在角落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甦青鱗。

    體內的氣海和心爐不斷的運轉著,大量的熱能被他釋放出來。

    “就算是突破鈾丹也解決不了現在這事,那一群漫天飛的人仙起碼得要有氘府才行,而能造成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估計得要有湮滅黑洞說不定才能一戰。”

    “但如果我突破鈾丹,三相催發核融拳,或許能夠將這屏障打碎。”

    殷白很緊張,但卻也很冷靜,腦海里不斷的思索著。

    他一直在計算自己這階段能否承受的住這鈾丹,要知道一顆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當然,不由天的前提是他能扛住這鈾丹。

    看著天空之中交戰的人仙數量逐漸的減少,四周的血祭已經開始了,整個青丘福地正在一點點的被熔煉成法寶胚子。

    他雖然躲在邊緣角落,但再邊緣,也是處于福地之內。

    “拼了。”殷白吐出了一口濁氣,

    體內熱能爆發,靈力模擬中子不斷的沖擊自身細胞之上,模擬著熱中子轟擊鈾-235原子後會放出2到4個中子,中子再去撞擊其它鈾-235原子,從而形成鏈式反應。

    沒錯,鈾丹並非是一顆金丹,而是將體內所有的細胞改造成模擬鈾裂變的形勢。

    再次過程之中,殷白的身體就猶如一個反應爐一般,只要能扛住身體細胞的鏈式反應形成,那麼他的身體將會在這過程之中不斷地變強,進行如同蛻變一般的強化。

    在這過程之中,身體會逐漸朝著鈾晶戰體進化。

    鈾晶戰體的高明之處,不只于一味令肉體強大到足以硬抗核爆。

    而是能夠在核爆的一瞬間,將自己的身體轉化為比金剛石還要堅固的透明晶體構造,令光、伽馬射線、中子流、核電磁脈沖等全部毫無阻礙地透體而過,不損自身,而自己所需要承受的只是核爆沖擊波造成的物理傷害罷了。

    俗稱魔免並且還具備高強度的物理抗性,又有無數的鈾丹細胞無時無刻在進行鏈式反應裂變,搭配上心爐、氣海源源不斷的誕生靈力,堪稱是打不死的小強。

    “你在這里等著,我出去一趟。”殷白的身上開始呈現出半透明的身軀,血肉與透明結晶正在一點點的重合。

    這是他體內的所有細胞在進行鏈式反應轉化為鈾丹。

    此刻的殷白已經開始過載了。

    熱中子撞擊時鈾-235原子會除了放出中子外還會放出熱,如果溫度太高,反應爐會熔掉,而演變成反應爐熔毀造成嚴重災害,因此通常會放中子吸收體也就是控制棒去吸收中子以降低分裂速度。

    那麼殷白現在就是這個反應爐,但他沒有中子吸收體,導致他體內進行鏈式反應的細胞開始熔毀他這個載體了。

    半透明質的身軀上開始涌現出大量的火光,但卻被殷白用正在形成的鈾晶戰體給束縛住了。

    要是在這里釋放開來,甦青鱗能一瞬間被龐大的能量給沖刷的連尸骨都不存在。

    整個人化作火光沖天而去,正在形成的鈾晶戰體承受住了大量的法術,殷白也逐漸將體內不斷爆發開來的能量放開束縛。

    “核融•金烏出巢。”

    殷白一聲大吼,身上的能量不斷傾瀉出來,他化作一個堪比太陽的光源。

    作為金烏降世的殺招之一,核融拳的招式配合上不斷因為鏈式反應而進行裂變產生大量能量,那些正在交手的人仙都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心悸感,轉而逃離。

    瞬息之間,細胞與靈力、熱能之間發生的能量裂變爆發出了沖擊波、瞬間核輻射、電磁脈沖干擾、核污染、光輻射等殺傷作用。

    一些慢一點的人仙來不及走,直接就被太陽所吞沒其中。

    龐大的蘑菇雲升騰而起,將血祭所需要的所有條件蒸發,連同那湛藍色的屏障都被這一顆升騰的蘑菇雲所撐破了。

    殷白咽了口唾沫,這好像有點夸張的樣子,這還只是處于半成品的鈾丹,這要是鈾丹一成,還真就如同《大日光明經》里頭所說的一顆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了。

    再加上這核融拳,是不是有點過分。

    而且這核融拳他還是第一重裂變期,這要是等到他氘府一成,使得這核融拳達到聚變期,這不得更夸張,後面好像還有湮滅黑洞來著的,這會不會跟夸張。

    只是他還沒想多少,體內不斷洶涌而出的能量又爆發出來了,想要徹底駕馭住鈾丹源源不斷生產出來的能量,必須得凝聚鈾晶戰體。

    但想要徹底凝聚鈾晶戰體,那就必須讓自己所有細胞都成為鈾丹才行,因為殷白突破倉促,導致各方面都沒有準備好。

    為了避免自己被鏈式反應給融了,只能不斷的釋放出自己承受不住的能量以此來拖延住鈾晶戰體的成型。

    “核融•金烏巡天”

    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尚未停歇的核爆再一次升騰起來,這一次更加的過分,居然爆發出了十個光源出來。

    這每一個光源都不遜色于剛才爆發出來的那一招。

    三魂老怪的陰魂被蒸發的一干二淨,甚至連他自身都被融了半個身體這才逃了出來。

    天陽神君帶著青丘狐仙,兩人不斷的將體內被核輻射、光輻射等等後遺癥排出來,這也就是他是仙,換做是未成仙的修行者,非得找一個僻靜之處安心修養才行。

    要不然的話可是要損傷了根基。

    連綿不絕的核爆過後,一切歸于平靜,此時整個青丘國基本上都被夷為平地。

    “哼,哪來的小輩,竟然敢壞了我的謀劃,該死。”天際之中,滔天血海巨浪朝著那連綿不斷的蘑菇雲層拍了過去。

    也就是等這停歇之後才敢動手,要不然這血海都能被殷白給蒸發掉了。

    “核融•金烏出巢”

    殷白渾身猶如如同透明色的晶體結構,身形化作一道白光徑直沖入那巨浪之中,龐大的轟鳴聲從血海之中爆發開來,那一大片血海瞬息被高溫蒸騰。

     嚓...

    殷白還沒有囂張多久,血海之中,一道血光打在了他的身上,磅礡的巨力伴隨著血毒不斷的深入他的體內。

    也幸好他此時細胞已經轉化為了鈾丹,那無孔不入的血毒被不斷進行鏈式反應裂變的鈾丹瞬息湮滅掉。

    但他也被這一道血光直接從空中打了下來。

    血海化作人形,散發出無邊無際的威勢。

    “區區螻蟻,真以為本座不敢動手,壞了本座的萬里血國,今日就全都留在這里吧。”滔天血海涌來,三魂老怪還沒有來得及高興這後台終于來給他撐腰這件事,整個人直接就被血海給卷了進去。

    只剩下半邊身子的三魂老怪在血海里止不住的掙扎︰“血河老魔,你不講信用,你...”

    在場剩余的人看見這一幕不由得臉色一變。

    “這老魔居然沒死,當年不是被一眾天仙地仙殺的走投無路,如今居然還敢現身。”天陽神君心里一沉,這血河老魔萬年前就已經沒有蹤跡了,不想蟄伏萬年,如今居然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以這麼多人仙祭煉法寶。

    特別是這法寶還是以一福地為胚子,此法更是可怖。

    天陽神君和青丘狐仙成道也是時日年深,但是和這血河老魔一比,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根本就不是對手。

    若是福地還在,青丘狐仙沒有陷入虛弱,那或許還有一戰之力,但如今恐怕根本就無法撼動其魔威。

    沒錯,天仙地仙擁有洞天福地確實是比人仙有優勢,但這種優勢可不是絕對的。

    人仙很多,多到離譜,特別是那些以十萬年甚至百萬年存在的人仙,根本就不懼所謂的洞天福地,活的久了,底蘊上來了,實力自然也就強了。

    靠著自身都能夠將洞天福地打爆掉。

    當然,血河老魔不在這種行列之中就是了,他還是沒辦法靠自己打破這福地,也只有趁著青丘狐仙虛弱加上三魂老怪的里應外合才能將福地作為法寶胚子祭煉,要不然還真不一定能夠贏。

    血海壓下,所有的人仙在這一刻都被拍到了地面上,整個成為廢墟的青丘國一瞬間被血海所淹沒。

    殷白抱著甦青鱗一路狂奔,他此時已經恢復了半妖的模樣,剛才那一系列突破加上反擊,令殷長生給他的那一塊玉佩承受不住那麼龐大的沖擊而破碎。

    甦青鱗倒是有些震驚,不過此時卻也不是問的時候,只能將這疑問壓在心里,但心里也生出了一絲的竊喜。

    要是殷白是個人,那她就沒機會了,如今殷白也是半妖,那或許...

    殷白的玉佩破碎掉,他沒有什麼感覺,但天陽神君和青丘狐仙卻在躲過了血海之後,兩人眼中同時閃過了一絲驚訝。

    他們沒想到自己的血脈會在這里。

    兩人以眼神瞬息交流之後,當即朝著血脈感應的方向而去,自己要跑掉,兒子也得帶走。

    只是他們兩人也不是那麼好走的,血河老魔可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們,血海漂浮,化作巨浪不斷的朝著兩人涌去。

    只是這血海之中人仙眾多,他想要煉化也是需要心神的,一個不慎那些人仙就會脫離血海逃竄。

    這一波里頭可不僅有參加壽宴的各大勢力人仙,還有他自己手下也一起被煉化了。

    如今差了很多,只能以量補質。

    萬里血國或許沒了,但千里哪怕是百里血國也可以,只要將這血國煉制出來,後續可以繼續祭煉成長。

    為此,血河老魔雖然在追殺天陽神君和青丘狐仙,但卻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使得這二人頻頻逃脫。

    至于殷白,他現在正在嘀嘀咕咕的跑路呢。

    “等我突破湮滅黑洞,不,氘府就夠了,等我突破氘府,看你能不能接得住我聚變期的金烏降世核融拳。”

    他也就是借著剛才細胞瘋狂進行鏈式反應時才敢去這麼瘋,目前的話他並不能一次性連續使用過多的核融拳,這玩意倒是不傷身體,主要是鈾丹所鏈式反應裂變出來的能量跟不上。

    要是他能接連不斷的使用出核融•金烏巡天乃至是後續的核融•萬陽不滅,還用得著跑?

    上去就敢跟血河老魔糊臉,炸到他整個人都懵逼。

    可惜,現在的他最多也就只能用出核融•金烏出巢而已。

    這三招乃是金烏降世拳里旭日東升、如日中天以及日薄西山三式鍛體拳在核融拳之中的變化所在。

    漫天血海侵蝕,殷白他有鈾晶戰體在,他根本不受影響,哪怕是血海里的血毒入體,也被他體內的鈾丹細胞給湮滅了。

    就是甦青鱗似乎有點扛不住了,臉色有些蒼白,整個人也虛弱了很多。

    這像是遭受了十一次的核爆污染,雖然殷白計算過距離而沒有正面受到沖擊,但後續的核輻射、光輻射等等依然是無法避免,整個青丘國都被波及到了,更何況是她了。

    而後是血海里的血毒,雖然說殷白不斷的以自身的核能靈力保護住甦青鱗使其不受到侵蝕,但卻依然免不了一些細微的血毒入體。

    這血海可是針對仙的,甦青鱗區區一個食氣境,哪怕只是一絲絲,她都扛不住。

    此時殷白也是有些小焦急,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段時間和甦青鱗相處還是有一些感情的,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死在自己面前,他還是做不到。

    “走。”一輪驕陽掠過殷白,一把抓起他朝著遠方而去。

    殷白瞧了眼,這不那誰嘛。

    抓住他的人正是那從血海老魔手上走脫的天陽神君。

    目前情況是天陽神君左手抱著青丘狐仙,右手抓著殷白,而殷白手上也抱著甦青鱗。

    見到天陽神君逃離,血海老魔冷哼一聲,便不再去追。

    雖說少了天仙地仙兩份,但如今卻是緊要關頭,他不能在繼續分心了,他的血國眼看就要成型了。

    一旦血國祭煉完成,將其化入道天之中,那麼他的道天便能擁有福地一般的威能,並且還不佔據洞天福地的定數,堪稱是萬古無一。

    嗯,他自認為是萬古無一,畢竟是他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必須是萬古無一。

    ...

    “這小子,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還以為需要龜丞相動手救命呢,沒想到這不聲不響居然還能夠臨陣突破。”殷長生撐著無常傘站在人心深處眺望著已經化作血海的青丘國。

    只是想著想著,心里就有點不爽。

    憑什麼他氣運沒自己高,還偏偏能夠臨陣突破,並且還能靠著臨陣突破時觸發爆種狀態,他這麼高的氣運和福緣,還有滿級的幸運,這怎麼一次都沒有觸發過。

    還都卡的死死的。

    “只能說不愧是有主角命,不過那甦青鱗好像要扛不住了的樣子...”

    凸(膆觕)

    為什麼每個主角身邊都會帶女的啊。

    光之子有公主,秦蕭帶著個白靈,邢一善帶著女鬼,殷白他現在還帶個甦青鱗,殷長生覺得整個世界都在針對他。

    明明這麼高的福緣屬性為什麼來連桃花運都踫不上呢,看看自己身邊都是些什麼玩意。

    性格不是無性就是男性。

    至于富江?

    誰把工具當人看啊。

    “應該沒事,那不有天陽神君和青丘狐仙在,估摸應該能吊住他那小女朋友的命吧。”殷長生的語氣有些不大確定。

    甦青鱗的情況有些糟糕,血毒是一回事,真正的難題是殷白的那十一次核爆帶來的後遺癥正在悄無聲息的侵蝕著甦青鱗的身體,並且似乎還在和靈力、血毒進行融合形成更加可怕的傷勢。

    這是源于基因與自身能量器官上的病變。

    就目前而言,殷長生也沒什麼好的解決辦法,除非抓住這血河老魔塞進實驗室里去看看身體的發育情況,要不然的話殷長生只能幫忙吊著命。

    他只有核和靈力方面的研究成果,對于血海和血毒以及血河老魔並不了解,他也沒辦法憑空捏造出他不知道的東西。

    那血國法寶他可以不要,但血河老魔他勢在必得。

    雖然說大部分躲在暗處的老銀幣都是看重這血國,但也有不少老銀幣是準備活捉血河老魔,因此殷長生的競爭對手也是不少。

    血河老魔當然也知道了周圍那些對他虎視眈眈的老銀幣了,不過他覺得只要自己血國一成,打肯定是打不過,但肯定是能逃的了的。

    因此他一點都不怵,甚至還有點想笑,在血國沒有煉制成果之前,不會有人出手的,甚至那些暗地里的老銀幣還得保護他的安全,讓他能夠順利的煉制出血國。

    畢竟大家都想要血國嘛,你上去手賤把東西打壞了那他們損失怎麼辦?

    只要血國一成,接踵而至的就是更加恐怖的爭斗了,這一次動手可不像是剛才那樣子小打小鬧,殷長生估計真要打起來怕是得驚天動地,起碼得讓太始界這個古老的仙道世界來一波震動才行。

    這一次得炸出不少老不死的怪物來,殷長生都得小心翼翼的多套了好幾層馬甲和殼子才敢出來,要不然誰知道會不會被那群老不死的怪物盯上。

    當然,就算老不死的怪物沒盯上殷長生,殷長生也打上了這群老不死的主意,這里頭每一個推上手術台解刨可都是大寶貝呢。

    只要解析了一個這老不死的怪物,殷長生他的《性命全解錄》和眾生神通能夠前進一大步,還能得到不少的資源呢。

    說不定都有這存在突破人仙三轉、地仙六轉、天仙九轉的存在呢,連幻月天仙這種累九世之力一飛沖天的方法都在,其他的方法肯定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