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聊天鬼才

    “……病人從病床逃跑了?還是卷了窗簾從窗戶跳下去的?”

    當心情不錯的太宰治慢悠悠品味清晨咖啡的時候,接到的就是一通如此糟心的電話。

    他的臉色瞬間便沉了下去,沒有想到經過嚴密的看守,那個受了傷的自己竟然還能夠逃出去。

    他想起那日通過短信將這個世界的太宰治約出來後,他便屏息躲在牆壁後面,用鍛煉已久的雙臂支撐自己的體重,幾乎在太宰治出現的瞬間就從牆上一躍而起,套上麻袋,然後拿起拳套一頓狂揍。

    將內心幾個月以來的憤怒和不爽通通發泄了一遍。

    為了能夠不讓璃察覺到這邊太宰治的情況,他還特意留了手,沒有攻擊那張討人喜歡的臉。

    做完這一切後,他扒了人衣服,迅速撥打救護車,並雇佣了好幾個護士監督太宰治的行動,不能讓他隨意走出醫院,否則就要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自己。

    本以為持續的時間會更久一些,沒想到,這才僅僅一周時間,太宰治就想出了逃脫的手段。

    好吧,畢竟這只太宰也是他自己,有出其不意的行動,也在意料之中。

    他毫不猶豫的以監護人的身份給閃耀星光節目組的導演打了個電話,果然得知了璃昨晚離開了大廈。

    那麼這位太宰治想去的地方,已經不言而喻了。

    雖然首領太宰治非常想一個箭步沖上去奪回璃,並順帶再揍那個太宰治一頓,但想到自己的計劃後,他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不管怎麼說,他送的那些‘禮物’都生了些效果,璃到現在都會認為是這個世界的太宰治在故意找茬,那麼好感度怎麼說也會降低一些才對。

    就算那只太宰治本人的花言巧語會讓璃暫且忘記這些事情,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事情也會一點一點沉浸在璃的心中,留下些許痕跡。

    他要做的,就是暫時忍耐,等到什麼時候璃與太宰治真正發生了分歧,什麼時候他才可以正大光明的現身。

    其實,首領太宰治並不想搞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只想帶回璃。

    他的耐心很有限,根本不能像這邊的太宰治一樣,放長線釣大魚。

    然而這邊的太宰治實在是太狗了。

    一點一點挖著他的牆角,暗戳戳的勾引璃,慢慢猥瑣發育。

    這一切都讓首領太宰治無法忍受。

    你不是喜歡撬牆角嗎!好啊,那你給我等著!

    我現在就讓你嘗嘗什麼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為了拼命的報復這邊的太宰治,首領太宰治寧可忍耐住見到璃的**,化身成挖地洞的小倉鼠,開始偷偷的往地里扒拉,並且埋了幾顆炸彈。

    當然,這樣做的結果也很明顯,璃果真是越看這邊的太宰治越來氣。

    再加上有可能是太宰治花花腸子惹惱了報復心強的女性這件事,璃的胸口就仿佛是升起了一團火,無處發泄,卻又憋的難受。

    他直接眼不見為淨,賭氣的回到了節目組內,連與太宰治商量那個俄羅斯人的事都沒來得及。

    太宰治有心想要辯解一下,但因為心里有些虛,以前的油嘴滑舌全都消失不見了,只能沉默的目送著氣呼呼的璃離開他的視線,無奈嘆息一口氣。

    隨後拿出手機,復雜的望著那還沒有刪的陌生手機號。

    想了想,還是決定試探一下。

    【二話不說將人揍一頓也太狠了吧,難不成我有哪里惹過你嗎?】

    對方回的很快,隔著屏幕都仿佛能看見‘她’的憤怒。

    【呵,我們之間的糾葛,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得清的,說實話,只揍你一頓根本解決不了我的怒火】

    太宰治感到頭皮有些發麻,用開玩笑的口吻繼續詢問道︰

    【這麼大的仇嗎?不會是因為感情吧哈哈哈】

    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首領太宰治眉宇一挑,稍微顯得有些驚訝。

    僅從這短短的幾句交談中就直接觸踫到了兩人的核心矛盾,不愧是自己,果然智商了得。

    不過對方應該還沒有猜到他已經跨越了時空。

    這明顯是違背常理的事情,就算是他自己沒有親身體會過,也必定不會相信。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揭曉這個答案呢?

    首領太宰治輕輕勾起了唇,眼底帶著些微妙的冷光,宛如逗著老鼠的貓咪一般,漫不經心的回復著︰

    【是啊,你終于明白了嗎?】

    手腕一抖,太宰治險些將手機摔倒地上。

    他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最終定格在了愁苦和無奈上。

    不是吧……還真的是情仇……

    一旦事情被打傷情傷或是由愛生恨的烙印,就會變得復雜多了。

    因為無論怎麼看,都是太宰治以前隨心所欲的撩人的鍋。

    太宰治是百口莫辨,更不可能報復回去,只能硬生生的挨住,請求對方的怒火。

    然而再一想到這會令他的形象在璃的眼中直線下降,好不容易刷到一定程度的好感度就這麼輕易沒了,他就感覺到了火燒眉毛,坐立不安起來。

    看見沒,現在璃看他的眼神就有點不對了。

    不行,堅決不能再讓這件事情發酵了。

    以前到底惹了什麼樣的女性來著,快點清算一下!

    可惜思考了一會兒,太宰治就頭疼了。

    不行,他完全沒有這個印象了!

    他對于邀請女性殉情之類的,更像是隨手撫摸一只貓咪般,幾乎是本能的表現。

    那麼問題來了,你能想起來你到底摸了什麼樣花紋的貓咪嗎?

    太宰治有生以來第一次意識到,只是隨性的舉動竟然會這麼的令人絕望。

    再也不能嘴欠了,他暗暗下定了決心。

    那麼……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又該怎麼辦呢?

    太宰治煩躁的抓了把本來就亂的天然卷,陷入了痛苦的糾結中。

    首領太宰治遲遲沒有收到那個‘自己’的回復,本來心中升起的一絲惡趣味也漸漸消散了。

    他收起手機,開始思索第二階段離間‘自己’和璃的方法。

    只是還沒思索多久,他的腦海就忽然浮現起璃與那個‘自己’幸福相擁的模樣,頓時一股無名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在實施計劃前,不然再把那家伙騙出來套個麻袋揍一頓?

    首領太宰治冷笑了一聲,絲毫不會

    因為那就是自己而心生憐憫。

    敢覬覦璃的人都通通去死吧!

    這是他此刻唯一的心聲。

    就在他暗戳戳的計劃著行動的時候,這個世界的太宰治不時突如其來給他發的各種短信,卻將他給打斷了。

    先不說幾乎每隔幾個小時就會發一條莫名其妙的短信,宛如騷擾,光看短信上的內容,他也快要氣炸了。

    【其實感情這種東西,都是要將緣分的,先來的未必能夠得的到,後來的說不定就得到了,對吧。】

    首領太宰治︰……這個意思是璃已經被後來的人搶跑了,讓他不要再窮追不舍???

    耤A現在宣戰都這麼正大光明的了嗎?!

    璃還沒表態呢,這家伙就已經雀佔燕巢了!

    【失戀嘛,來得也快,去得也快,時間會帶走一切,不要執著】

    首領太宰治︰…………這就已經把他給定位失敗的那方了唄?璃就真就成為你的了唄?這還能忍??

    還安慰他失戀,我呸!

    【畢竟我們之間的關系很復雜……所以你更要理智想一想,就算你不惜追到這里,性格和身份都不合適,該不到的還是得不到,我勸你,還是收手吧】

    最後一條短信,倒是別有深意。

    在首領太宰治快要氣到失智的時候,他艱難的動了動腦子,忽然意識到對面的太宰治很可能明白了他的身份。

    所以,這些天的短信才一直提醒著他,最好放棄璃,他現在是斗不過這邊的不再是混黑身份的‘太宰治’的。

    這句話,突然深深的刺痛了首領太宰治的心。

    是的,他一直以來所逃避的東西,他一直以來所不想記起的東西,在這一刻,如同潮水一般迅速的朝他涌了過來。

    他與這邊的太宰治有很大的不同。

    最為明顯的是身份,還有表象的性格。

    他不是象征著光芒的武裝偵探社的成員,而是冷酷統治黑暗世界里的一方首領。

    他帶給的璃的只有黑暗和束縛,不能像這邊這個世界的自己,陪著璃盡情在街道上游走。

    璃所渴望的東西,這邊的太宰治完全可以滿足他,而他能給璃的東西,璃現在……還真的想要嗎?

    一直以來,他都深刻的認定璃是屬于自己的,要將璃奪回來。

    但他卻不敢去思考……璃現在……是不是已經不在需要他的存在了。

    這邊太宰治的一針見血,終于捅破了他豎起的那道心理防線,深深扎進了他千瘡百孔的心髒。

    無法反駁,甚至不想去提起。

    首領太宰治的臉上逐漸勾起了個蒼白諷刺的笑容。

    應該夸贊下不愧是我自己嗎,很快就將他的全部猜透了。

    ……收手嗎?

    似乎無論從哪一點來分析,他都是希望渺茫的那一個。

    可他,絕不會收手。

    放棄的理由有很多,不放棄的理由卻只需要一個。

    他需要璃,他無法想象離開璃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所以,他會咬著牙,堅持奮斗到底。

    他第一次給這邊的‘自己’發送了騷擾短信的回復︰

    【不,我絕不會收手】

    “……”

    收到這條短信的太宰治先是眼前一亮,隨後就是瞬間的失望和郁悶。

    怎麼辦,這位女性比他想象的還要執著和愛著他。

    這麼多天的短信治療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絕望了!

    一瞬間,他非常想發短信質問下那位女性,他到底有什麼好的!他改還不行嗎!

    但是為了避免刺激到女性,他還是訕訕的聳下了肩膀,幽深嘆了口氣。

    然後默默發送短信給璃訴苦︰“嗚嗚嗚你在做什麼,已經好久都沒有理我了,兔子太寂寞了可是會死哦。”

    這幾日來璃的情緒都不佳,先是因為太宰治的禮物,後是因為那個詭異的俄羅斯人,最後還有太宰治那莫名其妙的桃花。

    他只好努力將注意力集中在練舞蹈和畫漫畫上面,以此分散心情。

    就算收到太宰治的短信,他也只能面無表情的回復了句︰“可惜你不是兔子。”就直接按了靜音按鈕,非常的冷漠無情。

    放下手機後,如同幽靈一般的導演則瞬間飄到了他的身後。

    璃疑惑的看過去,果然對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至于為什麼說果然,是因為只要遇見導演,導演都會跟他談起金主爸爸的期望,只要一談起金主爸爸,對方就會笑的合不攏嘴。

    “說吧。”于是璃立刻做出洗耳恭听的架勢,“金主爸爸又有什麼要求?”

    “呃……”沒想到他已經學會了搶答,導演想要說的開場白頓時咽了回去,出現了剎那間的停頓。

    璃已經趁機繼續道︰“是有什麼新的裝備嗎,還是多出了什麼注意事項,我保證記住!”

    “……不是。”

    這麼自覺的偶像簡直千年難尋了,導演欣慰極了,語氣陡然激動起來︰“你要上電視了啊璃!恭喜!”

    就算做足了所有準備,璃也被這句話給驚到了。

    他們的節目現在全程都是網絡播放,可以說不打開網頁根本看不到他們的名字,跟電視上播放的電影電視劇流量差了很遠。

    而現在,導演卻跟他說可以上電視,這無疑是一種很驚喜的設想。

    “這個意思是……”璃試探的問道。

    “多虧了金主爸爸的幫忙,我們可以參加訪談節目了!”導演興高采烈的說道,“而且還是跟那個偶像六神通一起上,簡直就是抱著神仙的大腿蹭熱度啊,你說能不激動嗎!”

    六神通這個名字,璃也多次听說過。

    據說這是個人氣爆棚的偶像,粉絲加起來能繞地球好幾圈,幾乎所有的女性訪談中,都會說六神通是她們的偶像。

    雖然年輕,卻是這個世界最火的偶像。

    第一次璃陰差陽錯來到了這個選秀節目導致跟六神通擦肩而過,以後就常常在別的選手嘴中談論這個名字,卻從沒有親眼見過。

    不過這並不代表著璃不明白六神通的影響力。

    “金主爸爸竟然能讓我們跟六神通一個檔期。”璃忍不住砸了下舌,“他也太強了吧。”

    真是個合格的金主!資源人緣揮手就來!

    “是啊,所以讓我

    們今天也對金主爸爸獻上最誠摯的感恩。”

    導演一臉希翼,感動的雙手合十,背後仿佛閃爍著聖潔的翅膀︰“感謝金主爸爸。”

    “……”璃一邊感慨他的夸張,一邊照葫蘆畫瓢的跟著示意了下。

    一通騷操作結束,導演這才講述起訪談的事情。

    雖然金主爸爸是為了璃才疏通的關系,但是這個節目怎麼也不可能露骨的單捧璃,實際上訪談要上五個人氣最高的選手。

    訪談分上下兩部分,第一先是訪問六神通預熱,第二才是他們這些新晉偶像,隨後他們會有一些拉近關系的小互動游戲,炒熱氣氛。

    璃有些擔憂他並不會說話,上綜藝也沒什麼鏡頭,還不如把機會讓給別人。

    然而導演卻義正言辭的表示金主爸爸就是想看你,你不去那不壞事了嗎!

    直接將璃給堵了回去。

    沒辦法,璃只好做足了要上電視的準備,只是他終于好奇的問道︰“導演,能不能講講金主到底是什麼人啊?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權利?”

    或許是今天導演心情好,竟笑著瞥了他一眼,沒有懟回去︰“金主可厲害了,據說,他是在英國留學的一名博士,很年輕,斷定不超過20歲。”

    “……”璃果然被這情報給驚呆了。

    媽呀,不超過20歲的博士,有錢,有人脈,這是什麼人生贏家的屬性!

    不同于港口黑手黨是靠組織的人的力量強大起來,這位博士可是真真正正靠自己的才華啊,天才!

    “不僅如此,听說他研究出了許多先進的儀器,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說不定身邊的一些電器就是他發明的呢。”

    導演繼續侃侃而談︰“就連英國皇家都會對他恭敬有加,這樣的大佬如今想要捧紅一個人,都不需要自己出手,打個電話就完事了。”

    璃听得頻頻咂舌,怎麼也想不出這位金主到底是什麼樣的形象。

    可能是帶著眼鏡,才富五車,為人認真,喜歡研究事物的工作狂魔吧。

    但是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突然看上自己,並且又大方投資了呢?

    璃對此極為不解。

    “是你吧,一直在給我搗蛋的人。”

    在略顯昏暗的實驗室內,齊木楠雄對背對著他專心致志打著電腦的人冷聲質問著。

    幾乎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前方的人影便停下了動作,有些詫異的回過了頭。

    “啊 ,楠雄?”

    這是個跟齊木楠雄年紀相差不遠的少年,穿著一身白色的實驗大衣。

    鉑金的發絲垂下,遮擋住一只眼楮,僅露出來的右眼中,那湖底一般的深綠透出幾分深不見底,根本讓人猜不到他在想些什麼。

    他就是齊木楠雄的親哥哥,名為齊木空助,英國劍橋大學的留學生。

    “你怎麼會來我這里。”

    知道親弟弟的超能力的可怕,齊木空助見怪不怪的看著眨眼間從日本家中來到英國的齊木楠雄,露出了個如同狐狸似的狡黠笑容︰“找我是有事吧。”

    從旁人誰的目光來看,都不會覺得這兩位兄弟的感情好,齊木楠雄的臉上滿是嚴肅,而齊木空助的笑容也充滿了算計。

    這明顯就不是家人見面時溫暖的氣氛。

    齊木楠雄剛想傳送念對話,就听到齊木空助語速飛快的開口道︰“你剛才是不是用了心靈感應,不行哦,我現在裝上了心靈感應屏蔽器,完全听不到你的心聲,你需要張口說話我才能理解。”

    他指了指自己頭頂詭異的一種金屬儀器,神情充滿了篤定。

    能夠將那虛無縹緲的超能力用科學來屏蔽,足以見得他智商的可怕。

    “……”

    齊木楠雄拿他沒有辦法,心理惡狠狠吐槽了幾句,只得開口道︰“是你做的吧,關于璃的事……”

    齊木空助秒答︰“不是哦。”

    “……”

    因為回答的速度太快,連完整的話題都沒有听完,齊木楠雄瞬間露出了果然是你的凶狠的眼神。

    他就知道有人在給他搗亂,但是能夠提前預判他的行為,並且精準干涉進來,也就只有他這個喜歡跟他對著干的哥哥了。

    如果說剛才他還抱著99的可能性,現在就已經是100了。

    看著他陡然凶起來的目光,齊木空助摸了摸發絲,笑的非常開心︰“啊啊果然瞞不住了嗎,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楠雄。”

    你根本就沒打算隱瞞吧!

    齊木楠雄氣憤的吐槽了一句,他非常討厭齊木空助那似乎將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高傲感,明明是他的手下敗將,卻死也不肯認輸。

    “嗯?都說了我听不見你在說什麼哦。”

    齊木空助敏銳的察覺到他在說什麼,不過不需要自家弟弟開口,他就自顧自的接了下來,“反正你是在心底罵我吧,嘛,已經無所謂了,因為我們的比賽已經開始了。”

    “一決勝負吧楠雄!”

    忽然間,齊木空助的眉眼稍稍壓低,神色漸冷,露出一副認真而嚴肅的表情。

    這與平時喜歡笑眯眯示人的模樣相差甚遠,可以說,他只有在遇上齊木楠雄的時候,才會擺出這種姿態。

    “是你先把99號拖下水,還是我先把99號捧為全球最炙熱的偶像,來分出勝負吧。”

    “這是一次最好的比賽不是嗎,無法隨意操縱超能力的你,遠在英國而無法知道你一舉一動的我,非常公平!”

    齊木空助勾起唇角,輕笑一聲︰“這次獲勝的人會是誰呢,我非常期待。”

    齊木楠雄忍無可忍的打斷了他︰“這不是比賽,璃是個很危險的人,就算是為了世界,也不能讓他走進大眾的視野中。”

    事實上,現在璃就已經引來了最麻煩的人,不能在任由事情發酵下去了!

    否則,迎接他們的終將是末日的未來。

    “可這些……又跟我有什麼關系。”

    然而面對他深切的勸解,齊木空助只是淡淡的回答道︰“未來怎麼樣我一點都不關心,就算變成末世也只會讓我覺得更有趣罷了。”

    “我的目標只有你一個,楠雄,我要戰勝你,千萬別逃走啊。”

    齊木楠雄雖然並不意外這個答案,但在親耳听到哥哥的話語時,還是覺得一陣心悸︰“你這個……瘋子!”

    “沒錯喲~”

    齊木空助的嘴角微微上揚,語氣盡含欣喜︰

    “這之後會怎麼樣發展呢,真是期待啊,楠雄~”b

    r

    ——

    中原中也拎著大包小包,從超市里往酒店走著。

    “可惡的青花魚!不是讓我跑腿送東西就是跑腿買東西,我又不是他的僕人!”

    一邊走,他還一邊不斷地叨咕著︰“再說手里有著銀之神諭竟然就干這些事情,簡直抱潛天物啊,真恨不得往他的臉上揍上幾拳!”

    說到這里,他的臉上明顯染上幾分憤怒。

    天知道他們在酒店里待機了多長時間,每天只是拼命的跑腿買東西,一點正事都不干。

    再這樣下去,中原中也都快在屋子里憋瘋了。

    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快步走著,這時,中原中也忽然眼見的看見了一道沙色的背影,正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閑逛著。

    看見太宰治的一瞬間,中原中也就頓時火冒三丈,他直接一腳就從後面踹了過去。

    “喂!既然你也要出門的話就給我自己去買東西啊混蛋!!”w,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