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278︰弒父,藍佐死亡

    想到這一點,藍靈高傲的扯了扯嘴角。

    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藍天哪怕回了藍氏又怎樣,他才多大年紀,怎麼可能會游刃有余的處理集團的這麼多事情?!

    到時候,集團在他的手里出了事情,她也能順道直接把人給趕出去!

    “靈靈…”

    謝雪花手里還拎著保溫盒,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藍靈時,一臉心疼,“我的傻孩子,你怎麼那麼傻啊!”

    “媽,你別演了,這里沒外人…”

    藍靈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藍佑剛才出去找我爸了,他要把我爸送到局子里!”

    “真的?”

    听到藍靈這樣說,謝雪花兩眼放光,“他真的能把那個老不死的弄到局子里?”

    她這些年忍受藍佐太久了。

    不學無術而又好賭成性!

    如果不是看上了藍家的財產,她早就和藍佐離婚了!

    “那是當然。”

    藍靈晃了晃自己的左手,上面還有包扎的痕跡,“看到沒,為了讓藍佑相信我,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自殺時,她是真的用眉刀劃得!

    傷口劃得極深,藍佑要是再晚來一步,說不定她當時就沒命了!

    但是幸好她賭對了!

    “靈靈,你意思意思不就行了…”

    謝雪花有點不情願,藍藍靈的包扎就知道她這傷口劃得很深,她是個女孩子,在手腕上明晃晃的留這麼一個傷疤,到時候肯定會難看。

    哪怕是做手術去掉疤痕,也要很長時間。

    他們靈靈以後可是要嫁到傅家的。

    這種難看的疤痕在她手腕上,簡直是暴殄天物。

    “藍佑那麼聰明,我要是不對自己下狠手,他肯定能看出來…”

    藍靈冷笑一聲,“對了,現在你接我回去。”

    “你失血過多,不在醫院里再養養嗎?”

    “你懂什麼。”

    藍靈瞥了她一眼,“我回去工作,都是做給藍佑看的。”

    她要讓藍佑知道,她都已經傷成這個樣子了,還在家里工作。

    這樣和藍天對比起來,她才會更有勝算。

    “對對對…”

    謝雪花一拍腦門,才算是理解了她的意圖。

    “我這就扶你下來。果然,還是我們靈靈最聰明…”

    她還以為藍靈被人送到了局子里,後面就直接完了呢!

    沒想到她竟然還有後招,讓藍佑親自接她出來。

    兩人一起回了藍家,因為藍佑還在醫院,藍家其實並沒什麼人。

    只是等到兩人進了大廳,竟然看到藍佐手里拿著一個花瓶,氣急敗壞的朝著兩人走了過來!

    “你個小賤人!老子養了你這麼多年,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狠心!”

    藍佐拿著花瓶就朝藍靈身上砸了過去,“竟然還敢栽贓陷害我!你去死吧!”

    要不是因為藍靈給他打那一通電話,讓他去撞了藍佑,他也不會被人抓住!

    可現在被人抓住還不算,他去指證藍靈,藍靈竟然還倒打一耙!

    這個小賤人,他不給她點顏色看看,她是不知道她老子是誰!

    “藍佐!你干什麼?”

    謝雪花嚇得不輕,急忙一把拉過來藍靈,“那是你親閨女啊!你竟然對她下死手!”

    “啪嗒!”一聲,花瓶砸了一個空,直接碎了一地!

    藍佐沒有砸到人,氣的惱羞成怒,直接一巴掌朝著謝雪花打了過去,“我打死你個小賤人!到現在你還護著她!要不是因為她,老子至于要坐牢嗎?!”

    他可是听說,藍佑現在準備把他送到局子里!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因為藍靈!

    如果不是藍靈拿那一百萬誘惑他,他也不會利欲燻心的開車去撞自己的親哥哥!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藍靈的錯!

    沒有藍靈,他現在說不定在哪兒快活呢!

    何必躲躲藏藏的!

    他這一巴掌用了十成十的力氣,謝雪花被他打的兩眼發黑,直接摔在了地上!

    “藍佐!”

    謝雪花氣的臉都白了,“要讓你坐牢的是藍佑,和靈靈有什麼關系!你可不要忘了,這些年要不是靈靈有出息,在集團工作,你以為你能有這麼多錢去賭?!”

    她早就受夠了!

    過慣了豪門富太太的日子!

    她才不要再回去當初一貧如洗的日子!

    “好啊,你們娘倆是嫌我沒有藍佑有本事是吧…”

    藍佐氣的臉都白了,“現在口口聲聲喊著藍家!你可別忘了,藍佑自己有孩子!還有你…”

    藍佑直接把手指向了藍靈,“還真以為自己是藍家的千金大小姐了?藍天回了家,你以為,藍家還有你容身之地嗎?!”

    在他看來,女人向來上不得台面!

    要不是這些年謝雪花一直生不出來兒子!

    更何況,藍天是男孩兒!

    他才是藍家唯一的繼承人!

    藍靈現在再為藍家賣命又能怎麼樣,到最後她不照樣是為別人做嫁衣!

    “爸…”

    藍靈似乎是被他說動了,眼里含著淚,似乎有些傷心,“你說的對,我再努力又能怎麼樣,藍佑都能因為一個懷疑,把我送進警察局……”

    “傻閨女…”

    藍佐很開心,她能如此上道,“這樣想才是正確的!女人嘛,生來就是嫁人生兒子的,你在藍氏再拼又能怎麼樣,最後不還是要嫁人…”

    “正好,爸手里頭有幾個金主,給我提了好幾次了,想要你。人家給的彩禮可是都上千萬呢…”

    藍佐的算盤打的叮當響。

    他早就想賣女兒了,說實話,藍靈長的漂亮,又是國外留學回來的,還在藍氏工作那麼長時間。

    這種女人,在帝都就是聯姻的命。

    可惜她又不是藍佑的親生女兒,傅家看不上她。

    藍佐只得把主意打到那些喪偶或者是有特殊癖好的老男人身上。

    畢竟藍靈這種條件,用來傳宗接代再合適不過!

    “是嗎?”

    藍靈嘴角勾起一抹陰鷙的笑意,一步一步的朝著藍佐走了過去,“爸你把他們的聯系方式給我吧,我先看看,哪個更為合適…”

    “你能想通就好!”

    藍佐嗤笑一聲,還以為藍靈這些年眼高于頂,非傅亦衡不嫁!

    沒想到藍天回來以後,不還是要乖乖的听他的話!

    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讓她嫁給老男人,藍靈不敢不嫁!

    “諾,這是聯系…啊!”

    藍佐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胸前一疼,一把水果刀直接插在了他的心口處!

    藍靈听到他的慘叫,手里的水果刀又多了幾分力氣!

    她扎的傷口極深,而且還是算準了,正好扎在了他心口的位置!

    “你…”

    藍佐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楮,怎麼也沒想到,剛才還看起來無害的藍靈,竟然會給他最致命的一擊!

    直接要了他的命!

    只是到最後他也沒有機會問出自己心口的疑惑。

    兩眼一黑,徹底暈死了過去!

    “藍靈!”

    謝雪花整個人都傻了,怎麼也沒想到,藍靈竟然說動手就動手!

    她直接殺了藍佐!

    “你亂叫什麼??”

    藍靈瞪了她一眼,這才摘掉手套,“剛才他是自己想不開自殺的,懂嗎?”

    “可那水果刀…”

    “沒有指紋…”藍靈瞥了她一眼,又慢條斯理的蹲下身來,把藍佐的手放在了水果刀上面。

    她從頭到尾都冷靜的要命,看不出來一點剛殺過人的痕跡。

    “至于我…”

    藍靈嗤笑一聲,直接脫了鞋,踩在了剛才被摔碎的花瓶上面!

    一瞬間,她腳上立刻變得鮮血淋灕!

    紅色的血液更是流了一地!

    “因為剛才阻止藍佐,被他推到在了地上,懂嗎?”

    對于今天,藍靈早就計劃好了!

    藍佐要是不死,她一輩子都擺脫不了藍佐的陰影!

    更何況,現在藍天回來了,藍家的繼承人和她沒一點關系!

    可藍佐要是死了,以藍佑的心思,到最後肯定會把她過繼到他的名下。

    那她對于藍氏,又多了幾分勝算!

    “藍靈…”

    謝雪花親眼看到她殺人,沉著冷靜,像是這個動作早已經演示了無數遍一般。

    謝雪花後背發涼。

    “他今天要是不死,死的也許就是我。”

    藍靈指了指腳下的碎磁片,“剛才你要是不拉我一把,說不定我就沒命了!更何況,你也不想再回到當初以淚洗面,連頓飯都吃不飽的日子吧?”

    “不!”

    幾乎是藍靈剛剛提起,謝雪花急忙搖頭!

    不行!

    那種吃了上頓沒下頓,天天挨打的日子,她再也不想過了!

    她現在可是藍家的少夫人!

    誰見了她不是畢恭畢敬的!

    “啊!”

    兩人說話的時間,突然間從門口傳來一聲尖叫!

    “死人了!死人了!”

    聲音是佣人發出來的,听到她的聲音,其它地方的佣人也一窩蜂的跑了過來!

    看到地上的一灘血跡,一群佣人們直接傻了,“快叫救護車!快報警!”

    “大小姐,您還好吧?”

    有佣人急忙跑過來,看到藍靈身下一灘血,急忙就要去拉她。

    “別管我,先看我爸…”

    藍靈看起來無比虛弱,“他剛才發了瘋一樣的看著房間的東西就亂砸,還拿水果刀要殺了我…”

    “大小姐,您別害怕!”

    佣人急忙把她扶起來,“現在沒事了,您和夫人都好好的!”

    佣人急忙安慰她,說起來這個大小姐還真是挺讓人心疼的。

    藍佐平常就不學無術,貪婪而又好賭,經常給藍靈要錢。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還拿了花瓶過來想要殺人!

    幸虧她們過來的早,她們要是晚來一步,說不定大小姐就沒命了!

    一群人急匆匆的把藍佐送到了醫院,只是藍佐送到的時候,都已經沒了生命特征。

    哪怕醫生盡力搶救了兩個小時,最後還是同樣的結果。

    藍佑趕來的時候,藍靈哭的嗓子都啞了,“伯父,對不起,我沒能看住我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藍佑眉頭緊皺,他剛讓人查藍佐的下落,藍佐就自殺了!

    “我以前怕你擔心,一直沒告訴你,我爸他有精神病…”

    藍靈擦了擦眼淚,“今天我和我媽回去的時候,勸他去自首,他突然間像瘋了一樣,拿著花瓶就砸向我,後來我躲過了,他拿著水果刀又刺我…”

    “藍靈小姐!”

    曹秘書姍姍來遲,“您太善良了!這種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您害怕藍總擔心,一直沒告訴他…”

    “曹秘書說的都是真的?”

    藍佑有些不信。

    “曹大哥,這原本就是小事,伯父平常日理萬機,還要找天天…”

    “藍靈小姐,就是您這些年太善良了,才讓壞人欺負到你頭上!”

    曹秘書看起來恨鐵不成鋼,“您今天要是沒躲過去,說不定沒命的就是您了!您腳上這麼多血,是不是他弄的?”

    經過曹秘書這樣一提醒,藍佑這才看到藍靈腳下已經有了一灘血!

    因為時間有些長,那灘血的顏色在漸漸變深,可是還是能隱約看到,她腳上的傷口有多深!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啊!我教你要善良,可也不能讓人欺負到頭上不知道還手啊!”

    藍佑滿臉的心疼,“曹秘書要是不說,這件事你準備瞞我到什麼時候!”

    “伯父,對不起…”

    “好了!”

    藍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讓醫生處理一下你的傷口,我找人去處理藍佐的事情!”

    幾乎是藍佑一離開,藍靈就懶得再裝下去。

    要不是為了騙過藍佑那只老狐狸,她何必要受這樣的罪!

    “藍靈小姐,現在藍總已經打消疑慮了,您後面準備怎麼辦?”

    曹秘書在一旁問道。

    從藍佑放權以後,他就跟著看藍靈了。

    雖然現在藍天回來了,可依照能力來看,藍天比不過藍靈的一根手指頭!

    他現在當然要跟在藍靈身後,盡早拿回來藍家的財政大權!

    “過幾天我會去集團上班,輔佐天天。溫祁也在,你趁機給兩人點下馬威。”

    藍靈嗤笑一聲。

    哪怕溫祁現在是藍氏的股東又怎麼樣,投資藍氏的錢,說不定都是溫家出的!

    她該不會想著仗著溫家出的那點錢,就能穩坐第二大股東的位置吧?!

    簡直就是在做夢!

    *

    “姐,我剛才听藍叔叔說,藍佐死了…”

    溫度拿著手機,眉頭緊鎖,“他那種人貪婪的要命,應該最為惜命才對,怎麼會好端端的自殺呢?”

    “誰告訴你自殺的?”溫祁托著下巴問道。

    “藍靈說的,藍佐有精神病和狂躁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