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問由

    簡陋卻干淨的木屋中,寧兮緩緩醒了過來,轉動腦袋看了看。

    一張簡樸的木桌,四根條凳,幾個大箱子,還有就是她躺的這張床。

    屋外傳來孩童的嬉戲聲,幾個女人笑著在聊家里短,听起來氣氛很和諧。

    寧兮試著動了動,渾身痛得不行,感覺骨頭架子全散了,虛弱無力。

    躺在床上,運轉丹田的靈力修復內傷。內視一圈,真是慘不忍睹,就跟幾年沒修過的牆壁一樣斑駁。

    ‘毛團,周圍安全嗎?’寧兮問道。

    ‘安全的。兮兮你運氣真好,這個村子是獵戶村,人都不錯的。’

    寧兮安心了,閉上眼開始全力修復內傷,外界的感官完全隔離開。

    再次醒來時,內傷已經修復得差不多了,只是還很虛弱,靈力幾乎耗盡。

    再次試著坐起來,比剛才好多了,雖然也有疼痛感,但還能忍受。

    伸展手指,握拳。

    嗯!沒有問題,感覺很正常。

    伸出手臂,劃個圈,搖搖脖子,還有些酸痛。

    “吱呀”一聲,木門開了。

    一個年輕小媳婦兒端著一碗湯走進來,見寧兮醒了,微笑著說道︰“你醒了!”

    寧兮站起身鞠躬道︰“多謝救命之恩!”

    小媳婦兒趕緊將湯放在桌上,過來將寧兮扶起,“不用客氣,救你的是大姆,我只是給你熬熬湯罷了。”

    “大姆是?”

    寧兮第一次听到這個稱呼。

    小媳婦兒知道寧兮不明白,跟她解釋了一下。

    大姆,就是大祖母的意思。

    這個村子的村民都是一家人,目前身份最高的,就是他們口中的大姆,還有就是二姆。

    她們是兩姐妹,村子其他人都是她們兩人的後代。

    至于這兩人叫什麼名字,她不知道,反正跟著叫大姆、二姆就沒問題。

    小媳婦兒是孫輩的媳婦,叫孫點青,是一年前嫁進來的。

    她娘家也是這山里的獵戶。

    因為老烏山進出困難,山里的獵戶一般都相互通婚,相互之間也多有往來照顧。

    在老烏山這個小區域里,有著自己的繁榮。

    “快來,喝湯吧!”孫點青朝寧兮招招手,又向門外喊道︰“鐵球兒快去跟大姆說,客人醒了。”

    “喔!”

    屋外小孩兒扔下手里的泥蛋子,向一旁的木屋跑去。

    寧兮走到桌邊坐下,孫點青將木勺子遞給寧兮,在對面坐下,“嘗嘗我的手藝怎麼樣?”

    “謝謝!”寧兮舀了一勺湯,味道有些淡,但她卻覺得還不錯,“好喝!”

    孫點青雙手撐在桌上,看著寧兮好奇道︰“你們大戶人家,應該每天都能吃好吃的吧?富貴人家的日子是怎麼樣的呢?

    我從來沒離開過老烏山,我娘也沒離開過老烏山,阿武說外面不安全,年年打仗。”

    阿武是孫點青的丈夫,沒兩三個月會出山一趟,買些日用品。

    “外面確實年年打仗,冬季有些不好過,春夏秋還是比較安全到達。”寧兮說道。

    “真的嗎?那不打仗了,我讓阿武帶我出去看看。”孫點青高興道整個人都明媚起來。

    按現代社會來算,她也不過是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對世界充滿了好奇。

    作為大姐姐,寧兮跟她說了許多外面有趣的事情,還將自己以前的計劃說了說。

    “以後會有那種很大的工坊開到北逐郡,你們都可以去里面做工,不用這麼危險去打獵,而且工坊里掙得也不少。”

    孫點青听得滿臉微笑。

    “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們這些老獵戶,可就開心了。”一道平和又帶有一絲威嚴的聲音響起。

    轉頭一看,兩個四十歲左右的老嫗,一個穿著灰衣,一個穿著藍黑色的衣服。

    “大姆,二姆。”孫點青高興道。

    寧兮起身朝兩個人行了一個九十度大禮,“多謝兩位救命之恩!”

    “快請起!”深藍色衣服的老嫗將寧兮扶起,“出門在外,誰都有個意外的時候,伸一把手沒什麼,不必放在心上。”

    寧兮搖搖頭,“若不是二位好心,我昏迷這幾天,可能就被山里的豺狼虎豹吃掉了。”

    “不知姑娘從哪里來?”灰衣老嫗和其道。

    “我是京都人士,一路跟著商隊進了梁城,但我的目的地和商隊不同,便在梁城分道,一路向西。

    結果半道上遇到匪徒,廢了好大勁才逃出來,慌不擇路就跑到了這里。

    听點青姐姐說,這里是老烏山,距離邊關遠嗎?”

    寧兮的話半真半假,最難分辨,兩位老嫗基本也信了,至少方向沒有說錯。

    “這里距離邊境還有三天路程,而且咱們這里是深山老林,除了我們獵戶,沒人會來。”藍衣老嫗回道。

    “你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先在村里修養幾天,再做決定不遲。”

    見寧兮只是普通的遇見劫匪,兩位老嫗便也放下心來,留寧兮養傷。

    “那就謝謝兩位阿姆了。”寧兮感激道。

    這里療傷最好不過,誰都想不到她會在這里。

    接下來幾天,寧兮在村里安安心心養傷,不時教大家一些簡單新穎的小食方法,也說說他們對外界好奇的事情。

    “寧兮姐姐,外面真的那麼好嗎?我上次偷偷听大姆說,我們是前朝遺民,所以才躲到這里的。”一個小童小聲道。

    “姐姐,什麼是前朝遺民啊?”寧兮身旁的鐵球兒問道。

    寧兮摸了摸孩子的小臉蛋,說道︰“現在沒有什麼前朝遺民,你們都是大興的孩子,大興的百姓,知道嗎?”

    “可是姐姐,我們沒有戶籍,我們不是大興百姓。”

    “不管有沒有戶籍,只要你們願意走出去,大興就永遠是你們的家。

    永和帝很寬容的一個人,不會因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前朝遺民,就對你們嚴加責罰。”

    “姐姐,你又不是皇帝你怎麼知道他怎麼想的?”另一個小姑娘問道。

    寧兮想了想,“你們告訴姐姐小秘密,那姐姐也告訴你們一個小秘密好不好?”

    小家伙兒們齊齊點頭。

    “那你們要保證,不能輕易說出去。”

    “姐姐,鐵球兒最听話了,最能保守秘密了。”

    “茉茉也是。”

    “童童很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