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自作孽,不可活

    “明爺,為什麼不把她殺了?”

    “就是,這女人沖撞了你,為什麼還要把她留著?”

    月和雪分別從魂珠和萬年陰玉中飄了出來。

    剛剛發生的一切,她們可都看在眼里。

    背後下套算計人,放在她們那個時候,非得全部斬了不可,怎麼可能讓其活命。

    “相識一場,饒她們一命好了。”

    “好吧,听明爺的。”

    月和雪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明鯉作為主人,說饒了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鼠輩,算這群鼠輩命大。

    不過嘛,這不是還有她們嗎。

    作為西周武王時期的大巫師,她們對這座古墓中的情況,了如指掌。

    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掉幾個人,簡直小菜一碟。

    月扭頭,朝墓道角落點了點頭。

    墓道陰暗處,一只磨盤大的巨大尸收到信息之後,轉身朝尸洞方向爬了過去。

    接下來,明鯉一行人從水洞古墓中出來,進入了一片山谷之中。

    山谷中間是一條淺溪,兩岸都是陡峭的山坡,樹木郁郁蔥蔥。

    而山谷前方,不久之前因為下大雨剛剛發生過泥石流。

    一塊巨大的石頭將前方的河道堵住,在山谷中形成了一個堰塞湖。

    “時間不早了,這樣吧,今天晚上咱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繼續。”

    日頭向西,馬上就要躲進山的後面。

    大山深處,谷深林密,相比之下要比外面黑的早一些。

    在山谷里找了一塊適合宿營的地方之後,一行人開始安營扎寨,準備晚飯。

    吃過晚飯之後,其他人休息,守夜這種事情,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明鯉身上。

    另一邊。

    撿回一條命的梁晶晶這群汪家人開始登船,準備原路返回。

    魯王宮,是去不了了。

    靠著汪家現在這群無膽鼠輩,去魯王宮,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想要破解祖先汪臧海留下的關于長生的秘密,只能另想辦法吧。

    “吱吱吱……。”

    “什麼聲音?”

    “什麼東西?”

    “尸……,尸……,好多……。”

    “家主,尸,好多尸,尸朝我們包圍過來了!”

    “完了!”

    “快,保護家主先離開。”

    “快走!”

    密密麻麻的尸,成千上萬,從尸洞周圍的墓道中蜂擁而來。

    汪家眾人,包括梁晶晶這個汪家當代家主,全都嚇的臉上毫無血色。

    在汪家眾人愣神的時候,幾個汪家好手護著梁晶晶上船,使出吃奶的力氣劃動小船。

    尸洞內,慘叫聲此起彼伏。

    幾分鐘之後,沒了聲音。

    幾個汪家好手護著梁晶晶,甚至都不敢往後看。

    听著身後漸漸沒了聲音,他們知道,汪家眾人,都完了。

    “快快快,快點劃!”

    “嘩啦……!”

    “啊……,救命……。”

    “家主……,家主你快走……。”

    “走,往哪走,走不了了,梁晶晶,愧對汪家列祖列宗……。”

    小船即將駛出尸洞的時候,一大群尸自水中跳起,攔住了梁晶晶幾人的去路。

    走不了了。

    她們所有人,今天都得死在這里,都得去見汪家的列祖列宗。

    尸群蜂擁而上。

    幾秒鐘之後,尸洞中新添了二十多具密密麻麻齒痕不帶半點血肉的遺骸。

    汪家當代家主梁晶晶葬身尸之口,汪家這一代的好手基本全部死絕。

    想要恢復元氣,沒有個四五十年時間,絕對沒有這個可能。

    ………

    “明爺,您去休息吧,我和雪來守夜。”

    “是啊明爺,有我們兩在,絕對沒有不長眼的東西來找事。”

    月和雪兩姐妹從魂珠和萬年陰玉中飄出來,落于明鯉左右。

    守夜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主人親自上呢,交給她們就好了。

    有她們兩姐妹在,不管是人是妖是鬼是魔,絕對不會有不開眼的東西前來找麻煩。

    “行,月,雪,那就辛苦你們了。”

    “明爺,您就安心休息吧,有我們呢。”

    “我去眯一會。”

    明鯉鑽進帳篷,倒頭眯了起來,既然月和雪這麼有心,這個夜就交給她們來守好了。

    兩人實力之強,實屬罕見。

    有她們兩守夜,出不了什麼差池。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明鯉起來的時候,月和雪姐妹兩正坐在火堆旁邊,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姐妹兩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月,雪。”

    “明爺,您醒了。”

    “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

    “明爺,沒什麼。”

    那群膽敢算計明爺的汪家人全都死了,成了墓中尸的食物。

    不過這件事情,她們可不打算告訴明鯉。

    因為明鯉明確說過,饒這群汪家人一條小命。

    她們兩私下里擅自出手,驅使墓中尸弄死了梁晶晶這群汪家人。

    這是要是讓明鯉知道了,說不定會怪罪她們。

    姐妹兩怕明鯉繼續追問,打了個哈哈之後,分別閃身進了魂珠和萬年陰玉中。

    “什麼情況,肯定有什麼事不想讓我知道。”

    “隨她們去吧,我還不想知道呢。”

    明鯉往火堆了加了一些柴火,洗漱之後,開始準備早飯。

    瞧了一眼系統空間里準備的食材,米面雞蛋各種肉類。

    簡單吃點,每人做一碗牛肉面吃算了。

    把御用廚刀庖丁解牛刀拿出來,牛肉切塊炖上,把牛肉湯炖好之後,清水煮面條,一人再煎上一個荷包蛋,一頓簡單又營養的早餐新鮮出爐。

    “四弟,早上好。”

    “哇塞,牛肉面的味道。”

    明鯉這邊剛將早餐做好,準備去叫陳玉樓,鷓鴣哨幾人起床。

    聞到味道之後,陳玉樓和鷓鴣哨兩人相繼走出帳篷。

    明鯉端起牛肉面嗦了起來,順便把李老三,陳皮,吳老五,黑背老六幾人叫醒。

    這四個家伙昨天在月和雪那里受到了驚嚇,昨晚睡的特別死,天光大亮,呼嚕聲還震天響。

    要不是把他們四個家伙叫醒,估計他們能睡到明天早上去。

    吃飽喝足,將東西收拾好,一行人啟程繼續趕路。

    翻滾坍塌形成的堰塞湖之後,一行人進入了一片茂密的樹林。

    穿過樹林繼續往前,走了好幾個小時的山路。

    下午四點左右,一行人總算到達此行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