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44

    兵就沖向他們。

    弩兵是伏擊敵人的利器,可是反被人伏擊的話,就只能潰敗,竹前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毀在這里,要令火字營有用武之地,就要給時間他們列陣,于是竹前就把火字營和五千士兵交給劉瑁和高沛指揮,要他們原地列陣,自己則帶著五千士兵去擋著這支騎兵,為火字營爭取時間。

    火字營是精兵就算沒有了主將,列陣也能自己完成。相反另外那五千人才是麻煩,他們只是普通士兵,訓練度根本就和火字營沒有得比,就算是有主將的情況下,列陣也比火字營要慢得多。

    竹前帶著五千士兵就和蜀軍的騎兵迎頭相撞,騎兵的沖擊力本來就比步兵強,再加上蜀軍數量多,雙方一接觸,竹前軍就被沖散了。

    竹前眼見這支騎兵勢如破竹,自己帶著這五千士兵根本爭取不到多少時間,于是立刻就策馬向著這支騎兵的箭頭沖去,務求把他們給阻攔,爭取更多的時間。

    蜀軍這支騎兵的將軍就是五虎將之一的趙雲,常山趙子龍,他英雄般的事跡很少人沒有听過。趙雲,字子龍。上一世初從公孫瓚,後來歸從劉備。在曹操取取荊州時,趙雲在長板坡之戰中,力戰救護甘夫人和劉備之子劉禪。後來趙雲跟從諸葛亮進攻關中,分兵拒擋曹真主力,可是最後終寡不敵,退回漢中,而次年趙雲病卒。而由于趙雲曾以數十騎拒曹操大軍,也被劉備譽“一身都是膽”。

    趙雲是這支騎兵的統帥,同時也是這支騎兵的箭頭,身後還帶著自己二個兒子趙統和趙廣。突然在他不遠,有一名拿著一把比較奇怪長弓的武將策馬迎來。趙雲見狀,舉著手中的銀槍,拍馬而上。

    趙雲的銀槍是有名堂的,他使的那枝槍名曰涯角槍,意思是海角天涯無對。

    趙雲和竹前很快就接觸,本來趙雲以為自己可以一擊就把眼前武將擊殺。可是眼前武將不但沒有被趙雲擊殺掉,反而用了那把怪弓擋下自己的攻擊,而且力量之大還使趙雲雙手發酸。

    趙雲這個箭頭一下子就被竹前截停了,後面的騎兵沒有箭頭的帶領,開始分散在敵陣,自由攻擊。雖然騎兵是分散在竹前軍陣中,但二萬騎兵不但是數量、訓練度和兵種,這二萬騎兵都遠優于竹前帶領的步兵。

    而本來跟在趙雲身後的二個兒子趙統和趙廣,見自己的父親被擋下,于是二人立刻走近竹前,朝他進行攻擊,並想助自己父親一臂之力。

    趙雲在接了竹前一招後,就知此人力氣比自己大,比力氣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有好處。而且趙雲自己自信的,也不是力量,而是技巧。

    于是趙雲再不硬擋竹前的攻擊,轉為閃避。不過趙雲也只是閃避了一、二個回合而已,因為他不想只懂防守,于是趙雲拿出自己最自豪的技術,手中涯角槍突然化作銀龍一樣,寒光不斷,不停地向著竹前刺去。

    竹前是一個力量和技巧並重的武將,可是對著趙雲快如閃電的攻擊,竹前只能龜守起來,不斷的格擋趙雲的涯角槍,連一個反擊的機會也沒有。

    就在此時,趙統和趙廣也趕到來,二人見到自己的父親如此威 ,也提著和趙雲差不多的銀槍,用上從趙雲身上學回來的槍法,去圍攻竹前。

    可是趙雲對他們二人的行為不贊反怒,因為趙雲知道眼前的竹前並不是泛泛之輩,而自己的二個兒子又不是真的如此有實力可以應付得了竹前一次的攻擊。

    正當趙雲想開口趕退他們時,竹前早已從趙統和趙廣身上發現可以發動反擊的機會。竹前用受了傷的左手勉強的繼續持鐵血弓格擋趙雲的攻擊,右手則就從馬背的箭壺中取出一枝鐵箭來。

    竹前在拿出鐵箭後,只見在竹前右邊的趙廣已正準備用手中的銀槍刺向竹前。可是就在此時,竹前持箭的手突然向著趙廣的肚來了一個突進,鐵箭立刻插入趙廣的體內,血也如噴泉般流出來,趙廣的攻擊也停了下來。

    但是竹前並沒有因為成功弄傷了趙廣而把手放開已插入趙廣體內的鐵箭,因為在竹前左邊的趙統也準備攻擊自己了。只見竹前大喝一聲,一股力拔山提的力量,把趙廣從馬背舉起,一手橫掃向趙統。

    趙統和趙雲見狀,為怕傷害到已經重傷的趙廣,也立刻停止了攻擊。而竹前在掃到趙統面前時,也立刻把鐵箭松手,使趙廣直拋向趙統。

    在竹前放開了趙廣後,只見竹前雙腳疾蹬,雙手拿著鐵血弓,向著趙雲的腰橫斬過去。

    竹前瞄準趙雲的腰,是因為在馬上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用閃避來避開對腰部的攻擊。要化解這種攻擊,就只有用兵器格擋。可是這也正中竹前的下懷,竹前知道趙雲力量根本不夠自己大,只要趙雲硬吃了自己這一招,就算是不死,沒有外傷,但內傷肯定很重,到時騎兵士氣一定大跌,甚至會不戰而潰,給自軍撤退。

    可是趙雲並沒有像竹前預計一樣,用他的銀槍來擋自己的攻擊,反而做出了一個令竹前都大開眼界的動作。

    只見趙雲雙腳離開了馬蹬,腳成O字型的夾著胯下的白龍馬,雙手抱著馬背。突然趙雲身體一滑,就整個人就滑到馬肚下。

    因為趙雲巧妙的馬術,竹前的攻擊當然只能在馬背上掠過,完全落空了,但竹前此時完全對趙雲的馬術十分敬佩。

    竹前和趙雲雙方擦馬而過,就在這個時候趙雲雙手夾著馬背,一個發力就從馬肚下回到馬背上。

    可是趙雲的兒子被竹前傷了,雖然是趙廣咎由自取,但他始于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現在被竹前所傷,心中難免一痛,對竹前也升出一陣怨恨。

    只見趙雲才剛上馬背,一下回馬槍就刺向竹前。竹前沒有後眼,看不到趙雲的銀槍,閃避不及,腰側被銀槍插中,鮮血立刻從腰側透出來。

    竹前自知反擊機會已過了,加上自己左肩和腰側都受了傷,竹前知道自己已不可能擊敗趙雲,不幸的話,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要賠上。于是竹前也不回馬和趙雲再戰,策馬繼續前行,直接回去自軍軍陣。

    可是趙雲沒有想過如此輕易就把竹前放走,于是馬韁一拉,白龍馬立刻回頭,向著竹前追去。

    追了才一分鐘,趙雲就和竹前只余下半個馬身,趙雲立刻舉槍就刺。可是趙雲並不知道,竹前的藍束馬是馬中之王,比趙雲的白龍馬還要神駿,速度也比白龍馬要快。現在,趙雲之所以能追得上,全因竹前放慢馬步。

    就在此時,竹前在馬上一個回身,只見竹前已一早張弓搭箭,並對準了趙雲。趙雲見狀,大驚,在如此近的距離中了這位力大武將的鐵箭,一定必死無疑。

    竹前沒有給趙雲太多時間去驚慌,對準好趙雲的心髒後,就立刻放箭。尖銳的嘯音響了起來,鐵箭快速地掠過空氣,直射向趙雲胸口。

    趙雲立刻收槍,雖然鐵箭速度驚人,但趙雲的動態視力是非常好,在短短的一秒已能確定到鐵箭的路線。于是趙雲立刻把銀槍橫于胸`前,把槍柄放在鐵箭必經之路,希望用槍柄能檔下竹前的鐵箭。

    在一秒之後,鐵箭果然如趙雲所知的,插了在銀槍之上。竹前也看到,現在他總覺得這幾秒的時間好像度日如年,這應該是竹前過度的關注,使自己無法感知那時間的準確流逝速度。

    就在此時,竹前看到趙雲因為鐵箭的力量太大,連帶插著鐵箭的銀槍被射至倒飛落馬。竹前想回馬看清楚趙雲是生是死,但無奈此時放下了趙廣去治療的趙統已重整了騎兵,重新形成了一個錐形陣,向著火字營和另外那五千步兵直奔過去。

    于是竹前不理會趙雲的生死,雙腳疾蹬,胯下戰馬,立刻化成影般,追過了趙統的錐陣。只見竹前再度強忍左肩和腰側的傷痛,大喝一聲,張弓搭箭,一箭就射向領頭的趙統。:-)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趙統沒有他父親如此厲害的騎術,也沒有他父親二分一的力量,對著竹前的鐵箭,一箭就被竹前射了下馬。雖然竹前知道自己這一箭射得很勉強,可能射不中趙統的要害,但趙統一掉了下馬,他身後的騎兵立刻無情的經過,竹前相信在成千上萬的鐵蹄下,趙統應該生存不了。

    沒有了箭頭的蜀軍騎兵,前方亂,腳步稍為減慢,可是後方騎兵並不知道趙統被射了下馬,還是繼續向前奔。一時之間,後方撞前方,開始混亂了起來。

    第一卷 荊地風雲 第五十章 金銀大戰

    第二更!

    -------------

    就在蜀軍騎兵混亂之際,竹前就已經回到火字營陣中,接管回火字營的指揮權,看著敵方騎兵失去了沖鋒之勢,亂了起來,而且又已經慢慢進入了火字營的射程範圍。

    于是竹前立刻下令前方五千步兵蹲下或者伏在地上,可是就這個行動也花上了五分鐘才全軍完成。

    幸好,敵方騎兵失去了指揮,而且又十分混亂,現在敵方騎兵已在火字營的三百步以內。火字營射程雖然是可達六百步,但距離火字營愈近,對敵人的傷害就愈大。

    “放箭!”

    竹前也不浪費時間,立刻下令火字營攻擊,在竹前身旁的傳令兵立刻揮動著令旗。火字營各隊兵長見狀,立刻喝令放箭,一枝枝速度極快的弩箭向著蜀軍的騎兵平射過去。在前排的騎兵現在除了要面對後排騎兵的擠擁,還要面對了死神般的弩箭。

    “蓬…”

    一陣陣破空聲由弩箭掠過空氣而起,並成了蜀軍的催命音符。一陣軍隊慘叫聲和戰馬嘶吼聲起,前排騎兵就倒下了過千人,而且部份弩箭更一箭雙雕,連射中二人。

    第一輪弩箭才過了幾秒不夠,第二輪弩箭又向他們迎面而來,倒不是火字營換箭神速,而是火字營是用了和織田信長的三段射擊相近的戰術。

    這種戰術是竹前自己想出來的,他可不知道誰是織田信長,也不是卓勛給他灌輸的知識。這種戰術是將三千人分三組,每組一千人,戰役開始時先用第一隊射擊,入替弩箭時則回到後方,輪到第二組攻擊,如此類推。這樣雖然攻擊的密集程度會大大下降,但卻可以填補弩兵上箭慢而出現了一段沒有攻擊的空隙時間,使敵人要不斷面對一輪又一輪的可怕弩箭。

    一輪又一輪的弩箭攻擊,很快就令原本已混亂的敵軍更加混亂,而且在沒有了指揮的情況下,也開始各自逃走。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