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還講不講武德了?

    “ !”

    李七念雙手掐印三具頂尖的鐵甲尸直接撲向江遇。

    江遇一刀劈在一具鐵甲尸的腦門上,直接將鐵甲尸的頭骨打得塌陷!

    但是另外兩具鐵甲尸,一左一右撲向他。

    他縱身一躍,兩具鐵甲尸瞬速的撞在一起!

    “吼!”

    江遇感覺到小腿一痛,他發現,一頭土狗鐵甲尸從他的背後繞了過來,一口咬在了他的小腿上!

    “我特麼……”

    江遇想要罵人了,專門一條土狗培養成鐵甲尸,就是為了使這些下三濫的手段?

    還講不講武德了?

    不過他也不不得不承認,由李七念控制之下的鐵甲尸群,比起剛才出于特殊指令,毫無章法,只憑本能撲殺他的鐵甲尸群何止強了十倍!

    “噗呲!”

    江遇一刀揮出,直接斬掉了它的狗頭!

    但是它還是張大了嘴巴,死死的咬著江遇!

    “你這小子的佩刀有問題,削鐵如泥,鋒利無比,而且對你的力量還有加成!”李七念洞若觀火。

    “那又如何,想要嗎,自己來拿?”

    江遇提刀遙遙地指著李七念。

    “粗鄙武夫的兵器又不是法器,我拿來何用?”

    李七念面露不屑。

    煉氣士對于武者有著天生的優越感。

    就連一介邪修李七念也不例外!

    瑪德!

    武夫吃你家大米飯了。

    一口一個粗鄙武夫!

    你這不入流的煉氣士混得還不如我這粗鄙武夫呢!

    兩人說話間,鐵甲尸群再次向江遇撲去。

    九重勁!

    江遇突然爆發出四倍戰力,然後施展殺神一刀斬,一刀直接將一具頂尖鐵甲尸的腦袋砍了下來。

    然後又是一刀刺出,直接刺穿另一只頂尖鐵甲尸的頭顱!

    鐵甲尸渾身如同精鐵一般,但是只是表皮,它們的五髒六腑全部腐爛掉了。

    因此,即便刺穿他們的心髒或者是腹部,它們仍然可以存活,要想徹底殺死它們,只有砍掉它們的腦袋,或者是破壞掉它們的大腦,它們才會完全死去!

    這是這段時間,他殺鐵甲尸殺出來的經驗!

    江遇突然爆發,直接從鐵甲尸群中殺出一條血路,然後縱身一躍數丈,直接向李七念殺去!

    他發現剛剛鄭天明已經重傷的李七念,使得他失去了御空的能力。

    如此大好時機,若不能拼一把直接殺了李七念,那就太可惜了!

    李七念也發現了他的意圖,他實在沒有想到一個初入煉髒層次的小捕快竟然是深藏不露,短時間內戰力暴增,直接在鐵甲尸群之中殺出一條血路。

    而且對方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沖著他來的!

    對方已經發覺他已經遭到了重創!

    剛剛鄭天明那致命一擊,當真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他以周身穴竅溫養刀氣,如此近距離之下徹底爆發,就算是李七念擁有銅甲尸之軀,也遭受了重創。

    他體內經脈受損,五髒六腑都有明顯的損傷,因此根本無法溝通天地元氣,凌空渡虛!

    “攔下他!”

    李七念一咬舌尖,一縷黑紅色的血水吐出,直接化作一道符印法,所有的鐵甲尸宛如瘋了一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撲向江遇!

    “給我停下!”

    江遇高高舉起右手,露出手腕上纏的酒紅色發絲,發絲閃過一絲微光,所有的鐵甲尸竟然在同一時間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江遇心中一喜,手持裂空刀一刀劈出,殺神一刀斬,無物不斬,直接向李七念殺去!

    “這……怎麼會如此?”

    李七念發現他的御尸之術在這一刻竟然完全失靈了!

    他整個人也懵了!

    噗呲!

    江遇手持裂空刀一刀劈在李七念的脖子上直接在他的脖子上砍了一道一刀多深的口子!

    沒辦法,他這具宛如銅甲尸一般的軀體防御實在是太厲害了。

    即便他施展《混元無極功》+《殺神一刀斬》+四倍戰力+裂空刀,劈出最巔峰的一刀也只是重創了他!

    “一刀不行,那是再來一刀、兩刀、三刀、四刀、五刀……”

    生死之際,江遇徹底癲狂了,他看到先前匍匐在地的鐵甲尸再次站了起來,向他撲殺而去。

    此時此刻,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只想著將李七念的腦袋砍下來!

    噗呲!

    不知道砍了多少刀,李七念的腦袋終于被江遇砍了下來,而在這一刻,那些將江遇團團圍住的鐵甲尸一個個的栽倒在地,徹底沒了氣息。

    它們與正常進化而來的鐵甲尸不一樣,他們是被李七念用特殊的手法煉制而成的,與李七念性命相連,受李七念控制。

    李七念一死,它們也隨之而死!

    江遇在李七念的身上摸索查找了一番,一本泛黃的書籍,上面寫著《太陰真訣》四個字,這應該是一本煉氣功法!

    《太陰真訣》前面是煉氣之法,後面是法術。

    江遇匆匆看了幾眼之後,將其踹倒懷里。

    然後他又在李七念的身上找到一個殘破的布袋,里面裝著一些小瓷瓶、金葉子、銀票、以及幾塊五彩斑斕的石頭。

    “元石!”

    江遇見之,眼前一亮,他查看了一下發現左右無人,立刻將那幾塊元石揣入懷中,將其他東西原封不動的放回破布袋之中。

    然後又將破布袋掛在了李七念的腰間!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他懂!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突然回過神來,迅速的跑到鄭天明身邊︰

    “鄭捕頭!”

    “鄭捕頭!”

    江遇喊了兩聲,然後探了探鄭天明脖子上的動脈,發現還有脈搏,應該只是被李七念打得重傷昏死過去了!

    此時此刻,在陳縣及其周邊地區正與鐵甲尸打得難舍難分的龍淵府的捕快們發現眼前的鐵甲尸一個又一個的無聲倒下了。

    他們也變得錯愕起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拔下鐵甲尸的兩顆獠牙。

    這些可都是功績!

    “李七念,死了?”

    乘坐翼龍獸趕來的陳昊陽見到眼前這一幕,眼中瞳孔微縮。

    “見過總捕頭!”江遇見到陳昊陽從翼龍獸背上跳下來,立刻抱拳說道。

    陳昊陽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多禮。

    “哪個是李七念?”

    陳昊陽詢問道。

    江遇遙遙一指那個沒了腦袋的光頭大漢,說道︰

    “這便是李七念,他將自己的身軀煉制成了銅甲尸的軀體,使得他的相貌大變!”

    陳昊陽簡單查看了一下,發現這具尸體胸膛仍然有一道若隱若現的疤痕,那疤痕正是他的烈陽劍造成的!

    “還真的是他!”

    陳昊陽驗明正身之後,不由微微一愣,然後對江遇說道︰“他是你殺的?”

    “屬下不敢居功,要不是鄭天明鄭捕頭拼命將其打成重傷,我也殺不死他!”

    江遇如是說道。

    這個時候如果將功勞向自己身上攬,那才是愚蠢。

    他一個初入煉髒層次的小捕快有什麼能力可以殺得了體魄堪比銅甲尸,而又是煉氣士的李七念!

    這個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