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葬禮拷貝監控

    溫度摸了摸下巴,“但是,我上次在公司見到他的時候,並沒有覺得他有病啊…”

    “是不是自殺的,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溫祁嗤笑一聲。

    “你懷疑誰?”

    “藍靈。”溫祁眉頭輕佻,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你是說,她弒父…”

    溫度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就後背發冷!

    藍靈雖然驕傲自大而又目中無人,但是他從來沒想過,她身上可以背負一條命案!

    “猜測。”

    溫祁摸了摸下巴,“過兩天是葬禮,我們過去一趟看看就知道了。”

    “好。”

    溫度重重的點頭。

    很快就到了藍佐葬禮的日子,藍靈起了個一大早,臉上又特意化了一個淡妝,整個人看起來臉色蒼白的不行。

    雖然藍佐平常在帝都沒什麼名聲,但是因為藍佑的關系,今天來參加葬禮的人並不少。

    藍靈穿了一身黑,臉色蒼白的過分。

    “靈靈啊,人死不能復生,你可要想開點。”

    任志穿了一身黑,過來參加葬禮,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我都知道的。”

    藍靈虛弱的笑了笑,“我就是有點傷心…”

    “靈靈小姐,人都死了,您可要想開點。”

    一旁的曹秘書也在旁邊安慰道。

    “謝謝曹大哥。”

    藍靈咬了咬下唇,正好看到溫祁和溫度,穿了一身黑衣已經走了過來。

    “溫小姐,天天。”

    藍靈給兩人打招呼,“真是麻煩你們了!這麼忙還過來參加葬禮…”

    “不麻煩。”

    溫祁扯了扯嘴角,那雙銳利的眸子在她身上一掃而過,“沒有藍靈小姐煞費苦心。”

    “溫小姐,我知道你因為上次我和你穿了一樣的禮服不喜歡我,可今天是我父親的忌日…”

    “所以才說藍小姐節哀。”溫祁瞥了她一眼,“溫度,我們走。”

    “這個溫祁也太沒禮貌了!”

    一旁的任志走過來,滿臉的不贊成,“這是長輩的葬禮,她說這話算怎麼回事?”

    “任叔叔…”

    藍靈急忙打斷她,“她能來我已經很感謝了。畢竟她是溫家的人,她瞧不上藍家也很正常…”

    “溫家又怎麼了?”

    任志冷哼一聲,“從小被養在溫室里的嬌小姐而已…”

    要不是因為她身後頂著溫家的名聲,她哪來的資格成為藍氏的第二大股東!

    藍佑竟然還放心,偌大一個公司直接交給她管理!

    也不怕她把公司給搞破產!

    想到這一點,任志就生氣!

    也不知道藍佑到底是怎麼想的,放著藍靈這麼優秀的人不用,偏偏要用溫祁一個半路出家的!

    她連藍靈小姐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任叔叔,您別生氣,畢竟她是溫家的人,現在還是藍氏的第二大股東…”

    “你啊,就是太沒自信了。”

    任志看著她,嘆了一口氣,“不過你放心,任叔叔永遠站在你這邊…”

    “謝謝任叔叔。”

    藍靈笑了笑。

    卻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嗤笑一聲。

    溫祁再厲害又能怎麼樣,到最後任志和曹秘書不還是站在她這邊。

    溫祁妄想憑借一個溫家大小姐的身份,就想壓她一頭,她做夢吧!

    藍氏遲早要落到她手里!

    *

    而在另一邊

    溫度跟著溫祁出去,“姐,你剛才發現了什麼沒有?”

    “你發現了什麼?”

    溫祁反問道。

    “藍靈表現的很不正常!”

    溫度說出來了自己的疑惑,“按理來說,這些年藍佐沒少為難她,她應該對藍佐恨之入骨才對。哪怕是人死了,她也不可能傷心成這樣。”

    藍靈眼楮都哭腫了,看起來不像是假的。

    “她臉上涂的粉。”

    溫祁嗤笑一聲,“藍家別墅有沒有監控?”

    “應該是有的。不過人真的要是她殺的,她不會留下破綻的。”

    “總要去看看。”

    溫祁嗤笑一聲,兩人直接回了藍家的別墅。

    大廳里早已經被收拾的干干淨淨,看不出來一點當時的痕跡。

    溫祁直接去了監控室,卻被告知當時的監控壞了。

    “是壞了,還是被刪掉了?”

    溫祁冷笑,直接打開監控,瞥了一眼。

    隨後拷貝了一份,這才慢悠悠的離開。

    幾乎是她一離開,監控室的人就已經把電話給藍靈打了過去,“藍靈小姐,剛才溫小姐和天天少爺過來要監控了。不過她拷貝了一份空白的帶走了。”

    “好,我知道了。”

    藍靈嗤笑一聲,上次被溫祁擺了一道,她這次該不會還以為她同樣會像上一次一樣留下把柄吧?

    這次監控直接是關的,沒有任何監控記錄!

    她就不信,溫祁這一次還能翻出花來!

    *

    藍佐的葬禮結束以後,藍佑又在醫院里修養了一段時間回了家。

    “天天啊,明天你姐就回公司上班了,你要是踫到什麼不懂的問題可以問她。”

    吃飯的時候,藍佑不放心的囑咐。

    溫度雖然聰明,但是那只是總在學習上,都是死的知識。

    和在公司里處理事情跟項目不一樣。

    “你要讓藍靈回去?”

    溫度眉頭緊皺,“上一次你出車禍的事情還沒查清楚…”

    “天天…”

    藍佑喊住他,“是你誤會了,那件事和靈靈沒關系。是藍佐自己利欲燻心去撞的…”

    “你怎麼知道?是藍佐親自告訴你的?”溫度看向藍佑,“藍叔叔,你找了我這麼多年,我一直相信你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不會被別人三言兩語耍的團團轉。你可別忘了,那場車禍差一點要了你的命,要不是我姐,你現在說不定還在醫院里躺著。這才恢復多長時間,你竟然還信她?”

    “天天!”

    藍佑听到他這一番話,被氣的不輕,“我說了,當時那件事是個誤會!不是靈靈做的,要不然藍佐也不會畏罪自殺…”

    在他看來,藍佐就是害怕事情敗露了,他會送他去監獄,所以才畏罪自殺的。

    況且,當時人證物證懼在,就連監控都是顯示的藍佐。

    除了藍佐,他想不出來還有誰。

    “伯父!”

    一旁的藍靈急忙開口,“您別生氣,我不去了!反正現在公司里有溫小姐,您也在,我去不去都沒問題…”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藍佑打斷她,“你現在就是藍氏的千金大小姐,藍氏也有你的一份子。”

    “可是天天…”

    藍靈看起來無比為難。

    “天天,我知道你不喜歡我…”

    藍靈轉身朝著溫度開口,“我知道上一次我給你的印象很不好,但我不是故意的。畢竟這些年,想冒充天天接近伯父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我只能防患于未然…”

    “靈靈,你不用道歉。”

    藍佑打斷她,“你的擔心是正常的。天天年紀太小,不知道社會險惡。”

    裝,繼續裝。

    溫度白了她一眼,吃完最後一口飯,他直接拿著車鑰匙離開,“晚上我不回來了,不用管我。”

    “天天!”

    龔麗看他要走,急忙站起來就要去攔他!

    “阿姨,我沒生氣,只是出去看看。”

    溫度苦口婆心的安慰道,“您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什麼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還有那個手鐲…”

    溫度放低了聲音,“別讓藍靈知道。”

    整個家里就剩龔麗一個明白人。

    偏偏龔麗精神很不穩定。

    “好。”

    看他不是要離家出走,龔麗下意識的松了一口氣,她真的害怕溫度要是脾氣一上來,非要和藍靈斗。

    “伯母,天天是不是生氣了…”

    看到龔麗回來,藍靈率先開口問道。

    “沒有,他這孩子年紀小,做事有些沖動,你別生氣。”

    龔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都是我不好,伯父剛找到天天,就因為我的事…”藍靈看起來很是自責,“伯父,要不然明天我去公司,自己把總經理的位置辭了吧。”

    “這怎麼行,這個位置是你一步一步走上來的…”

    藍佑想也不想的直接打斷她,“天天那邊我再給他談談…”

    “伯父,您別說了。”

    藍靈搖頭,“很感謝您這段時間以來對我的照顧,可天天才是藍家的人。我可以輔佐天天處理公司的事情,但是總經理的位置我不會再待了…”

    “靈靈…”

    似乎沒想到藍靈態度竟然如此堅決,藍佑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

    “伯父,您忘了,我以前就給您說過,以後的夢想是環游世界…”藍靈笑了笑,“正好這一次天天回來了,我可是比誰都開心!”

    “你這孩子…”

    藍佑嘆了一口氣,“要是想回來,可要記得隨時告訴伯父,我這里永遠是你家。”

    “你就放心吧,伯父!畢竟我不能因為我,耽誤你們父子之間的關系,我看天天一直喊你叔叔…”

    “唉!”

    提到這件事,藍佑就有些傷心,“天天這孩子有些倔,他一直都喊我叔叔…”

    他找了天天十幾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人,他比誰都希望,天天可以喊他父親。

    可天天回來那麼長時間,一直都是喊的叔叔。

    這讓他怎麼能不傷心?

    “怎麼會?”

    藍靈一臉震驚,“我以為天天會喊您父親,畢竟你找了他這麼多年,血緣關系是剪不斷的…他會不會是被其他事情影響了…”

    “其他事情?”

    藍佑這才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的,“你是說,他養父不讓他喊我…”

    他這才想起來,藍天以前的家庭是一個破舊的小山村。

    估計收養天天的,也是什麼心術不正的人。

    要不然不會那麼長時間,藍天一直不願意接受他。

    “天天剛成年,估計現在也都是听家里。”藍靈在一旁說道,隨後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的,急忙搖頭,“伯父,我只是隨口一提,況且,這件事我也只是猜測…”

    “我知道。”

    藍佑嘆了一口氣,“你說的有道理,是我太天真了。”

    天天到底不是他看著長大的。

    誰知道在以前的那種環境下,他的養父母是什麼人。

    听到藍佑的回答,藍靈冷笑一聲!

    藍佑向來最會做面子功夫!

    說到底,還是因為她是個女孩兒!

    他從來沒想過要把藍家的股份給他!

    這些年,藍氏要是沒有她藍靈,說不定早就垮了!

    偏偏藍佑還覺得一切都是她應該做的!

    看來上一次,藍佐沒有撞死他,藍佑真是命大!

    想到這一點,藍靈眯了眯眸子,看起來,她要采取其他手段了!

    一直到藍靈離開,龔麗這才看向藍佑,“你怎麼會讓藍靈回藍氏?”

    “靈靈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如今又沒了父親,我讓她回集團上班,是應該的。”藍佑嘆了一口氣。

    “可她…”

    龔麗想到自己在療養院的這麼多年,心里就難受的要命,“並不是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這麼簡單,我在療養院…”

    “我知道,你還在為她當時送你去療養院的事情生氣。”藍佑打斷她,“可當時情況緊急,要不是她送你去療養院,你也不會恢復。靈靈這孩子原本就心思單純…”

    “可監控在那兒放著,真的是她找藍佐撞的你!”

    龔麗有些急。

    “我知道你對她有誤會…”藍佑嘆了一口氣,“靈靈不會做這種事。她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直接在局子里自殺了。我要是再晚去一步,她就沒命了。試想,現在有誰能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做到這一步…”

    藍靈性子太烈了。

    他當時要是去晚一步,說不定藍靈就沒命了。

    “她自殺了?”龔麗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對,她現在手腕上還有被刀劃得痕跡…”藍佑眉頭緊皺,“除非是受到了極大的委屈,不然誰願意拿自己的命去賭…”

    龔麗听到這句話,有些不可置信。

    難道她真的誤會藍靈了?

    這件事真不是藍靈指使的?!

    *

    藍氏

    藍靈一大早就到了公司,曹秘書看到她,急忙迎了上去,“藍靈小姐,您可算是來了…”

    “這兩天公司發生的事情很多嗎?”藍靈隨口問道。

    “也不知道藍總怎麼想的,竟然讓那個溫祁直接插手管藍氏!她什麼都不會…”

    提到這件事,曹秘書就來氣,“我這兩天開會都沒去,資料也沒給她…”

    在他看來,無論是溫祁還是溫度,都沒有藍靈有能力。

    讓他跟著溫祁,不是痴人說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