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十一章。

    11

    咒靈還是用對待咒靈方式解決吧。

    盡管道真人不可能因脖子被折斷而亡, 但千澄不想順遂他意用殺“人”方式動手。

    畢竟這不是游戲。

    不能線。

    ……可惡啊。

    了不真人面前『露』怯,女孩子表現更趨近于游戲後期戚風,不苟言笑時透出些許淡漠冷意。

    她用自己惡意試探著, 看到身邊特級咒靈劇烈喘中臉『色』『潮』紅, 既興奮又饜足模樣。

    ……太夸張了吧。

    人類惡中誕生出詛咒,現難道靠吸食惡意生嗎?

    但他對自己態度變應該不止于此。

    千澄道真人特殊『性』,詛咒之源消失後咒靈不再新增現, 他擁有著能將人類改造成咒靈力, 沒有對應野心才說不吧?

    他看中了她什麼?又想讓她做什麼?

    “我會殺你,那之前,來聊正事吧。”

    “哦?”

    “不是你一直我這里,”千澄點了點自己額頭, “發出聒噪聲音, 想要我出來嗎?”

    “啊啊, 你果然察覺到了啊。那不是一個小小標記而已。但多虧了它,我才能收獲如此美味惡意啊……”真人臉上縫合線因惡劣笑意擴散而繃緊, “我從你惡意里提取到了有趣信息哦。”

    原來如此, 他能道自己惡意內容。

    這應當是他選中自己由, 可是,千澄惡意……除了現對準真人之外,倒都是對游戲和世界融合憤了。

    他這是道了?可是道了世界融合秘密,還能安然無恙地活著嗎?

    還是說優奈她們失蹤僅僅是巧合而已……嗎?

    千澄觀察真人, 遺憾又失望地發現, 他道並不如自己想象那麼多。他可能是道自己對世界、對那幾個咒術師們有惡意而已。

    “掉它。”

    “現還不可以哦,畢竟還有需要威脅七海學做事啊。”

    “想要我做什麼?”

    “這個嘛,就讓本人來說吧。”

    真人側開身,微笑著讓出空間, 讓千澄看到了車上存另一人。

    雪發少年冷若冰霜地注視著她︰“把虎杖悠仁帶出來。”

    千澄蹙眉,從記憶深處找到了他名字。

    ——里梅。

    兩面宿儺忠下屬。

    她對他印象止步于此。

    畢竟得兩面宿儺是魔鬼本鬼,生啖人肉更喜歡吃女人和小孩後,她和他更加看對方不順眼,劇情全部skip,對里梅——這位因料人肉而被宿儺看好留身邊詛咒師——就更冷淡了。

    唯一來往,大概就是某次不懷好意宴會邀請中。

    得美酒用處子血釀造、宴席全是人肉她面無表情地掐著廚師里梅臉將他拉來,當著宿儺面淋了他一身酒,發絲劃開要害,強迫他成自己盛酒容器,還是冰鎮。

    後被宿儺止住了。

    那之後里梅就避她如蛇蠍,現這幅勢凜人模樣反而少見。

    里梅出現目,一定和兩面宿儺有關。

    但宿儺現還是千年干尸咒物狀態呢……

    虎杖君和宿儺有什麼關系呢?

    不懂就問。

    “什麼?”

    里梅皺眉掃她一眼︰“不需要你白,你需要做到就好。”

    他又看向真人︰“這個女人真能幫到大人嗎?”

    真人聳肩︰“沒辦法,我們都進不q學院,而你要虎杖悠仁非拳擊賽季要麼學校里,要麼和五條悟伏黑惠一起。作臨時盟友,你還是給七海學解說下什麼吧。”

    里梅幾乎是狂熱道︰“那是他既定命運,是他殊榮。”

    千澄︰???

    她看里梅今天這里才是對他殊榮。

    不這麼一來,千澄隱約猜到了里梅想做什麼。

    他目無非是讓兩面宿儺重新現世。而現世需要合適人類容器,咒靈是無法作宿儺受肉。

    虎杖悠仁可能就是里梅兩面宿儺挑選培養容器。不他不是英雄母親索孩子嗎?!索不是千年前宿儺敵人嗎?關系好『亂』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里梅一定有多余手指。

    或許還不止一根。

    千澄心動了。

    ——

    她再一次睜開眼時,又回到了擁擠公交車中。

    剛才所發生一切就像做夢一樣,但有千澄、和正俯身察看她情況夏油杰道那是真發生。

    千澄睡夢中被拉入了特級咒靈存夢境,估計是夢魔『性』質咒靈。

    她僥幸安然無恙地存活了,確認眼前人是夏油杰後松了口,緊繃到出了冷汗後背貼上了座椅靠背︰“夏油老師。”

    “身體有不舒服地方嗎?”夏油杰收回了手,恰到好處社交距離,“我收到你消息後就趕來了,抱歉,還是有點晚了。”

    他溫潤目光她身上掠,落到窗外追尋著點滴咒力殘穢咒靈身上。

    對方很狡猾,四面八方都有息,起到了『迷』『惑』作用。

    千澄搖頭表示沒事

    見她沒有多說意思,兩人默契地不再談這件事。

    他們下一站下車,進入學校後,千澄叫住了他,然後才將事情原委刪減一番後告訴了他。比如,她應當不道虎杖用處。

    沒錯,剛剛還夢境里和真人結盟千澄一回到安全地方就把他給賣了。

    畢竟心動歸心動,不可能因這種由就讓無辜虎杖學涉險……對吧?

    但如果告訴老師,或許就有其他、更好辦法解決了。畢竟這是一個抓住真人好機會。

    夏油杰傾听著,及時給予反應,肯定著自己既勇敢、求助不可恥學生。

    直到她提起近日來自己身上發生變,與真人有著極大關系。她因此而對他心生憤怒與仇恨,認認真真地說︰“老師,我想親手殺他,你能幫我嗎?”

    “……好。”

    夏油杰那一瞬間,她抬起眸光中看見了無數戚風疊影。

    夏油杰不會拒絕戚風任何請求。

    家入硝子荒謬猜測一閃而,被他立即驅除,他不會將任何人作戚風替代品,不允許無法接受自己這種情感。

    年輕教師克制著,但既然已經意了,就會想辦法給學生鋪路。

    是臨走前,夏油杰說︰“對了,七海。”

    “什麼?”

    “如果有人和你說了奇怪話,都不必會他們。你隨時隨地都可以表達自己情緒,不開心、不舒服、不爽,都可以直接拒絕,可以告訴我,我來幫你解決麻煩。無論是悟那家伙還是其他什麼人都適用。”

    “奇怪話……?”

    教師說︰“你不是其他人,你是七海千澄而已。”

    “……”

    “天見,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