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兩敗俱傷

    宋藝涵痛得大喊大叫,拼命用另一只手捶打推搡咬人的小孩兒。

    可她下手越重,那孩子咬得越是死緊,她覺得手背上的肉都快要被咬掉下一塊了。

    動靜鬧得很大,司繾繾終于听見風聲,聞訊趕來,看見宋藝涵下手毒辣得往團子背上敲打,而團子則死咬宋藝涵的手背不松口,心瞬間往下一沉。

    她眼中戾氣閃過,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宋藝涵朝團子臉上抓去的那只手。

    看到團子臉頰無數道血紅的指甲印,觸目驚心,她眼底殺意更甚,一個用力將宋藝涵作惡的那只手折斷。

    宋藝涵兩只手同時負傷,發出尖銳的慘叫。

    “團子!團子松口!”

    司繾繾眼眶酸澀,淚水不受控制得往下落,抱住團子,輕拍他的小臉。

    這是怎麼了?

    明明剛才一切都還好好的。

    這樣目露凶光,宛如猛獸幼崽的團子實在太陌生了。

    在媽媽的懷里,團子漸漸冷靜下來,齒關松懈的瞬間,嚎啕大哭出聲,他滿嘴的血,眼淚大顆大顆往下落,帶著一絲沙啞的稚嫩嗓音喊道,“我不是!我不是沒人要的小孩!”

    听到他的話,司繾繾感覺心髒像是被什麼人重重打了一拳,臉色瞬間慘白。

    她死氣沉沉得抬眸看向宋藝涵,聲音壓抑道,“你對他說了什麼?”

    宋藝涵左手骨折,右手被咬的鮮血淋灕,已經痛得滿頭大汗,她氣不過道,“許蒙語!這孩子是你私生子吧?我就剛才和他們隨口開了你幾句玩笑,他撲上來就咬我,你養的到底是孩子還是養了條狗啊?”

    宋藝涵是星躍傳媒新簽的女藝人,非科班出生,出道才剛一年,因為有幾分姿色,在公司資源還算不錯,可惜就是情商太低了點。

    這種情況下,她是受害者,明明賣慘說幾句客氣話,更佔優勢,她偏偏要圖一時口舌之快。

    話音剛落,原本不明情況對她抱有同情心的吃瓜群眾不由得皺了眉。

    畢竟孩子哭成這樣,張口說出的話叫人听了心酸。

    想必是宋藝涵真說了什麼傷孩子自尊心的話。

    經紀人John听見動靜已經緊急趕來處理狀況,听見宋藝涵的話,差點血壓升高,這女人怎麼這麼蠢?

    他正要開口,就見宋藝涵已經反應過來了,宋藝涵滿臉蒼白,垂著還在滴血的手,開始賣慘。

    她哭著道,“我的手廢了,這麼深的牙印,以後肯定會留疤,你知不知道對于藝人來說,身上有疤是多嚴重的事情?許蒙語,你們母子二人實在太過分了!你兒子咬了我一只手,你打斷我另一只手,我不像你,我沒有靠山,只是娛樂圈一個小透明,好不容易混到今天這個位置,我的手傷要是影響了拍戲,導演把我換掉,我這麼多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宋藝涵哭得那叫一個肝腸寸斷,以至于剛才還偏向小男孩的圍觀群眾們不由得開始偏向她。

    有人道,“別哭了,趕緊處理一下傷吧。”

    宋藝涵哭哭啼啼想要斷氣了一樣,最後被John攙扶走了。

    余下的人則帶著探究的目光,看了司繾繾和團子一會兒,也紛紛散了。

    這時候,被團子支走去外頭給司繾繾買水果的甜甜才回來,看到團子臉上的傷以及滿嘴的血,她嚇得驚呼一聲,手里的水果滾落一地。

    “小少爺!您沒事吧?”

    她嚇得渾身都在發抖。

    “沒事,受了一點皮外傷,嘴上的血是別人的。”

    司繾繾並沒有責怪甜甜,她知道這件事的根源其實出在她自己的身上。

    甜甜卻分外自責,愧疚得跪在地上擦眼淚。

    司繾繾喂團子喝礦泉水,讓他漱了好幾次口,才把血漱干淨,又用碘伏幫團子擦拭臉上的傷,這麼漂亮的一張小臉就這麼破相了,估計沒個半個月是好不了了。

    團子冷靜下來後,似乎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從始至終低著頭,不敢看司繾繾,直到司繾繾將一枚小熊創可貼貼上他的臉頰,他才顫巍巍抖著睫毛,淡褐色的眸子映出司繾繾的臉,眼底神色擔憂,“媽咪,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

    “沒有,你沒給媽咪惹麻煩。”司繾繾嘆了口氣,“但,你給你許阿姨惹麻煩了。”

    她現在頂著許蒙語的身份,所有負面傷害都會直接落到許蒙語身上。

    等下次許蒙語回來發現多了個宿敵,估計會郁悶死吧?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對不起。”

    團子愧疚得垂下頭,“媽咪,你不要討厭我,我不是野蠻小孩,我只是……只是剛才太生氣了!”

    司繾繾將小家伙的腦袋揉進懷里,心疼得揪成一團,她眼中含著淚,柔聲安慰,“媽咪不會討厭你,媽咪會永遠愛你,剛才是那個阿姨有錯在先,她侮辱了你,你生氣是應該的,但你處理問題的方式錯了。”

    “媽咪,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沒有經驗,對不起,下次不會了……”團子把小臉深埋進她的頸窩里,聲音悶悶的,帶著點討好和卑微,“你不要怪我好嗎?”

    “媽咪不怪你……”司繾繾哽咽,“以後再遇見這種事,團子要第一個先跟媽咪說,好嗎?我們一起想辦法。”

    “好。”

    場務過來叫她,說是導演有事找。

    司繾繾將團子交給甜甜,這次甜甜再不敢眼楮離小少爺一步了。

    司繾繾進了攝影棚,導演臉色凝重得問,“那孩子真是你兒子嗎?”

    “導演,許蒙語未婚未育,哪兒來的孩子呢?”司繾繾無奈笑道,“只不過那孩子有點敏感,受不住外面的一些風言風語。”

    導演嘆了口氣,他上部劇和宋藝涵合作過,因此知道她嘴碎的秉性,這次是簽司音音的時候,被星躍打包塞進來演的女三號,鑒于她演技還可以,導演便沒多干涉,只是沒想到才開機第二天就遇到這種事。

    他拍了拍司繾繾的肩膀道,“去安慰下孩子吧,別讓他小小年紀產生心理陰影,另外,今天這件事情你不必擔心,我會吩咐大家封鎖消息的,不會鬧大傳出去。”

    “謝謝導演。”