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4章

    第2134章

    但在這無盡的黑暗中,可憐到極點的光亮,始終只能照亮陳風面前不到一米距離的地方。

    所以,這條路最後的終點是哪里,誰也不會知道。

    “陳風!”

    “陳風!”

    “陳風!”

    ......

    無數的聲音在陳風的耳邊回響,陳風頭痛欲裂。

    “誰在喊我,誰在喊我,誰在喊我!”

    陳風捂著腦袋,忍受著痛苦,吼道︰“有能耐你給我出來!躲在暗處是什麼本事?”

    “陳風,你只會這麼沉淪下去嗎?”

    听到這句話,陳風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了一般,大腦瞬間清醒,劇烈的疼痛感也瞬間消失不見。

    那本來想要和黑暗融為一體的想法,也瞬間蕩然無存了。

    如果說,剛剛听到那聲音喊自己的時候,陳風還只是感覺這聲音熟悉,但並不能想起這個人是誰的話。

    那現在,听到這句話......

    “佳佳,你,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陳風抬起頭。

    “陳風,來找我,我在魔口......”

    “陳風大哥睡了這麼多天還沒醒過來,他真的沒事嗎?”

    耳邊傳來了更為清楚真實的聲音。

    鄭怡情單臂支著腦袋,坐在陳風的床前。

    看著陳風,一臉的擔憂。

    “應該沒事,說實話,我是挺意外的,段將軍居然到現在都沒有做什麼過分之舉,難道他要等陳風大哥醒過來之後,才像在玄主面前說的那樣,用嚴刑拷打審問我們嗎?”

    水凝想的比鄭怡情要更多一些。

    她確實搞不懂,為什麼段心魂執意要把她們還有陳風帶走,又為什麼帶到將軍府之後,給他們安排了一個住處多日來,不管不問。

    “陳風大哥肯定不會有事,可是我等不了了,按照他們之前的說法,玄龍一定就在這將軍府內,我我要去找他!”

    青青直接站了起來。

    “青青姑娘,我陪你!”

    一旁吳雲哲就好像一條舔狗,這兩天還是和在丁字庭院時候一樣,圍著青青身旁亂轉。

    “哼,青青姑娘和玄龍的事情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要做舔狗?”

    鄭怡情不屑道。

    “那就不關你的事了,你能做他陳風的舔狗,我就不能做青青小姐的嘛?是不是,青青小姐。”

    吳雲哲一副討好的模樣。

    “你......”

    鄭怡情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但更重要的是陳風大哥這邊。

    鄭怡情急忙偷偷看了床上陳風一眼。

    還好還好,陳風大哥還在昏睡,應該並沒有听到這些。

    而實際上,陳風已經醒了,只不過這個時候睜開眼確實太過尷尬!

    索性陳風就繼續裝睡好了!

    “吳雲哲,之前我們被帶到玄主宮的時候,可沒看到你對青青這麼在意啊,還向著自己逃走來著,你該不會以為我們都忘了吧?”

    水凝的話已經是徹徹底底的對吳雲哲在嘲諷了!

    “那,那,那能怪我嘛!”吳雲哲辯解道︰“那個時候,是個人都有求生欲的吧!”

    “青青小姐,你應該懂我的對吧!”

    吳雲哲一臉期待的把目光投向了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