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長得白就得挨揍

    林淼淼進門後一直在找她,她知道女主今天肯定就在現場。她很好奇女主到底長什麼傾國傾城的模樣,為什麼不管是男主還是男二,甚至男配都對她死心塌地。

    大廳人非常多,她一直沒有找到可疑的對象,她有些後悔,應該等拍賣開始的時候再進來攪局,現在有些早了。

    “崔媽媽,這人本郡主買了,趕緊將他的賣身契拿來!“林淼淼盛氣凌人的看了一周,然後越發張狂的開口。

    逍遙居背後勢力屬于皇上,他們這次只是借冷臨風的噱頭多賺點錢,根本就沒有將人賣掉的意思。

    所以書中交代女主只是買了他的初夜百般安慰,卻無法阻止他後來被人羞辱雌伏男人身下的命運。

    這次她索性將他的賣身契一並帶走,任誰也不敢再打他的主意。

    這樣美好的少年如此桀驁清高,她絕對不能放任他雌伏在男人之下,當然,女人也不行!

    “郡主,今天只是賣玉樹的初夜不賣人。對不住了!”崔媽媽不斷拱手作揖賠禮討好。她口中的玉樹就是冷臨風在逍遙居的藝名。

    這位郡主就是個不能得罪的活祖宗,她毫不懷疑如果惹她不高興真的會把逍遙居給掀了。

    “本郡主一定要買人呢?”林淼淼抱臂皮笑肉不笑看她,眼里沒有絲毫笑意。

    “玉樹的賣身契不在奴家這里,這真的不合規矩,您老人家高抬貴手饒了奴家吧!”崔媽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臉上的妝都花了,胭脂水粉和了稀泥,像一個亂糟糟的調色盤。

    冷臨風可是他們逍遙居最大的賺錢武器,自從他被送到這里,雖然沒有正式陪客已經為他們賺了無數銀兩,他們可舍不得賣。

    “看來崔媽媽不願意給本郡主這個面子啊。”林淼淼拿鞭子的手微微晃了一下勾唇道︰“只要本郡主搶人不給錢,就不會壞了逍遙居的規矩吧?”

    這話說完她愣了一下,想起某個電影中玩完不給錢就不算嫖的說法,默默為自己點個贊。

    “豈有此理!”眾人听到她如此不要臉的話個個都義憤填膺。

    他們都是京城紈褲,做事從來張狂無章,他們見過不講理的,只是從沒有見過比他們還不講理的,簡直給他們這些紈褲丟臉!

    “你們誰有意見?”林淼淼再次甩出鞭子,喧鬧的大廳頓時寂靜無聲。

    “來人,將人弄走!”她知道今天想得到冷臨風的賣身契不可能,只能先將人救走。

    只要京城眾人知道冷臨風被她罩著,就算沒有賣身契,也沒人再敢打他的主意!

    至于賣身契,她慢慢查詢,以後再找機會弄來就是。

    跟她來的眾人都是忠威侯派來的軍中好手,打架搶人不在話下,听到她的吩咐頓時如打了雞血一般上台搶人。

    有幾個不甘心的試圖派人阻止,結果被忠威侯府的眾人揍得鼻青臉腫,場面有些混亂。

    林淼淼在混亂的人群外看到了一個長相特別俊俏的青衣男子,她仔細盯他幾眼,看出他女扮男裝的身份,知道這就是她一直在找的女主甦心柔。

    長得也算清麗,氣質也算嫻雅,但遠遠沒到禍國殃民的級別,她快速打量幾眼後得出評價。

    想到原身因她受的那些委屈,想到自己也因為她的存在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一時怒從心頭起,準備好好給她一個教訓。

    “你們看到那個青衣男子沒有?本郡主瞧她不順眼,你們掩護我過去狠狠揍她一頓。”她低聲吩咐身邊兩個保護她的手下。

    那兩人急忙點頭,然後小心的護著她走到青衣打扮的甦心柔身邊。

    林淼淼不懷好意的看著她,眼里都是譏諷與冷酷。

    甦心柔看她過來就知道事情不妙,正準備費力的往外退,沒想到被人擋住了去路,她只能回頭跟她面對。

    看她眼神里的不善甦心柔有個不太美好的預感,糟了!這位厲害郡主是沖她來的。

    “郡主有什麼吩咐?”她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粗聲粗氣問道。

    她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波瀾不驚,心里存了一絲僥幸,她又沒有招惹這位郡主,她應該不會針對自己吧?

    “吩咐倒沒有,就是看你長得白不太順眼,我討厭長得白的男人!”林淼淼輕描淡寫的說道。

    她張揚跋扈的名聲早就全國馳名,這次她就要借這個臭名為原身和自己狠狠出口惡氣。

    “你,你還講不講道理?”甦心柔被氣的一噎,差點翻白眼。

    她第一次听說長得白就得被揍的理由,這位郡主果真荒誕的可笑,讓人恨得牙癢癢。

    她很想告訴她自己是個女人,女人要長得白淨才好看,可是這里是花樓,如果讓人知道她這個侍郎府的庶出小姐竟然偷偷逛花樓,她的名聲就全毀了。

    看來今天的屈辱在所難免,她輕咬著唇倔強的看著林淼淼,想看她到底想如何。

    林淼淼呵呵笑著突然一下就扯掉了她頭上的方巾,如瀑秀發順勢而散,露出驚恐卻又精致美麗的容顏。

    “原來是個女人!看來是同道中人,失敬!”她不屑的笑著,盛氣凌人的氣勢更勝,看起來格外欠揍。

    “誰跟你是同道中人?我,我只是不忍玉樹公子受辱!”暴露女子身份甦心柔快哭了,她使勁將兩邊頭發扯過來遮住臉,就怕被人認出。

    就算如此狼狽,她也沒忘為自己辯解,她無法忍受昭玉郡主污蔑她。

    她來這里只是為了救人,才不會跟這個淫蕩的郡主一個目的。

    “明明好色卻說的如此冠冕堂皇,本郡主就想不到這麼好听的理由,姑娘真是厲害!”看她吃癟,林淼淼心中的郁悶總算好了很多。

    她第一次覺得昭玉郡主這個狂妄任性的人設真是太好了,她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人而沒有任何壓力,果然異常爽快。

    “你如此卑鄙齷齪不要將所有人想的跟你一樣。”甦心柔拼命壓下想要吐血的念頭怒睜杏眼瞪著她。

    雖然不想這麼早跟昭玉郡主對上,可是她並不怕她,因為她知道,她有的東西,這輩子這位郡主都不可能有。

    她現在沒有的,早晚一天會從她手上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