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死士的決然

    ‘我是個一個死士,登仙境的死士。’

    甘樊覺得,自己早在六歲那年,就已死在了那個荒野,被游蕩的野獸分而食之,成了孤魂野鬼一般。

    是師父給了自己活路,給了自己家人活路,給了他修仙修行且多活幾百年的機會。

    現在,是自己執行的最後一個任務,而做完了此事,自己就可隱姓埋名、不再回人域,找個地方用余生參悟仙人之境。

    但這次的內容,並非殺人,而是……

    “甘樊,過了這層結界就是女子國,其內生活的都是女子,實力在登仙境之上的僅有一二人。”

    戴斗篷的老師如此傳聲叮囑︰

    “你這次的任務,就是進入女子國潛伏,幾天後人域季家的少子季默會抵達女子國,你就這般如此、如此這般。”

    敗壞季家幼子的聲名?

    為何不直接一劍殺了他?

    元嬰境雖在未成仙的修士中已不算弱,可他甘樊,殺之輕而易舉。

    但這是師父給的任務,甘樊沒有問為什麼,就低頭答應了下來。

    甘樊不知道師父是為誰做事,但替師父奔波這麼多年,甘樊隱隱感覺到,自己是在為一個大家族賣命。

    他這般神魂帶著一層層枷鎖、修為再高都無法掙脫束縛的修士,就是大家族豢養的‘死士’。

    本來,計劃進行的很順利。

    季默和泠小嵐抵達女子國的那一晚,甘樊混入國師府,本來是小心翼翼、生怕被那位國師一巴掌拍死,但混入宴席後突然發現……

    這國師神念雖強,但自己想要殺她,不需要第十三招。

    ‘又一個可憐蟲。’

    只會對神靈祈禱獲得神念之力,而不懂如何修煉自身、得道長生。

    甘樊用隨身攜帶的迷魂丹,以及一點點口技——模仿女子嗓音,將這個季默引出國師府,趁對方神魂迷蒙之際,直接敲暈扛走,禁錮了他元嬰。

    接下來的事,略微出乎甘樊預料。

    師父將計劃制定的十分詳細,這讓從小就是在修行、修煉、磨礪術法、奔波賣命的甘樊,略有些不適應。

    【短時間內與女子國多名女子共度春宵。】

    這些凡俗女子,自己半仙之軀,竟……

    罷了,一個死士,沒有挑揀自己任務的權力,他甘樊為了完成師父交代的命令,主動污染了自己的半仙之體。

    再見了,純陽仙軀!

    他摸進了第一家女子的房門,對方不僅沒反抗,相反還十分主動。

    走出來時突覺神清氣爽、腳下生風,整個人宛若煥發新生,推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于是,第二家、第三家……

    他如一個將軍,意氣風發、指點方遒、潑墨揮毫、縱橫馳騁、故技重施;忽又枕戈待戰、英雄歸來、嚴陣以待、常備不懈、元氣大傷;又突然听到了木魚聲響,宛若厭倦了世間紛爭,劍老無芒、力有未逮、放馬歸田、種豆南山、悠然落日伴遠山。

    從未有過任何畏懼,不懂何為恐懼的甘樊,那晚……腿軟了。

    他咬牙堅持,變化妝容、易容成了女子模樣,在那季默被女子國國師呵斥時,在人群中尖細著嗓音,喊了一句︰

    “打死他!”

    女子國國民群情激奮,將季默吊去了城頭。

    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

    而恢復精神的甘樊,做完了計劃的最後一個步驟——將季默被吊在城頭,渾身掛滿菜葉的情形,用法寶記錄下來,並將法寶放在邊境特定的位置。

    甘樊去做了,順利完成了任務的最後一步。

    沒有得到下一步指令的他,從雲中再次看到女子國的國都時,眼底產生了一股股火焰,道心有了一絲絲異樣。

    他為什麼,不能換一種活法?

    這個時候!

    就是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北野神使!

    三言兩語救下了季默,甚至將師父安排的計劃完全打亂,更是被女子國奉為上賓,與那天衍玄女宗的當代聖女眉來眼去!

    這是他的國,是他未來的樂園!

    甘樊的理智告訴他,不能去動這個北野神使,否則會節外生枝。

    北野是人域之外人族勢力最強盛的區域,在人域也頗有名氣,那里有著祈星術,而祈星術的大月祭,普遍被認為擁有仙人境的戰力。

    他在雲上潛藏身形,想靜靜等著這些人離開女子國,可……

    心頭總是無名火起,一想到那個神使坐在華美車架上享受眾人行禮,整個國度宛若一朵盛開的牡丹,卻專門為這個神使綻放!

    ‘殺了他,嫁禍給季默。’

    ‘殺了他,嫁禍給季默!’

    自己豈不是能更好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

    師父背後的主人,或許畏懼季默背後的勢力,但北野多莽憨,說不定能重創季家。

    而他,到時候就能憑這般功勞,在女子國逍遙度日,成為女子國女性共有財產,做這女子國唯一的……

    上仙!

    甘樊沒有多想,也沒有多猶豫,念頭通達的一瞬,御空到了國師府上方,目光鎖定了早先查明的北野神使住所。

    埋伏他一波,他死定了!

    先模仿季默的嗓音,傳聲將他吸引到門前︰

    “熊兄,歇息了嗎?”

    來了。

    這個神使根本想不到,他會在這個時刻,突然出現在這個角落!

    沒想到吧,可憐人,哈哈哈!他甘樊自己都沒想到!

    這樣才能出其不意,這樣才能讓對方無跡可尋,以達到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的目的!

    季默應該用劍用的不錯,那好……

    劍蘊千靈,劫運橫生!

    長劍一抖,點出萬千劍氣,對木門後的身影激射而去!

    對方在這個距離不可能躲掉自己五成實力的一……劍……

    躲開了!

    甘樊嘴邊獰笑定格,卻見自己要殺的那個年輕人身形正飛速後退,兩顆腦袋大小的圓球法器爆發出一股璀璨清冷的光芒!

    一股浩瀚的星辰之力迎面而來,宛若山崩海嘯,竟將他推的向後急退!

    又見丈長的冰稜朝自己激射而來,甘樊目中凶光大作,陰冷的面容上略帶惱怒,手中那飲血不知幾何的仙劍,向前斬出數十道銳利劍氣。

    道道劍氣如匹練,層層震蕩撼乾坤。

    那北野神使背後綻出雙翼,竟在自己必殺的第二式之下左閃右突。

    整個木樓宛若即將倒塌的沙雕!

    正此時!

    甘樊靈識狂跳,視線邊緣捕捉到一朵盛開的蓮花,那蓮花一層層綻開,有道身影已詭異地出現在自己背後,對他點出數劍。

    來不及多想,甘樊身形翻轉,袖中飛出數十道烏光,也看到了背後襲來的那人是誰。

    她在百丈外的空中,一襲白衣、面紗若雪,正是躍神境的泠小嵐!

    叮叮叮!

    劍氣相交、劍影對踫,甘樊竟被打的連連後退,肩頭、胳膊 出一股股血箭。

    甘樊心神大震,這泠小嵐不是躍神境修士嗎?不是比自己修為低了一個大段,很難傷到自己嗎?

    看泠小嵐……右腳下點、左腳蜷起,長發向後飄散,七朵蓮花自她身周飄舞,竟是那般美不勝收,但在這般美麗之下,又藏了無邊殺機……

    甘樊一咬牙,此刻完全沒有能正面勝過這女子的把握,身形立刻就要朝空中遁。

    “女神曾言,天地有其邊界!”

    一聲大喊突然從地面傳來,甘樊低頭看去,剛好看到那波濤洶涌、罪惡深重,又衣著暴露、接不住自己第十三劍的國師,高舉著一把華美短杖。

    強烈的神念波動以國師為圓點擴散開來!

    甘樊…… 的一聲,上沖的身形竟宛若撞在一面無形牆壁上。

    正此時,國師身後突然轉出一道曼妙身影,左右高抬做虛握狀、右手向後拉扯做拉弓之形,掌心竟凝出道道光亮,凝成一把光影之弓。

    突然出現的這人,甘樊此前從未見過,但第一眼就記住了對方美麗的身形。

    弓弦震顫!

    甘樊眼前一黑,完全來不及做任何應對的他,元神突然萎靡,像是還沒修行時,被人用拳狠狠砸了下後腦。

    泠小嵐已是殺到,朵朵蓮花綻放,甘樊渾身彪起血箭!

    這是、這是陷阱!

    整個女子國應該沒有幾個人實力在他之上,而能對他造成威脅的幾人,竟在這里埋伏著他!

    還特地藏在櫃子里,藏在床榻上!

    甘樊猛地一咬舌尖,背部亮起了幾道秘紋,身形朝一側猛地挪移出數十丈,低頭噴出一大口鮮血。

    頭頂竟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圓盤,圓盤由圓環拼起,每一道圓環都在按不同的速度旋轉,其內竟囊括了星辰之理。

    ‘女子國有神靈名為‘女神’,後不知所蹤。’

    這是,那國師借來的神靈之力!

    空中走不通,只能另想他法!

    甘樊視線捕捉到,那個季默此時也已升空,風風火火朝此地殺來,而季默手中,還有數件仙寶!

    他怒吼一聲,強忍渾身傷勢打出道道流光,將袖口藏著的法器對泠小嵐洶涌砸去,身形先迂回半圈,毫無征兆地急速落下,一掌朝那個北野神使鎮壓而下!

    抓個最弱的,挾持他然後遁走!

    “熊兄!”

    泠小嵐果然緊張地喊了聲,而那個國師,還有那位美麗的陌生女仙子,也滿是驚慌地看向了那個北野神使。

    死吧!

    不過要在貧道借你性命逃生之後。

    突然間,甘樊瞳孔猛地一縮,心底警兆狂跳!

    大意了,沒辦法閃!

    甘樊只能下意識在身周爆發出全部仙力,化出數十丈長巨蟒幻象,張嘴咬向地上的男人!

    那個北野神使……突然身形一矮。

    口中發出一陣古怪的音節,身周飄著的三顆碩大水晶球光芒大作;那古怪音節是因念動詞語太過迅速,那水晶球的作用是神念增幅!

    地面木板破碎,顯露出下方那閃耀的六芒星,無邊星辰之力自地表匯聚,一顆銀白色的龍頭已然凝成,對上方沖來的巨蟒發出震天怒吼!

    那個神使身形一躍而起,居于銀龍額頭正中。

    星龍隨之躍出大地,龍身宛若透明,其內顯出諸星宿之影,龍嘴張開,竟將那巨蟒一口吞沒,沖向天穹,撞在那面圓盤之上……

    待星光炸碎,甘樊感覺自己的脖頸被人握住,一股強橫的神念沖擊著他已重傷的元嬰,元嬰已破碎、金丹已炸開。

    “嘖,祈星術離開了北野,威力直接下降了這麼多……不過這個登仙境好像更水。”

    甘樊听到了這人的喃喃自語,勉強看到了這個北野神使的面容。

    對方喃喃道道︰“這登仙境,用丹藥堆出來的?”

    “你!你……”

    泠小嵐自一旁飛來︰“熊兄!留下他魂魄拷問!”

    “不用,祈星術有一段通過燃燒生靈殘魂看他最近幾個月記憶的咒法。”

    這是甘樊听到的最後一句話,隨後便似要墜入無盡的黑暗。

    記憶……看記憶……那豈不是,那晚上發生的事都會展露給他們……

    ‘這就是男人嗎?也不過如此嘛,對不起撓傷你了哈,之前太緊張了。’

    ‘結束了嗎?不是剛……這個,你為什麼好失落的樣子,我需要為你做什麼嗎?’

    ‘不要傷心,你已經很努力了,原來這就是人域的夫妻之禮,過程很迅速呢。’

    “啊!”

    甘樊突然睜開雙眼,額頭燃燒起一層火光,嚇的吳妄將他殘軀直接扔了出去。

    泠小嵐皺眉道︰“他竟自燃了最後的元神。”

    “這是個死士吧,大概。”

    吳妄搖搖頭,看向下方那正要偷偷離去的國主和國師,朗聲道︰“還是國主大人神機妙算,知道今夜有人來偷襲,早早來此地埋伏。

    多謝國主與國師相救!”

    女子國國主抬頭看了眼吳妄,又禁不住嗤的一笑,抬手用力搖了搖。

    “天亮了來宮里找我哦!”

    吳妄含笑答應,身形自空中緩緩落下;而來遲半步的季默,此刻只能檢查檢查尸身,干些仵作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