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通關文牒【求收藏】

    唐三葬見此,知道自己有點急了,第一次和女人約會就要喝烈酒,這的確有點灌醉對方為所欲為的嫌疑,于是補救道︰“不要酒了,我們喝茶!”

    百花羞當然不知道她只是想和禿子聊聊,這貨已經上升到約會、生孩子的高度了。

    她只是驚訝于唐三葬一個和尚,竟然要喝酒……

    雖然出家人可以喝些素酒,但是一個真正的大師,是連素酒都不喝的。

    不過仔細想想,眼前這貨除了實力和裝扮,貌似也沒什麼地方跟和尚有關系了,也就釋然了。

    兩人登上高樓,落座正中,前可望中央正街,一眼看到城門口,後有小湖,翠柳垂岸,當真是一處極佳的座位。

    這時候豬剛鬣和沙悟淨也上來了,剛要落座,唐三葬眉毛一挑,兩人立刻去隔壁坐了。

    不過豬剛鬣卻認出了百花羞,偷偷傳音跟唐三葬說︰“師父,這女人是黃袍老怪的女人,當初在山洞里,我見到過!”

    唐三葬一听,眉毛一挑,再看百花羞的時候,瞬間沒了生孩子的欲望,不過卻想法更多了。

    百花羞道︰“大師,實不相瞞,我……”

    “小二,加一盤花生米!”

    唐三葬一嗓子打斷了百花羞的話。

    百花羞一陣無言,等唐三葬說完,繼續道︰“我是想……”

    “小二,多加一盤豬頭肉!”唐三葬喊道。

    百花羞再次沒說成……

    等百花羞再想說的時候,菜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上來了。

    唐三葬一揮手道︰“來來來,相見就是緣分,我們邊吃邊聊。”

    說完,這貨左右開弓,開啟了狂掃模式……

    看著唐三葬那狼吞虎咽的樣子,百花羞張著小嘴,完全說不上話來了。要不是唐三葬身邊跟著沙悟淨和豬剛鬣,她真懷疑自己是找錯人了。縱然如此,她也在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沒事的,有本事的人,都……都不太一樣。”

    “姑娘,你吃啊。”唐三葬含糊不清的喊道。

    百花羞看看那跟炸彈炸鍋的戰場似的橫尸遍野的桌子,最後搖搖頭道︰“大師,您吃哈……”

    唐三葬也不管那麼多,一頓狂吃過後,喝了一大口水,擦擦嘴巴子,打了個飽嗝道︰“哇……舒服!”

    百花羞見唐三葬吃飽喝足了,繼續道︰“大師,小女子叫百花羞,是這寶象國的……”

     !

    唐三葬豁然起身。

    百花羞一愣道︰“大師,您這是?”

    唐三葬道︰“不好意思,我想解個手。”

    說完,唐三葬捂著小三葬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喊著︰“小二,茅房在哪呢?悟飯、悟淨,你們不想上廁所麼?為師是憋不住了啊。”

    豬剛鬣和沙悟淨一愣,對望一眼,再看看那賊頭賊腦的光頭,頓時恍然大悟,這是傳說中的神通——人窮尿遁術!”

    于是兩人趕緊起身道︰“師父等一會,我們也去上廁所!”

    然後兩人也追了上去。

    百花羞的一個侍女低聲道︰“公主,他們不會是想逃單吧?”

    百花羞一愣︰“不會吧,好歹是東土大唐來的高僧,應該不至于跑單吧?”

    就在這時,小二上來了︰“這位小姐,剛剛那位大師說你結賬,一共是#¥%#……”

    後面的話百花羞已經听不清楚了,她只覺得一股子心頭氣往上竄,最後嗷的一聲撲到了窗前,再也顧不上寶象國公主的威儀了,忍不住破口大罵道︰“唐三藏,虧你還是東土大唐來的高僧,你……你……你竟然跑單!還是跑一個女人的單,你好意思麼?!”

    ……

    遠處,禿子一行人正在快速開溜,听到這罵聲,豬剛鬣等人齊刷刷的看向了唐三葬。

    唐三葬一臉怪異的看著他們道︰“她罵的是東土大唐來的唐三藏,跟我唐三葬有啥關系?

    再說了,她男人抓我徒弟,我沒打死她,那就是大恩大德,吃她一頓不多。

    走了走了,吃飽喝足了,咱們也該繼續西行了。”

    豬剛鬣、沙悟淨和白龍馬吧嗒吧嗒嘴,竟然覺得有些道理。

    這時候豬剛鬣道︰“師父,西行也不是空著手走的。我想起來了,路過各個國家,咱們都要簽一份通關文牒。這樣才能證明,你是走過去的,而不是飛……嗯,跳過去的。”

    唐三葬一愣道︰“通關文牒?你們誰見過?咱們弄個家的行不行?”

    豬剛鬣一探手道︰“師父,您別看我們,我們也沒見過。”

    唐三葬摸著下巴道︰“你們沒有,我也沒有,想弄個假的,連真的長啥樣都不知道,這……不好辦啊。”

    就在這時,一張馬臉湊了過來︰“看看真的,不就知道啥樣了麼?”

    三個人一匹馬對望一眼,最後異口同聲的道︰“對啊!”

    西行路上的一處全新的大峽谷里,一個和尚如同攀岩者一般在石頭上爬來爬去。

    此人正是唐僧!

    唐僧好不容易找到個大點的落腳地,放下擔子,脫下上衣,看看身上日漸強壯的肌肉,唐三葬忍不住咆哮道︰“我出長安的時候,手無縛雞之力,這才出來多久啊?爬山、游泳、上樹、攀岩……我都快成全能偵察兵了好麼?這真的是取經麼,不是荒野求生麼?!這干的是人事兒麼?”

    正喊著呢,一名珈藍提醒道︰“金蟬子,前面有人!”

    唐僧一愣,抬頭看去,只見一龐大的身影站在懸崖之上,他身材高大,他橫向也很高大,肥頭大耳手拿釘耙……

    “天蓬元帥?!”一名珈藍認出了豬剛鬣。

    豬剛鬣咧嘴一笑道︰“幾位靈山的珈藍,好久不見啊!”

    “天蓬元帥,你這是準備棄惡從善,脫離苦海,回歸正途了?”珈藍問。

    豬剛鬣仰頭看了看天上道︰“哎,一言難盡啊。”

    說完,豬剛鬣看向那滿頭大汗,脫了上衣,露出精壯肌肉的唐僧,腦門上瞬間掛滿冷汗,差點就喊一聲︰“師父,你怎麼在這呢?”

    但是仔細一看,這和尚和唐三葬雖然都是濃眉大眼的,但是對方的神情可不呆、也不傻,最重要的是不欠揍。這顯然不是唐三葬那個賤人,應該是真唐三藏,也就是金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