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坤山女神

    “我還有八個快遞包裹沒有收。”

    蜂妖輕聲抱怨著, 仔細打量眼前的入侵者。

    她在巢穴里就感受到了莫長空的存在,雖然對方隱藏了氣息,無法確認實力深淺, 但她可以確認, 這是一只危險的成年大妖……未經通報和許可進入領地, 傷害她的領民,是想挑釁她的統治?還是有事找她?

    時代不同了, 溝通方式也不同了, 說不定對方發來了通報, 她沉迷電視劇, 沒有注意到?

    蜂妖遲疑地問︰“你們給我私信留言, 或者發消息了嗎?”

    她滿臉單純, 問得眾人一愣一愣……

    莫長空久經沙場,也搞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陸雲真懂了,他大著膽子, 笑嘻嘻地試探︰“蜜蜂娘娘, 我給你發了私信, 在你的郵箱里。”

    “咦?你有通報?”蜂妖趕緊拿出手機,笨拙地翻看起來, 動作有點像老年人在用電器,特別緩慢, 每個步驟都要想半天, 不太敢亂按, 似乎怕按壞了, “是哪個軟件?我的系統更新上有個紅點, 該怎麼操作?”

    陸雲真小心翼翼地靠近︰“我的專業是修電腦手機, 你需要幫忙嗎?”

    蜂妖抬頭, 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你會?”

    莫長空趕緊拉住他︰“小心。”

    陸雲真伸出手,示意他不要太緊張,蜂妖的眼神讓他莫名親切,就好像看到了以前拿著電腦手機上門來找他的老鄰居,老人年紀大了,學不會日新月異的電子產品,子女又不在身邊,經常出現各種小問題不懂解決,急需幫忙。

    坤興鎮的經濟不發達,也不是旅游景點,沒有就業機會,讀過書的年輕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剩下多數是老人和小孩,他們對各種網絡工具懂得並不多,大部分都是打游戲、刷短視頻或者網購。

    這里連電腦手機的維修部都沒有……

    蜂妖似乎積攢了很多問題,找不到解決方法。

    陸雲真緩緩走到她面前,接過手機,更新系統,下載軟件,屏蔽廣告,還幫忙注冊社交軟件,替她解決好幾個……包括怎麼拉黑杠精,關注好友,給喜歡的美妝博主打賞點贊吹彩虹屁之類的問題。

    蜂妖全程都是“原來如此”“果然如此”“怎麼沒想到”“你好厲害”的表情。

    她對陸雲真的好感在蹭蹭蹭地往上漲。

    陸雲真趁機打听︰“姐姐,你接觸社會不久吧?”

    蜂妖隨口答︰“我叫阿密,剛醒了兩個多月。”

    這個時間點,正是坤山修路,劉明頡和安和回鄉拍照采風的日期。

    陸雲真又問︰“你睡了多久?”

    蜂妖笑道︰“地龍翻身,我被壓在下面,好幾千年了吧?我記不太清楚,醒來的時候周圍都變了,人類多了很多有趣的東西……”

    她玩得挺開心的。

    陸雲真認真地替她把手機都整理好了,並表示不小心把郵箱的私信刪除了。

    蜂妖不懂,便信了,高高興興地夸︰“你是好人,就是不夠帥,身材不夠威武,太白淨,沒胡子,太稚嫩,像個沒技術的雛,沒啥用,否則我就讓你留下來給我做第一百八十八任丈夫……”

    陸雲真被夸得哭笑不得。

    他的桃花運就那麼差嗎?被學姐學妹們發好人卡就算了,為什麼妖魔也給他發卡?

    而且,他是雛又怎麼了?潔身自好,不亂玩感情有錯嗎?!為什麼要羞辱他作為男人的尊嚴?!說,說不定他也天賦異稟呢?

    陸雲真忽然發現莫長空也在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自己的身子,腦海里忽然想起那天幫忙洗澡的事情。

    他覺得大家都是男人,做事沒有顧忌。

    可是,他不小心看到莫長空天賦秉異的武器,瞬間就打了個哆嗦,幸好沒被發現,這事挺丟人的。

    蜂妖當前,大戰一觸即發。

    莫長空見他還在思考什麼,輕喚提醒︰“師尊?”

    陸雲真回過神來,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有些尷尬,默默吐槽︰

    看什麼看?長得帥很了不起嗎?!天賦秉異很了不起嗎?懂不懂過猶不及?!哪個倒霉鬼做你對象,都是要吃苦頭,受大罪的!

    這種事情,沒有男人不敏感。

    他絕不承認這是嫉妒!

    莫長空見師尊有些生氣,莫名其妙,趕緊收回了視線。

    “這個印記?是強打上去的?真可憐,”蜂妖再次注意到陸雲真身上的烙印,嗅了嗅味道,低聲問,“作為報答,我替你殺了這只妖魔,消除烙印,放你自由,如何?”

    陸雲真趕緊道︰“不用了,這東西挺好的。”

    這玩意是莫長空報恩的烙印,似乎挺重要的。

    蜂妖不敢置信地睜大眼︰“挺好?”

    陸雲真笑道︰“嗯,我喜歡的。”

    蜂妖眼神怪異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旁邊有點心虛又有點快樂的莫長空,忽然有些生氣。

    天地陰陽,合為正道。

    繁衍生息,萬物共榮。

    男人和男人不清不楚的事情,是錯了倫常,破壞規則,要被天罰的!

    這個人類少年心眼好,性格好,還替她修手機,斷不會做沒羞沒臊的丑事,肯定是被不要臉的壞妖怪騙了啊!

    蜂妖用力地晃著觸角,表示很不高興。

    仇尊在旁邊早就不耐煩了,他開口喝問︰“你把劉明頡和安和的靈魂搞到哪里去了?”

    蜂妖笑道︰“安和?他們做了壞事,我在處罰和教育他們。”

    陸雲真聞言,皺了皺眉頭,感覺到隱隱不對勁。

    “這個笨蛋女人也來了?”蜂妖的視線緩緩挪到了劉大根背後的安母身上,她站直了身姿,收起手機,恢復了女王的威嚴,“我本來想抽空去找她,既然你們來了,那就一起留下吧……”

    妖魔這種話,等同殺戮的宣言。

    她朝劉大根走去,向安母伸出手,白淨的指頭上,每片長長的指甲都染著鮮紅的血色。

    劉大根嚇得匍匐在地,老淚縱橫,瑟瑟發抖,他想逃,卻不敢逃。腦海里種種往事,電光火石般掠過,大部分都是夫妻陪伴明頡成長中的趣事和笑聲,最終,他絕望地閉上雙眼,只盼著能和兒子死在一塊兒,黃泉路上,沒有那麼寂寞……

    仇尊再也無法坐視不理︰“住手!”

    強敵在前,長劍刺出,一往直前,絕不退後。

    劍是古代鑄劍大師朱子山的名作,劍長三尺二,重六斤四,名“無畏”。玄門史書記載,它曾被一劍門的祖師爺夸贊過,說是很像

    他最初學劍時,師尊送的那把長劍……所以,“無畏”在一劍門里有極重要的位置。

    師長賜下此劍,是對他的最高期待。

    仇尊每天練劍,酷暑寒冬,冰霜雨雪,從不停歇。

    他平時行事急躁,可是長劍出手,神識立刻化作清明,讓千錘百煉過的劍招,化出無窮幻影。

    蜿蜒蛟龍,絢麗彩鳳,拖著萬點星光。

    瞬間,龍吟鳳鳴,鋪天蓋地的劍氣,帶著殺意,帶著少年孤注一擲的決心,四面八方,籠罩了蜂妖。

    這是《光華劍訣》里最強大的殺招之一,也是他練得最好,最有信心的招式,陪伴他擊退過無數敵人。

    光華如水,覆水難收。

    劍招出手,至死方休。

    仇尊將自己的所有一切都灌注在劍上,要與眼前的妖邪同歸于盡。

    蜂妖感覺到了殺意,慍怒,她顯出了妖身,黑白分明的眼楮漸漸化作黑色的復眼,潔白的脊背上出現了透明的蟲翅,不斷扇動,肋下生出兩只新的手,關節也變成了昆蟲的節支……強大的氣息,排山倒海地襲向周圍,佔領每一寸角落,發出高頻率的嗡鳴聲,傳遞著信息,要撲滅來襲者。

    女王的命令高于一切,所有的蜜蜂都在集中。

    空中出現了遮雲蔽日的蜜蜂狂潮,根根毒針豎起,不顧生死,不顧一切地捍衛它們的王者,終于,整個小鎮露出了真面目,化作了極致恐怖的蜜蜂巢穴。

    陸雲真的頭有些微微刺痛。

    強大的敵人面前,明明應該恐慌,可是他卻感覺不到害怕,反而有些隱隱的快樂。

    他的眼前晃過許許多多的景色,還有各種各樣的劍、妖獸和怪物的尸體,空氣中仿佛帶著刺鼻的血腥氣,塵封的戰意在剮著每一根神經……瘋狂地吶喊,卻無法釋放。

    模模糊糊中,劍在呼喚他。

    他用力地睜開眼,看著前方,卻見蜂妖周圍出現了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暈,里面含著無數根牛毛般細小的透明毒刺,布置出最凶險的防御陷阱。仇尊卻無法看見那些毒刺,直接撲進那道奪命光網。

    攔下他,快攔下他……

    陸雲真思緒混亂,喉嚨好像啞了般,怎麼也說不出話,急得要命。

    莫長空是劍靈,性情和體質都偏向妖魔,天生缺乏憐憫心。他遵循遠古的規矩,興致勃勃地觀賞著戰斗。

    他還在絞盡腦汁地思考,終于想起了那個忘記的名詞,高興道︰“師尊,她是劫道山神。”

    山神本應由天帝封禪,但是世上群山眾多,偶爾有山神隕落,暫時沒有合適的繼任者,狡猾的妖魔會趁此機會,借人類信仰,改名換姓,騙過天地,奪得山神之位,脫離妖身,化功德金身,這種非正式的封神行為,就是劫道山神。

    安和拍的石像照片上模糊不清的文字是神文。

    坤山女神,名阿密。

    縱使是劫道山神,也是神靈,不能隨意殺害,否則違背天規,有可能會被處罰。

    過去的莫長空不在乎受罰,他和師尊殺過的妖魔起碼上千只,作惡的偽神和神靈也殺過不少,偶爾也被處過刑,挨挨天雷,關上幾十年,就當閉關修煉了,從不放在心上。如今他卻不敢冒險了,人類壽命短短幾十載,若是再犯錯,他便見不到師尊了……

    曾經無拘無束,為所欲為的大妖被枷鎖纏了一重又一重,處處受限。

    莫長空忍耐道︰“再等等……”

    他不需要做什麼,只要等待就夠了,仇尊性格沖動,定會搶先出手,落入陷阱。

    修士的戰斗,生死各安天命。

    仇尊僥幸能勝,他便不需要再做什麼,搶內丹即可,若是敗了,蜂妖殺人,犯下血孽,破了神格,他正好出手,漁翁得利,順便替師尊完成任務,在客戶心里掙什麼名聲和信譽度?

    莫長空抱臂在側,守規矩,不搶怪,愉快地等待戰斗的結局。

    蜂妖的殺意越來越盛。

    仇尊毫無知覺,離毒針做的猙獰巨網,越來越近。

    剎那間,陸雲真不及多思,手持劍鞘,沖向那片絢麗的劍光,遵循體內的本能,下意識地斜斜刺了一劍……

    他沒有修士的力量,也不記得任何招式。

    這一劍沒有任何花巧,很簡單,很粗鄙,就好像孩子揮舞著樹枝,沒有章法地刺向了沖鋒中的戰士,沒有任何意義。

    可是,《光華劍訣》破了。

    流水般的劍光停滯了……

    仇尊不敢置信地看著手里被劍鞘擋住的長劍,這是他練劍十余年,就連師長都沒發現的弱點,偏偏被這個不懂劍的家伙,用胡打亂踫的招式截斷了?

    不,這決不是胡打亂踫。

    他曾經見過這招看似古拙的劍法……

    那是師門的殘卷秘傳里的三招之一,專門用來破解快劍,是祖師爺給一劍門留下的鎮門之寶,需要成為門主或者長老才可以學習。

    為什麼陸雲真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