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亞倫中毒了(大章)

    “下午三點四十,美利堅加利福利亞州的洛杉磯西海岸突發6級海嘯。”

    “海嘯波幅平均大于69米,目前已造成洛杉磯城區近26萬人失蹤,5萬多人死亡,18萬多人受傷。”

    “奇怪的是,面對這次海嘯,海嘯預警系統沒有起到任何預警作用。”

    “究竟是系統的過錯,還是人為的失誤。”

    “abc電視台艾米麗將全程跟進......”

    亞倫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看著電視機里播放的慘烈畫面。

    看了一會,他就感覺到有些頭疼,不得不關掉電視,閉上眼楮,躺了下去。

    從昨天開始,亞倫就感覺到身體有些無力,草草的結束醫院會診的工作,回來洗洗就睡。

    在床上睡了將近十個小時,醒來後他還是感覺渾身沒什麼力氣。

    請假,中午吃了點東西繼續躺在床上休息。

    可已經睡了那麼久,再睡他也睡不著,只能打開電視看看。

    可電視一開,那可怕的海嘯,那慘烈的畫面都在沖擊著他的視網膜和精神。

    沒一會,當亞倫再次感覺到那種極度無力的感覺襲來時,他只能關掉電視,閉目養神。

    這時,床頭的手機響了。

    亞倫不得不奮力爬起來,拿起手機,接通電話。

    “親愛的,洛杉磯發生大海嘯了,你們奧克蘭有影響嗎?”

    海嘯?

    影響?

    亞倫恍惚了會,趕緊甩了甩腦袋,讓自己腦袋清醒了下,然後回道︰

    “暫時沒有!奧克蘭距離洛杉磯還有不小的距離,應該影響不大。”

    “沒有就好。”

    電話那頭艾麗的聲音似乎松了口氣,接著,她又開口問道︰

    “羅德呢?這段時間他沒調皮吧?”

    羅德...

    亞倫抬頭看了眼空曠的房間,清了清喉嚨回道︰

    “呃,沒有,他最近迷上了電腦游戲,沒時間出去瞎折騰。”

    這話一出,電話那頭的艾麗似乎有些不高興。

    “就知道玩游戲,下半年都九年級了!不看書不好好學習,以後哪個精英高中會要他!”

    “精英高中不要,常青藤大學的門怎麼進!”

    “不進常青藤大學!以後工作怎麼辦!”

    “沒工作!以後哪個女孩會跟他!”

    “沒有女孩跟他!以後我還怎麼抱孫子玩!”

    這一連串的話說的亞倫都有些忍不住的發小笑,直言道︰

    “親愛的,你這擔心的有點太多了吧!羅德這小子今年才14歲!”

    然而,他沒想到,艾麗一句話把他懟的啞口無言。

    “14歲怎麼了!我14歲的時候你就騙我說你嘴巴草莓味!可甜可甜了!”

    “我...”

    亞倫底氣不足的辯解道︰

    “這不是當時情況不一樣嘛。”

    “我...”

    他還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窗戶外忽然飛進來一個人影。

    定楮一看,原來是騎著掃把的羅德。

    “羅德,你...”

    亞倫話沒問出口,電話里的艾麗繼續語言轟炸︰

    “你什麼你,把電話給羅德,我要好好教育一下他!”

    也許是看出了羅德的精神狀態不是太好,亞倫拒絕道︰

    “算了吧,有什麼話還是等回去了再說吧。”

    “艾麗?沒事,電話給我吧。”羅德收起飛天掃把,坐在床邊,向亞倫伸出了手,接過了手機。

    深吸一口氣,把情緒變換了一下,問道︰

    “咳咳,啥事!”

    五分鐘後,羅德掛斷了電話,嘆了口氣,把電話遞還給了亞倫。

    “我回來了。”

    “嗯,回來就好,出去這幾天,玩的怎麼樣?”

    玩得怎麼樣?

    羅德想到了骷髏島上的帝王組織,想到了那只骷髏蜥蜴王,想到了遠遠打了個照面的哥斯拉,還想到了回來遇到的開菊獸和暴機的‘危險流浪者’。

    至于後面的二代哨兵機器人,地下黑市,昆塔莎。

    以及界果空間厲害放著的兩枚開菊獸大腦。

    仔細想想,這一路下來,還真挺‘好玩’的。

    見羅德不語,亞倫以為他在外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一臉過來者的樣子勸解道︰

    “人生在世,遇到的十有八九都是不開心的事,把心態轉換一下,你的未來會開心很多。”

    說完,他笑了笑,拍打著羅德的胳膊,繼續道︰

    “走,帶你出去吃個大餐!好好享受一下奧克蘭的傍晚!”

    羅德沒辦法和亞倫解釋洛杉磯半個城市都變成了賽博坦的事情。

    只能嘆了口氣,跟著亞倫往門外走去。

    然而,剛出門口,關上門,還沒來得及和羅德介紹什麼的亞倫,整個人就癱軟在了地上。

    “亞倫!亞倫!”

    羅德一把攙扶住亞倫,一邊掐住人中一邊大聲呼喊。

    掐了一會後發現他依舊醒不來之後,立刻扛了起來,沖了出去。

    得虧這里是奧克蘭臨時救助醫院的宿舍,距離醫院不到兩公里。

    幾分鐘後,羅德就扛著亞倫來到了醫院的門口。

    “醫生!救人!救人!!”

    听到呼喊聲,醫院里一下子出來好幾個醫護人員,推著病床沖了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

    “不知道,一下子就暈倒了,怎麼掐都掐不醒!”

    “血壓,脈搏!”

    羅德一邊解釋一邊把亞倫抬上病床,結果抬頭一看,接診的醫護人員里居然還有熟人。

    “羅莉亞姐姐!?”

    听到他的驚呼,醫護人員中的一個女護士下意識抬起頭,同樣驚呼道︰

    “小羅德?!”

    “亞倫?”

    “怎麼回事?!”

    面對羅莉亞的疑問,羅德也是一臉疑問,把剛剛說過的話又解釋了一遍。

    听到這個解釋,羅莉亞向旁邊一個男醫生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斯特蘭奇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推著病床的羅德也把視線投向了那個男醫生。

    “亞倫醫生平時有沒有什麼用藥史?”

    “沒有!”

    “有沒有遺傳家族病史?”

    “不知道...”

    問到這,那男醫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轉過頭,讓其他醫護人員匯報數據。

    “血壓120/78mmhg,脈搏69/分,正常!”

    “意識喪失,瞳孔無放大。”

    “先去急救室!”

    眼看一行人來到急救室的跟前,羅德卻被攔了下來。

    “家屬在外等候,有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羅德把視線轉向羅莉亞,後者點了點頭後,只能松開病床的手,呆在原地等候。

    然而,當他的手不小心掛開了一點亞倫身上的衣服後。

    衣服下面那藍色斑點格外刺眼。

    半小時後,羅莉亞一臉愁容的從急救室里出來,來到羅德面前。

    “‘怪獸毒藍’感染。”

    果然!

    羅德在看到那藍色斑點後心中就有了某些猜測,但當他親耳听到後,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嚴不嚴重,有沒有治療的方案?”

    羅莉亞無言。

    這時,那個男醫生從急救室里走了出來,羅德立刻迎了上去。

    “醫生!怎麼樣了!”

    “‘怪獸毒藍’中毒,三期。”

    男醫生搖了搖頭,繼續道︰

    “屬于中晚期,換血治療的作用已經不大。”

    中晚期?!

    這幾個字像是大錘一樣錘在羅德心口,讓他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下一秒,一口不可逆的翻涌在他胸口出現,緊接著。

    “咳咳咳!”

    一口帶著冰霜的冰血從他口中溢出,掛在嘴巴上。

    羅德毫不在意的擦掉,因為他知道這是幾個小時前狂噴‘冰霜吐息’的後遺癥。

    但他不在意,面前的醫生看的心里一驚。

    紅色的血,藍色的血,甚至淡青色的血都見過。

    可這帶著冰霜的血,他還是第一次見,忍不住的詢問道︰

    “你這,要不也檢查一下吧!”

    “不用,我沒問題,老毛病了。”

    羅德很干脆的拒絕了,然後焦急問道︰

    “我現在只想知道,怎麼樣才能治他的病,花多少錢都沒問題!”

    “這不是錢不錢的事情。”醫生安慰道︰

    “如果是感染初期,還能通過換血,換骨髓的形式治療。”

    “可現在已經是中晚期了,這些病毒已經深入內髒。”

    “什麼意思!?”羅德眉頭一挑,氣直沖大腦,怒喝道︰

    “你的意思就是現在等死就行了?!”

    “那還要醫生做什麼?要醫院做什麼?”

    “信不信我現在拆了你們醫院!?”

    听到這話,羅莉亞趕緊插話道︰

    “別生氣,別生氣,羅德,馬克醫生不是說不救,我們只是告訴你病癥。”

    “亞倫醫生也是來援加州的醫生,我們肯定會盡全力救他的!”

    “你先在這等待一下,我們做個會診,一會就回來。”

    說完,她便拉著那個叫馬克的醫生退回到了急救室。

    等著急救室的門關上後,馬克醫生甩掉羅莉亞的手,詫異問道︰

    “‘怪獸毒藍’中毒三期,還需要什麼會診?”

    “讓他帶回去吃好喝好不就行了?”

    听到這話,羅莉亞趕緊止住馬克醫生繼續說下去的嘴,然後看了眼急救室門外的方向。

    確定門後沒有任何動靜以後,轉過頭,冷眼看著那年輕醫生︰

    “馬克.威爾!盡力救人是醫生的職業操守,如果你做不到,現在就可以回去。”

    說完,羅莉亞頭也不回的往里面走去。

    看著和以往小鳥依人完全不一樣的羅莉亞,馬克嘴巴動了動,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

    而門口的羅德,還沉浸在那說不出的心痛當中。

    他從界果空間里拿出手機,調出艾麗的號碼,手指即將觸踫到撥打那個鍵的時候,停住了。

    因為他不確定,自己這個號碼撥打出去,遠在亞特蘭大的艾麗她們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

    和他一樣心痛?

    悲傷?

    痛苦?

    無奈?

    可能有很大的幾率會直接坐最近的一班飛機飛過來。

    然後看著亞倫死在面前,這樣的悲痛,羅德完全無法想象。

    但如果不告訴艾麗。

    到時候自己把亞倫的遺體帶回亞特蘭大,突如其來的刺激,羅德怕艾麗會接受不了。

    相比較之下,他還是決定告訴艾麗。

    終歸,最起碼能見上最...

    就在羅德思考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低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羅德想了想,還是點下了接通鍵。

    “羅德,我是奧巴普。”

    一句話,讓羅德愣了愣,瞬間知道了來電何人。

    “總統閣下?什麼事。”

    羅德態度一般,畢竟,對方曾經給他下過黑手,而他也差一點干掉了對方。

    所以他下一秒便準備掛斷電話,可電話里跟著的一句話,讓他的手指定在了半空中。

    “亞倫中毒了,我有治的方法。”

    “你有‘怪獸毒藍’的解毒方法?!”羅德忍不住把電話重新拿起來,壓著聲音冷言道︰

    “‘怪獸毒藍’肆虐這麼久,如果有解決方案,為什麼不直接拿出來給民眾解決?”

    “據我了解!因為‘怪獸毒藍’死亡的普通民眾沒有十萬也有八萬了!”

    “你拿出解決方案,說不定還能打破美利堅總統連任兩屆的鐵律!”

    听到羅德的這話,電話里的聲音笑了笑,解釋道︰

    “開菊獸的血液病毒,本意就是為了破壞環境,破壞生態,破壞大氣而存在的。”

    “如果要克制這樣的病毒,需要的則是完全相反的能量。”

    說到這,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無奈,道︰

    “目前發現的,對‘怪獸毒藍’能起的了克制作用的,僅有用泰坦巨獸腦液制作出來的藥劑。”

    泰坦巨獸的腦液。

    怪不得。

    羅德瞬間明白為什麼這種方案沒辦法普及。

    一個泰坦巨獸就一個大腦,一個大腦能產生多少腦液?

    數量有限的可怕。

    一只泰坦巨獸有多難殺,羅德是深有體會。

    和金剛一起殺一只骷髏蜥蜴王就花費了多少功夫,多少力氣才殺死。

    換個方向,雖然自己也是泰坦巨獸,但不能自殺然後把大腦腦液取出來吧。

    不過,羅德記得,雌雄穆托的尸體似乎就在政府手上。

    說不定,對方現在手上就有解開‘怪獸毒藍’的解藥。

    待價而沽,羅德明白,所以他直接開口問道︰

    “那麼,我需要做什麼?”

    “幫我們,不,幫助美利堅的人民,解決昆塔莎的問題。”

    總統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

    羅德听完頓時皺起了眉頭

    昆塔莎的問題多難解決,他已經深有體會。

    首先那艘飛船就不是他赤手空拳能打的下來的。

    但不解決就沒辦法救亞倫。

    沉思了片刻,他再次開口︰

    “幫你解決,可以,但我需要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

    “雌雄穆托的心髒,一顆機甲心源,一枚開菊獸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