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少宗主易位?

    隨著風雲卿的聲音落下,修煉廣場再次沸騰!

    “轟隆!”

    風雲卿屈指一彈,一道黑影暴射而出,重重砸在修煉廣場中央。

    這是一尊黝黑無比的巨石,通體雕刻著晦澀玄奧的符文,足足有三米高,人站在其面前,顯得格外矮小。

    “驗靈石碑,可以準確檢測靈根品質,並且通過碑身的顏色將其反饋出來。”甦長安認了出來。

    一位綠袍執事走到石碑邊,手里拿著小冊子,朗聲宣告︰

    “第一位,黑泉峰弟子,桂凌。”

    “我!是我!”

    一位弟子從人群中擠出,嘴角帶著喜色走到執事面前。

    “去吧,手按在石碑上即可。”綠袍執事掃了眼此弟子,面無表情道。

    “是。”

    桂凌走近石碑,手掌按了上去。

    石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變化。

    晦澀的符文被點亮,黝黑石碑表面浮現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暈。

    光芒浮現的瞬間,桂凌不再抑制喜色。

    雖然二品靈根不高,但比起爛大街的一品靈根,他無疑是優秀的。

    “二品靈根,中等資質。”

    “下一位,孫龍。”

    綠袍執事面無表情的宣布。

    一個個弟子輪流上前,檢驗速度極快。

    因為弟子事先便知道自己的靈根等級,所以大都有了心理準備,極少出現情緒失控的現象。

    “一品靈根,下等資質。”

    “……”

    “一品靈根,下等資質。”

    “……”

    “三品靈根,上等資質。”

    “……”

    甦長安發現,一品靈根的數量極多,大概佔人數的八成!

    二品靈根佔近兩成!

    三品靈根寥寥無幾。

    每當有三品靈根出現,眾人都會眼前一亮,發出驚嘆聲。

    面無表情的綠袍執事會對其報以微笑,連穩坐如鐘的大師兄風雲卿也會多看其幾眼。

    三品靈根的弟子都是棟梁之才,會得到宗門資源的大量傾斜。

    待日後成長起來,都是小靈宗的中流砥柱!

    兩個時辰後,時值正午。

    三千弟子已經全部檢驗完畢。

    只剩下甦長安和楚詩晴沒有檢驗。

    “只剩下她了。”

    近萬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詩晴身上,下意識忽略了甦長安的存在。

    很多弟子測驗結束卻不離開,就是為了一睹這天之嬌女的風采。

    “四品靈根,也不知道傳言是真是假。”

    “四品啊……比大師兄還高一等!”

    “若真是四品靈根,假以時日她成長起來與大師兄聯手,我們小靈宗便有望壓其他兩大宗一頭。”

    在諸多弟子看來,楚詩晴已經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小靈宗的潛力。

    空氣中仿佛都彌漫著緊張和期待。

    “下一位,天陽峰弟子,楚詩晴!”綠袍執事朗聲道。

    風雲卿望了過去。

    楚詩晴揚著雪白的下巴,傲視眾人。

    她邁動蓮步,輕盈地走到驗靈石碑前,抬起縴細素手按了上去。

    “嗡!”

    驗靈石碑今日第一次發出嗡鳴聲。

    這是四品及以上靈根出現時才會有的反應。

    嗡鳴聲傳開,所有人緊緊盯著驗靈石碑。不少人都替楚詩晴捏緊了手心,甚至手心出汗。

    石碑上符文亮起,浮現一層橙色光暈!

    橙色,四品靈根!

    “嘶……真是四品靈根!”

    “天之驕女!天之驕女!”

    親眼見證這一幕,眾人的緊張期待在一瞬間轉化為興奮和嘩然!

    有人倒抽一口冷氣,有人爆發出喝彩聲!

    “百年了!大師兄之後第一位四品靈根出現了!”

    “兩位四品天驕,我小靈宗何愁不興啊!”

    “這般天賦,真讓人羨艷!”

    “……”

    無數人都朝著楚詩晴投以羨艷的目光,連風雲卿古井不波的眼神中,也透露著喜色。

    楚詩晴站在所有人視線的焦點,沐浴著四周涌來的喝彩與羨艷之情,冰山般的容顏也忍不住挑起笑意。

    她目光掃過所有人,直至落在了甦長安身上。

    一絲輕蔑和不屑在她眼底閃現。

    “我是天陽峰峰主之女,身份地位不比你差。如今我天資縱橫,未來的宗門的掌舵人只能是我。你的少宗主名頭,留不過今日。”

    楚詩晴呢喃,聲音不大,但眼神已經暴露了她的想法。

    甦長安看的一清二楚。

    “有意思。”

    甦長安嘴角勾起弧度,目光與楚詩晴相對,眼神里盡是玩味。

    “無用的倔強。”

    楚詩晴輕輕搖頭收回目光,在眾人熱切的目光中離開驗靈石碑。

    “覺醒大典到此……”

    綠袍執事想宣布大典結束,忽然注意到了名冊上最後一個名字,以及還在等待的甦長安,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眾人也注意到了甦長安,一個個心生疑惑。

    “他也要驗?”

    “不是吧?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難不成他有靈根?”

    “別逗了!宗主親自宣告他沒有靈根的。”

    “那他來干什麼?”

    “誰知道呢。”

    往日,沒人敢當著甦長安的面嘲笑他,畢竟甦長安是宗主之子,是名義上的少宗主。

    但今日情況卻不同了!

    誰都看得出來,楚詩晴是擁有四品靈根的天之驕女,又是天陽峰峰主之女,未來執掌小靈宗是鐵板釘釘的事。

    反觀甦長安,天生廢體,廢物一個!

    今日過後,就算他是宗主之子,少宗主的位置也要讓出來。

    從今之後,淪為笑柄。

    高台上,風雲卿看到了甦長安。

    “小師弟?”

    風雲卿略感驚詫。

    雖然宗規要求是沒檢驗靈根的弟子必須要來,但甦長安情況特殊,是不用來的。

    出于愛護之心,風雲卿威嚴的聲音響徹。

    “肅靜!”

    全場立刻安靜。

    嚼舌根的弟子紛紛閉嘴,但眼神依舊嘲弄輕蔑。

    甦長安看向風雲卿,內心涌過暖流。

    原主的記憶沒錯,父親座下的弟子,都對我愛護有加。

    風雲卿朝著甦長安微微頷首。

    綠袍執事詢問地看向甦長安。

    甦長安微微一笑︰“到我了吧?”

    說罷,他邁著儒雅的步伐走上前去。

    “嗤!他還真想檢驗靈根。”

    “就算沒了少宗主的名頭,有宗主在,他照樣錦衣玉食、生活無憂。何必自找苦吃?”

    “白白給楚詩晴當陪襯嘍。”

    “你們說,他沒靈根觸踫石碑,石碑以為是個石頭踫到它了,哈哈哈哈!”

    “……”

    甦長安無視所有聲音來到驗靈石碑前,

    綠袍執事看著他的背影,默默搖頭。

    唉!何苦呢?

    楚詩晴依舊微揚著下巴,冷冷地看著甦長安。

    這一刻,

    近萬雙眼楮都在看著他。

    他們或譏諷,或嘲弄,

    甚至有的都沒眼看甦長安,自己都替甦長安感到尷尬,從而轉過頭去。

    而甦長安卻在輕描淡寫地用右掌觸踫石碑。

    “嗡!”

    石碑嗡鳴。

    剎那間,全場寂靜!

    嘲弄聲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