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德庇陰曹

    上一次自己的地被人霸佔種了,還是幾年前的事情。

    種自己地的李蒙被自己一頓暴揍,在床上起碼要躺上一年。

    想不到還是有人不長記性,繼續種了自己的地。

    李修遠臉色相當不好看,感覺自己是不是太過低調,太過苟,從而顯得特別窩囊,任何阿狗阿貓的都敢佔自己的便宜,不在乎自己的想法?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是看著地里青蔥的莊稼,感受著李修遠的怒氣,都沉默不語。

    “走,去其他的地里看看。

    也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侵佔他人良田,這是要坐牢的。”

    帶著白素素、青青、黑狐把自己的十畝良田都走了一遍,發現自己所有的田地都已經被‘好心人’全部種上。

    地里的莊稼長勢喜人。

    看著卻讓李修遠心煩意亂。

    “看來是要顯示自己的一些強硬了,許多人都是欺軟怕硬的,我總不能一直在這些人身上浪費自己的時間,殺雞儆猴,才能夠讓心懷歹念的人止步。

    也許是因為我一直沒有顯示自己的實力,讓別人覺得我依舊是那個有些迂腐,滿嘴講道理的書生,才會讓我的身邊的人看起來形形色色,惡行惡相。

    等自己顯示了實力,周圍就不會再有壞人,都會變成一個個對自己友善的好人。”

    李修遠的嘴角噙著一絲冷笑,這一次他決定不再繼續留手,定要拿出一個狠狠的震懾。

    “把地里種著的莊稼全部毀了,然後隨我上山,我要在山上等著,看看是佔了我的祖傳地產?”

    李修遠吩咐著白素素、青青、黑狐,二人一狐領命而去,李修遠自己也站在地頭,手掌一揮,一股元氣席卷而出,平地生出一陣狂風,這狂風如刀,把地里的莊稼連根拔起。

    不過對于風力李修遠控制的很好,並沒有波及到周圍田地里的莊稼。

    把所有的莊稼都拔了之後,李修遠身子一晃,消失在地頭,到了五龍山的山腳下靜靜的立身等著。

    不久後。

    壽店的人就把李修遠所購買的東西,全部送了過來。

    “公子,這東西我們就放在這里了?

    需要我們幫著送山上嗎?

    當然往山上送,太危險,需要加錢!”

    李修遠搖了搖頭,“不用,把東西放在這里,我能把它們運到山上去。”

    “好的,你稍等,很快就能卸完。”

    李修遠拒絕他們送貨上山,壽店的人也沒有多說,按照約定把東西放在地上,收了錢之後,就乘車離開。

    片刻。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陸續回來。

    “公子,地里的莊稼已經毀了,我們順道去了一趟龍隱村,暗中打听了一下,佔了公子田地的人是公子的族人李蒙。

    李蒙的兒子前些年中了秀才,也是村中首富,有些錢財,據說和縣里也有關系,因而為人上非常的跋扈。

    尤其是他的兒子李元,非常聰明,有著高中舉人的潛力。

    對于李蒙一家,不要說其他的族人,就算是族老對他也禮讓三分。”

    白素素小心翼翼的把她從龍隱村中打听到的事情給李修遠說了一遍,就算她也感覺荒唐,都是一族的人,怎會相煎何太急?

    “又是他!”

    李修遠听了之後,淡淡的點了點頭,心中對李氏一族最後一死牽絆就此斷了。

    “屢教不改!”

    “既然如此,就讓他明白有些人真的是招惹不得的。

    老是招惹我這樣的老實人,他會後悔的。

    老實人的憤怒他承擔不起!”

    雖然他給自己的人設是老實,但絕不是要任人欺辱。

    腦海中浮現出來當年李蒙的樣子。

    “真是不長記性!”

    對于這樣的一個普通人,李修遠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看了看地上東西,袖子一卷,意境天地中的元氣奔涌,卷住東西,腳踏禹王神步,到了原身父母的墓前。

    墓前空空,原本的五龍奪珠的寶穴被壞,可是卻被李修遠以自身功德扭轉,更勝從前,透過神念可以清楚的看到,有著縷縷的清氣從墳頭中冒了出來,凝結在墳頭的上空,化作一片氤氳雲光。

    雲光變幻莫測,時而五彩絢爛,時而化作龍虎之狀,龍嘯虎吟,時而化作神秘華蓋,徐徐轉動,雍容大度,富貴綿長。

    風水比起當初的五龍奪珠更好,且有著層層的運勢從墳墓中散發出來,作用在後人的身上,且會庇護李氏族人。

    “怪不得李氏一族的人中,在短短的幾年內,就有族中弟子高中秀才,且有舉人之姿,原來是我的父母風水暗中影響了族里。”

    這一股運勢太強,基本上全部作用在了李修遠的身上,讓李修遠遇到事情的時候,往往能夠逢凶化吉,有著意外收獲。

    還有一部分,分散到了族中,使得族中有進取心的人獲得了運勢幫助,能夠心想事成,靈慧大增,光耀門楣。

    “看看族里怎麼辦吧?

    若是一意袒護,我就徹底斷了和李氏一族的所有因果,從此沒有任何關系,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再無來往。”

    畢竟是原身的族人,李修遠也從來沒有想過把事情做絕,可是族里的行徑,讓他一次又一次的感覺失望,甚至已經絕望。

    這樣的族人,若非是為了替原身著想,憑著自己的想法,早就徹底斷絕。

    這一次,李修遠也是最後一次給族中機會,就看族中的表現了。

    眼睜睜的看著李蒙再次侵佔了自己的田地,族里若是不給一個說法,他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和族里有任何牽絆,徹底的了斷,彼此從此是路人。

    把東西都放在墓前,紙人、紙房子、紙錢都統統的燒了,朝著墳墓鞠躬三次,這才站了起來。

    隨後坐在墳墓前,念動心經。

    縷縷金色的光芒,從李修遠的身上彌漫出來,一朵朵的金色蓮花浮現在墳墓的上空,層層疊疊,花團錦繡,一派燦爛。

    神聖的力量涌入墳墓,進入地府中。

    “好神聖的力量,這是有大德高僧在為亡者誦經!”

    龍隱村附近的一個不顯眼的角落里面,供奉著一尊手持龍頭拐杖,白發白須的老者塑像,此時塑像上面一陣陰氣流轉,化作真人模樣。

    他抬頭看向了五龍山的方向,就見一股神聖的力量,從自己的管轄的地界升起,沖入地府中,金光經過的地方,許多身懷罪孽的鬼魂受到金光照耀之後,罪孽都開始消除。

    “到底是哪位大能有著這樣的力量?”

    龍隱村土地膽戰心驚,“莫非是李修遠?

    這怎麼可能,他的命格本是個普通的讀書人命格,秀才已是他極限,沒有靈根仙緣,怎會有著這樣的力量?

    就算是玉泉寺的老禪師也做不到這一點。”

    龍隱村的土地並不了解李修遠,但是他記得當初五龍山中也出現過一次這樣的力量,那股力量曇花一現。

    他本以為是過路的大德高僧,如今看來,很有可能是李修遠本身就掌握了這樣的力量。

    “沒想到,龍隱村這樣的一個小地方,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尊大神。”

    龍隱村土地身子上白光一閃,化作輕煙飛到了塑像上面消失不見。

    陰陽對應,陽間有著鄭縣,陰間也有一個鄭縣,陽間有著一個廣陰鄉,陰間也有著一個廣陰鄉,陽間有著一個龍隱村,陰間也有著一個龍隱村。

    世上的萬物都是一陰一陽,相互對應。

    活著的人有著自己的陽壽,陽壽一盡,就會身死入地府;死了的人也有著自己的陰壽,陰壽耗盡才回去輪回。

    陽壽耗盡後死去的人的魂魄會被地府的勾魂使者帶入地府中接受審判,有罪的接受刑罰,無罪的靜候輪回。

    根據自身的功德、罪孽,自有各自的去處。

    地府中。

    一村落中,原身的父母魂魄並沒有去輪回,他們住在一個相對破落的院子里,這院子是他們的陰宅,普通的一石房,石房前的門口立著一個大碑,上面刻著他們的名字。

    其他的鬼物無法隨意的進入石房中,若是強搶的話,石碑就會發出清光,驅逐凶魂惡鬼。

    一對陰魂往常一樣,在院子里忙碌著,收拾著院子的衛生,把院子整飭的干干淨淨,一塵不染。

    此時。

    有著一座漂亮的紙房子從天上落了下來,融入石房中,搖身一變,化作一座雕梁畫棟般的豪宅。

    豪宅中,一個個的紙人演化出來一個個的童子、童女,腮紅唇朱,對著兩人跪了下來。

    “見過老爺、夫人!”

    又有著紙轎、紙錢落在院子里,轎子化作了八抬大轎,十分威風。

    而紙錢卻是漸漸消失,唯有一部分融入了他們的功德的紙錢才留了下來,有多少功德,就能夠留存多少地府通寶。

    “李家的兒子數年沒有祭祀他們,他們都快窮死了,想不到,這一次會祭祀這麼多的東西,看樣子,老李家在陽世的兒子發達了。”

    附近村里的鬼魂,生前也大多都是龍隱村的人,看著李修遠父母院子里出現的東西,都非常的羨慕。

    看了一會,見沒有東西落下的時候就要離開。

    隨後卻是簡單一團金光從天而降,落在了院子里原身父母的神魂上面,讓他們的神魂凝實了許多,自身的魂魄中更是帶上了一絲佛力、功德。

    一陣舒泰。

    “這是有高人在為他們誦經!”

    “太了不起!”

    “有了這麼多大功德,將來一定可以投生到富貴人家。”

    “說不準可以成神、成仙呢?”

    “他們的兒子是李修遠,這一次真有出息了。”

    正在議論的時候,就見一隊陰差從遠處走來,直接到了原身父母神魂的院子前。

    “李大山,請開門,城隍有請!”

    陰差到了門前,躬身行禮,十分恭敬。

    李大山是原身父親的名字。

    是龍隱村中一個普通的老實農民,一輩子本本分分,生前最是喜歡樂善好施,死後並沒有受到任何懲罰,直接被分到這里,靜候陰壽耗盡再輪回。

    “鬼差大哥,請進,請進!”

    老實本分的李大山躬身哈腰,把兩個鬼差請進豪宅,鬼差隨著招呼進入陰宅,陰宅中,有著小橋流水,有著假山飛瀑,有著奇花異草,有著廊腰縵回,有著雕梁畫棟

    形如別墅,樣式別致,就算是做鬼差多年,也是沒有見過這樣的豪宅,這一座陰宅是李修遠親自作圖,在壽店中定做的。

    樣式如同後世的別墅,寬敞明亮,寬闊大氣,世間獨一。

    “真是了不起!”

    鬼差看著豪宅,望著李大山,心中凜然,他從李大山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少的功德之力流轉,魂體純淨無暇,功德渲染,金輝彌漫,福運無雙。

    “都是小兒胡鬧!”

    李大山咧著嘴,笑的非常開心。

    “李大山,你生了一個好兒子,如今修行有成,在墳前為你念誦真經,金光亂用,天花亂墜,已經驚動了城隍老爺。

    橙黃老爺讓我請進前往城隍殿中一見,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就請跟著我們哥倆個走吧。”

    “沒事,沒事,這就去。”

    做了數年的鬼,又活了一輩子,李大山雖然老實,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袖子一抖,抖出些地府通寶暗中遞了過去。

    “敢問鬼差大哥,這一次城隍老爺找我一個小鬼有什麼事,能不能簡單說一下?

    我自死了之後,就安分守己,從不做違規亂法的事情,總不會有什麼禍事落在我身上吧?”

    鬼差搖了搖頭,眸子里帶著一絲羨慕看了一眼李大山,“不是禍事,是好事。

    李大山你生了一個好兒子,死後也會受到你兒子庇護。

    放心跟我走吧,不用胡思亂想,等到了城隍殿,你就知道了。”

    李大山听得不是禍事,反而是好事的時候,心中就輕松了許多,緊張的情緒才悄然散去。

    隨著鬼差,沿著陰間的羊腸小路,隨著鬼差,朝著城隍殿的方向走去。

    不久之後。

    到了城隍殿前,城隍殿蓋的是金碧輝煌,佔地廣大,神域覆蓋之地,有著形形色色的鬼物來來去去,絡繹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