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些人表面是土著……

    十一點十五。

    許超和羅峰走出武館。

    晚風一吹,兩人微微一個激靈,感到別樣的爽快。

    那是身體徹底舒展開來的感覺。

    以前對打打殺殺沒多少興趣的許超,也不得不承認,有進步的練武,確實上癮。

    就像是嘗到甜頭的健身愛好者,那種身體變得健壯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然後過度健身,吸引同性。

    許超對此很淡定。

    他吸引的是主神。

    接下來,撿尸主神後的第一個考驗,就要來了。

    許超提議︰“比一比,誰先到你家?”

    羅峰奇怪︰“你去我家?”

    許超拍了拍書包,收回伏筆︰“上次不是答應給你弟弟買套書麼,今天正好送去!”

    羅峰看了看天上的月亮︰“這麼晚了……”

    “你弟弟不是熬夜黨嗎,睡的比我們都遲,晚什麼!”

    許超率先躥了出去︰“怕了就慢慢走!”

    羅峰無奈,聳了聳肩,如一頭豹子,嗖的一下撲了出去。

    他很快就超過許超,然後靈活地穿梭在大街小巷當中,時不時做出跑酷的動作,跨越建築造成的阻擋。

    許超被甩在後面,漸漸沒了影子。

    不是差距太大,而是他走了另一條路。

    選擇這條路,是肯定追不上羅峰的,但目的也正在于此。

    他本來就是防備輪回者的奇兵,和羅峰一起回去,那還怎麼在關鍵時刻出手。

    何況他也要看看,輪回者到底要做什麼,再根據情況應對。

    高中三年,許超就去過羅峰家一次。

    不是關系不好,實在是羅峰家狹小破舊,一家四口擠在36平米的地方,招待客人真的太勉強。

    而且羅峰的弟弟羅華,還在幼年的時候,被車軋斷了雙腿,從大腿往下完全粉碎,變成了殘疾。

    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許超知道羅華喜歡看書,曾經買了三年高考五年模擬作為禮物,羅華笑得很開心。

    一路上風馳電掣。

    很快,許超從另一邊進入南岸小區。

    廉租房小區就是有這個好處,沒有門房,四通八達,什麼方向都能進去。

    雜物垃圾堆的很多,還有那種再回收的紙板箱,疊在一起,制造出了不少視覺盲點。

    “羅峰剛剛上樓。”

    許超閃到一個角落,看向許峰家那棟樓,運起精神念力。

    那棟樓共有三十五層,羅峰家住在三十二層,沒有電梯。

    幸好這個世界的普通人體質都強化過了,否則讓原來地球上的人,每天爬三十二層上下好幾回,人早沒了,整棟樓直接改成私人墓園。

    “輪回者真的在這里!”

    而下一刻,許超臉色繃緊。

    因為他感受到一股類似于精神念力的心靈力量,正位于這座大樓之內。

    幸好他的精神念力小心探索,沒有直接觸踫,才未驚動對方。

    “輪回者是沖著羅峰來的!”

    確定了這點,許超正思索著怎麼樣突破,只听 的一聲,一道身影突然從三十二樓的窗戶中飛了出來。

    瘦小殘缺,下半身甩著空蕩蕩的褲腿。

    “羅華!”

    下一刻,就見羅峰同樣飛撲,于千鈞一發之際抓住弟弟的衣領,整個人垂直向下,雙腳勾在老舊的晾衣架上。

    “咯吱!咯吱!”

    晾衣架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眼看就要斷裂,又有一條枯黃色歪歪扭扭的長鞭狀物體,從陽台飛出,直接從羅峰的後背貫入,狠狠一挑一拉。

    “不!!!!”

    羅華的小身子撞在下一層的架子上,洗得發白的衣領斷開,羅峰淒厲的叫聲回蕩,目眥欲裂地看著弟弟墜下,整個人還被抓了回去。

    一切發生的太快,好在許超位于樓下,第一時間擺出爾康手,使出精神念力,抓向羅華。

    “不好,我接不住他!”

    但三十二樓的高度,一個小小的花盆砸下來,都如炮彈一樣,羅華的身體也飛速下墜,根本接不住。

    精神念力在這種情況下,就相當于要硬生生阻止一個對著自己發射過來的炮彈。

    顯然,以許超目前的運用技巧,他辦不到。

    于是乎,許超低垂下頭。

    “主神模式,降臨!”

    下一個呼吸間,他的眼神變得一片淡漠,伸手一揮。

    “唰!唰!唰!唰!”

    無數破空聲傳來,從三樓開始,一家家一戶戶的陽台門窗突然打開,里面掛著的衣物和被單紛紛飛出,在精神念力的控制下,盤旋著,抖動著,鋪了開來。

    萬衣歸宗!

    在嘆為觀止的精神念力運用下,一層層衣服如波浪般抖動起來,形成了一塊塊小巧的安全氣墊,向著羅華飛去,不斷卸去他下墜的力量。

    終于,到了三樓處,力道完全被抵消,許超伸手接住,然後大叫起來︰“有人墜樓了!報警啊!叫救護車!”

    ……

    與此同時。

    羅峰家中。

    對著目眥欲裂,眼眶都幾乎爆開的羅峰,醫官嘆了口氣︰“是你的反抗,導致了這場意外。”

    “嗚!嗚嗚嗚!”羅峰的脖子被黑紅色的鞭子卷住,那鞭子如同細長的蔓藤,一圈圈環繞在他的臉上,將整張嘴都封住,只能發出嗚咽聲。

    而鞭子的主人,赫然是樸正鎬,他的右手異化,五根手指蜿蜒伸出,不僅捆綁住了羅峰,還將羅峰的父母吊起,壓在天花板上。

    “咦?那個殘廢小孩沒死?”

    不過很快,醫官的眉頭揚起,倒是有些驚喜。

    作為一名成熟的輪回者,都知道普通人隨便殺,有大運勢的主角,身邊的親人能不動,還是不要動,省得節外生枝。

    剛剛確實是意外,這羅峰的戰斗力比計劃中要強不少,為了不鬧出大動靜,他們險些被羅峰逃走,見勢不妙,樸正鎬才將羅華丟出去,逼迫羅峰回頭來救。

    此時醫官放下手提箱,銀白色的箱子如變形金剛般翻轉變化,將周圍擁堵的家具全部粉碎,居然成了一口長梭形狀的營養槽,艙門開啟,請君入甕︰“進來吧,在里面睡一天,保持意識的清醒,我們就會放你出來,也放過你的家人!”

    “快點!”樸正鎬壓住羅峰父母,開始用力,看著痛苦呻吟的爸媽,還有那空蕩蕩的陽台,羅峰悲憤無比的點了點頭。

    他根本不認識這些人,為什麼!為什麼!

    “Good!”醫官打了個響指,克隆箱內乳白色的液體流淌出來,包裹住羅峰全身,將他拉了進去。

    就在這時,窗外喧嘩起來,救護車的聲音遠遠傳來。

    樸正鎬收了鞭子,將羅峰的父母如垃圾般,摔在地上,醫官來到他們面前,語氣輕柔,開始催眠︰“羅華因為身體殘疾,想不開跳樓自殺了。”

    羅峰的父母雙眼茫然,跟著念道︰“我們的兒子羅華,因為身體殘疾,想不開跳樓自殺……”

    說著說著,淚水無聲無息地從眼中流下。

    樸正鎬挑刺︰“你這心靈控制有沒有效果啊,怎麼兩個普通人還能流淚的?”

    醫官笑笑︰“等到警察來盤問,這樣的情緒,才顯得最真實。”

    四人揚長而去,步履輕松地下樓,樸正鎬還吹著殺死比爾的口哨。

    “咚咚咚!”

    可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上樓腳步聲響起。

    “嗯?”

    醫官的手一指,兩頭披著人皮的蟲子身子一閃,左右找好攻擊點,拳頭捏緊,隨時準備出手。

    然後他們就听到下面一陣陣拍門聲︰“醫生,有沒有醫生啊,有個孩子墜樓了,快來救救他!”

    輪回者們神情一緩,繼續下樓。

    不多時,許超沖了上來,雙手沾著鮮血。

    雙方照面。

    四人面無表情,站在樓梯上端,由上至下的俯視。

    眼神深處,帶著高傲。

    這是輪回者對于諸天土著的高傲。

    許超仰首,站在樓梯下端,由下向上的仰視。

    但在他的眼中,這四個人不是血肉之軀,而是一道道數據流光。

    這是主神對于輪回者的洞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