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愛麗絲

    “什麼藥劑?”

    南晶要知道是什麼藥劑,他現在對吉爾並不完全信任。

    吉爾知道自己不能說服南晶的話,這次的事情就繼續不下去。

    “好吧,我都告訴你,經過被你們打了幾次的事情,我也意識到如果愛麗絲抓到我的話,就算是不殺我,也會好好疼愛我的。”

    南晶贊同這個推論,殺了這女人都太便宜她了,非得要狠狠的虐一頓才能發泄心中的怨恨!

    從吉爾的描述中,愛麗絲完全是遭受到了無妄之災,原本挺好的姑娘被這個小心眼的姐姐設絆子,無意之間把人的未來都給毀掉。

    雖然南晶不是女人,但他覺得女人沒有大度到能夠原諒毀容自己,把自己變成怪物的人!

    吉爾再被賽麗亞等人狠狠教訓一頓之後,就意識到了自己不論是落到誰手里,下場都不會好。

    在衡量了一番之後,就發現這里已經挨過打了,還是繼續在這里吧。

    “我做的是之前給愛麗絲服用的那種藥劑,不過效果更強一些,我的身體素質不如愛麗絲,所以無法變成強大的喪尸,補過稍微變丑一些還是可以的,這個我已經確認過了。”

    吉爾有變成喪尸的藥水,而加強版的就是讓自己在保持人類意識的同時,更丑一些。

    “我會在愛麗絲面前變成喪尸,這樣我想愛麗絲會好過一些,等她接受了我的提議加入我們這里之後,事情就好辦多了。”

    南晶淡淡的說道︰“先不要說我們,我覺得你的計劃漏洞很大,你是打算通過變成喪尸的方式,喚醒愛麗絲的姐妹情?”

    吉爾點頭說道︰“是的,我先和愛麗絲道歉,爭取到她的原諒,之後用變回正常人的事情來讓她接受目前的處境。”

    “我對我妹妹很了解,她現在非常的想要變回人類,而我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吉爾說的非常肯定,而南晶只覺得這個女人更屑了。

    “暫時先這樣吧,你把需要的東西寫出來,同時想辦法制造清除喪尸的藥劑,我要把周圍的喪尸先清除掉。”

    南晶沒有選擇,沒有吉爾的話,他們無法和愛麗絲聯系上。

    還有吉爾的能力也不錯,目前基地確實是需要一個能夠制造藥水的人。

    有了這些藥水,戰斗力和活命的能力都會強上許多。

    吉爾在把事情都說清楚之後,也沒有了隱瞞能力的必要。

    “你要的幾種藥水我都可以幫你做出來,有別的要求我也會竭盡所能的滿足你,我想要問一個事情,你之前拿出來的白菜和農作物房的那些返祖蔬菜,是從哪里弄到的?”

    吉爾看著南晶,問出了自己一直都沒有弄明白的事情。

    南晶凝神思索了兩秒鐘,說道︰“把這事情解決完了,我就告訴你。”

    吉爾無奈的說道︰“好吧。”

    南晶離開了這個雜物房,杰西卡和朱利安跟了出來。

    “主人,您覺得吉爾的話能夠相信嗎?”杰西卡對吉爾有些不信任。

    朱利安說道︰“這個女人說的話也不知道哪里是真,哪里是假,但我想關于我們要面對的麻煩,可能不會太假。”

    南晶點頭說道︰“師傅說的沒錯,我們能夠容忍吉爾,以及需要和吉爾合作,主要還是因為我們目前缺少自保的實力。”

    “今天晚上我在實驗室里學習,你們兩個回去睡吧,我想要盡快把這里的防御設施和機械都掌握清楚。”

    南晶已經在地球那邊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去分析,雖然還是不明白,但是在這里也不需要全明白。

    大致就是照著說明書來了解設備。

    首先要明白原主人留下來的那些圖紙都是做什麼的,尤其是臥室和實驗室的一些資料,感覺都是很重要的記錄。

    很多事情想的很簡單,真正去了解的話就是各種麻煩。

    時代差距太明顯了一些,南晶認為自己想要在短時間內掌握這些知識,是不切實際的。

    最好是有一個懂行的人幫著自己。

    南晶想到了甦珊等人。

    甦珊掌握的通訊技術,她在這方面有著很好的基礎。

    而且甦珊掌握的並不是南晶所了解的落後技術,是這個世界的實用技術!

    朱利安掌握的是簡單的基礎機械,卡特琳娜是槍械和彈藥,賽麗亞是農業和生存能力,杰西卡是家政能力。

    在這個世界,只是依靠自己一個人,是活不下去的。

    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南晶就走出了實驗室,從安靜的雜物走道離開,想要去通信塔那里和甦珊說說話。

    外面的月光很明亮,天上的黑雲和濃霧散開了,露出了皎潔的大地。

    南晶正要去通訊塔那里,就猛然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一開始認為是建築物,但是當南晶的雙眼看到那一雙幽暗的紅色眼楮後,心髒猛地停了半拍!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干癟瘦弱的怪物。

    它是直立著的,彎曲前傾的雙腿保持著詭異的平衡,相比起那瘦弱的雙腿,它的上半身要扭曲很多。

    上半身的干枯軀體上纏繞著用衣服組成的裹布,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裹尸布,而不是衣服。

    腦袋光禿,只留幾根白色的毛發,而雙眼從腦袋里滴答出來,像是被兩根腸子連接著。

    南晶不知道如何形容,但第一眼看到這個怪物的時候,有一股不寒而栗的驚悚感。

    怪物也發現了南晶,在用那晃蕩的眼楮注視了南晶一秒鐘後,就緩慢的轉過身,佝僂著身子朝著基地的圍牆走去。

    南晶猛然想到了什麼,迅速追上去兩步。

    怪物緩慢的轉過了身,注視著開始放緩腳步的南晶。

    南晶緩慢的抬起了手,壓制住自己心中的緊張。

    “我沒有惡意,你是……愛麗絲嗎?我想和你說說話,可以嗎?”

    怪物緩慢的點了點頭,同時後退了一步。

    “謝謝!”南晶松了口氣,迅速說道︰“我和吉爾並不是一伙的,我抓到了她,結果她給我帶來了很多麻煩。”

    “吉爾說的話我無法完全相信,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听听你的描述,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在我這里安家。”

    愛麗絲看著南晶,緩緩的說道︰“吉…爾…,我要殺…了…她!”

    南晶迅速說道︰“我理解你的憤怒,我也想要殺了她,但如果吉爾說的是真的話,她確實是有能力讓你回復原狀,變成原本的模樣,我不確定你的想法。”

    “現在我把選擇交給你,如果你想要殺了她的話,我把她交給你。”

    “如果你要給她一個機會的話,我們可以合作,監督她,讓她完成贖罪。”

    “我不是當事人,但也明白吉爾不論是什麼下場都是應得的,你是受害人,選擇權在你。”

    南晶發現愛麗絲可以進行交涉,而且並沒有傷害他的意思,再結合這個愛麗絲只在夜間活動的行為,已經可以丟出吉爾保平安了。

    愛麗絲遲疑了幾秒鐘,很快說道︰“吉爾……不能…相…信,許多謊言!”

    怪物的軀體並不適合發聲,南晶听到後就說道︰“我認為可以相信,至少已經無法再壞了。”

    愛麗絲看著南晶,她一個人在廢墟里流浪很久了,現在看到一個不害怕她的人,而且還是願意和她交流的人,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好。”

    南晶松了口氣,說道︰“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叫南晶,是這個基地的主人,歡迎你加入我的基地。”

    愛麗絲縮了縮身子,在發現周圍的月色更加明亮之後,就說道︰“箱子……給我……一個……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