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王殿下

    她現在心里已經升起了無數要報復她的念頭,只等回去後實現。

    “你不卑鄙不齷齪,你一個女人跑到賣男人的花樓干什麼?看風景?”林淼淼張狂的聲音在大廳想起,頓時吸引了廳內無數目光。

    原來掐架的也不掐了,注意力在台上的也不再盯著冷臨風看,而是看向廳里兩個詭異的女人。

    大家被她的話驚的不輕,覺得今天的見聞真是刷新了他們的見識。

    原來覺得昭玉郡主闖過來搶人已經夠荒誕可笑了,沒想到還有膽大包天的女人跑來湊熱鬧。

    眾人對這個女人身份異常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物如此不顧廉恥,竟然跟昭玉郡主有的一拼。

    甦心柔察覺到眾人審視譏諷的目光急忙雙手捂臉蹲了下去,然後開始輕聲抽泣。

    听到她委屈壓抑的哭聲,廳內風向霎時改變,眾人突然覺得她應該有難言之隱所以才出現在這里,不然被認出女子身份後不會哭的這樣傷心。

    果然天下女子都不是昭玉郡主這種厚臉皮怪物,她們是知道羞恥的,這一點昭玉郡主永遠都學不會。

    “快走!”這時一個白影突然從二樓包間掠出,然後飛速的將甦心柔帶走。

    這人動作異常流暢,救人如行雲流水一般,眾人都沒看清他的容貌就消失不見。

    林淼淼手搭涼棚看著包間的方向無言冷笑,她知道救人的是誰,除了書中那個高大上自以為是的男主方文卿不作他想。

    方文卿可是正兒八經的皇族貴冑,是顯王方天霖的二兒子,雖然是庶出,不過從小天資聰穎,深受顯王和老皇帝喜愛。

    原著中他跟甦心柔的交集應該比現在晚,看來她的突然出手造成了蝴蝶效應,有些事已經發生改變。

    不知這種改變是好是壞,她難掩心中的擔憂皺緊了眉頭。

    事到如今怕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她只能硬著頭皮去闖,男女主雖然有主角光環,她也有穿書優勢,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她的手下已經將冷臨風抓到扛在肩上,她本來想豪氣的擲出一萬兩銀票丟到崔媽媽臉上,後來屬下告訴她沒有那麼多銀票又換了一張一千兩的,然後趾高氣揚帶人離開。

    “昭玉外甥女,慢走!”眼看就到大門口,一個沙啞粗糲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一隊人馬擋住去路。

    她停下腳步抬頭看去,一張黃不拉幾滿臉雀斑的長臉出現在視線中,原身對這人有記憶,竟然是安王。

    “原來是安王殿下。您老有什麼吩咐?”她不著痕跡的將冷臨風擋在身後淡淡地問道。安王跟她便宜娘永安公主是堂兄妹關系,按說她應該喊一聲舅舅。

    不過她是不會喊得,原身也從來不喊。

    這人名聲比她還還臭,京城百姓私下里喊他們京城雙害。其實她覺得老百姓真是高看她了,她的壞只是浮于表面,她從不欺凌百姓,只會惡心那些權貴。

    她的手段也向來光明正大,不會背後用腌手段。

    這位安王卻是全身冒壞水,真正的狠辣陰篤,得罪了他,只會用盡手段讓人生不如死。

    因為他是老皇帝碩果僅存的親佷子,老皇帝對他所作所為從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他不造反,其他隨便作。

    他也摸清了老皇帝對他放縱的態度,行事越發乖張跋扈,搶男霸女、欺行霸市甚至殺人放火的事情經常會發生。

    他有個最不堪的怪癖,喜歡凌虐人,不管男人女人,長得越漂亮凌虐的越厲害,據說經常有死人從他們府上抬出來。

    這位在書中也曾經打過冷臨風的主意,不過他不想走拍賣途徑而是想半路搶人,這樣就算冷臨風被他虐死也沒人會跟他掛鉤。

    可惜的是甦心柔因為女扮男裝秘密行事,為了躲開眾人視線出逍遙居就用了三輛同樣的馬車將人引開,她則帶冷臨風喬裝改扮混入人群離開,安王的如意算盤落了空。

    冷臨風感激甦心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讓他免于落到安王手中。

    落到安王手中下場可想而知,別說報仇,就算活下來都是問題。

    林淼淼沒想到因為她的介入安王竟然公開露面,她有些詫異,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

    這人看人眼光如毒蛇一般陰毒,讓人一陣心煩意燥。她一點也不想跟他說話。

    “昭玉啊,舅舅跟你商量個事。”安王笑著湊了過來,那笑容在他陰森的臉上格外詭異,好像烏龜殼突然龜裂嚇人一跳,還不如不笑讓人順眼。

    安王湊過來後並沒有著急跟她說話,而是側身深深盯了冷臨風一眼。

    冷臨風此時已經被放到地上,這會兒如玉的臉上都是冷凝。

    不過就算他對萬事渾不在意,現在被安王盯上後全身雞皮疙瘩也迅速立了起來,大熱天如墜冰窖。

    在逍遙居的教習坊他早就知道這位安王的大名,逍遙居有些公子听到要去安王府伺候寧可自殺也不肯進府。

    對眾人來說被他點名進府,就如同敲了喪鐘。

    跟他一起接受培訓的很多少年不知深淺以為攀上安王可以脫離苦海,沒想到是真正的入了虎穴成了一具具鮮血淋灕的尸首。如果他沒有蜀國皇子這個特殊身份傍身,他也會成為被抬出的尸首之一。

    被昭玉郡主帶走他雖然萬分不願,但現在他卻十分希望她將自己帶走,只要脫離安王的魔爪,哪怕在昭玉郡主手里當個毫無尊嚴的面首也行。

    跟著昭玉郡主還有活下去報仇的希望,如果跟著安王,根本活不過今晚。

    他想要活下去,想要報仇,更想為自己失去的尊嚴討回公道,希望這個郡主能夠抗下安王的壓力將他平安帶離。

    只要他能夠活下來,他願意犧牲身體討好這位荒唐的郡主。

    林淼淼看安王貪婪盯著冷臨風的目光一陣膈應,她拿著鞭子擋住臉看看頭上的大太陽不耐煩的說道︰“安王殿下,咱們去那邊樹蔭是說,他娘的熱死了!”

    原身經常暴露粗俗之語,她也順勢而為不拖後腿,其實輪到罵人,原身可不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