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情況混亂

    陰森詭異的稻草人,剛一出現整個空間便開始迅速暗淡,彌漫出了一陣陣說不出的不祥氣息。

    其一身腥紅,脖子彎曲,嘴巴大大咧開,帶著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漂浮在半空之中。

    “呱呱呱…”

    忽然,這只詭異稻草人向前飛去,身邊直接浮現出了大量的黑色烏鴉,密密麻麻,發出了陣陣刺耳的叫聲。

    這些黑色烏鴉乍一浮現,便鋪天蓋地向著那只黑毛巨人的頭頂盤旋而去。

    啊!

    黑毛巨人的慘叫頓時更為淒厲起來,艱難掙扎片刻,直接撲倒在地,被一群可怕的陰鼠軍趴在身上,將一身血肉啃的一干二淨。

    轉眼之間只剩下了一幅森白骸骨,再轉眼間,連帶著森白骸骨也消失不見。

    那群恐怖的陰鼠軍吞噬掉了黑毛巨人之後,立刻在甦遠的控制下向著北城門、西城門、南城門的方向狂沖而去。

    與此同時,半空中的詭異稻草人同樣控制著無數黑色烏鴉從半空中迅速飛過,尾隨在了一群陰鼠軍的後方。

    而這還不算什麼,甦遠更是將那些幽冥毒蜂全都喚來,讓它們一起狂沖了過去。

    一時間,天上地下全都是可怕的怪物。

    再加上城頭之上不斷投擲毒水、放出冷箭,讓那群沖過來的黑暗生物全都陷入驚駭,一片大亂。

    “是陰兵,他怎麼會有陰兵?”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有這麼多黑色烏鴉?”

    “不對,還有很多毒蜂,大家快閃!”

    “啊!”

    …

    慘叫聲相繼響起,那些想要對城池打主意的黑暗生物很快再次遭遇到了滅頂之災。

    之前他們專門試探過一次城池,根本沒想到城內還有這樣一群可怕的生物。

    恐怖的陰鼠軍浩浩蕩蕩,發出一陣陣吱吱吱的刺耳聲音,沿著城池迅速奔了一圈。

    所到之處,任何能夠看得見的東西統統被它們吞噬了下去。

    就算有一些強大的黑暗生物能夠勉強擋住,但還是很快被一群幽冥毒蜂和一群黑色烏鴉給包圍,發出了陣陣大叫,身軀麻痹,失去行動之力,很快慘死非命。

    外圍,那些一直遠遠注視著這處光明之城的黑暗生物無不露出絲絲驚駭。

    “大黑天死了。”

    “扶手魔君死了!”

    “快看,還有熊頭佣兵團的團長!”

    “該死的,這個城池之中怎麼會有陰兵?景天伯爵除了那些大肚子陰兵,怎麼還有這樣一群陰鼠兵!”

    “還有那群毒蜂,快看,那群毒蜂比陰兵還可怕。”

    …

    甦遠一直以詭異貓頭鷹和詭異稻草人的魂密切的注視著四周的變化。

    當見到這群黑暗生物死傷慘重,第二次被殺退之後,心中再次松了口氣。

    “這些死掉的人都不弱,比之前第一次沖過來的又要強出不知道多少,也不知這里面有沒有三大勢力的人。”

    甦遠心頭洶涌,忽然向著更遠處看去,依然能看到一道道可怕的目光在向著他這里匯聚而來。

    單是通過目光,甦遠便感受到這些人的實力無比可怕,恐怕比紅龍、司徒浩也不會弱多少。

    毫不客氣的講,現在的甦遠便如同是香餑餑一樣,誰都想沖上來咬兩口。

    這也就是黑風小鎮的各大勢力常年混戰,不會團結,但凡他們團結在一起,甦遠這里都會感覺到無比巨大的壓力。

    此刻一波波強大的黑暗生物再次被殺退,留下了數十具尸體,四面八方很快再次陷入了寂靜之中。

    黑色的陰鼠軍和詭異稻草人很快繞著城池轉了一圈回來。

    甦遠收了陰鼠軍和詭異稻草人,目視著遠處,忽然輕吸口氣,開口大喝︰“各位,本座奉景天伯爵的命令前來接管黑風小鎮,對各位絕無惡意,希望各位能夠好好配合,各位放心,只要你們能配合本座,本座絕對不會逼迫各位。”

    嗖!

    勁風呼嘯,一道黑色烏光瞬間貫穿而來,向著甦遠的面門狠狠射去。

    甦遠臉色一變,急忙倒退。

    一側的司徒浩移形換位,瞬間出現在甦遠近前,一把抓住那道黑色烏光。

    砰!

    烏光炸開,露出里面一把黑色的箭矢,約莫半米多長,手指粗細,純銅打造。

    箭尖距離甦遠的鼻尖只有幾公分距離,差點射中他的面門。

    甦遠額頭浮現出絲絲冷汗,咽了口唾沫,看著這把近在咫尺的箭矢,臉色無比難看。

    該死的!

    這群黑暗生物果然個個都是瘋子!

    自己這邊已經展露出了這樣強大的實力,他們居然還不安分,還想向自己釋放冷箭。

    若不是司徒浩出手及時,他的下場不可想象。

    “主公,讓我出去殺一下吧,這群黑暗生物不將他們徹底殺痛,他們是不會知道怕的。”

    司徒浩陰狠道。

    甦遠臉色難看︰“先等等,等景天伯爵那邊的消息再說,若是他的使者遲遲不到,再動手不遲。”

    “是,主公。”

    司徒浩只得點頭,將手中的純銅箭矢直接捏斷,化為點點銅屑,從指縫之中往外溢出。

    時間迅速。

    接下來的時間里,甦遠一直沿著城頭之處四處巡邏,隨時觀察著四周情況。

    外面大雪飄飄,寒風呼嘯,四面八方的黑暗生物始終沒停過,不斷有強大的黑暗生物想要趁機進入城池。

    不過不管什麼樣的黑暗生物,剛一靠近城池,都會被甦遠瞬間發覺。

    就這樣,轉眼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甦遠依然沒見到景天伯爵那邊的使者到來,神色越來越難看,立刻在心田中再次聯系起了牛斧、牛雲。

    此刻。

    另一個方向。

    一處無比巨大的聚居地,積雪厚重,雪花飄舞。

    景天伯爵及一群手下全都聚在這里,四面八方扎滿了厚重的帳篷。

    每一個帳篷之內都傳來一陣陣低沉的聲音,嗚嗚作響,暖風呼嘯,使得帳篷內的溫度與外界截然不同。

    巍峨的大殿之內。

    景天伯爵眼神憤怒,猛然間一拍桌子,身軀來回走動不停。

    “該死的袁烈、狼吞,居然真的聯系到了外人,埋伏我們,他真的以為只有他們能聯系到黑暗之城嗎?我現在就要聯系【黑血城】的存在,看一看究竟鹿死誰手。”

    “伯爵,有一個壞消息,剛剛派往黑風小鎮的使者全都遇害了,現在看來,袁烈伯爵他們那里多半封鎖了我們四周,我們的消息恐怕傳不出去。”

    手持水晶球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什麼?派往黑風小鎮的人全部遇害了?”

    景天伯爵雙目一寒。

    “是的,根據牛斧、牛雲的匯報,剛剛甦遠再次聯系了他們,想要請求我們的支援。”

    手持水晶球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該死的,告訴甦遠,讓他想辦法先堅持幾天,若是連這幾天也堅持不了,那他也不配成為我的屬下。”

    景天伯爵開口喝道。

    “伯爵,恕我直言,黑風小鎮那邊的情況大不一般,那些勢力敢趁這個時候突然造反,實在是太詭異了,我之前讓梅花護法推算了一下,黑風小鎮的幕後多半有其他黑暗之城的人。”

    手持水晶球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什麼?其他黑暗之城的存在?”

    景天伯爵怒笑了起來,道︰“看來盯著東來城這塊肥肉的大有人在,知道老城主不在了都在趁機行動,具體是哪座黑暗之城,可能清楚?”

    “暫時還不知道,不過甦遠那里絕對不會輕松,此人兩面三刀,性格圓滑,如果真有其他黑暗之城的人聯系他,許以利益,恐怕他真的會直投靠對方,到時候我們的背後就又多了一股敵人。”

    手持水晶球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他找死!”

    景天伯爵眼楮中迸發出可怕的殺機,在大殿內走來走去,臉色越來越陰沉,顯然在他的心中也認為甦遠是這種人。

    若是甦遠突然叛變了,那麼以他手中的那些毒蜂、陰兵,絕對能給景天伯爵帶來一場不輕的災難。

    其他黑暗之城的人雖然覬覦這里,但起碼不敢明目張膽的攻打他,因為黑暗世界深處的存在早已定下了規則,城與城之間互不干涉,嚴禁互相吞並。

    這也就使得其他的城池根本不敢在明面上派出大軍,直接動手。

    但甦遠明顯不在這條規則之內,因為甦遠不是其他黑暗之城的人,而是屬于東來城,甦遠出手,這最多是相當于東來城的內亂,是不受規則管制的。

    “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安撫甦遠,讓他不投靠其他的黑暗之城?”

    景天伯爵陰沉的道。

    調甦遠過去是為了讓甦遠鎮壓黑風小鎮,消耗甦遠力量的,但現在情況詭異,他已經根本不敢讓甦遠在那里多呆。

    換句話說,不敢讓甦遠面臨太大的壓力,不然以甦遠的性格,說叛變就叛變,到時候反而會成為他的大敵。

    “現在的甦遠多半還沒意識到黑風小鎮的情況,先滿足他的一切要求,務必不能讓他對伯爵生出不滿,只要滿足了他的需求,應該就可以暫時緩住他,到時候等他和黑風小鎮的眾多勢力徹底鬧翻之後,就算想投靠其他黑暗之城也幾乎不可能了。”

    手持水晶球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景天伯爵的心頭迅速翻滾,來回走動幾步,手掌忽然間向著桌子上再次一砸。

    “現在不顧一切給我聯系甦遠,將收集信仰之力的辦法告訴他,此外,送出一批資源,仔細地安撫他,讓他堅守幾天,等我徹底平了其他幾處領地,到時候他要什麼有什麼。”

    景天伯爵低沉喝道。

    “是,伯爵。”

    …

    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